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第一章 悲痛的回憶
Friday, February 1, 2013 | 6:24 AM | 0Comment

楔子

某日,

邪氏別墅外傳來一陣廝殺聲與弥漫著血腥味。小女孩躲在衣櫥後,緊閉雙目。希望自己不要被發現,她可還有事還沒完成。
“你一直都在騙我...”男人冰冷的口吻讓人感到不寒而慄,擁有王者氣範。他是,爸爸?跟誰說話?

“是啊,真愚蠢。說實話,我會喜歡你只不過是你的產業而已”女人面帶邪惡的笑容,鄙視著眼前這個雖臉上已布上了歲月的痕跡卻不失帥氣,而且男人味十足。在校園期間,可算是迷到不少女人的'藍顏禍水'呢!這個女人的聲音竟然是媽媽!

“你還有話要說嗎?”男人已有面臨死亡的心,他想在離開之前知道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真相。

“看你要上黃泉路的份上,告訴你好了。我其實是弒圇幫幫主。起初看你們邪氏的人不爽了,你們無論黑白事業,都據在第一!我要稱霸日本!所以應該把眼中釘﹣斬﹣草﹣除﹣根!”女人野心瘋大,特別將眼中釘咬牙切齒的說道。男人依舊冷靜地站在她的眼前,依舊是冷冰冰的口吻。

“你把屬於邪氏的人都殺光了,我也無能為力,最終的勝算也不多,把我殺了也無妨。但請你不要殺我們的女兒好嗎?” 語氣中帶著請求,想要打動她,但女人卻倔強如牛。

“祇要流著邪氏的血,我不會放過的!你.....去死吧!”女人拿著槍,對準男人心臟部位,扳下扣擊。子彈脫口而出,穿越男人的心臟。鮮紅的學業就像一朵朵的紅色彼岸花開在傷口上,流淌而下。急促的呼吸聲慢慢停止。

女人目睹了眼前的一切,邪惡地瘋狂大笑,刺耳即詭異的笑聲傳播在這個布滿血腥預與屍體的邪氏。

“幫主,有人來了。”一位手下緊張地說道。

"此地不意留人處,我們撤!”語畢,女人帶著手下離開了邪氏。

小女孩看著爸爸與其他人,臉上也沒了以往的笑容,取代的是一副冰冷的樣子。只有一個想法出現在自己的腦海中﹣報仇!一個已脫離6歲的思想。

⑴相識。

鳥的鳴叫聲,劃破了原本寧靜的早晨,空氣非常的清新即讓人舒服。夜紫渝離開了被窩,到浴室梳洗,準備今天的行程

從浴室出來,黑色的直發滲入一縷縷紫色與藍色的髮絲。藍色的瞳孔在長長的睫毛的飄散下,顯得高貴,擁有女王的風範,但卻讓人不寒而慄,無法靠近這尊"萬年冰山"'自從她經歷過那件事之後,成了如今的她。

紫郁穿了件白色的T-shirt搭了一件Chanel的外套,下則是一條牛仔褲。拿了MacBook後,便下樓吃早餐了。

"郁儿,早安。"一陣慈祥的聲音在我的耳邊流淌著。我望了望坐在飯廳裡的爹地,嘴角展開小小的弧度,他的恩情就算死了都不想忘記。

"morning,dad.."我拉開了椅子,享用著僕人送來的美食早餐,看了看Daddy,我的心就甜滋滋的。他在我要被死神帶回去時,他救了我,然後他們倆夫妻並收留我,當親生女兒對待。

"郁兒不好的,沒跟媽媽說早安。"我的養母-千喬兒欲哭無淚地說道。郁兒展開了笑容,卸下冰冷的面具,安慰著喬兒,他們兩夫妻,夜冥-夜氏集團董事而妻子-千喬兒則是有名的服裝設計師-Louise.他們因不能生育而選擇領養孩兒,正巧那孩子是夜紫郁,經過郁的安慰之後,千喬兒才放過剛不理會她的郁兒。

"郁兒,想想你也剛剛從法國和美國回來,而你也創立了一個幫派,你也管理得很好。黑道榜名奪冠。這是你的圣櫻貴族學院錄取單。我知道你在那兒獲得的知識比這裡高很多。可是,我還是要讓你去體驗凡人的生活,明白了嗎。"夜冥抿了抿嘴巴上殘留的咖啡泡沫,依舊是面帶笑容,他讓紫郁有感到一種慈祥像親生爸爸般。

我點了點頭,接過爹地手上的錄取單。我將筆記本和錄取單放在prada的包包,到車庫裡取了輛Lamborghini Ip570-4 Supperleggera,往學校奔馳。

校門口,
"吱..."緊急的剎車聲成功引來了各少爺小姐的注目。各個全圍繞一邊,談論著。

"你看,藍寶基尼叻!"
"是啊!不懂是哪位帥哥開的?"
"浩王子開法拉利,藍寶基尼的價格比法拉利高,不會是比浩王子更高級的吧?"
"甚麼?排名第一的是夜氏阿!但夜氏只有千金啊!"
"別管了,車主要下車了。"

我將開蓬鈕按開,將天窗全打開,我帶了副香奈兒的墨鏡,將車子開進校園。而留一群目瞪口呆的學生。我將車子停在學生VIP位。再把目光轉移向其他的位置。還有多五輛跑車,其中兩輛感到眼熟。但不管他了,先去註冊。
校長室,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不經過校長的允許直接將門打開,看見校長正在學習高爾夫球。校長看見這個戴墨鏡的學生感到疑惑,並問了道。

"同學你..."校長還沒說完,我將墨鏡摘下。那雙冰冷的藍眸再次浮現。

"夜小姐。"校長鞠著90度的躬。畢竟這所學校,夜氏佔的股份最大。

"不必多禮。"我冷冷地說道。我厭惡這種因我的身份而巴結我,現實的動物!在這個弱者強勢的世界只有錢有勢,才會投靠你。

"小姐,需要我帶你到班上去嗎?"校長接受到她那冰冷的口吻與眼神,膽怯地說道。"不用,甚麼班?"我再次將墨鏡戴回去,還是比較喜歡暗暗的。校長裡許多華麗的東西發出閃耀的光芒,真刺眼!

