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第二章 濃烈的愛意
Friday, January 18, 2013 | 2:53 AM | 0Comment

⒈音乐比赛I

校园人山人海,无比热闹。每个同学坐在舞台前已排列好的椅子上等待着即将进行的音乐比赛。舞台后的化妆室里有许多的参赛选手连忙换着衣服,化着妆。我穿了件黑玫瑰蕾丝的裙,直直的黑发隐约透出几丝宝蓝与紫色的发丝,修长的手指轻轻地触摸着小提琴上的玄。

“郁,原来你先到了。”凛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过头看见凛一身的白色连衣裙衬得她的漂亮与温柔,微卷的棕发放在胸前,嘴角不时微微上扬,露出漂亮的笑容。雅身穿粉红色的连衣裙,腰还陪着在色蝴蝶结腰带。深红的直发并肩,她那双水汪汪的褐眸勾人心魂,再加上她迷人的笑容,人间仙女这个称号非她莫属。我看着凛点了点头。

“还有几分钟就要开始比赛了”雅看着手表,说。我站了起来,看着他们说:“去下厕所”我将小提琴置放好了便离开化妆室。而雅和凛也走了出去散散步。

在化妆室里的人出去了之后,化妆师里就没有人。这时,化妆师的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女生。她拿着剪刀,往小提琴被置放的地方走去。她拉起小提琴,用剪刀把玄剪断。女生看了小提琴的模样,嘴角微微上扬,露出邪恶的笑容。

上完了厕所之后,我走回去化妆室,看见小提琴那断弦的模样。我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冷静的看着那小提琴。但是,那是海啸前所未有的平静,如果谁引发了那条导火线,那才是海啸的开始。凛、雅、寒敏浩,郑塭斌和辰洺熙进来,看了眼郁,再把目光放在那把小提琴。他们感到好奇,便问了问郁。

“小提琴怎么都断弦了?”雅好奇地问。凛环视,发现化妆室的监视器,脑里顿时出现一个办法。“斌,陪我出个地方。”斌好奇,问着凛:“什么地方?”凛在斌的耳边嘀咕几句便走了出去。雅看着那小提琴,垂头丧气的是担心:“这下该怎么办,等下要怎么比赛啊?”

⒉音乐比赛II
"那又不是你的小提琴,你嘆氣甚麼啊?當事人都如此冷靜,哪像你!"語中帶著對雅的嘲諷,他的話惹毛了雅。雅捲起袖子,一副要打人的樣子:"辰洺熙,你是欠人揍是嗎?"辰洺熙露出邪魅的笑容:"是啊,我就是欠人揍,怎麼?來揍我啊~你揍得到我嗎?"這讓雅的怒火開始上升,追打著熙,兩人就在化妝室裡追逐。 我看了眼前的小提琴,搖了搖頭:"我棄權。"寒敏浩便立刻反駁:"可惜,練了那麼久,不如我的小提琴借你吧。"寒敏浩拿了小提琴給我。我疑惑的看著他:"等下你怎麼用?"他的嘴角似乎有些上揚,但笑容只是隱隱約約:"你先比賽,所以我的可以借你。等你演奏完了再給我,我再繼續用。"我機械般的接過他的小提琴,看著他點點頭:"謝謝。"他也淡淡地回應了一聲'不用'。

另一邊,凛和斌走到了監視廳,尋找置放在舞台後的監視畫面,從口袋拿了隨身碟把電腦裡的影片拷貝進去。"斌,幫我注意外面,有人立刻通知我。"斌點了點頭,便到外面幫忙把風。忽然間,斌在外面聽到了女聲說話的聲音與腳步聲。斌向凛表示了一聲,凛將影像拷貝過去之後,快速地把隨身碟放進口袋然後離開。

舞台上,司儀便開始給予字詞。之後就選手們的競賽時間,司儀便開始叫了我的名字。我拿著寒敏浩借給我的小提琴,夾好弓之後。一首經典名曲從我的弓中划出。我閉了雙眼,憑著心去拉好這首歌,手上的弓不停地在弦上徘徊。直到聲音慢慢地消失眼睛才慢慢地睜開,藍眸再次浮現。在下的同學拍起了響亮的掌聲,我低頭鞠了躬才走回後台。我把小提琴拿給寒敏浩,走前莫名地對他露出微微的笑容。寒敏浩目睹了她的笑容,頓時愣了。她笑起來好漂亮,即使他的笑容只是微微的,但卻可以一下子存在我的腦海裡。

"浩哥哥加油!"一個令他感到厭煩的聲音打破了腦海中那美麗的畫面。他只是不耐煩地'嗯'了一聲便走上台。他上台的一刻引來花癡們的尖叫聲。嫌煩的他一個眼神使著給主持人,主持人拿了麥克風,控制台下同學的秩序。"各位同學,現在由請寒敏浩同學為我們帶來一首德西彪的月光。"寒敏浩把小提琴夹在肩上,用着郁用过留下的芳香。琴声渐渐地融入了一丝丝的感情。

在后台的郑塭斌,聆听着多了一丝丝感情的琴声,内心感到疑惑。为什么浩的琴声会溶入感情,以前全国比赛他总是拿第二,原因就是没有融入感情,这回他的情感从何而来?他看了眼郁,他大概明白了。

郁听着琴声,喝了杯咖啡。终于知道自己的错误了,可是琴声蕴含的用意我可不在乎,我内心里暗想。

接下来是尘凛带来肖邦的离别。恩雅大提琴拉出的Piazzolla探戈。斌则带来贝多芬的月光曲和熙吹出的加沃特舞曲。6位校花校草的艺声引入了同学们的心灵,不断地给予掌声。各有千秋的六人成功摘下桂冠。紫郁夺冠的一幕刺痛了赵陌颖的眼睛,躲在一旁忍着心中的怒气。

⒊玩笑

"耶!太好了,既然拿了第一名,我們去慶祝吧!"雅開心又激動地跳了起來。
"哼,小丫頭。"熙再调侃着雅,又引发了雅的导火线。"谁是小丫头了啊?""你啊!""辰洺熙,你皮痒找打吗?"雅再次卷起袖子,抓熙暴打一顿。辰洺熙愤怒地与雅追逐。斌看了看他们俩,又看向凛,冒了两滴汗。

