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第五章 花再次盛開
Sunday, October 20, 2013 | 10:51 PM | 0Comment

1.结婚

时光流逝得很快,似乎一转眼,结婚的日子就已经来临。酒店里全都来了不少商业界的人物,全部忙中抽出时间来参加这个隆重的婚礼。

在一个化妆室里,一袭抹胸的白色婚纱拽地,上头还绣着白色的玫瑰图样,纱布中还镶着不少的SWAROVSKI的水晶,整个人看起来就是很华丽高雅,长长的金发被梳成了公主头,挂着头巾,等着新郎为自己打开头巾。赵陌颖坐在梳妆台前,露出了漂亮的笑容,她终于等到了这个时刻!“嫁给他,真是开心。”赵陌颖喃喃自语,心中涌现的那个兴奋是多麽的浓烈。
一个身穿笔直的白色西装,蓝色清澈见底的眼眸一直直视着门外,仿佛在等着她的到来。寒敏浩希望她能够出现,她的出现,等于给自己机会。

凛身穿一套CHANEL的鹅绒米黄色的连衣裙,看着那正在发呆的寒敏浩,向他走前。“你在等她吗?”浩露出了冷淡的笑容,语气中带着嘲讽:“明明都不可能的事,还要奢望。自己是多么愚蠢,呵呵..”这时,忽然闪过一个熟悉的人影,警惕的浩却捕捉到了刚刚的那一霎那,会是她吗?还是自己想太多了呢?“你们准备一下吧,待会儿要开始了。”说完,凛便转身离开。她对于这个婚礼,不怎么在乎,唯一在乎的是她的感受。

那个人影带着面具,躲在角落,冷笑着。蕾姗,等着我的大礼吧!蓝眸中闪过了一丝嗜血,紫色的光芒隐隐约约地透露出一些。

酒店,

时辰已到,主持人拿起了麦克风,对着所有在场的人致词:“各位先生小姐们早上好,欢迎各位忙中抽空时间参加这个隆重的婚礼,阳光明媚,歌声飞扬,欢声笑语,天降吉祥,在这美好的日子里,在这金秋的大好时光,我们迎来了一对情侣 先生和 小姐幸福的结合。在这里首先请允许我代表二位新人以及他们的家人对各位来宾的光临表示衷心的感谢和热烈的欢迎!好了之后,我们现在欢迎新郎新娘登场!”主持人一说完,大门被打开,一袭白色婚纱的女生和笔直白色西装的男生便入场。他们走到了舞台前,主持人便扮演了牧师的角色,分别提问着他们。

“赵陌颖小姐,你愿意承认寒敏浩先生为你的丈夫吗? ”牧师兼主持人问道。
赵陌颖微笑地点点头。“我愿意。”
“你愿意到了合适的年龄嫁给他,当常温柔端庄,来顺服这个人,敬爱他、帮助他,唯独与他居住。要尊重他的家族为本身的家族,尽力孝顺,尽你做妻子的本份到终身,并且对他保持贞洁?你在众人面前许诺,愿意这样吗?”牧师再问着新娘最后一个问题。
“我愿意。”赵陌颖毫无顾虑地说。

“寒敏浩先生,你愿意承认接纳赵陌颖小姐为你的妻子吗?”牧师将问题转移向寒敏浩。寒敏浩便回答得有些迟疑:“我...愿意”
“你当以温柔耐心来照顾你的妻子,敬爱她,唯独与她居住。要尊重她的家庭为你的家族,尽你做丈夫的本份到终身。不再和其他人发生感情,并且对他保持贞洁吗?你在众人面前许诺愿意这样吗?”牧师再问新郎最后一个问题。寒敏浩也迟疑地回答。“....我...愿...意.”

分别提问仪式完成,接下来是交换戒指的时候了。“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寒敏浩从口袋里拿起了父母亲买的MONT BLANC的钻石戒指,准备要带入赵陌颖的无名指里时。门被打开了,他们转移视线,清脆的声音响起,婚戒便掉落在地上,目光放在门外。

2.蓝眸后的秘密

这时,门被打开。一身黑色打扮的我带着面具走了进来,CHANEL长靴的跟敲击着地面发出‘叩叩’的声音,走到了舞台前。“哟~这么隆重的婚礼,怎么冥绝帮帮主没有发帖到星雨宫呢?”这时,寒父便开了口:“不晓得魅影出席有何贵干呢?”

面具下的我露出了个诡异的笑容。“来解决一些恩怨而已。”
‘恩怨’这两个字吸引着凛和雅的注意,不约而同地喊了一声:“恩怨,难道是!!??”斌和熙好奇地看着这俩人,她们为了什么事反应变得那么大?
‘如果你想知道所有的一切,那麻烦你考虑一下的婚礼吧’火焰燚说的话出现在他们的脑海里,大概也知道她们反应激烈的原因了。