"小姐,您是在2A1上課。"校長依舊恭敬地說,我頭也不回便走出去了。

高二A1班,

在這個班,很多同學夢寐以求的班。不是在輝煌班的威風。而是為了看那幾名風雲人物,也就是校花校草。所以在這個班,可養了一群三八的花癡。老師帶著一臉為難的表情來到了班上。老師之所以擁有這副表情是因為這些學生要嘛就是大企業集團的少爺千金,全部學生的家境都是非常富裕,在商業排名的。

"各位同學,我們班了位轉學生,他是從法國和美國來的。"老師的這句話引起了同學們的注意。同學把目光轉向老師,開始擬問老師。

"老師男的女的?"
"帥的還是美的?"
.........

省略同學的滔滔不絕。=0=

老師咽了咽口水,說道:"廢話不多說,我們歡迎她!"當我踏進課室裡的第一步,成功俘虜了男生們的心,和那女生們嫉妒的眼神。我依舊戴著墨鏡,走上講台,冷冷地報上我的姓名,"夜紫郁"

'夜紫郁'三個字再次引來他們的驚訝的眼神和一臉的不可思議。

"她是那個全國排名第一夜氏集團的千金,夜紫郁。"
"是啊!怪不得擁有不凡的王者氣勢,不愧是夜氏千金啊!"
"她可不好惹啊!"
"為甚麼?"

突然間,我站在他們的後面,冰冷的眼神對著他們。雖然戴了副墨鏡,但還是能感受到氣息。"不准在背後說我,明知故犯的人,後果不堪設想!"有省略了幾個字,她已習慣沈默寡言,惜字如金。

那群女孩緊閉嘴巴,目瞪口呆的看著我。我選擇無視,選擇了最後一排靠窗的位子。每個人用擔憂加興奮的眼神看著我。我還是戴著墨鏡,開MacBook幫爹地處理夜氏。她想要擴大夜氏,想盡辦法收購原本邪氏轉換成趙氏商業集團,好為死去的父親報仇。報仇對象還是自己的母親,人家母親對兒女疼愛有加;對我?巴不得我死!真的很可笑!

"是浩王子耶!斌王子還有洺王子勒!"
"還有凛公主和雅公主和王子好配哦!"

當寒宇浩,鄭塭斌和辰洺熙看見自己的座位坐上了一個女孩子,皺著眉頭,慢慢想我走來。

"這是我們的位置!"辰洺熙將手重重地啪在桌上。我將墨鏡摘下,冰冷的眼眸射出王者的氣範。他們忍不住打了個冷癲。一個女孩為甚麼會有這麼強大的王者氣質,連他們都會膽怯。

"紫郁?"秋塵凛看見自己還在外國讀書的好友出現在班上,有些驚奇也有一絲興奮。韓恩雅看到好友,對她有許久的思念。

"夜紫鬱!你終於回來了啦!”韓恩雅不顧面子給了個擁抱。我嚴厲的眼神將雅停止了他那不雅的行為。

“夜紫鬱?夜氏集團的千金?”鄭文斌疑惑的問道。邱塵凜向斌點點頭,幫鬱做了個自我介紹。
“他们是我的朋友,夜紫郁。一起在法国留过学但不久又去了美国回来。紫郁,他们是我们的朋友,寒敏浩,郑塭斌和辰洺熙。”我轻轻点点头,继续埋头苦干,留下一群差不多要发怒的男生。

“他竟敢无视我,我从小到大没人敢这样对我!”辰洺熙愤怒地说道 。
“她一直都是我行我素的,我们都习惯了”韩恩雅鄙视着辰洺熙地说到说道。

寒敏浩始终还是把目光停留在用电脑的郁,心里正不解。他为什么在用电脑处理文件?奇怪了,我为何有这种想法?为何这样注意她啊?

我觉得有一道目光正对着我,一抬头就跟寒敏浩四目交接。想着他们还在站着等着我的位子,于是我站了起来。

“三位,抱歉。”我便走向邱尘凛旁靠窗的空位坐了下来,继续埋头苦干。

“她真是个怪咖!”辰洺熙坐在位置上,狠狠把我骂了一顿。斌的头上冒了几滴汗,这个辰洺熙真是的。

’never mind,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too,don't forget me i beg...'我从Prada包包拿了台iPhone5划下锁键,接听电话。

“France,你要的文件拿到了。”
"ok,在后院见。"
说完立刻将手机挂断,我拍了邱尘凛的肩膀,在她的耳边窃窃私语。“我有事,出去。”说完我年离开了课室。

                                                                           分割线。

我走到学校后院。那儿的大树很多,看不到什么人影。我紧闭双眸,感受树林里的气息。突然间,有颗大树有些动静。我把双目睁开,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出来”