坐在一旁的我,白色的耳机传送着悲伤的英文歌曲入耳。自己与外隔一片膜,让自己听着音乐的伤感能够传入自己的心里。想到了离开人间的亲生父亲,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严肃。
寒敏浩的目光放在郁身上,看着她闭目听歌的样子就像是倾国倾城的美女。奇怪了,自己怎么有这样的想法?难道我喜欢上他了?寒敏浩摇了摇头,让思绪从脑袋里消失。
"浩,你怎么了?一直在摇头的?"斌看着浩奇怪的举止,疑惑写满了脸上。
浩只是淡淡的说:"没事"。紧张的口吻与不曾移过对着紫郁的目光,成了熙的一个笑柄。"浩,你该不会喜欢上夜紫郁了吧?"浩听了那带有玩笑的语气,立刻否定:"没有"
浩的否认让熙更加地想要作弄他了,但熙却忘了注意浩脸上的扑克脸。斌似乎意识到了些什么,立刻将熙的嘴吧闭上。熙还生气地看着斌:"你干嘛啦!"斌摇了摇头,在熙的耳边小声地说:"别再弄浩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浩生气起来很恐怖的啊!"熙听了,他居然会把这如此严重的问题给忘了。如果浩真的生气了,那岂不是要被浩宰了?熙看了眼浩,只是傻笑:"浩啊~你人最好了,能不能将刚刚的事情让它随风而去啊?"
浩的语气变得更加冰冷:"随风而去?那么世界上就不需要警察了。"熙知道他是无法得到浩的原谅了,便向浩投降:"怎么个惩罚法?"浩想了想,脑海中突然间想到了一个主意。"下个星期,我妹妹会回来,刚好我妹妹正学射箭,你来当她的靶子吧!"熙听了,双腿发软。谁叫他好惹不惹,惹了我们所谓的冰山王子。这下子就成了雅的笑柄,不断地嘲讽着熙。

⒋电话、真相

在车厢里,我系好安全带正准备开车时。电话铃声又响起,我从包包里拿了手机,手机荧幕上显示着那令人厌烦的名字。我滑下锁键接听。
"郁"
"有什么事吗?"我不耐烦地对着手机里头的声音说。
"郁我…"里头的人吞吞吐吐地说。
"再不说就挂了。"我正当要按下挂机键时,手机的扬声器传来一阵声音。我将手机放近耳朵,听到的是那稳重成熟的声音。
"师傅"
"听说凛和雅有对象了。"
"是。请师傅成全她们。"我知道师傅绝对不允许我们三个谈恋爱,但是为了朋友的幸福,即使上刀山下油锅也不在乎,不想让他们错过真爱。
"可以,但我有个要求。那就是…"师傅还没说完,我便插了话。"师傅,我不会答应的。"
"那么,我就让她们的对象消失在这个世界吧!"我想了很久,抿了抿唇。算了,能拖就拖吧!
"让我考虑一下"
"好,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好好的想一想。"说完便将通话给挂掉了。我靠着车背闭目,脑海里的一堆烦恼不停回放。

咖啡厅,

我踏进咖啡厅,目光放在四周围寻找着那熟悉的身影。凛向我招了招手,我便朝凛的坐位走去,拉开椅子便坐下。
"Cappucino"我向服务生点了杯咖啡,服务生收到后便开心准备。
凛喝了口果汁,从HERMES的包包里拿了随身碟给郁。"我找你来就是要给你这。"我疑惑的看着他,不明白她给的用意。
凛再从包包里头拿了台MacBook,将随身碟插进电脑USB系统里,电脑荧幕就浮现一片视频。
我看了那片视频,看见一个褐色卷发的女生,拿起了锋利的剪刀,将小提琴的弦剪断。凛将荧幕放大,将女生的样貌放大。一个用浓厚的化妆品覆盖了面孔,呈现出一张邪魅的脸孔,那张面孔就是处处陷害她的人—赵陌颖。
"你怎么会有这段视频?"语气中带着疑惑,喝了一口咖啡,那双清澈的蓝眸直视着凛。

"那天,看见你的小提琴弦断了,而且还是四个弦一起断,而且切口一致。这不像是不小心拉断,这根本是有人蓄弄,所以我到了监视厅找了这篇视频。"凛喝着橙汁,缓缓诉说着故事。我看了那段视频的画面,虽然毫无表情但内心却快火山爆发。赵陌颖,时机一到你们就是一个字…死!

⒌庆祝晚上8点,

酒吧

"cheers"6人举高着酒杯,一饮而尽,脸上写满了快乐。"今天庆祝我们音乐比赛夺冠,今天开心地玩,不醉不归!"雅举着酒杯,拉开嗓子向他们说道。

我坐在一旁,耳机的歌曲入耳,闭幕聆听并休息。"郁,郁…"有人拍着自己的手臂,不得让我从睡梦中醒来,睁开双目,见雅不停地拍打着我的手臂,我脱下耳机便甩开她的手:"有事?"韩恩雅看着眼前充满冰冷的人影,坐在她的旁边,抿了抿嘴上残留的酒迹。"唱首歌,好吗?"

我摇了摇头,再将耳机插入耳里继续聆听。雅不死心,摇了摇郁:"郁,别这样,唱首歌舒缓心情吧!"我冷冷地说了两个字:"不要"斌看着眼前的俩人,又看了眼凛,疑问更是浮现出来。"紫郁和雅怎么闹起来了?"

凛看了郁一眼,只是叹气:"郁曾和我们到KTV唱歌。郁奇迹般地点了首歌。虽然郁的声音低沉,但悦耳动听,有到歌手的水准。可是呢,那次之后就再也没听过郁唱歌了。"斌听了也只是点点头。 "郁,我求求你啦,就唱这一次就可以了。"雅一直不停地在与的耳边使了'河东狮吼'又不嫌烦的重复。

我受不了了雅的三寸不烂之舌,手指示她停止吵闹,依旧是冰冷的口吻,甚至摄氏度还慢慢下降:"别吵了,我唱就是了。" 雅听了高兴得不得了了,拿起了麦克风对着麦克风说:"在场的各位有福啦~能听郁的歌声简直像是发生日食一样罕见,各位给郁个鼓掌!每个人都给予了掌声。

一副冰冷的扑克脸依旧挂着,我翻了翻电脑荧幕上的歌词页面。一排排的英文字在我眼前徘徊,知道目光放在一排英文字上,引起目光的英文字是“when I was your man"鼠标点击了那排英文字上,电脑进行了些程序之后,电视里正播放英文歌里的MV。我拿起了麦克风,低沉又优雅的声音透过麦克风流淌耳边。

低沉的女音回荡在耳边开始渐渐消失,气氛开始慢慢宁静。闭上的双目慢慢睁开,冰冷的蓝眸射放出的气息已被一层悲伤覆盖。

脑海呈现的是一幕一幕那血流成河的邪氏,爸爸的离开和妈妈对家庭的背叛。身上散发冰冷的气息越来越浓厚了。

”啪啪....”一阵掌声打破了脑海里的思绪。目光对着他们,看着他们一同击掌,冷冽的嘴角露出了似笑非笑的弧度。“郁的歌声没变,低沉却悦耳。”