“不晓得魅影有什么恩怨要解决呢?”蕾姗疑惑地看着我,问道。蓝色的眼眸更是直视着她,冷若冰霜的眼神似乎要将蕾姗砍得撕碎万段。“蕾姗,让我来告诉你吧!还记得12年前,你不顾一切将邪氏的人杀完,只为了获得邪氏的所有产业吗?”这个消息使打工有十几年的记者更是紧张了。十二年前,记者们想尽想获得邪氏的所有人面临死亡的原因,但是不管怎么找,怎么查都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邪氏,难道是以前那个拥有全亚洲最大的产业、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的商业集团喜欢的合作伙伴——邪氏?”寒夫一惊,他记得邪氏在夜氏集团之上,是无数商业集团的神话。但是,直到邪氏的家族全部遭到毒手死去之后,神话也变得魂飞破散般地消失。

蕾姗惊讶,这个消息她记得所有知道这个消息的人都已经死去了,为什么她会知道?消息又从何而来?“但是你却忽略了一个人口,在你和邪澈董事长谈话的时候,有一个人一直躲在衣橱后听着所有的一切。事到如今,唯一一个还没死亡、你想尽要将自己的亲生女儿杀掉的人就在这里,我!就是你的亲生女儿——邪星尔!”说完,我将面具摘下。那张熟悉高贵的精致脸孔出现在各位的视线眼前。

“这不是夜氏集团的千金吗?怎么又会变成死去的邪氏千金呢”
所有的记者们不停地拍下这样的画面,不停帮自己猜着谜题。
“停,我要纠正!我不是夜氏的千金!在之前就已经说出了,你们的眼睛都长哪去了?”我将一份报刊丢给那些记者。可是,有些不识相的记者却站了起来说话。
“你以为我们会相信吗?”
冷冽的嘴角勾起了嗜血的弧度,从口袋拿起了一张冬菇1的扑克牌。“你想不想知道,冬菇1的威力呢?”我将扑克牌往那个记者射去,偏移了位置,扑克牌紧紧地插在墙壁上。那名记者吓得脚要软了。“这就是他的威力,你想试试吗?”

蕾姗吓得汗流浃背,趙雄一脸的惊讶目睹这一切。可是,蕾姗在邪氏那么久的日子,他想起了一个破绽。“你说你是邪氏的人,照理来说属邪氏的人都会拥有一双薰衣草般的紫色,可是你的瞳孔是蓝色的,你别再瞎掰了。”

冷冽又嗜血的笑容依旧挂着,盯视着蕾姗。“谁说我的瞳孔是蓝色的。”两个手指点在眼膜上,一双蓝色的隐形眼镜拖了出来,那双充满高贵气质的紫瞳出现在眼前。“不!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蕾姗似乎是要疯了一样地摇了摇头,她不信眼前的一切!她不信!

“好吧~看着你即将死去的份上,我告诉你一些事好了。赵氏的所有股份我已经买下,所以所有的产业已经归到我的名下。你可以安心的死去了。”紫眸也不失蓝眸,散发着浓浓的冰冷气息,紫色更是如女王般的高贵气质通过眼眸中散发,不得让蕾姗感到恐惧。

赵陌颖惊讶地看着我,我再将目光转移在她身上,向她走来。“你说我的样子的很熟悉是吗?现在你知道了吧~姐姐。”赵陌颖除了惊讶还是惊讶,原来她的直觉没有错。

“好了,现在要完成我的计划了。”我将银针涂上了毒液,对准蕾姗,想要往蕾姗射去。蕾姗一脸的恐惧地直视着我。“我说星尔,你怎么可以杀我呢?我是你妈妈啊!”

我冷冷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现在才想起我是你的女儿吗?当时你为了产业,让我家族全部一夜之间杀个精光,你怎么不去体验一下爸爸死去的痛苦,你怎么不去体验我这十几年来所受的苦呢?你说啊!”语毕,我很不客气地将银针往蕾姗所在的方向掷去,可是一个高大的人影却抵挡了那一针。浩的白色西装上沾染了一片刺眼的血液。“我不会让你杀害他们的。”

那恶狠狠的紫眸瞪了一眼浩,充满厌恶的眼神直视着他:“挡我者死!”说完便毫不犹豫地向他开打。我看着毫无展现攻击的浩,语气中充满厌恶:“为什么不攻击我呢?”寒敏浩只是深情的望着我:“因为我爱你,所以不忍心伤害你。”又是甜言蜜语,哼,口蜜腹剑!爱情,真的是个虚伪的东西!“你别再说了,爱情我不会再信了!甜言蜜语更是口蜜腹剑!”这时,斌和熙便上场。“浩,我们帮你!”

我看着眼前的三个冥绝帮帮主,勾起了冷冽的笑容:“冥绝三当家一起吗?呵呵...一个还是三个对我没差。”
“是吗?我们三个联手可是天下无敌哦~”辰洺熙吹嘘着。他们就这样你打我打,但是以郁的身手,不得会让他们三人打得有些吃力。因此不得让雅开始担心。“凛,你说熙会没事吗?”凛点了点头,“他们会没事的,你放心。”

这个时候,门外又传出了枪声,不得让所有的人都开始离开这个场面。

门外的人便走了进来,全部都露出了右臂上的那个‘雷’帮的标志。“‘雷’帮的人今天来有何贵干?”我停下攻击,看着眼前的黑衣人疑惑又冷冷地问道。
“我们今天来是想帮魅影个忙,来人!把弑囵帮和冥绝帮的人都给我杀!”说完他们便开始拿起飞镖准备开始厮杀。想不到第一镖,却往寒敏浩的身上射去。我目睹,那个飞镖以飞快的速度往寒敏浩的背部射去,身子却开始有些移动...