语毕,大树上跳下了一个人,他是郁的得力助手,绝。

“文件”绝将文件交给我。我看了看,嘴角微微上扬,就知道是这种结果。
“好,谢了。8”我将文件放进包包便离开了。

文件资料;
寒敏浩
→187cm
→全韩国排名第二商业集团的继承人-寒氏
→冥绝帮帮主-寒宇

郑文斌
→185cm
→全韩国排名第5商业集团的继承人-郑氏
→冥绝帮帮主-冰哲

辰洺熙
→全韩国排名第六商业集团的继承人-辰氏
→冥绝帮帮主-文劫

↑以上纯属虚构O(∩_∩)O哈哈~

“铃........"放学铃声响了。我拿了包包,与凛和雅擦过肩是在他们的耳边留下语音。"酒吧,飙车"我走向车库。我开启Lamborghini在车上等凛和雅。

这时,一辆红色的Ferrari California 和一辆白色的Porsche 911 GT2有些动静。凛和雅开启车子,向目的地奔驰。

学校天台,
寒敏浩,郑塭斌和辰洺熙站在上面。看着那三辆炫酷跑车一下子只留下尘烟。心里的疑惑不禁浮现出来。

“她们很不简单。”斌说出心里的疑惑。熙和浩点点头。
“认识凛和雅这么久,都没什么怀疑。”熙有些玩世不恭的说道。

“The sun goes down,the star come out..."浩从口袋里拿出苹果五代接听电话。
“帮主,你要的资料拿到了”
“在圣樱天台上。”说完便挂手机了、

不久,在圣樱天台上下来了辆直升机,下来的是他们的助手-瑾。
“帮主,资料”瑾将文件交给浩,带着浩三人回到别墅了。

(2)巧遇

酒吧!

郁夜酒吧!這個酒吧是在夜氏名下,是一間高級餐廳。樓下提供餐點,樓上是酒吧!可是這種酒吧,踏進一步,牙齒肯定會疼,是給富裕人家來的地方。

"喝酒還是吃呢?"雅將手指放在唇角,猶豫當中。
"吃飯吧!空肚子喝酒不好。"凛指了那個空位,向那兒走去,便坐下來。

"小姐,點些甚麼嗎?"一位服務生禮貌地問看著菜單的我們。我看了菜單上的英文,點了份鵝肝牛排,七分熟,搭配一支紅酒。凛叫了份蒸三文魚和一支白酒;雅則點了意大利面配瓶葡萄酒。服務生將訂單交給了廚房。

我喝了口紅酒,抿了抿口。手搖晃這杯子,酒差點溢出來。
"在日本那麼久,在聖櫻也待了很久,有甚麼異狀嗎?"我倒是想聽聽這兩個在日本這麼久,有沒有辦點事呢。

"分部很安全,只不過我找到了這個。"凛將文件拿給我,很巧,是冥絕幫幫主的資料。我的嘴角展開了個五度的弧度,似笑非笑。

"算你們有做事。"我冷冷地說道。冰冷,才是我的本性!雅吃了口義大利麵,從包包裡拿出一封信給我。我打開,過目這封信,其實是封邀請函。
"這是冥絕幫起建4週年的慶功宴,這封是邀請函。"沒了在學校的笑聲,臉上代替的是一臉嚴肅與冷漠。我繼續將信閱讀下去。看到一個很有趣的東西。"拍賣會?有趣。在明晚?好,我們去。"我露出嗜血的笑容,那個令人起毛的笑容,讓凛和雅都毛骨悚然。

"郁,你小時候的事打算怎麼處理?"凛抿了抿嘴上殘留的酒迹,想知道我如何處理。

"時機未到,我會準備。"我喝了口紅酒,說話同時發出讓人恐懼的眼神。"郁,有时候学会放下更好。"凛讲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她不想再参入血腥了,对她也不好,也挽救不了已死去的父亲。

"我一定会给爸爸一个交代的。"语毕,我站了起来拿了包包,拿出金卡买单潇洒地走出去了。凛和雅看着我的背影,摇了摇头。"她还是那么固执。"雅泄气的说道。对于郁,还真是不懂拿他怎么办。凛微微笑,温柔的口吻让人听得舒服。"或许我们没有经历过,所以我们不懂他的心情,我们很难去体验丧亲之痛。"雅听了凛的话,点了点头。"她应该会好好的想一想。"

"咿..."
我一路狂飆著,通過飆車發洩我的情緒。緊急的剎車,停在一家酒吧前。我毫不猶豫拿了包包下車,進去酒吧!我無視掉在舞池的人,走向吧臺,我坐在高腳凳上,點了杯酒精高達40%的酒,我喝了一杯又一杯,借酒消愁。

為甚麼我的親生母親要這樣對待邪氏?既然只是要邪氏,為甚麼還要生我出來承受這些悲痛的體驗?真的很想一刀捅死算了,但卻對不起死去的爸爸。為了邪氏,我必須認,小不忍則亂大謀!

"小妞,你一個人啊?來來來,陪哥哥啊,哥哥好悶噢!"幾個男人向我走來,其中一個還將手搭在我的肩膀。我站起來,拍掉那只豬蹄,拿起酒往男人潑去。"小妞好有個性,夠辣的,我喜歡!"原本要開戰的,可是卻聽到那幾個男人的慘叫聲。

浩、熙和斌給他們個過肩摔,往腹部一踢。他們直接趴在地上,拖著受傷的身子離開酒吧!他們將目光轉向我,我則繼續飲著酒。

"夜紫郁?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知不知道你一个女生来这种地方很危险啊?"冷冷的口吻都有些急躁与担忧。寒敏浩看着她忧郁的样子,她喝酒时,会有种想保护她的感觉。我是怎么了?这么会有这种想法?寒敏浩想尽办法将这个想法脱离脑海中。