大大的眼睛如森林里的河一般清澈,眯起眼睛成了个月牙儿,赞美却不停的响着。我直视着雅,向她点了点头,露出淡淡的微笑。

凛听了郁的歌声,听出了浓厚的伤感,她想这些伤感都是想起小时候的事吧。邱尘凛替郁感到怜悯,她没有其他小孩拥有美好的童年,取代她的童年是沾染双目一片血腥的画面与不断地训练塑造完美的自己,不让自己有任何缺陷。

她的苦,是我们品尝不了的。寒敏浩看了郁,听着她的歌声。有种想要搂在怀里的感觉,让她得到关心。寒敏浩终于明白,自己是已经喜欢上眼前这冷酷的女孩了。自从她转来,目光似乎不会从她身上离开。

日久,才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她了。虽然表白很容易,但却难以开口。他只好默默地将这份心意隐藏起来。通过歌颂的发泄,酒又喝了不少,身子难免有些不舒服。我拿了酒瓶盛满了杯子。冰冷的口吻依旧没变,他一向来说话不曾有任何的温度:“我先回了,在此向各位干杯”我一饮而空,酒杯只残留少少的酒迹。我走了出去,发动Lamborghini Ip570 Supperleggara 在夜晚的马路上奔驰,让人感受风的吹拂。

⒍回忆、游泳课 海边, Lamborghini Ip570-4 Supperleggara 停泊在海滩上,香奈儿的墨镜下的蓝眸似乎散过一道紫光。海风吹拂着她白皙的脸庞,仿佛亲人触摸着她的脸庞,不禁想起以前那快乐的时光。 "爸爸,你看这是什么花?好漂亮的紫色花朵!"小女孩轻轻地触摸着紫色的花,花香弥漫着四周。 脸上透出严肃的表情,看着小女孩,冷洌的嘴角勾起小小的弧度。他走到女孩的旁边,蹲下来让自己靠近女孩,淡淡的语气向女孩解释:"这是薰衣草。" 女孩轻轻点点头,沉溺在花海世界。将所有的训练抛在一边,把压印在家业的力量暂时放下,让自己休息一下。闻着花香,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星尔,你喜欢薰衣草吗?你喜欢的话,爸爸以后带你到普罗旺斯去看,好吗?"语气没了冰冷,暖暖的温度回绕在身旁。没有冰冷,没有火热,有的只是令人舒服的温暖。 女孩开心点点头,伸出手到父亲的面前,笑容在她的脸未曾离开。"勾勾手,爸爸。"稚幼的声音在邪澈的耳边流淌,邪澈微微笑,跟女孩勾了勾手。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变的是小狗。"父女俩互相对视,在这个薰衣草田,充满了他们的欢笑。 回忆就像电视剧,不停地在我脑海播放,播放着那快乐的戏剧。冰冷的液体在脸上滑过,冰凉的触摸感让自己回到现实世界。她拭了拭臉上的液體,原來我也會掉淚。12年以來,淚水從不出現在她的臉龐。即使怎麼苦,怎么思念,自己总是忍着,坚强的她从不示弱。我靠了靠车背,休息一下,真的累了。 隔早,游泳课。

每个女生兴高采烈地忙着补妆(防水),出席率可非常好。班上的女生全换上了泳衣但却是露出身材的泳衣(明白写的话:比基尼),不管体形怎样,他们的泳衣款式都是一样的。我玩着手机听着音乐,与世隔绝,进入了属于自己的世界。
“郁,你不要下水吗?”暖暖的语气传入耳里,我只是摇了摇头。换好衣服的凛和雅看了郁,转过身便下水做了体操以免受伤。我坐在泳池旁玩着手机。顿时,几个人影朝郁走来。
“唷,夜氏大小姐怎么没下水啊?”
“难道也是大小姐不会游泳?传出去就可笑咯”
“哪是,夜氏大小姐可是全国的全能少女叻~怎么可能游泳都不会啊?”
三个画着浓妆的女生不断讽刺着郁。我将手机调高声量,让音乐播放得更大声,无视了眼前的麻烦女生。赵陌颖擅自拿开郁的耳机,让郁而狠狠的眼神对望着他。

“你想干嘛?”冰冷的蓝眸传达出的浓厚王者气息,让人无法接受这道目光。赵陌颖涌起了所有的力量将郁推进了2米深的泳池。赵陌颖勾起邪恶的笑容看着那片起一层层涟漪的泳池,带着身旁的姐妹到另一个深150厘米的泳池下水。

跌进泳池的我换了气,赶紧往浅的地方游出,熟不生巧的身手像美人鱼一样在海里自由自在地在游着。不同的是,美人鱼是带着兴奋的心情去看漂亮的海底世界;而我则是赶紧游上岸,覆盖着他脸上的表情是一脸的冷静,头浮出水面,抓了岸上的扶把站了起来,上衣和裤子整身湿完了。凛和雅目睹了一切,走向前,雅则到了衣柜拿了衣服给我。
“郁,去换件衣服吧!整身都湿完了。”暖暖的语气温暖了我冰冷的心。我接过了衣服去厕所,擦肩而过的时候在雅的耳边悄悄的留了两个字:“谢谢。”

雅走向赵陌颖的所在处,站在她的面前,拉起了他的领子。褐瞳狠狠地仰视着赵陌颖,语气的温度也下降至0°c:“不要以为你做什么事我会不懂!”赵陌颖装作疑惑看着韩恩雅,似笑非笑地说:“我做了什么事?”毫无在意的语气就像是一根火材摩擦一下就会燃起了火花。他的话就是个火柴,让韩恩雅的眼眸里燃出了小小的火花:“在这个游泳馆的人都亲眼目睹你推郁下水!你不要以为你静静不出声就不代表你没错!”

赵陌颖勾起了邪恶的笑容,看着雅语气蕴含了鄙视:“是吗?那么你问下在场的人,看他们会回答什么?”韩恩雅放下了抓着领子的手,转过身对在场的同学喊道:“有谁看见紫郁被赵陌颖推下水?”同学静静不出声,对于这种事情也不敢多说。毕竟一个是商业排行十二一个第三,都不好惹。

“我们都有看到。”这时,郑塭斌、辰洺熙和寒敏浩走了进来。赵陌颖看见了寒敏浩就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扑向前进入寒敏浩的怀抱。凶恶的表情转换成了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泪水簌簌的掉下来。“浩哥哥,她们欺负我。”寒敏浩见赵陌颖拥抱着他,感到厌恶,轻轻的推开她。蓝色的眼眸发出了冰冷的气息,语气变得更加的冰冷,令人毛骨悚然:“道歉。”