3.为了他、受伤。

明明不想再去想着他,可是身子和意识却情不自禁,往他的身上一扑去。那个飞镖往自己的背后深深地插入,黑色的鲜血更是注明了飞镖上已镀上毒液。自己将口袋拿起一根银针,往伤口一扎,忍着疼痛,让毒液排出来。原来自己还那么在乎,他的安全...

她还在乎我吗?居然会为了我,让自己受伤?这下,该怎么办?万万个疑惑写满了自己的脑袋,刺激着脑细胞。

“不需要你们的帮助,你们的恩怨别扯上我!”那凌厉又冷得刺骨的语气更是不寒而栗,对着眼前的人影更是不屑。他们,因为弑囵帮的挑拨,自己的野心被牵托着。结果,遭到不堪的后果,想要找弑囵帮的人报仇。

“好,挡我者死!”说完,‘雷’帮的人便各个拿起武器,对着在场的人展开厮杀。寒敏浩身穿白色西装,但是左臂上沾染了鲜血,只好用着右臂和双腿来展开攻击。辰洺熙从口袋里拿起了银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往敌人射去;郑塭斌也开始了展现身手,那熟不生巧的手段更是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共添悲。韩恩雅虽然穿着连衣裙,可是依然可以把敌人打得四脚朝天,用了带着防备的白色枪。枪口对准他们的心脏,狠狠地按下扳机,子弹脱口而出,射中目标一毙。邱尘凛的身手也不输男子,也可以在防御中使出攻击。我,忍着疼痛,眼前似乎一片模糊,但是还是坚持住,拿起银针往敌人射去。虽然视线模糊,但是银针像是张了眼般,各个都射中。她的身手,除了让人敬佩就是赞美她的厉害。

这时,一个银针要往躲在角落的赵陌颖射去,赵陌颖见此大喊了一声。可是,一个庞大的人影却帮她抵过危险。火红的头发映入她的眼帘,是他!“你没事吧?”火焰燚问着自己身后的人,赵陌颖摇摇头。“我带你离开这里。”火焰燚便将赵陌颖带走,离开了这里。蕾姗和趙雄也只好逃离这里,不让自己遭到任何危险。

余光扫去他们离去的身影,冷冷地笑了起来。这次,你们回去就是一无所有了,赵氏已经转移到我的名下了,复仇计划该完成了。或许,得饶人且饶人,把邪氏的名分拿走就足够了。杀了他们,脏了自己的手,更是挽回不了死去已久家族的百多条性命。

这时,每个人都已经被打得倒在地上,结婚现场便是一片血场。自己因为背后的伤,更是累得精疲力尽,眼皮慢慢地合上,昏睡了过去。寒敏浩赶快地接着即将倒下的人影,更是紧忙打了电话过去救护车。五分钟之后,救护车便到了现场,把我放在床架上,送去了医院。

医院,

郁被送进去了手术室,手术室的灯亮了起来,写着‘手术进行中’。

寒敏浩忐忑不安地在走廊上徘徊,他担心她会有任何闪失。
“想不到郁的童年这么悲惨。”斌感叹道。
“我还以为她会是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熙也是看着手术里头的人,说道。或许,每个人对于她的身份,除了感到怜悯就是同情了。她所受过的苦,即使是我们,我们都是无法承受的。
“是啊,她受的苦,即使是我们,都无法体会。”凛的眼里沉淀着感情,那个对郁的友情关心。雅更是担心,她会不会再次离开我们?希望她快点好起来,她还想跟她斜旧呢!

这时,手术室的灯已经熄灭,医生打开了门。寒敏浩见此,立刻冲去医生面前,不停地问着她的伤势。“医生,她怎么样了?有没有事啊?”医生微微笑。“伤口上的毒液已经去除了,她现在已转进了普通病房,你们可以去看他了,在503号病房里。”他们听了便是往病房冲去了。

寒敏浩转开门把,坐在那脸色苍白的郁旁边,紧紧抓着她的手,眼神坚定地看着她的脸孔,希望她能够张开双眼。他们也站在一旁,看着病床上的人影和病床旁的人影,露出了微笑。他们又可以在一起了吗?

他们就这样静静地等着,她的醒来...

4.致歉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紧闭着的双目还未开启,寒敏浩的目光从来没有从她的身上离开过,只希望她能够醒来,抓着她的手依然没松开。

昏睡的我,仿佛有股温暖的力量输入给我,让我收到了温暖。紧闭的双眸慢慢睁开,一个帅气既冰冷的脸孔映入自己的视线里。

寒敏浩看着她的紫眸出现在眼前,嘴角翘起了唯美的弧度,心里的那个激动更是涌现上来。“你终于醒了。”我别过头,不去注视他的双眸,心里对他的愧疚更是深沉。“你不是该恨我的吗?”淡淡的口气中带着微微的讽刺,自己曾经伤得那么严重,他不是该恨自己的吗?

