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特务:潇湘卧游图
Tuesday, November 19, 2013 | 7:08 PM | 0Comment



午夜12:15a.m. 美国,华盛顿。

一个身穿黑衣的人影,轻飘飘的身影在各个大楼上跳跃,直到一个建筑物时,他轻轻打开窗口,跳了进去。

办公室里,灯光渺小,几乎看不见任何的东西与人。
“Have you finish your mission?”这时传来一阵流利英语的男声,入耳也知道大概是个中年男子。
“Yes,you may take a look.”黑衣人将身后背着的东西拿着递给眼前的男人。男人将东西打开,一张复古、富有中国文化、历史性的画映入眼帘,男人的嘴角不时勾起了很深的弧度。

image


早上7.00a.m.日本,东京.

佐藤宅屋,

‘根据消息显示,我国十大宝物之一的潇湘卧游图莫名的失踪,护卫的红外线也没有在启动当中....’SONY 液晶电视播放着新闻。邪星尔坐在皮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盯视着电视荧幕。佐藤雨夜从楼上走了下来,看着女生坐在客厅前,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星尔,你在看什么?”
邪星尔举起兰花指,指向电视荧幕不断地播放着‘潇湘卧游图失踪案件’。佐藤雨夜顺着她的手指看向电视荧幕,流露出惊讶的表情。“我们有任务了。”邪星尔面无表情,凛冽的口吻中带着不少严肃。月音梦和上官爵冥一起从楼上走了下来,看着俩人那冰冷又凌厉的面容然后再将目光放在电视机荧幕上的消息,也明白了眼前俩人那严厉的表情。

“我去搜索一些资料,我去警察部门一趟。”月音梦对着眼前的人说道。他们点了点头,上官爵冥便陪同月音梦离开佐藤宅屋。

‘根据消息显示,法国著名的佛罗伦萨钻石在近期内莫名的消失,在各式各样的调查之下,仍然下落不明。’

俩人盯视着电视荧幕,心中浮现了一个疑点。“我想我国的潇湘图会不见和法国的佛罗伦萨钻石应该是同一人干的。”佐藤雨夜将手放在下巴下,做一个思考的姿势。
“据说最近有一个美国男子拥有不少各国的古物,而且那名男子居然统统把它卖掉,赚了不少笔钱。”邪星尔想起了在近期内看的时事报刊都有登上那名男子的消息。佐藤雨夜听了,脑海中闪过一个主意:“我们去美国一趟,你觉得意下如何?”邪星尔摇了摇头。“先等梦和冥回来。”

image


月音梦和上官爵冥从警察部门回来,手上拿着了一片光碟。“这是一台只有设计师知道存在的针孔闭路电视,里头有东西被窃走的影片。”上官爵冥拿了一台苹果笔记本MACBOOK PRO,将光碟放进去,他们便将视频打开。视频里头出现了那个场地,场地里除了放在玻璃箱的‘潇湘卧游图’,剩下的全是红外线防护。如果说不是有备而来的话,那么要偷窃应该会容易发现。这时,一个黑衣人绑着绳子从屋顶爬下来,以熟不生巧的身手躲过红外线防护,用了一个利器将玻璃箱打破,便把‘潇湘卧游图’给拿走了。

“为什么这个人可以那么容易的拿走东西,我想这人应该是有过很多这样神偷的经验了。”朽木齐娅看着笔记本荧幕,感到有些疑惑,眉头微微挑起。“你们对于这件事情还有什么看法吗?”水瞬风问着在场各个皱着眉头的人。“先调查然后再决定!”
说完,每个便回到房间里继续开始调查寻索资料。

image

中午,

“我们去吃饭吧!”水瞬风忍受不了肚子打鼓的声音,看着TAG HEUR的名表时针指着的方向,向在场的人提议着。他们便点了点头,到车厢取了一辆ROLLS-ROYCE,便往一家餐厅开去。