不但没有安慰他,反而还要他道歉!夜紫郁,你真是个狐狸精,居然可以勾走浩哥哥的目光与心!赵陌颖心里暗想着。他好恨、好恨...一个嫉妒的种子种在她的心灵,发出邪恶的光芒。“不需要道歉,你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就可以了!”赵陌颖充满疑惑地看着雅,那会是什么事呢?“你知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句话的道理吗?”赵陌颖好奇,韩恩雅到底想干嘛,居然和他说道理?趁她还没注意时,雅将赵陌颖推下游泳池,看着泳池的涟漪,恶狠狠的丢了一句话:“既然你推郁下水,那我推你下水,这样是不是公正了些。”

7.花园巧遇

花园,

我走到了学校的花园。五颜六色的花为校园添了漂亮的色彩,百花齐放,花香弥漫整个花园。我走到了一个凉亭,凉亭外的薰衣草引入眼帘,站在薰衣草田,采了一个放在鼻子前闻了闻,花香淡淡的香气从鼻腔吸进,不得让我想起了儿时的回忆。

想起了我和爸爸的约定
到普罗旺斯一起去看薰衣草海。

但是,爸爸失约了。
丢下孤单的我,一个人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知道,爸爸会失约,
都是因为她!
我知道,我懂的...

香奈儿的名表上的时针指着十时。阳光为一片紫色的薰衣草田照耀着,吸收太阳给予他们的养分。我轻轻用手遮挡着那闪耀的光芒,厌恶刺眼的光芒,坐在树枝上靠着树干休息。

“好漂亮啊!想不到圣樱也有这么美的地方。”这时远处传来了熟悉的声音。目光放在远处,几个熟悉的人影映入眼帘。

“嗯,这里很美。”柔雅的语气令人感到舒服。邱尘凛和韩恩雅闭上眼睛,让自己感受这里的花香,没有一点点的污染,而是清新十足的空气围绕着。

雅展开了双手,让风为自己而吹佛。长长的睫毛在闭目时呈现出,高挺的鼻子下是那一张粉嫩的双唇表现出她那可爱的本性。辰洺熙不时看了她,自己的心也会被她的可爱牵引去了。虽然没有凛的斯文温柔;没有郁的高贵优雅,但他可爱单纯不做作,表现很自然。

凛闭着双目,一段思绪覆盖着她的脑海里,想着郁一脸悲伤诉说着她儿时的不快乐的回忆,替紫郁感到怜悯,但她不希望郁带着仇恨过着生活,希望她能够放下仇恨过着平凡的生活,不然他会因为仇恨而害了自己。但是紫郁的个性是不会让仇人逍遥自在的。凛张开了双目,看见斌站在她的眼前,斌从花海中采了朵玫瑰,拿给凛:"给你。"凛接过了玫瑰,脸也如玫瑰般红。

寒敏浩看着眼前的兄弟,心想:"他们的关系不浅吧,他们似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冷列的嘴角勾起完美的弧度,心里为他们感到开心。自己呢?恐怕很坎坷吧?甚至不可能。因为他不知如何表白,也害怕受到伤害。可是,他不知他所兴趣的女生已经对爱情死心,不再相信。

"要走了吗?浩?"辰洺熙说话将寒敏浩从思绪拉回。寒敏浩摇了摇头,别过头,语气的摄氏度似乎有些提升:"不了,我要多歇一会,"他们便带着她们离开,至到他们的身影离自己的视线越来越远。在粉色的樱花树上仿佛看见了蓝色又有些紫色的身影,看见了那熟悉的身影。

我张开了眼睛,拿了黑色Prada的包包从树上跳下来,深遂的蓝眸直视她:"你果然在上面"我沒有說話,沒有任何動作與表情,也沒有感到驚訝。畢竟他是冥絕幫的幫主,觀察能力很強。"不和他們一起"我凝望天空,藍藍的,彷彿我的心情一樣憂鬱。"我想一个人"浩看着郁,冰冷的他似乎很悲伤,很想要保护她,可是自己却开不了口。但他开了口,她害怕她会拒绝,然后离自己而去,离开他的视线。"我送你下去吧!"我犹豫了会儿,总不能每次拒绝他吧。不知为何,心开始有些牵动,新开始多了几丝温度。我机械地点点头,一起回去校园。

8.找茬

校长室,

韩恩雅、辰洺熙、邱尘凛和郑塭斌四人站成一排,沙发上坐着赵陌颖和一位夫人。‘咔嚓’校长室门被打开,两道蓝光出现在他们的视线。我一脸冰冷和不屑的表情对视着赵陌颖,这次不知又是什么麻烦...寒敏浩冰冷的表情出现了惊讶,只见自己的母亲为什么会出现在校长室,好奇心覆盖了他的思绪:“妈,你怎么会在?”寒夫人的那双蓝眸盯视了浩一下,再把目光转向了雅。语气很冰冷,与寒敏浩拥有相同的特点,只是语气中有些不屑:“为什么要推陌颖下水?”韩恩雅怒愤的眼神直视着赵陌颖,她立即躲到寒夫人的身后。寒夫人看着恩雅的眼神添加了更多的不屑:“我在问你问题。”

“她只是帮我。”如千年冰山的口气在耳边回荡,直视着他们的眼神就像是个女王,令人不寒而栗,在座的人都会起鸡皮疙瘩。“赵陌颖,就因为这种芝麻小事而叫忙碌的寒夫人来替你讨回公道,小题大做!”赵陌颖坐在寒夫人的身旁,爹声爹气的真是令人作呕:“妈,他欺负我。”寒敏浩立马站了起来,他绝对不允许赵陌颖成为寒氏的儿媳妇!“凭什么用‘妈’来称呼?”

寒夫人站了起来,给予寒敏浩一记耳光。寒敏浩手捧着脸,蓝眸除了发射出冰冷还有些愤怒。寒夫人的行动惊动了熙和斌,竟然选择维护赵陌颖而扫浩一巴掌,浩的心肯定会受到严重的创伤。

“寒夫人,你选择维护他,你就大错特错了。”我冷面待人,那双如冰山的蓝眸直视着寒夫人,冰冷的口吻再次回放在耳边:“寒夫人,为了赵陌颖一事就来学校训话,这岂不是有损寒氏的面子。如果发扬光大的话,不只是韩氏,而赵氏寒氏也会因为小题大做的丧尽面子。而寒氏丧尽面子的原因,就是谁叫赵陌颖是寒氏的媳妇儿呢?而且,赵陌颖有个把柄在我手上!”我看了眼寒敏浩,175cm高度的我仰起头看着赵陌颖和寒夫人,冷冽的嘴角上扬,笑容只是微微的:“想知道是什么把柄吗?赵千金?”赵陌颖一脸的疑惑,只能点点头;寒夫人看了夜紫郁,心里有一丝敬佩,小小年纪就懂得看情形冷静处事。寒夫人也没说什么,也只是静静的。

“凛,开给他们看。”凛将随身碟插进macbook,将视频打开,电脑荧幕便呈现出来。赵陌颖看着视频,视线放在电脑荧幕上,一脸的惊讶与紧张全写在面貌上。“奇怪,这个视频怎么会...”奇怪了,这片视频明明删除了啊?为什么还会出现啊?“陌颖,你怎么会?”寒夫人疑惑的看着赵陌颖,如果真的发扬光大,那么寒氏就会因此而受到影响。

我把视频关掉,双目盯视着那俩人:“这个如果交给报社,那么明日头条就是寒氏未来媳妇儿赵氏千金因为个人虚荣蓄意破坏夜氏千金的小提琴以夺下桂冠。到时赵氏和寒氏会因此而丧失面子,对其他商业集团失去信心而停止合作。后果就是,商业业绩会慢慢下滑,损失惨重。”寒夫人吞了吞口水,说:“你想怎样?”