“你这个笨蛋,陌颖和凛他们都已经告诉我了。”寒敏浩勾起的笑容瞬间加深,对她总是可以无忧无虑地做着自己。听了浩所说的话,我摇了摇头。“她们还真是多嘴。”

这时门被打开,凛的身影便走了进来。“郁,我让你见个人。”这时,赵陌颖走了进来,她面带着一脸的愧疚,手上还带着了一个手提袋。她将目光放在我身上,扯出了一个笑容。“你还好吗?这是我买给你的补品,希望你能接下这份礼物。”

紫色的眼眸直视着眼前的金发女子,使了个眼神给凛,凛将寒敏浩拉出病房。病房只剩下郁和陌颖俩人。“对于以前的事,我是在昨天的婚礼才知道。但是,我并不知道我妈妈居然会对你们的家族做出如此过分的事情,我不知道我可以为这件事情做出什么弥补,可是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了向你致歉,虽然已经挽回不了以前的错误。”陌颖的话语中带着十足的歉意,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将这些心理想说的话说出来。

我也只是微笑,看着眼前的女孩。她改观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么地刁蛮任性。“没关系,我将属于邪氏的东西已经拿回了,原本还想要夺走你们的命以血债血还。可是,我却想起了凛曾告诉我的话,所以才放弃杀害你们的念头。没错,即使你们死了,我家族的人全部不可能会再复活回来的,所以,这些对你们应该也足够了。”是啊,凛所说的话真的很有道理。如果放宽自己的心,去原谅别人,心真的会比较好过。

赵陌颖便微微笑,抓起了我的手。“郁,我希望你能够和浩哥哥永远幸福。虽然说我现在还是无法忘记他,可是我看到了你不顾一切救了浩哥哥,我就已经知道这场爱情,我输了。你能够为了他,即使生命危险都可以不顾这些地救他。而我,不一定能够做到。我思考了很久,才发现自己对浩哥哥的爱只不过是一个亲情的依赖,而不是爱情的彼此付出。浩哥哥真的是个很好的男人,希望你能够珍惜他。至于之前这样子的对待你,我真的感到非常抱歉,对你真的感到很愧疚。”

我看着眼前的女孩,语气不再冷淡。“我会的。”
“郁,我让你见一下母亲吧,我希望你们能够划开心中的节,不要对着母亲有任何的恨意。”这时,门被打开,蕾姗便走了进来,站到我的旁边,脸上写满恐惧。
“郁儿,对不起”蕾姗低下头,致歉着。
“别这样,我承受不起。”冷冷的口吻中带着些恨意,可是却注入了一丝丝的感情。
蕾姗看着眼前的女孩,心中的歉意和愧疚十足的布满着,她好后悔以前为了荣华富贵而不惜一切下毒手。现在,她遭受到了报应,手上不属于自己的产业被拿回,变得一无所有。
“十几年前,是妈妈的错。我不应该那么贪婪,为了利益,不顾一切地将所有阻碍我的人杀害。现在,我知道了做这些事的后果与报应。这次,赵氏,哦!不,邪氏正式地还给你,毕竟你拥有邪氏的血统。邪氏的产业也只传给后代(也就是拥有薰衣草般紫眸的人,隐形眼镜绝对做不到这样的颜色与款式),我的确必须将东西物归原主。我希望你能够让我好好补偿你,我并不奢望你原谅我,我只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机会,好好让我补偿你,可以吗?”

原本很恨着她的心,却忽然被她的所说的话变得软弱了下来。无法再拒绝她的请求,头也不禁地点了下来。难道,自己还在乎自己的母亲吗?是的,无论你再怎么恨、怎么讨厌,她依旧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依旧是有血缘的母亲。“谢谢你,郁儿。”蕾姗露出了漂亮的笑容,从包包里拿了份文件递给我。“这是赵氏剩下10%股份,你拿去吧!”

我想了想,迟疑不决。但是最终,并不选择收下。“这是我故意留给你,毕竟你也曾是邪氏的一份子,希望你能够用着10%的股份,继续跟我们合作。”蕾姗更是疑惑,自己还有资格再拿着别人的东西再继续管理吗?自己还有这个权利吗?

我假装生气,冷冷的口气中却带着少许以往曾跟千巧儿撒娇的口气:“你这样子,我就不要教你母亲,原谅你了,还有给你机会补偿我了。”蕾姗听了,一字一字却像是不真实的传入耳里,还以为自己中听了。“真的吗?”我无奈地点了点头。“是的,妈。”蕾姗更是非常开心,激动的口吻对我说着:“我好久没听到你叫我妈了,你能够叫我,我真的很开心,即使死了也无遗憾了!”这时,赵陌颖立刻反抗。“妈,你死了谁要来顾我啊!”