"多管闲事。"我冷冷地说道。他们听了我的话,心里的怒火不断上升。她竟敢这样对他们,没人敢碰他们的那条道火线。她!是第一个。"算了,不管你了,我們走。"熙已經受不了這個女人,找個地方坐下。鄭塭斌坐在我的旁邊,看著我喝這麼烈的酒,感到奇怪。

"你怎麼了?一個女孩喝到這麼烈的酒會對身體不好的。"說真的,鄭塭斌的聲音有種魔力會引你從腦海中清醒,溫柔像天使的口吻讓我把目光轉向斌。"沒事"淡淡的語氣回復他的話,我對誰都一樣,除了養育我成人的爹地媽咪。"沒事就別喝了,回家吧!"聽了斌的話,覺得該適可而止,等下醉了又要麻煩。我把錢放在吧台上,離開了酒吧。

鄭塭斌坐在浩的旁邊。辰洺熙正摟著兩個美眉一起玩。浩則喝著酒,腦海裡回放的是夜紫鬱的身影,為甚麼自從遇見了她,一直會有他的身影烙印在我的腦海裡?會不會是...?怎麼可能?她只不過是比較獨特的女生而已。

"浩,你會對夜紫鬱的身份有興趣嗎?"斌一問就問中浩心裡想知道的問題。奇怪的目光在斌的身上打量著。斌一臉嚴肅,說出了內心的想法:"雖然資料上,她確實是夜氏集團的千金,但我認為她不簡單,好像有另一個身份。而且資料上提供的有些省略,所以我不禁懷疑了起來。"聽了斌的話並不無道理,心中的疑惑更濃密了。"她又不可告人的身份?"抿了抿口酒,將酒杯放下,一臉的嚴肅。"我覺得夜紫鬱已經超乎一個普通女孩子的本能。根本就跟男生一樣,不!還是說根本超乎一個普通人!"浩想了想,的確言之有理。"對了,星夜幫在全國占據第一。我找過了星夜幫幫主的資料,雖然全被封鎖但只透露幫主是個女的。"思緒再再次纏繞著浩的腦海裡的神經。想到明天冥絕幫有舉辦慶功宴嗎?但是星夜幫幫主出席他們一年一度的慶功宴的次數是五個手指都數得清,但如她們有出席的話,才揭穿他們的真面目。

"好了別談她了。"他希望夜紫鬱是個普通的平凡人,如果她有甚麼特殊的身份那他豈不是要與她為敵?夜紫鬱的身份之謎覆蓋了寒敏浩的思緒。他也正期待明晚星夜幫幫主會不會出現?不知為何,他對夜紫鬱的身份感到非常好奇。

⑶冥绝帮的拍卖会

明晚,午夜時分。照理說,每個人都已進入夢鄉。夜宅其中一間房間的燈未熄滅。鏡子裡展現出一個將黑色卷髮盤起來。眼前的劉海被用黑髮夾夾去右邊,左耳那藍卻接近點紫色的寶石耳釘正閃閃發亮,發出一陣王者氣勢的光芒。我穿了件黑色禮服搭配一雙黑色曼珠沙華的高跟鞋。我帶了一副面具,面具鑲上一個用黑磚石拼成的曼珠沙華。整身的打扮將我襯出的十分的高貴,神秘。那雙藍眼眸依舊透露著冰冷的氣息,令人不寒而慄。
"nevermind,I 'll find..."滑下鎖键便接聽。
"夜紫鬱"冷冷地報上姓名。
"鬱,我們在你家門口"電話傳來了凛的聲音。通話結束之後,小心翼翼將陽台的門打開,重陽台上跳下來,完美的弧度著地,開部藍寶基尼'Supperleggera Ip560-4',跟著紅色法拉利'California'和一輛白色保時捷'911 GT2'前往目的地。

冥絕幫總部,

我將車子停泊在VIP位上。我帶著面具,門口上的燈將我左邊的耳釘照耀得發出光芒,我將邀請函交給冥絕的管理員便進去了。走進了會場,很多高貴身份打扮得有條不紊。突然有人拍了我的肩膀,轉過頭,是凛和雅。凛身上的白色蕾絲衣服將她展現出像一個白衣天使般純潔溫柔,臉上的白色面具覆蓋了那張好看的面容。畢竟,我們不想張揚身份。雅則穿了件粉色禮服,顯得她高雅不失可愛,棕色頭髮則夾了一個王冠髮夾,顯得更加可愛。

"找地方坐下。"鑲著玫瑰的粉色面具下的雅微微動者他那粉紅的薄唇說道。我們坐在VIP位置上等待宴會開始。

"她們是?"
"不會吧?星夜幫幫主也會來?"
"每年冥絕幫的慶功宴他們都不來的,這次怎麼...?"

一群人的奇怪+好奇的眼神注視著我們,而我們則選擇無視。這時,主持人上來了舞台。

"各位先生小姐,晚上好。歡迎來參與一年一度冥絕幫的慶功宴。今晚出了舉辦舞會,還有舉辦價格不菲的物品拍賣會。我們歡迎冥絕幫的三位幫助為我們致詞。"臺下的拍掌聲轟動了全場。我們只不過對他們的拍賣會有興趣而已。不然我們幾個鼎鼎大名的星夜幫會出席哶?三位身穿夜禮服的冥絕幫幫主走上台,文劫拿起麥克風,為各位出席者致詞。

"各位,晚上好。感謝在座的百忙抽空來參加我們的慶功宴。今晚,我們有個活動,那是物品拍賣會,希望你們可以買到很多值得紀念的東西。我們就以拍賣會來作為開幕儀式吧!"冰哲擦了個響指,手下的人推了一籃的東西,這些東西是要拿來拍賣的。

"再次宣佈,拍賣會正式開始。"語畢,他們拿了個似藍寶石的項鍊,那個藍寶石在燈光的照耀下,那道光芒引入了我的眼簾。"這是一個藍晶石,藍寶石的一種,價格從1百萬起跳,這條項鍊名叫海天之謎。它像大海和天空一樣惹人喜愛,每個人都希望生活空間像大海和天空一樣寬闊,自由自在。海天之謎,價格從1百萬起跳,拍賣正式開始!"