我邪魅的笑容依然挂在脸上:“只要我们 井水不犯河水,自然就会没事;如果偏爱找麻烦,隔天的头条非这莫属!”雅疑惑着郁的作风,也不满意郁的决定:“郁,你怎么可以...”不等雅说完,凛便在雅的耳边轻轻的说:“郁有他的决定,自然也有他的意思,身为朋友的我们应该支持她而不是怀疑她。”雅只好认同凛的话,怒气在雅身上泄出。“寒夫人,对于为什么雅会推找陌颖下水,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赵陌颖推紫郁下水。然后,雅才利用了欠债还钱的道理来还给她而已。”凛也解释道,凛的一个眼神斜视看着他们,斌和熙才开口:“我们都有看到。”寒夫人心里想了想,他们四人都有受过优等教育,为人老实,不像是说谎,反而赵陌颖一脸的慌张。寒夫人看了眼赵陌颖,摇了摇头。

我看了这样的情形,开了口:“只要你放过雅,我可以当做这件事从来没发生过。但是,人的耐性是有限的,如果她越过了我的地平线,我会让她受得不只有丧尽面子这样微小的痛苦而已。”寒夫人听了,微微笑:“好,那我以后也不会让颖去干扰你们。”赵陌颖轻轻的‘呼’了一口气,她还真担心郁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这影响到寒氏和自己的家业。要不然,她肯定不只受到母亲的责骂,还有寒氏的人会不会找上门来算账。她和寒夫人走了出去,同时也不忘了瞪一眼郁。

我冷笑地看着赵陌颖,这么快就放松警惕,看起来是我太高估了她呢!对于赵陌颖除了鄙视还是鄙视。

9. 寒敏希

日本东京机场,
一个女生从登口处出来,金色卷发女生戴着墨镜,推着那人人都知的名牌——burberry的行李。Gucci的黑框墨镜被摘了下,清澈的蓝眸环视着机场的四周围。她嘟着可爱的双唇,Burberry白色短靴狠狠地敲击着地面,甜美的声音充满了怒气:“老哥怎么还不来?”

女生从Gucci的包里拿了台苹果五代,按了键才看见电话荧幕黑黑一片,心中的怒火燃烧得更旺了。“算了,去走走!”女生走出外,招了个手,坐上德士便离开了。

圣樱学院,

女生给了司机钱便优雅的走下车,看着镶着金的大门上写着大大的字‘圣樱学院’,女生毫不犹豫的走进去,看着告示板上写着的去处,‘花园’二字引起了他的注意。她推着burberry行李,走向花园。

闭目休息,整天呆在樱花树上的我睁开了双眼,目光放在那个在赏花的女孩。那女生,挺可爱的。我默不作声,悄悄地跳下来,躲在树后,一直注意着那女生。

女生坐在亭子里,手上的苹果五代的荧幕黑黑一片。看着手机,心里狠狠恶骂手机一顿。我慢慢走向亭子,女生的目光转移向我,一脸的疑惑直视着我。

“妹妹,你怎么了?”我淡淡的问道,看来只有对小孩,才会如此主动。我不想让这些无辜小孩在受到任何伤害。

女生看着手机,再看着我,只能一味的说述:“我来找哥哥,可是电话没电了联络不到。”

“你叫什么名字?”我坐在她的旁边问道。
“寒敏希”

寒敏希?来找寒敏浩吗?他们是兄妹吗?我顿时进入了思绪,像藤一样缠绕着思绪。
“姐姐...”寒敏希叫了叫沉溺在思绪中的我,天使般甜美的声音把我从思绪中清新过来。两双蓝眸对望,他的蓝眸可说是与寒敏浩是一致的。但是敏希水汪汪的蓝眸如清澈的河水般清澈透底,明亮;寒敏浩则是被冷若如霜,就如摄氏度零下二十多度的北极冰山取代,真是令人难以接近。

“姐姐,你有手机可以接我吗?”

我看着眼前的女孩,眼神充满了哀求。我从Prada包包里头拿了黑色的苹果五代借给了敏希。敏希点击了通话软件,在号码盘上顺手输入了号码便拨打了过去。
“喂”里头的人接起了手机。
“哥哥,是我。”
“希儿?”里头的人脑海浮现了些思绪。
“对啊,我在圣樱学院,你的学校,快来接我!”甜美的口吻中带有点不耐烦与微微的怒气。
“你在哪里?”里头的人口气虽不担心,但内心却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紧张。
“花园。”
“对了,你跟谁借手机?”看着陌生的电话,但传来了邪恶却单纯的‘魔音’
“不懂叻~只知道是位黑色衣裤的酷姐姐。”
“好,我现在过去。”说完里头的人便将手机挂线了。

敏希将手机还给我,露出了微笑:“谢谢你,姐姐。”
“不客气。”说完便把墨镜戴上,便坐在亭子里陪着敏希等着他的到来。寒敏希看着夜紫郁,对她的印象就是冷酷。冷冷的,令人无法接近,自己要和她说话都会有点害怕呢!寒敏希在心里暗想道。

大概十分钟过后,那修长的身影迎面而来。自己把他们联想在一起。虽然名字已确定了他们的兄妹关系,可是他们的个性却是相差天壤之别。寒敏希走向前狠狠地击打寒敏浩的左上胸,恶狠狠地毒骂:“臭老哥!不懂你老妹我今天回国吗?”寒敏浩面无表情,轻轻地口吻没了以往的冰冷。“不是下午的飞机吗?”说完,寒敏希的魔掌该在寒敏浩的背上。

“班机提早成早上了啦!”寒敏希的河东狮吼真的是威猛,自己的耳膜可说是要破了,可见寒敏希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斯文的她想不到那么活跃那么恐怖,对她真是另眼相看了。

寒敏浩那双凌厉的蓝眸透露出的冰冷可说是再次降低了摄氏度,直视着寒敏希,语气的摄氏度也迅速下降:“你有告诉我班机提前吗?”