我微笑地看着她们,心中的恨意似乎已经消失了呢!爸,你在天上看到我和妈和好,你应该会很开心吧!真的如凛所讲的,放下,心变得舒畅多了。凛、雅,有你们,真好。

5.成为朋友、不,姐妹

自从那天开始,赵陌颖总是和凛跟雅来医院拜访我,陪着我。虽然依旧面带冷漠,但是冷漠却融入了感情,似乎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山渐渐地开始融化。

自己对于寒敏浩,还是很冷漠。虽然,内心还是很爱他。可是,一想起爱情的创伤,就无法忘记那个疼痛。所以,自己还是对于寒敏浩有些戒备。

“对了,颖。听说你和燚走得很靠近哦!”雅一脸诡异的笑容看着眼前曾经和自己敌对的朋友,可是既然她已经改过了,她是郁的姐姐,郁决定跟她相处,自己也应该接纳这个朋友。凛和我便是更加紧张地看着颖,他们不只是想要帮颖找到他的真命天子之外,也想要让燚找到一个属于他的幸福女生。如果帮他们撮合的话,不是一举两得吗?三人的心想起同一个注意,不时嘴角还挂起了诡异的弧度,不得让颖感到无语O__O"…

凛将手放在颖的肩膀上,以示鼓励,眼神坚定地直视着眼前的朋友。“颖,燚是一个很好的男生,如果你喜欢他要敢敢地表示心意啊!”雅也不忙地附和:“是啊!现在可不是像以前要等男生来追求。现在的女生啊~各个都很主动表白的!”她们的每一句话在赵陌颖的耳边回荡,不得让颖的脸上出现一丝丝的红晕,目光扫视在我身上,伸着兰花指指着我:“你们怎么不劝劝郁呢?她跟浩的感情可还有些问题呢,你们该指导她才行啊!”冰冷但带着一丝玩意的目光直视着颖。“我说姐,还是为你自己烦恼吧~”身为姐姐的赵陌颖更加是无话可说。

现在,四人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因为郁的伤势还没完全恢复,再加上朋友的逼迫下,她才留在医院。每天,她们总是围在一起,聊些八卦。不过,这样的友情,很好,不是吗?

郁和蕾姗的感情也变得越来越好了,甚至好的会把赵陌颖给冷落,不得让颖有些小小的妒忌。趙雄对于蕾姗的另一个女儿,他也没什么意见。毕竟,以前的那项计划,自己也有参与。对于郁,自己也感到很愧疚。

寒敏浩每天带着薰衣草的花束,带来医院。虽然寒敏浩都会每天来医院,不过因为别扭的气氛关系,总是来了一下就被郁下逐客令赶回家了。

他们能够再继续在一起吗?至于燚和颖的关系很不寻常,最终是否也能撮成情侣呢?

各个都是个未知数。

随着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会有什么什么事情发生呢?

6.表示爱意

“I wanna be holding your hand In the sand By the the tire swing Where we use to be Baby you and me...”一首GREYSON CHANCE的HOME IS IN YOUR EYES正响起美妙的旋律,传入赵陌颖的耳里。她从她的LV黑色格子包包里拿起了她的挚爱——SAMSUNG NOTEIII。三个字眼映入眼帘,脸上的表情写满惊讶。她接起了手机,甜美的声音如天使般不可亵渎地对着电话里头的人说道。“喂,我是赵陌颖。”

“我是燚,你可以出来AVENTOUR百货公司前面吗?”里头传来富有磁性的声音,摄人心魂般地可以使赵陌颖感到莫名的紧张。

“好的,我现在过去。”赵陌颖将手机挂断了之后。她拎着LV黑色格子的包包,坐上家里的黑色MERCEDES-BENZ的S300王目的地出发,扬长而去。

AVENTOUR百货公司前,

赵陌颖站在门口,等着那人影。‘咯叽’这时,门口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更是引起了赵陌颖的注意。一辆PORSCHE 911 GT3 RS停泊在门口前,下来一个男生。那个火红色的头发更是属于他的象征,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如此帅气酷炫的面貌,更是引人瞩目。火焰燚包着一束玫瑰花,他将玫瑰花递给赵陌颖。赵陌颖看了他一眼,再看着捧在怀里的玫瑰花,脸上的红润更是瞬间加深。“进去吧!”富有男士风味的低沉使赵陌颖机械般地点下头。“那个...花能不能寄放在你的车啊?”火焰燚听了,笑容挂的更加的高了。“可以。”他帮赵陌颖将玫瑰放在车里之后,便踏入百货公司里头。

一对郎才女貌走在百货公司里头,总是会引起不少人的注意。男生的帅气十足,女生的甜美美貌更是吸引不少走在百货公司里的人。“我们去星巴克喝杯咖啡吧!”火焰燚看着四周围对着自己和身旁的人的目光,有些受不了,想要找个地方躲藏起来。赵陌颖似乎明白他的用意,点点头。

星巴克STARBUCK,

火焰燚和赵陌颖找了个位置坐下,火焰燚习惯性地吐出几个字:“摩卡是吗?”赵陌颖点了点头。“口味没换呢!”说完,便到柜台点了咖啡。
服务员挂起了招牌笑容,开始招待眼前的客人。“欢迎光临,请问点些什么吗?”
火焰燚仰首,看着菜单上满满地写着不少咖啡的品种,便对着服务员说:“一杯mocha,一杯latte,各个都是regular size”
服务员拿起了regular size的杯子,笑容依旧挂着:“请问先生怎么称呼呢?”
火焰燚回答:“Mr James”
服务员便开始准备咖啡,让火焰燚买了单,然后等着咖啡。

火焰燚拿起了刚刚做好的咖啡,两杯咖啡冰沙捧在手里,杯子里的冰沙更是冷冷地刺激着皮肤,感受到无比的寒冷。他将咖啡放在桌上,赵陌颖很礼貌性地对眼前的男生致谢。“谢谢”
“不需那么客气,都自己人。”火焰燚将吸管放进杯子,吸了一口。奶香味重的拿铁冰冷地吸进口里,口感丝滑,很好喝。