"2百萬!"一名貴婦人驕傲地說道。
'2百萬....太少了...'我心裡想著,以那顆藍晶石,應該是價值到達1千萬吧!2百萬、哼!膚淺。

"五百萬"我冷冷地說道。
"1千萬!!"一個女人說道。我斜視過去,女人的模樣很眼熟。噢,我怎會忘得了她呢?傷害爸爸殺害邪氏的人,我的親身母親-蕾姍,我不可能會忘記!

"2千萬"我再次提高了價格。
"5千萬!"蕾姍似乎也不放過。

"1億!"我獅子大開口。原本不怎要的項鍊,在蕾姍的挑撥下,我怎麼會輕易放過呢?

蕾姍看著自己幫的經濟上,不再抬高價格。她只好選擇放棄。哼,放棄?那就是輸家,loser..

"一億1聲,一億2聲,一億3聲!拍賣成交!"我站了起來,上台領取那條海天之謎。寒宇將海天之謎接給我,冷冷的口吻跟她相似:"恭喜,魅影。"魅影是我黑道上的名字。我抬起頭,對視著他,他那雙藍眼眸也對視著我。我接過了那條項鍊便下台了。

坐在位置上,雅問了我一個問題:"那女人,是你母親,對吧?"我搖了搖頭。她哪盡過一個母親的責任了?她哪是我的母親?一個巴不得我死的母親,想想都可悲。我看著這條項鏈,希望報仇之後可以過著自由自在的日子,做個孝順爹地媽咪的好女兒。報仇後,邪氏的人就可以安心了。

拍賣會結束後,舞會便開始了。凛(穎蝶)和雅(星雨)被冰哲和文劫邀去跳舞了。我拿了杯紅酒,看著他們兩個幸福女孩,嘴角微微上揚。看起來她們很幸福,至於我,雙手沾染了血腥,殺人不眨眼的殺手值得擁有幸福麼?心裡諷刺著自己。我拿了杯紅酒去天臺去吹吹風,我喜歡寧靜。

天臺,我坐在天臺的邊緣,拿著酒杯搖晃著,抿了抿口酒,吹吹冷風,一下子讓人清醒了。看著天空那顆最閃耀的星星,仿佛看見了爸爸的臉。眼睛不知不覺紅紅了,或許是想念爸爸了。我立刻恢復一臉冷漠,感覺有人要上來了。

寒宇看見自己的夥伴有了舞伴而自己卻孤獨一人,想找人來跳華爾滋,但自己卻找不到心意的人。拿了酒想去一個寧靜的地方喝酒。寒宇走上了天臺看見了一個悲傷地背影。魅影?浩大膽地坐在她的旁邊。她還是帶著面具,凝望著天空。

“你怎麼了?”寒宇好奇的問我,我選擇搖了搖頭。這並不管他的事,說給他聽有什麽用?“喝酒嗎?”我搖了搖頭。哼,想乘機偷看我的真面目,哪有可能?(戴著面具喝或者吃很不方便,很容易暴露身份。)我丟了煙霧彈,起了霧讓寒宇頭昏眼花。我從天臺上跳下來,開藍寶基尼'Supperleggara'Ip560-4回去了。留下一個不知所措的寒宇在天臺。魅影,這個人真神秘。寒宇喃喃自語。

學校,班上。
我依舊趴在桌子上會周公。昨晚遲睡有些疲倦,所以只好在學校打發時間補眠。

"今天有位轉校生要轉進我們的班哦!"老是面帶笑容。老師說的話傳入學生的耳根裡,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老師,男的女的?"
"我們學校的帥哥快要頻臨絕種了,最好多來一個帥哥吧!"一個女孩雙手合十,閉目祈求上天。
"最好是美女!"男生們也祈禱著。

"好,我們歡迎她吧!"老師也很頭痛如何安撫學生的情緒。一只粉色的高跟鞋踏入班上。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清澈無比,嘟著可愛的唇。一頭金色的卷髮與整身打扮顯得十分調皮可愛,像極了日本娃娃,卡哇伊~"我叫趙陌穎,請各位多多指教。"她的笑容引起了男人們的眼冒桃心,女生們的嫉妒與羨慕。沒辦法,人就是這樣。

我看了看趙陌穎,直視她的那道目光充滿了仇恨!她,是那女人的女兒!哼,我的姐姐。"老師,我能坐那兒嗎?"趙陌穎指著浩旁邊的空位。老師又開始為難了,她看了老師皺著眉頭,不忍讓老師為難:"沒關係,老師。我自己找位置坐吧!"陌颖坐了坐浩旁边的位置,原本要驱赶她但是陌颖在耳边嘀咕什么,浩让她坐下然后没有理睬她。

“奇怪了,浩王子不允许别的女生坐他的旁边的。”
“是咯,不知她在浩王子的耳边说什么,好好奇哦!”
“哼,狐狸精一只!”