西餐厅,

他们便开始吃着东西,刀叉握的方式,动作都是那么柔雅绅士。毕竟他们可是亚洲前六名大公司的少爷千金,气质和礼仪当然是必有的。“对了,那名男子将会来日本办一场古物拍卖会。”每个人听了佐藤雨夜说的话,不得一惊。“拍卖?”只有邪星尔一人嘴角勾起邪魅的弧度。“我想看看那古物会是什么呢。”每个人看着邪星尔的笑容,不禁毛骨悚然,那是不好的预兆啊!“明天就是了。”上官爵冥手拿着一台IPAD MINI,荧幕显示着节目的消息。“那我们拭目以待。”说完,他们六人便继续吃着东西。“对了,我派了几名杀手作为间谍去美国,那一幅画的确在那里,他们的确是要在明日的拍卖会以高价卖出。碍于明天的拍卖会所以才没拿回来。”水瞬风看着手腕上的‘iWatch’显示消息,向在吃着午餐的朋友禀报。“很好,那么明天我们拭目以待。”佐藤雨夜将一口牛扒放入嘴里,有些咬字不清。


image



明日晚上,日本东京

他们身穿礼服西装出席这场隆重的拍卖会。名义上是出席,其实是来看看‘潇湘卧游图’的蛛丝马迹。邪星尔身穿CHANEL黑色连衣裙,鼻梁上一副PRADA的太阳眼睛,紫色的直发直腰,紫色的眼眸依然发射出凛冽冰冷的眼神,手上戴着HERMES的手镯,PRADA的低跟鞋敲击着地板发出‘叩叩’的声音。佐藤雨夜一身ARMANI的西装,亚麻色的碎发、额前的刘海盖着了他的左眼,蓝眸发出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情,浑身只有冰冷的气息弥漫。一身鹅绒POLO HAUS的礼服衬出月音梦白晳的肌肤,白色的CHANEL水晶高跟鞋更是展现她那双长细的双腿。棕色卷发、棕色的眼眸微微成了月牙儿,粉嫩的薄唇展开一个微微的弧度,典型的温柔女孩。一身LOUIS VUITTON的西装将上官爵冥展现出强壮的身材,黝黑的短发稍微有些凌乱。拥有一头玫瑰色的直发并肩,额前平直的刘海显得她原有的活泼可爱,黝黑却明亮的大眼睛像个芭比娃娃一样,GUCCI的连身裙、GUCCI的高跟鞋更是完美的搭配。一身BURBERRY的花俏西装将水瞬风衬出一些玩世不恭,酒红色的碎发更是属于他的象征,眯起眼睛,露出一个令人犯花痴的笑容。

“我们分头行动!”身为队长的佐藤雨夜一个命令,让六人开始执行任务,分开行走。

邪星尔慢慢地走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看见了一扇门。邪星尔将门把打开,但是们却牢牢地被锁紧,她抬起了右手,在HERMES手镯上安了个小小的扭,出现一道红外线光芒,将门缝中间的锁给烧坏,门便打开,邪星尔便走了进去。原来,她在离开家里之前,先为手镯安置了毛孔般小的仪器了。

佐藤雨夜四处环视,正想寻找位置的所在,巡逻的警卫看见佐藤雨夜,不得怀疑。“小子,你在这里做什么?”佐藤雨夜冷笑:“没什么。”佐藤雨夜将紧握的左手往警卫一撒去,警卫便晕倒了。没错,他的左手放上了一些药粉,闻到的人会立刻昏倒。

月音梦将门一打开,一堆的宝物摆在橱上。她小心翼翼地慢慢查看,一样又一样地映入眼帘。直到她看见一个圆筒,她好奇地打开,一幅充满中国历史文化的画映入眼帘,正是那一幅‘潇湘卧游图’!月音梦将画收好,便立刻按了手腕上的手镯,大大的表面上出现了充满电脑系统的页面。“我找到了那幅画!”月音梦点击通话讯息,对着手腕说道。“梦,小心一些。我听到好像有人要到你那儿拿宝物了。”手镯传来了上官爵冥有些焦急的声音。月音梦便立刻挂线,想要走了出去。

但是,门前却出现了几个身影。月音梦从裙子里的裤袋拿出了一把枪,隐藏在身后。“你拿那幅画干什么?”几个穿西装戴墨镜的人影面无表情地问道。“不干你事。”说完,‘嘭嘭’两声,那几个人影便立刻身亡。,月音梦便赶快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上官爵冥便通了其他四人的窃听机,提醒着。“赶快去帮忙梦,梦拿到了图画,但是她会很危险!”其他六人便回应:“是。”他们五人便立刻打开GPS搜索月音梦所在的地方。

月音梦抱着那幅画,跑着跑着...突然又多了几名人影。月音梦的额前流了不少的汗珠,有些紧张的看着环绕自己的人。那些环绕她的人拿起枪准备往月音梦射去,月音梦敏捷的身手便立刻闪去了那一枪。月音梦抬起了脚,CHANEL高跟鞋的跟部微微打开小洞,银针不停地将环绕自己的人射死。有一人想偷袭月音梦,但是月音梦立刻把那只手给弄断,还发出了骨头碎掉的声音。这时,有人开枪想射死月音梦时,一个人影抱着月音梦闪开了那一枪。