“对了,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啊?”赵陌颖好奇地看着眼前的男生,今天邀她来,又送自己花朵,目的不会单纯吧?火焰燚额前冒了几滴汗,没错!自己是已经喜欢上了眼前的女生,一直都很想抓紧机会想要与她表白,只是因为过于紧张的关系,才不敢找她。但是,经过郁、凛和雅三个人的调解之下,鼓起勇气决定在今天告诉自己的心意。他攥紧拳头,给予自己勇气,让自己能够顺口将话脱口而出地说出来:“我...我...我...”可是,一看这眼前的人儿,想要说出的话却堵住在喉中,说不出来。赵陌颖喝了一口微带巧克力的摩卡,目光充满好奇地直视着眼前紧张地男生。

火焰燚更是紧张,心中的自己不断地给自己努力与勇气,咽了咽口水,让自己平静下心来,让自己更容易地讲话说出。“我喜欢你,在跟你相处已久之后,我发现我已经上你了!”他说的每个字,更是让赵陌颖一惊。火焰燚看着她的表情,话再继续地说下去。“我一直认为我喜欢的人是郁,可是却有一个人影更加地烙印在我的脑海里,甚至占有的位置比郁还多,那个人就是你!颖,虽然我们认识不久,可是你的甜美可爱却让我深深地记住在我脑海里,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赵陌颖听了,内心的兴奋度更是提高了几分。没错,在自己思考的时候,不只是发现对浩的感觉是如哥哥般,而且发现自己的心住着的人,脑海记着的人是他,只是因为为了挽留浩哥哥,自己才将这份感情当做是个错觉一样的无视在一旁。赵陌颖脸上的红晕愈来愈深,红得如苹果般,话语因为紧张而说得吞吞吐吐:“其实...我也...喜欢...你。”

火焰燚听了,就像是在黑暗中点燃了一把火一样有了光亮和希望,他捏着自己的手,不让自己感觉自己处于幻想之中。“不,这是真的,这是真的!”

赵陌颖低下了头,‘嗯’了一声,现在的她害羞得想找个地方钻下去。

“太好了太好了!”火焰燚更是如小孩子得到棒棒糖一般的开心,响亮的声音引来了不少客人的目光。赵陌颖便连忙阻止他停下这样的动作,火焰燚便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样子非常滑稽。

一家咖啡馆,两个人喝着咖啡,多了一场爱情点缀着完美又甜蜜的气氛。

他们在一起了,现在只剩下她和他了。

7.离开

‘Never mind,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I wish nothing...’一首ADELE的SOMEONE LIKE YOU一遍一遍地响着,打乱了安静的气氛。我拿起手机,手机荧幕上显示着‘凛’的名字,她打给我干什么呢?

“邪星尔。”依旧习惯性地报上自己的姓名,只不过名字换成了邪氏千金的姓名。
“我还是比较习惯叫你郁~颖和燚带着赵氏一家人准备离开,到美国长期居留!”里头淡淡柔雅的声音似乎有着魔力,把我从冷静中转换惊讶。
“离开?他们现在在哪里?”我对着手机里头的人问道。
“机场。”
“好,我挂线了。”语毕,按下‘decline’的挂线键。我将衣服换好,准备离开时,寒敏浩依然抱着薰衣草的花束走进病房,看着一身换上TOPSHOP休闲装的我,不禁疑惑。

“浩,帮个忙,带我去机场。”口吻中只有紧急十足,没了以往的冰冷,脑子只想着赶快去找那几个身影。
寒敏浩看着眼前还未完全康复的人,有些迟疑。可是,我早就不耐烦,深怕赶不上他们。“别愣了,带我去机场,我要去找我姐和我妈!不然他们上飞机了,就惨了。”
寒敏浩点了点头,拉起我的手,走到停泊场去。寒敏浩开着自己的红色FERRARI F430,往东京机场冲去。坐在车上的我,看着寒敏浩有些缓慢的速度,有些心急。“能不能开快些?”寒敏浩看了看旁边的挚爱,油门立刻踩得最低,只留下尘土要马路上飘扬。

东京机场,

寒敏浩一将车子停泊好,我立刻打开车门往机场奔跑去。我环视四周围,寻找着他们的身影。我从口袋拿起手机,拨通凛的手机。“凛,我姐他们在哪里?”
“在登机处门口前,他们等着你。”
凛的话,让我提心吊胆的心情松懈下来,便立刻往登记处门口前跑去。

果真,他们的身影映入眼帘。火焰燚搂着赵陌颖的肩膀,蕾姗面带笑容地和趙雄并肩站在一起,看见自己的女儿露出淡淡的笑容。“星尔啊,你身子都还没康复,你怎么可以跑出来呢?”蕾姗有些担心的说道。我看着蕾姗,神情中充满依依不舍。“妈,你们怎么不要呆在日本呢?”赵陌颖的嘴角微微上翘,挂着甜美的笑容:“我们想出国散散心嘛~妈妈和爸爸为了公司的事情已经好久没一家人一起出国休息了,妈说既然公司已经还给你了,妈妈和爸爸也老了,需要静养。所以就选择呆在国外了。”