一群女生恨不得将赵陌颖撕成碎片,愤怒她霸占他们心爱的王子。而赵陌颖转过头,向凛和雅握握手。“你们好,我们能做个朋友吗?”凛和雅把目光转向着我,我转过头选择无视,看着外面那清澈的蓝空。“好啊,我叫秋尘凛,坐我旁边的是韩恩雅,雅旁边的叫夜紫郁。”陌颖向我伸出手,我冰冷的手心碰着她的手,握了握手。看着赵陌颖那单纯的笑容,或许她不知道邪氏的事情,她应该是无辜的。也对,靠杀人来得到的‘赵氏’怎么敢说出口呢?我心里暗想道。但是,笑容里多了丝怨恨,应该是跟寒敏浩有关吧?

“浩哥哥,我们出去走走吧!”赵陌颖拉着寒敏浩走出课室外,看着他没有拒绝,心里发出一丝痛楚。斌拉起了凛的手,熙挽着雅的肩,幸福的味道弥漫人间。我则坐在角落,看着他们,嘴角微微上扬,笑了。也许,即使我是一个人,看着朋友幸福,就值了。或许,任何感情我不配拥有。

(5) 報名音樂大賽
咖啡廳,
我喝著咖啡,喝著那杯cappuccino,或許習慣了苦澀,可能會適應不了甘甜的味道:"你要參加音樂大賽嗎?"凛和雅從咖啡廳走進來,拿著報名表格在我眼前搖晃著,我搖了搖頭。"鬱,別這樣,一起玩吧!"雅那明亮的褐色瞳孔對著我,似乎在請求。當她發出這道目光時我還是認輸點頭答應。不然,把我拿去賣了我就要聽天由命了。

"你們表演什麼樂器?"我抿了抿口嘴上的泡沫問道。
"我表演鋼琴,雅表演大提琴。"她們坐下,享受著下午茶。我吃了一口黑巧克力布朗呢,不錯,無糖的。

我想起我曾彈奏過的旋律正在我腦海不停回放,那美妙的演奏聲就是來自於擁有高貴優雅象徵的小提琴。小提琴,看似這幾條弦卻能拉出不同音聲的小提琴,拉起來可不容易!看來要派它上用場了。

"我們打算找一天練習,在幾時好呢?"凛把右手頂著下巴,思緒在腦海裡不斷地想。
"等你們想到了才告訴我。"我拿了包包離開咖啡廳,留下兩人在那兒。我在學校的走廊徘徊,突然停止了腳步,頭往上看。鑲著金色告示板刻印出“音樂室"。

(6)練習

我便拿了台小提琴,拉起旋律。那動聽悅耳的琴聲從我的弓間中流淌出來。悲傷的旋律讓我回憶起以往發生過的傷心事。小時候曾發生過的記憶現在一幕一幕地出現在腦海裡。原本節拍舒緩的也因為那些回憶,節奏不斷地加快。傷感通過琴聲表達出來,偶爾發洩一下也好。

寒敏浩在學校的走廊上徘徊,現在離上課還有40分鐘,那在校園散散步吧。忽然,他似乎聽見了那微微的琴聲,浩隨著琴聲走去,琴聲是從音樂傳來的。這悅耳卻悲傷的琴聲不得讓浩欽佩,既快而且一個音符都沒拉錯。浩站在音樂室前,通過窗口看見一個女孩的背影。這女孩很熟悉,思緒回想著,原來是她...

"這首歌你居然能夠拉到最高境界。我想拉都拉不好,我對你的琴聲可是欽佩可嘉!"當我拉的已經陶醉在自己的世界裡了,忽然的一個聲音把我拉回現實。張開眼睛看著眼前的人,只是冰冷的回答:"有事?"

"音樂大賽參加嗎?"浩直視著我,眼神中彷彿看見了渴望?是我眼花還是想太多?我輕輕點了點頭。"比賽時一起較量較量!"淡淡的口吻含著堅定,我向他握了握手,冷冽的嘴角微微上揚,似笑非笑:"一起一較高下"

(7)麻煩I

當我要回班時,注意到每個學生對我指指點點,竊竊私語,有些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看著我。

我將頭往上揚嘴角扯起好看的弧度,腳踢開,一桶水從我眼前降下,桶因衝力發出了'乒乓'的聲音,水還濺到了Chanel的短靴,水隨著皮靴滑落。

藍瞳對視著一臉緊張的趙陌穎,腳步輕輕移動,短靴的根與地上的磁磚摩擦出'叩叩'的聲音,在她的耳邊流淌出如冰山般冷冷的語氣:"下次別耍這種爛招,一點都不刺激"我發出的那種氣息,令趙陌穎不僅留了個冷汗,可知夜紫鬱不是一般的好惹。

"誰叫你要跟我搶浩哥哥!"趙陌穎也不甘示弱,自己可是黑道榜排名第三的呢!怕她幹嘛?

"我有嗎?"自己的食指指向自己,一臉的疑惑望著她,自己有必要去做這種無謂的事嗎?

憋著臉的趙陌穎吞不下氣,轉換成副大發雷霆。"你真欠人打!"手揚起來給鬱一記耳光,我想反擊的時候,卻有人幫了我。

"浩哥哥..."寒敏浩放下她的手,冷冷的目光看了看趙陌穎一眼,雙手环胸地走近班。

"喂!"寒敏浩停頓了腳步,轉過身。同是藍色眼眸與我互相對望。

我點了點頭,以示謝意。他也明白我的用意,輕輕點頭便進班。此舉動更是惹來了趙陌穎對我的恨意加深了。

坐在位置上,從Prada的公事包拿了台MacBook。我打開了MacBook便處理公司的事情。'Ding'Macbook螢幕上的電郵出現了一個'1'字,鼠標點擊進去。螢幕上再次呈現出一行字'來自火焰燚的一封郵件'。煩人的郵件怎麼一直來?