双手叉腰一脸愤怒的表情突然僵着,心里惊讶地并有些小小的责怪:“我好像没有告诉哥哥我班机提前的事。”僵着的表情转变成了傻笑。寒敏浩看着自己的妹妹,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笑意越来越浓密,对她总是狠不下心。

那兄妹的感情刺痛了我的心,我也好想有个平凡的家庭。至少过得比较自由实在,可是事实已成定局,时光已流逝,怎么挽回也挽回不了。至今也该满足了,有爹地妈咪,有荣华富贵,自己很幸运了不是吗?

“要走了吗?”一句话打断了兄妹的斜旧,俩人看了看一眼郁便一起走出花园。

10.靶子承诺

寒宅,射击房。

射击房设计单调,无任何华丽的装饰,只有水晶灯发出微微的灯光。一排排的箭摆放着,还有各个大大的靶子站立在一旁。几个修长的身影站在一旁,女生们也到齐了。

“今天我叫你们来是为了澄清一个承诺。”寒敏浩的目光转移在熙身上,看了眼便转移回来。
“他要实现一个我的承诺,那就是当我妹妹的靶子!”寒敏浩手指着熙;熙的表情有些僵硬。
“等这天好久了,哈哈哈...靶子辰洺熙.!!哈哈...”韩恩雅看着熙不顾淑女的形象地狂笑,惹了熙的怒容。

这时门被打开,那可爱的身影走了进来。寒敏希走了进来,向各位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叫寒敏希。”

他们看了寒敏浩和寒敏希的对比就是除了那双蓝眸,高挺的鼻子之外,其他的可说是相差个天壤之别。寒敏希的可爱吸引了在场的人,寒敏浩的冰冷却疏远了别人与他之间的距离,拒人千里之外。

寒敏希将目光放在那个在窗口旁戴着白色耳机聆听歌的世界的郁,一脸高兴的向郁走去,轻轻动动郁:“姐姐”我摘下右耳的耳机,身子转移,目光对视着她:“敏希吗?”她轻轻点点头,“姐姐,你会射箭吗?”当然会,如果不会?银针要如何射准敌人?我暗想着,看着敏希也只是‘嗯’了一声。“姐姐,可以教我吗?”渴望的眼神对视着我,眼前单纯的妹妹让她不想拒绝,我便点了点头。“太好了!”寒敏希开心地蹦蹦跳跳,还准备好弓和箭给我。他们3个男生看着我,再看向熙,表情显示有些担心。

“你们放心,我射的是墙上的靶。”我冷冷地看着他们,最讨厌别人以这种眼神盯视自己。我拿起了弓和箭,往后一拉,对准中心点,然后放手让箭往目标射去。成绩可是惊动了他们三个男生。寒敏希则一脸的崇拜,兴致勃勃的期盼学箭。她一定要学好射箭,就像姐姐一样!
“姐姐,你射到中心点了也!好厉害哦~!”
凛和雅看着在中心点上的箭,对我微微笑。我看了眼,对着那个中心点上的箭嗤鼻。这只不过是小菜一碟,连扑克牌都可以当箭射了,这个只不过是基础。

“姐姐,快快教教我吧!”寒敏希迫不及待地想快学习,希望自己能够快快学得和姐姐一样。我拿了弓和箭给她,帮她调好位置,向她解释:“首先,双脚必须分踦在起射线上,或双脚同时踏在起射线上,然后借由弓的支撑,把箭往后一拉,瞄准目标,才可以发放开箭。明白吗?试一试看。

“嗯!”敏希照着我说的话做了一次,她瞄准了目标然后射去。箭射在8分位置上。真不愧是寒家二小姐,学习能力都那么强。

敏希再拿起了箭放在弓上,再次瞄准目标射出去了。这次,箭准准射中在中心点上,成绩令敏希感到自豪与开心:“太好了,中心点!姐姐,我射到中心点了!!”脸上的冷漠则如此微微的笑容,但却不被人看出。“再试多一次看看,看看能不能连续都射中中心点呢?”我轻轻抚摸她的头,仿佛她像是我的妹妹。

“好!”敏希拉起了箭再次的射出去。果然连续都射中中心点。“太好了太好了!!”敏希满意的看着靶子,开心地笑了起来,笑得那么的天真无邪,不得让自己怀念儿时的童年,虽然只是短暂的岁月。

“那么承诺可以实现了。”浩将视线放在熙的身上;熙还是会有些担心,一脸的傻笑看着浩:“寒大人,您大人有大量的把这个承诺让它随风而去吧!呵呵...”熙那滑稽的样子令在场不得憋着不敢笑出来。

浩的嘴角微微上扬,那邪魅的笑容令熙感到恐惧:“随风而去?那当初你不该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身上。”熙知道自己无路可逃,只好乖乖投降,拿起了靶子放在胸前紧闭双目。

敏希拿起了箭,对准中心点,拉起弓然后慢慢地放开,箭如子弹般迅速的射出。果然,箭在中心点上,熙那悬挂的心才放下。寒敏浩看着他,一脸的奸笑:“还有多两次。”熙听到了差点就要昏倒了,刚刚放下的心又在被悬挂,而且悬挂的更加高了。敏希在拿起了箭,但是目标却放在了墙上,她将箭射出去,箭迅速的飞出去,还跟熙的脸擦过,然后射在钉在墙上的靶子。然后,她再将箭射了出去,这次刚好射中在中心点上。

射完了三次之后,熙终于松懈了,坐在椅子闭目休息,调整刚刚紧张的情绪。他们都一脸好笑的看着熙。凛和雅则看着我,问了心中的疑惑:“你怎么会认识敏希?”我将花园巧遇的事情告诉她们,他们才明白。我看着眼前快乐的敏希,希望她能够永远快乐,别像我这样,生活只有活在亲人被杀死的痛苦之中与仇恨。

Part II

1.再次遇见

酒吧!