“那你们一定要经常回来看看我啊!”语气带着微微的请求,对着他们说道。他们都点下头,回应着。我走到了妈妈面前,向妈妈投入了离别的怀抱。“妈,保重。”蕾姗脸上的笑容依旧挂着。我走到了燚和颖的面前,脸上挂起了漂亮的弧度:“恭喜你们,我会等你们的喜帖的”

俩人听到了我所说的话,脸上瞬间变红了起来。火焰燚似乎想到了些什么,露出诡异的笑容:“那么,你和寒敏浩的喜帖又几时送来呢?”原本想继续调侃他们,一听到了这句话,调侃的话语吞了回去,就像被雷打到一样发起了愣。“先管好你自己吧!”我不冷不热地对着燚说。

“好了,时间快到了。我们进去吧!郁,希望你能够把握幸福,浩哥哥真的很爱你,你要好好地珍惜他。”赵陌颖对着我说道。我微微笑,点了点头。自己还有机会再和他在一起吗?心中不时闪起了这个疑问。

他们拿起了‘BOARDING PASS’←(华文我不会写啊~~)走进登机口里,便准备搭上前往美国的航空了。

我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欣慰地笑了起来。我转过头,凛的身影便出现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中。“我们回去吧!”我点了点头,两个人影走着,送走了朋友,离开了机场。

8.愈合

几个礼拜之后,医生帮着我检查了伤口,写着病情的报告。“夜小姐,您可以出院了,您的伤势已经完全愈合了。”

这句话是我住院中最想听到的一句话,感到非常开心激烈。终于自由了、不用一直呆在这个充满浓烈药水味,四处白色单调的医院了。凛和雅便负责帮我收拾包袱,我到浴室梳洗换了件休闲服装。

“郁终于盼望到这一天的到来了!”雅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凛点了点头,脑海中闪过一个主意。“我们去名牌街扫货吧!当做庆祝郁早日康复。”
‘名牌’两个字更是引起了雅的注意,眼睛都闪着两个亮晶晶的光芒呢!“好啊!我要买Anna Sui的香水、O.P.I的指甲油、ARMANI EXCHANGE的休闲装、BURBERRY的新潮冬装...”一连串的名牌从雅的口中说起,不得让我和凛冒了几滴冷汗,思绪中在幻想着那个信用卡里的钱一分一分地被花掉,想想都觉得可怕!

“郁啊!你要买双CHANEL新潮的巧克力色的长靴了!三年前和现在都老是穿一样的鞋,不会闲的吗?”雅指了指我脚上穿着的黑色CHANEL的短靴,非常起劲的说。凛便狠狠地敲了敲门雅的头:“难怪最近熙总是说没钱用、没钱用,原来是你帮他花的啊!郁可是帮忙省钱啊,哪像你,买了不穿、拿来摆美!”雅摸了摸被敲着的头,吃痛的‘嗷’了一声。“原来凛你也有暴力的一面啊!小心我告诉斌去!”凛听了更是有些气愤:“我说韩恩雅,熙说的没错啊~不打你一天,手就会立刻痒,果然没错!”说完便对着雅瘙痒,雅更是一脸滑稽地笑了出来。

我看着眼前的俩人,不只是狂留下冷汗,嘴角的弧度瞬间加深了。自己走了出去,帮自己办出院手续,丢下两人继续西里呱啦地玩闹。
“郁呢?”凛现在才发现郁已经不在病房里。
“我们出去找找他吧!”说完,两人便走了出去。

直到在楼下柜台,才看到了郁的身影。
“郁,你怎么丢下我们跑下楼帮自己办手续了?”雅跑向我的面前,疑惑又微带愤怒的口气说道。我只是勾起了一个玩世不恭的弧度,那双独特的紫眸直视着眼前的女生。“你们玩得那么起劲,我都很难插入你们的空间,所以就自己来了。”
“好了,我们走吧!”说完,三个漂亮的人影走出了医院。

一场漂亮的友情更是能够形容在他们三人身上。

9.依旧是也是千金

我、凛和雅走在马路上,不停地聊着一些生活杂碎,不时还流露出淑女般的笑声。

“郁啊!你都住哪里啊?”凛忽然想起了这个问题。“靠近星夜宫的一间别墅。”我回答。雅的面孔忽然变得一脸惊讶:“不会吧?”紫眸充满好奇地直视着眼前充满惊讶表情的雅。“以你的个性,一定会跑去星夜宫处理一堆事情!不忙死自己才怪!你还是搬来我家吧!”雅对着我,罗里吧嗦了几句话。

‘咦~’这时,一辆劳斯莱斯贵宾车停泊在路旁,三人不禁好奇地看着那辆豪华轿车。这时,走出来一对夫妇,不得让我一惊,也不懂要如何面对他们才好,勉强地打了声招呼:“夜董事,夜夫人。”

夜冥和千巧儿都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看着眼前的女孩,语气中带着慈祥的关心:“伤好了吗?”我点了点头,看着他们,心中流露出的愧疚不时弥漫着。“出院了,咱们回家吧!”淡淡的女声在我耳边流淌,她的一句话却让我一惊。“可是我们革除了关系,不是吗?”是啊!合约都还签了下名了。夜冥的唇边翘起了更高的弧度:“打从我们收养你的那一天,我们就注定你永远是我们的女儿了。即使解除关系了,夜家门还是为你而打开的。”
“是啊!无论如何,你在我们的心里都依旧是夜家人。郁儿,回家好吗?”千巧儿拉起了我的手,一脸的恳求。