緊鄒著眉頭的我看在凛的眼裡,目光放在螢幕上,手放在我的肩上搖了搖頭:"他還是不放棄"其實呢,是因為小時候訓練我們的師傅因身子不好而提早退休,但我們非常出色,我們的身手在學院中是最強的,而師父希望我們能夠接收他的事業。但我們已擁有自己的事業與幫派,所以選擇拒絕。但他仍然不死心地想說服我們。至今已有4年,還是沒改變主意。

雅也看到了那封郵件,眼眸出現了兩團小火苗,一副發怒的樣子寫在臉上。整身發出殺氣,心理恨不得想把那自私的師傅給殺得粉身碎骨。

"誰!?"我和寒敏浩同時站了起來,嗅覺敏感的我們嗅到了殺氣異口同聲地喊道。同學們和老師一臉很奇怪的表情看著我們,我們又互相對望,之後連忙避開彼此的目光。

凛也聞到了在身邊的殺氣,看著雅則是一副很驚奇的表情,雅無端端地怎會發出殺氣來?我看了凛一眼,凛便馬上明白。

雅從怒意中清醒過來,遭到了她們冷漠的眼神,特別是鬱那雙冷若冰霜的藍眸更加透露出她的女王氣勢。雅一時才發現自己的疏忽,對著她們只能傻笑。

"凛,我知道她想甚麼。"對了,鬱可會讀心的呢!對於別人沈溺在自己的思緒中時,別人所想的東西,一切掌握在她的手掌裡。

"斌,你剛剛有感覺到殺氣嗎?"熙問了問在看書的斌,斌點點頭。

"但一下就消失了"浩的目光一直都是凝望藍空,看著自由自在的小鳥正飛翔,心裡除了羨慕還有疲倦。

"我有感應到!而且離我們不遠,難道有敵人嗎?"熙東張西望,尋找那帶來殺氣的人影。

"對了!"浩和熙轉過頭看向斌,頭上冒出了問號。

"為甚麼夜紫鬱會和浩會不約而同地喊'誰'?難道夜紫鬱會感應這種東西嗎?"斌咽了咽口水,繼續發言:"照理來說,正常人應該不會對殺氣這種東西敏感,除非..."斌則在這時賣了關子,不得讓浩和熙更想知道答案。

"別跟我賣關子,快說!"浩的急性子讓他們可不敢拖延時間回答問題,不然浩發起脾氣來,學校屋頂就要壯烈犧牲了Σ(゚д゚lll)

"除非夜紫鬱是黑道之者!"

"不可能!"在斌說完之後,浩毫無猶豫地說道。他們對於浩的立刻否認可是驚嚇,因為浩決不會為了一個女孩說話但夜紫鬱則是破例的第一個!

浩看著他們的表情,冰得可以凍成冰的語氣可令人起雞皮疙瘩:"夜伯父擔心夜紫鬱發生甚麼事可能讓她學習防身!"對於她,他們也只能隨意的猜測者種種的可能。

⑻麻煩II
"夜紫鬱,外找!"課室外的人連名帶姓地叫著我。我從忙碌中回過神,外人的樣子不帶善意,呵呵,那愚蠢的人又要耍甚麼花招。"有何貴幹?"冷眼的看著眼前的學生,打著唇環的女生嘴角微微上揚,一臉的熱情:"當然有事啦!聽說夜童鞋在法國留過學,成績一片輝煌,想邀請您來教教我們化學。"

聽錯嗎?看著眼前的幾個女子,耳朵上的耳環多得刺眼,衣冠不整裙子短得差不多要走光了,短短的碎髮呈現出女生的痞樣。這樣的女生會想要上課??我看找我的麻煩還差不多。

"我跟你們走!"女孩互相對望,便帶著我離開了。五人看著那冰冷的背影,難免會有些擔心。"他們找夜紫鬱幹嘛?"辰洺熙的臉上充滿疑惑,雅和凛也只能是搖搖頭"不知道"為了安全,也只能走出課室。

雙手插在褲袋,白色的耳機流淌出從iPod裡的歌。頭往上揚,一間荒廢的科學室映入眼簾。打開了門,走進去眼前則是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靠感覺還是會有感到人的氣息。"出來,別躲躲藏藏的!"語畢,燈都被打開,看見趙陌穎和他身後的黑衣人。

"又見面了,夜紫鬱!"輕蔑的目光,輕蔑的口吻,只屬於她對她的態度:"又甚麼事?沒事我就離開了"轉身要離開但卻被黑衣人攔下。

"怎麼,害怕嗎?只要你離開浩哥哥,離開這裡,我讓你走!"面帶邪笑的趙陌穎,鄙視的目光在鬱的身上打量著。

我則是一臉玩世不恭的看著她,她不會對別人有任何笑容過,除了邪魅的笑容。"如果說不呢?"

"那你就的受死!"擦了個響指,戰鬥便開始了。一人對五人,對我而言,只是a piece of cake!