酒吧依旧灯光酒色,红绿相映,令人目眩神迷。我走到了吧台前,点了杯紫色梦幻(鸡尾酒名称,酒精高达20%)我只是将酒一杯又一杯的灌入喉里。脑中那伤感的画面刺激着思绪。想起那件事,自己就无法控制自己,只好借酒消愁,让酒刺激着自己。

寒敏浩一人走进了酒吧,坐在吧台上叫了杯酒。寒敏浩环视着酒吧,他看见一个女孩猛喝着酒,一杯又一杯。而且他还觉得眼前的女孩很熟悉,只是酒吧的灯光照不清楚女孩的脸孔。寒敏浩看了一眼那女孩,发现她是冷酷冰冷的夜紫郁!她怎么又来酒吧喝酒?而且点的都是烈酒。寒敏浩便叫了他一声:“夜紫郁。”

我喝着酒的时候,看见右边是寒敏浩,憋出一个笑容:“来两次都会遇到你”寒敏浩默不作声,看着她憋出来的笑容,心莫名的揪了一下。

寒敏浩夺走了郁手上的杯子,冰冷的眼神直视着她。我也冷冷的看着寒敏浩:“从来没有人可以夺走我的东西!”寒敏浩也不甘示弱:“从来没有可以反抗我!”两人就一直这样互相冷眼相看。

“我送你回家!”寒敏浩先开了口。
“不用”我冷冷的回答。我站了起来,准备走出去。可是,走路的时候颠颠倒倒。寒敏浩看了眼前故作坚强的女生,站了起来抓起她的手。我生气地看着他;寒敏浩冷冷的看着我,一字一字说得咬牙切齿:“我——送——你——回——家!”寒敏浩强制拉着我走出去,进入车厢里头。我坐在副驾驶位上,这样呆着,不能有任何行动,只能恶狠狠地瞪了眼寒敏浩。寒敏浩发动了车子,开得缓慢,他害怕快速的车速会弄晕她。

我坐在副驾驶位上闭目休息,毕竟刚刚喝了很多烈酒,现在人难免有些不舒服。寒敏浩便开着车,余光放在郁的样貌上,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具有勾人心魂的面容。自己可以被她的样子给吸引着。

到了夜家,

寒敏浩想叫醒了郁,但是看着郁熟睡的脸孔,不忍心吵醒她。寒敏浩走进夜家,跟夜氏夫妇报告了郁的行踪,安排佣人将紫郁带回房。寒敏浩看了眼熟睡的郁,嘴角微微上扬,便离开夜氏。他的心真的被她牵动了。

夜氏夫妇看了眼熟睡的郁。隐藏自己的她终于有了朋友,搞不好还和他是情侣呢!夜氏夫妇心里坏坏地暗想。

2.妈咪的关心

隔早,阳光透过窗口照射进来,照在我的脸上。强烈的阳光刺痛了我的眼睛,逼不得睁开眼睛。当我坐起来,头便开始疼了。我想,应该是昨晚喝太多酒而造成的吧。

“叩叩..”传来了敲门声,我便回应:“请进”这时,妈妈拿着汤走进我的房间。
“郁儿,这汤你拿来喝吧!昨晚寒老的儿子送你回来,说你在外头喝了很多酒。我想你起来的时候应该会头疼吧!所以我便烧了汤给你喝。”妈咪拿了糖给我,我接过了妈咪亲自煮的汤,将汤灌入喉里,汤就像炽热的暖流,温暖我的心。他们总是关心我,疼爱我,每次在我失望的时候安慰我,让我有希望。我很开心在这个悲惨的命运中遇见他们,心里也感到感激。

“谢谢妈咪。”我微笑。妈咪抚摸了我的头便走了出去。我只是慢慢的品尝妈妈熬的汤,扯出了漂亮的笑容。

但是,这个笑容绝对不会出现在外人眼里。

3.遇难I

圣樱,

我依然坐在后面的位置上,打开macbook帮爹地处理公司的事情。毕竟夜氏是个规模很大的公司,与不少公司合作,有许多的事情要处理。

这时,赵陌颖又黏着寒敏浩走进班。寒敏浩黝黑的脸看着正在忙碌的夜紫郁,心里头有种想要向她求救的希望。可是,他却沉溺在工作里头,没注意到他的存在。
我在处理文件时,用余光看着他们,心莫名其妙地像针刺着心一样痛。自从转来圣樱,心里就多了几分情感。自己对着这几份情感感到懊恼,我不是应该只为报仇而生活的吗?可是现在又多了几分情感。我认为这些情感将会成为她报仇的绊脚石,我想‘冷血’这两个字比较适合我吧!可是呢,自己越是排斥,情感却表示得越来越清晰。这真是令我懊恼的问题。

寒敏浩、夜紫郁,两人为了彼此,空洞的心多了几分情感,也为了这几份而烦恼。

后院树林,

我坐在树上休息,这里已成为我时常来休息的地方。每次下课,我都会来这儿。这里,没有学生会到这里休息,所以树林都是非常宁静空气清新。没有同学们的喧哗吵闹,没有女生们化妆品难闻的味道。霎时,树林忽然有些动静。我将视线放在树下,寒敏浩正在下面散散步。他发现这里的树林不只有他一个人,他还发现这里还有人的气息。他环视整个树林,发现树上还有一个熟悉的人影。嘴角微微上扬,邪魅的笑容仰视着那棵树。“下来”寒敏浩冷冷的看着树上,口气依旧如千年不化的冰山一样冰冷。我看了他一眼,居然被看穿了。所以从树上跳了下来,冷冷的蔑视他一眼。“就打算一直对我冷冰冰的吗?”寒敏浩冷冷的目光对视着我。如果说一个外人站在他们俩身边,不只不需要冷气,搞不好身体还会被冰冻起来。我不语,别过头,向校园走去。可是,为了躲避他的视线,没注意到眼前倾斜的山坡,脚落空的跌了下去。寒敏浩目睹了之后,便离开这立刻跳下寻找那神秘的身影。

山丘,
我环视了着山丘,安安静静似乎一个人都没有。我刚刚是怎么了,居然因为他而没注意到眼前的是倾斜的山坡,我陷进去了这平凡的生活吗?不行,我是冷血无情的杀手,星夜帮帮主的魅影,只为报仇而活的夜紫郁!我怎么可以让这些情感来影响我!不行,我得放掉、我得排斥!我摇了摇头,将这些情感从脑海中撤去。
“你再摇下去,小心头歪掉。”一个声音传入耳里,看了他——是寒敏浩。
“寒大少爷很得空。”语气中充满嘲讽。寒敏浩朝我走向前。“我是不会见死不救的。”
我看了他一眼,口吻中只有冰冷:“我没要你救”寒敏浩直视着郁的眼眸,看着眼前不对他的样貌有任何反应又有趣的女生,嘴角不禁勾起如魔鬼邪魅的笑容:“我说过我不会见死不救。”我对眼前倔强的人只有不理睬。我从口袋里拿起手机正好要打给凛时,刚好手机没电了。我看了眼寒敏浩,他应该有手机吧?“你有带手机吗?”寒敏浩从口袋里头拿出手机,正好要打给斌,可是手机却显示这里没有讯号。“没讯号。”

这下惨了,没讯号要怎么出去啊?我也只能临危不惧,凭着感觉找路出去。

天啊~这夜紫郁迷路了还可以如此冷静。换做其他的千金大小姐,早就惊吓得哭了呢!他不得不怀疑,她除了夜氏大小姐之外,还有什么特殊的身份。

他们走了出去之后,不但没看见校园,反而还看见一个山洞。他们互视一眼之后便走进去山洞里头。山洞里头什么都没有,只要长在石缝间的小草。还有一个小坑,里头充满了清澈的水。因此,他们的水源问题就已经解决。他们看了外头的天气,也知道天已暗。“明天才找路出去。我们暂时在这里过一晚。”
寒敏浩拿了手机出来,手机仍然显示:‘无讯号’
‘咕~’这时俩人的肚子已打鼓。我站了起来,走出山洞....“喂!你去哪里?”这个夜紫郁该不会是要丢下他一人离开吧?