我听了千巧儿说的话,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可是,我现在要和凛她们走街呢!待会儿我就回家!”千巧儿听了这句话,更是兴奋地激动了起来。“好好,你们去玩玩吧!你的行李我们帮你拿回家咯!”我便‘嗯’了一声,脸上的笑容可是浮现的越来越多了。夜冥和千巧儿将我的行李放进了车厢里,车子便扬长而去。

凛和雅牵起了我的手,互视一眼,大喊:“逛街咯!”说完,便往名牌城的路走去,准备抱一堆战利品回来。

10.薰衣草再次绽放

法国,普罗旺斯。

“喂!韩恩雅,你让我大跑远从日本飞来法国找你是什么意思啊?你的人影怎么还不出现?”冷冷的口吻对着电话里头的人破口大骂。有没有荒谬一点?叫我跑来法国找她,结果一个人影都没有,耍我是吗?

看着眼前一大片的薰衣草,又想起了跟爸爸的约定,露出了微笑。“爸,我终于来到了,这里的薰衣草比日本的美很多,好漂亮!”我仰首,看着天空,对着在天堂的父亲说道。这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我转过头,想狠狠地骂雅一顿。

“喂,雅你...”可是一转过头,那个高头大马的人影映入眼帘。他面带笑容、清澈的蓝眸却没有如冰山一样发出的冰冷气息,而是变得深邃,深情...我别过头,怎么会没想到他会出现。
“你怎么会出现?”口吻恢复起冷淡,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他勾起了邪魅的笑容,语气中变得暖暖,也没了以往的冰冷:“雅没告诉你我会出现吧?也对,如果她告诉你了,你绝对不会来的。”
我保持沉默,对于眼前的男生,想起以前的那场感情,不得拥有了恐惧。
“你还想这样对我冷冷淡淡的吗?”寒敏浩向我走近,近的连他的心跳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这个时候,还是继续保持沉默会更好吧?

“你所有的事情,凛和燚都已经告诉我了。当我知道的时候,你知道吗?我有多心疼,听他说你为了敏希而和我分手、为了凛和雅的安全,自己去面对你师父给你的任务,还差点死掉!听他们说你每天翻阅我们的照片、半夜思念家人的时候,我的心就像被悬挂的在十八层楼一样,然后重重地坠落在地上,疼得我快窒息。就只因为我还爱着你!”寒敏浩深情地直视着我,深情的把话语一个一个说出。

我恶狠狠地瞪着他,话语中有些放肆:“爱?那是什么?说的那么好听,最后呢?还不是伤得遍体鳞伤,体无完肤!我可不相信!我不相信那些口蜜腹剑的爱!”

“是吗?那你知道熏衣草的花语是什么吗?”寒敏浩蹲下,触摸着这些盛开的薰衣草,问着眼前的女孩。我摇了摇头。“那是等待爱情。”一字一字地从寒敏浩的齿缝间吐出,一字一字却充满了对她的爱意与感情。“我会证明给你看,爱情并不是带给人伤害,这些伤害只是上天赐予的考验,如果我们能够通过这些考验,我们就一定能幸福!”

心里却不断浮现出‘和他在一起’的选择,可是我又好害怕我又会被爱情伤得很疼、疼得快要窒息的感觉,自己真的是恐惧了,不知该怎么办。“浩,可是我害怕我会爱情伤得体无完肤,很痛疼。毕竟,之前的那场爱情真的让我感到恐惧了,让我对爱情有了戒备。”

寒敏浩听了郁说的话,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给我个机会,让我证明给你看好吗?”

我看了看眼前的男生,更是不忍心想再伤害他,点了点头。寒敏浩听了更是开心的把我搂在怀里,一起欣赏着眼前的薰衣草。“既然你爸爸不能陪你完成承诺,那我代替你爸爸来帮你完成。好吗?”我点了点头,欣慰地笑了起来。

“那个‘薰衣草之约’你带了吗?”寒敏浩问道。
“不是被你扔进湖里了吗?”我吹嘘着。
“是啊,可是不懂是谁跳进湖里把它试了起来了呢!”寒敏浩面带着邪肆的笑容直视着我。

我从口袋里,拿起了一个精致的紫色盒子,打开了起来。那个紫宝石因阳光的衬托下,照耀的闪闪发光。“我帮你带上。”说完,浩拿起了‘薰衣草之约’戴在我的颈项上,紫宝石就如同我的紫眸一样,微微散发出光芒。

“你戴上了这个,就永远不能摘下,因为你永远是我寒敏浩的女人。”

他的话似乎有种魔力,可以让我永远记着他说的话,嘴角更是扯得愈来愈高,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爸爸,或许我真的找到了幸福吧!

真的希望这么美好的一天,能够继续下去,毫无挫折。

紫色的薰衣草海,两个人,那‘薰衣草之约’的紫宝石,闪闪发光,见证了他们的爱情。

——————————————————————————————此书已完结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