他們圍攻者我,給了他們旋轉飛踢。另一個想要偷襲我,我給了他一個過肩摔,剛好壓倒了一個人,兩個人便倒在地上。另外三個人正面地攻擊我,我一拳打在他們的臉上,臉上便出了個'包'。一下子把他們打得落花流水。

趙陌穎一臉驚呀的目光直視著那些被打倒的黑衣人。"手下打倒了,接下來就到老大了。"藍眸透入出的冰冷與王者氣範讓人不得會毛骨悚然,但趙陌穎也不會示弱。

看了她的身手,不愧是弑圇幫的人,但想戰勝我?簡直癡人說夢!趙陌穎發覺夜紫鬱的身手不像是一般而已,感覺有意隱瞞實力。趙陌穎快要打不住了,只好從口袋裡拿了根銀針,往夜紫鬱的左臂刺下。

感覺左臂疼痛,左臂上刺入了一根銀針,血液浸溼了校服。右手遮住傷口。這時,門突然被打開,刺眼的血液映入寒敏浩的視線裡,將夜紫鬱橫抱起來離開了。凛和雅看著趙陌穎不語與一幅驚訝的表情,賞了趙陌穎耳光。"趙陌穎,給我滾!"趙陌穎手遮住臉離開了。

寒敏浩橫抱著我,我則是一直掙扎。"放開我!"寒敏浩的視線放在左臂上,搖了搖頭。"你的手受傷了,要看校醫!"冷冷的口吻不得讓我不耐煩,推開了他脫離他的懷抱。"我說放開我,還啰啰唆唆"我邊走前離開,獨自一人。寒敏浩看著夜紫鬱的背影,一記拳頭打在墻壁上,責怪者自己的疏忽讓他給跑了:"該死的!"

我迅速地走向停車場,從Prada的包包拿了車鑰匙,把藍寶基尼Supperleggara打開坐在主駕駛位上閉目休息。看著左臂的鮮血不停地流下,從車廂裡頭拿了紗布為自己包紮,還好銀針沒毒不然可難處理了。好了之後,便發動車子。

半響,電話突然間播放著抒情的英文鈴聲,一只手操控著方向盤而另一只手拿著電話接聽。"France,火焰燚下個月會來日本。"他的名字,聽了只能說:「很煩」

"為了抓我回去?"
"是,就為了你能夠繼承他的事業。"
"好我知道了。"
繼承事業?真的如此單純?答案自己都心知肚明。

電話再次響了起來,電話螢幕上呈現著'凛的來電',滑下了鎖鍵來接聽。"鬱,這個星期三去寒宅練琴,去不去?"電話裡頭傳來凛的聲音。我只是輕輕地'嗯'一聲,然後便掛機了。

⑼練琴

寒宅,

花園鳥語花香,被各種花草包圍著,能感受到那無比清新的空氣。
站在草坪上的凛,看了看腕上的名表,語中帶著擔憂:"鬱怎麼還不來?"
坐在亭子裡的辰洺熙看著還沒出現的人影,不滿地說:"夜大小姐怎麼還不來?慢死了!"
有人,緊握拳頭,準確地往熙的頭一擊下去。痛楚充斥著他的腦袋而'啊'一聲,轉過頭直視著罪魁禍首,不顧形象地大發雷霆。"韓恩雅,你幹嘛送我爆炒慄子?"
韓恩雅圖了吐舌頭,調皮地不斷諷刺:"誰叫你說鬱的壞話?"說時也蔑視熙,心裡有個想法就是把他拿去賣了,想必可值不少錢吧~哈哈…一個詭計令雅不時會偷笑。
"他那麼難接近,不懂你怎樣交到他這個朋友。"
"呵,我厲害,好過你!"他們開始鬥嘴。
"你厲害?母豬都會爬樹了!"熙也不甘示弱。
"喝,事實就是如此,無法改變。"雅一副堅定的表情,打從心理鄙視著他。
"這不是事實吧?"
"對啊!"
……

熙和雅不停地爭執,吵得巴不得讓對方被語言划得粉身碎骨。吵鬧令寒敏浩厭煩,忍著怒氣看著他們倆。
凛和斌則是一臉的無奈,只好想辦法讓他們停止喧嘩。

突然,一輛黑色的藍寶基尼AT魔鬼開進來,將車子停泊好。打開門,從車廂裡出來一位身穿白色休閒裝,鼻梁上掛著一副香奈爾的墨鏡,視線放在他們的身上,雙手插進褲袋向他們走去。

"鬱!"凛的臉上掛起微笑,眼睛也迷成漂亮月牙兒。
墨鏡依舊帶著,語氣中只有冷漠:"可以開始了嗎?"
寒敏浩點點頭,帶著我們到寒宅的音樂室去。

音樂室裡的冷氣機吹拂著我的臉龐,感到刺刺地但自己也沒甚麼動靜,目光不禁轉移到那台巧克力色的小提琴,就像被吸引了,自己走去觸摸它,不管他們。我拿了小提琴,再拿了弓在弦上不停徘徊,拉出美妙的節奏。

他們閉目傾聽旋律,陶醉了在那小提琴拉出的樂曲。弦拉得很輕、到了尾曲,他們張目,給與掌聲。

"到你們了"

凛坐在三角琴前,纖細的雙手在琴上不停地揮舞著,流淌著蕭邦的曲子,滿滿的音符雖複雜但他卻彈地熟不生巧,一個錯誤都沒有。畢竟凜擁有鋼琴天使之稱。辰洺熙吹著單簧。韓恩雅則拉著大提琴,寒敏浩和夜紫郁一樣是拉著小提琴,鄭塭斌則與凛一樣彈鋼琴。

過了幾個小時,音樂練習便結束,在寒敏浩的別墅吃午餐。餐點山珍海味,對於中式料理不怎麼吃得慣,吃了半碗就飽了。“吃飽了”每個人驚訝的表情看著那碗飯。邱塵凜看了他們,幫他們解決心中的疑惑:“鬱呆在美國習慣了,不習慣中式料理,在座的希望不要介意。”

浩看著坐在沙發聽音樂的夜紫郁,對她只有疑惑和覺得她的神秘。夜紫郁,你是怎樣的一個人?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