4.遇难II

我没有转过头,只是淡淡的对他说:“我找食物。”说完便走出去山洞了。寒敏浩没多说什么,他也只能呆在山洞,等着她回来吧。

二十分钟,

我从树林里头找了些野生蘑菇走进山洞,寒敏浩也拿了几根木材放在一起生火:“你回来了啊?”
“嗯”我我冷冷的回应。寒敏浩看着我手上的野生蘑菇,不禁担心蘑菇会不会有毒。“你确定这些蘑菇没毒吗?”我也只是‘嗯’了一声。将蘑菇插在细枝上,让蘑菇烤一烤。我将烤好的一枝给了眼前的寒敏浩。他接过了我手上的细枝,将蘑菇给吃了。他在心里不得不怀疑夜紫郁。她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来试试蘑菇。如果是试吃的话,不会立刻有反应啊?如果误食的话,至少毒性没那么快蔓延。除此之外,对自己的健康也有很大的危险。如果她不是平凡人的话,那么至少身上会有带些利器吧?例如,银针。银针细小、方便携带及用途繁多。如果说夜紫郁用银针来测试的话,那不就表示夜紫郁拥有不凡的特殊身份?不!不可能的...他只是全国最强大的集团——夜氏 千金而已。他只好自我安慰,他不希望她是黑道之者。寒敏浩心里已经被夜紫郁的身份覆盖了,他对她拥有了非常浓烈的爱意,只是他不知道他已经陷得那么深了。他们将火熄小些,并在山洞里歇一晚。

隔天早晨六点,

我起了身,毕竟是坐着睡觉的,难免会有些不舒服。我看了眼前熟睡的寒敏浩,勾起了小小的弧度便走了出去。这时,寒敏浩微微的睁开双眼,没看见夜紫郁的身影,心里难免有些担心。

我从外面走了进来,看见寒敏浩已经醒了,语气只是淡淡的对他说:“我们找路离开”语毕,他们便一起离开山洞。霎时,寒敏浩的手机铃声响起,原来走出山洞外面有讯号。
“寒敏浩。”
“你在哪里?一夜都没回来,让我们都担心你了。”里头的斌感到担心。
寒敏浩的口吻只是淡淡的:“校园内的树林里,由于手机没有讯号造成用不到GPS找路。当时天暗了所以才会在一个山洞里面休息。”
“山洞。我知道在哪里,你站在那儿不要离开。对了,紫郁有在你身边吗?听凛她们说她也是一夜没回家,凛和雅不让夜氏夫妇们担心,也只是和夜氏夫妇交代她在她们的家过夜。”里头的斌疑惑地问道。
寒敏浩‘嗯’了一声。
“那我叫上凛她们,我们准备下,你们站在那儿别离开。”说完便将通话给挂了。

灵敏的我听到了寒敏浩与郑塭斌的通话,因为从小就训练,拥有不凡的能力。但是碍于寒敏浩不知我的身份。所以我也没说什么。“斌叫我们在这儿等他过来。”寒敏浩的声音划破了原有的安静。我也‘嗯’了一声,别过头,不去注视他的眼眸。也许这样,心里就不会有一对情感了吧。毕竟,冷血无情的杀手绝对不能让情感来影响自己,而且自己还是全亚洲最强大的星夜帮帮主——魅影呢!

寒敏浩看了眼郁,心里那浓烈的爱意越来越深,看来他也只能将这份爱意给隐藏起来,默默地看着她。

二十分钟之后,

凛、雅,斌和熙走到了山洞前。牙看着我,向我展开怀抱。“郁啊~原来你在这儿啊!害我们担心死你了,电话都打了没接。我们还怕你会骂我们才没有跟叔叔阿姨说啊!对了,你怎么会在这儿?还和寒敏浩一起。该不会你们在约会吧?”雅一脸好笑的看着前面的两座冰山,没想到他们会在一起。冰冷的蓝眸变得更加凌厉,直视着雅。雅收到了郁那道目光才静静闭上嘴巴。“好了,我们先下去吧!有事待会儿再说!”斌说道他们点点头以示同意才离开,便走回校园了。

5. 明显的爱意

班上,

寒敏浩坐在位置上打算趴在桌上入眠,熙和斌叫了他,寒敏浩才将目光放在他们身上。他可知道,他们俩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浩,你昨晚怎么会和郁一起啊?”熙疑惑的问了问浩。除了那个跟屁虫赵陌颖跟浩勉强可以在一起之外,夜紫郁却破例成为了第一个。因为浩是绝对不会和女生单独一起,而且还那么长时间,这让他们不得不怀疑他们的关系。

“浩,你不会不给我们一个答案吧?”斌淡淡的说,心里的想法与熙一样。寒敏浩受不了他们的逼问,将所有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他们。

我走进了班,打算好好地补眠。但是,身旁的两位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也知道她们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我的。斜斜的刘海下的那双蓝眸变得更加冰冷:“你们想知道什么?”她们因为语气的摄氏度下降而感到冷颤,凛便开了口:“你为什么会和浩在一起?”雅也不忘调侃着:“想不到郁你也有这样的一面哦!”我翻了翻白眼,将所有的事情一字不漏地说。

另一边,

斌听了浩的诉说,发现自己兄弟内心有隐藏着一份爱意,听他说的事情,明显的知道自己的兄弟已经坠入情网。身为好友的他,不希望他一直静静不出声,让他一直隐藏自己的心意,只希望他能够走出自己的恐惧,面对属于自己的幸福,自己的快乐。
“浩,你喜欢紫郁吗?”浩为此问题感到矛盾,他的确喜欢她,但是她会喜欢自己吗?浩不语,他不懂要如何回答。
“浩,我们都知道你喜欢她。”熙拍了拍浩的肩膀,以示激励。
“浩,如果你喜欢她,你要勇敢地向她表示自己的心意啊!不要只想着会失败,你要往好的地方想一想,她不一定会不接受啊!别因为害怕担心而放弃。到时,她有了男朋友你就要后悔莫及了。”寒敏浩听了他们给予的劝告,心里涌起了勇气。他决定明天就要向她表示自己的心意!“谢谢你们,熙,斌。”寒敏浩发自内心的笑了。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