“你没事吧?”上官爵冥看着怀里的女孩,汗珠划过脸庞,一脸的着急。月音梦微笑,摇摇头。而那幅画,月音梦紧紧地抱着,不让它有一丝丝的伤害。他们全部到齐了之后,便把这里所有的人给打败。

image


另一边,

“各位先生女士们晚上好,今晚我们邀请到了美国著名古董收藏家来为今晚举办一个古董拍卖会,我们请拭目以待。”主持人缓缓地致词,台下的人便给予了响亮的掌声。那名美国男子的唇角勾起冷冽的笑容,带着一张玩世不恭的面貌。“Boss,it's a bad deed.The antique paint had robbed.They gonna to leave now!”一个身穿黑衣的人一脸的着急,不得让那名美国男子的笑容立刻收缩。“I think they will call police to arrest us,what we should do now is leave here immediately!”那名男子一说完便立刻逃离了这个地方。没错,偷国家宝物是一件很重的罪名,会受到严酷的刑法。

这时,酒店的灯光便立刻熄灭,不时还有发出了枪声,不得让客人赶紧离开这里。上官爵冥帮忙保管了那幅画,身后还有不少的人追逐着。身后的人影对着他们发射了子弹,他们便立刻闪开。朽木齐娅从她的头上拿下了她的EVITA PERONI的发饰,那发饰立刻变成一个小刀,往身后的人影射去。由于这个小刀有弹射型,所以一次性地把不少人给杀害了,小刀便立刻回到了朽木齐娅的手上。

擅长射箭的水瞬风,无论任何暗器,他都能射得快、狠、准,一次地把敌人给立刻毙命。“我们必须快点,那人要逃跑了!”听了佐藤雨夜的话,他们便以光的速度冲出外面。邪星尔再次按了手镯的按钮,发了所在的地区地址给警察部门,让警察助他们一臂之力。

他们跑到了大厅,六人互相寻找那人的身影。一个庞大的男人映入眼帘,他正冲冲忙忙地逃离。“他在那!”月音梦拿起了手枪,子弹脱颖而出击在他的小腿,让他吃痛地蹲下来了。那名美国男子也从腰包里拿起了一把枪,赶紧发射子弹,他们也很快地闪躲过了。“Charles,please help me!”那名美国男子向一个黑衣人求救,那名黑衣人便立刻上前和他们拼过。那名黑衣人的身手也非常不错,六人给予的一击,他可以很轻松地躲过。这时,朽木齐娅的一个不注意,那名美国男人右手扣住了朽木齐娅的颈上,枪口对准了她的太阳穴。“If who hurt me,I will let her gonna die!”那名美国男子威胁着他们,不得让他们开始担心。

“你们不要管我!我死了没关系的!”朽木齐娅大喊,她为了任务放弃生命,她也甘愿。“不行!你死了,我们要怎么办?”水瞬风一脸的着急,看着朽木齐娅,额前流下了不少的汗珠,眼眶有些湿哒哒。“她不一定会死。”沉默寡言的邪星尔说出了一句话,让每个人充满疑惑看着她。她擦了个响指,所有的警察便立刻走了进来,各个举起了枪指向那名美国男子。

那名美国男子看了环绕自己的警察,更是慌张,扣着朽木齐娅的手更是扣得更加紧了,不得让朽木齐娅有些难以喘气。“If who shot me,I let her die surely!”这时,邪星尔露出了微笑,走到他的面前。“Sir,I think the bullet inside the gun had finished,right?”那名男子一脸疑惑,唇角挂起了嘲讽的弧度。“Don't joking me,miss.”邪星尔将他手上拿的枪夺过,对着地上扣下扳机,但却没任何的子弹脱落而出。

“WTF!Who change the gun?!!”那名男子更是慌张得暴跳如雷,气得整张脸都红透了。那个黑衣人——Charles将面具拿开,让美国男子感到惊吓。没错,这个Charles是他们六人派来的间谍,真正的Charles早早就被他们派来的间谍杀死了。“It's me,boss.”那名美国男子更是一脸绝望地跌坐下来,他也拿起了匕首,想要把这里的人杀害。“I can't choose my fate,but I can choose my date of death!I want you all die with me!”那名美国男子像是发了疯一样乱挥着手上的匕首,想要插入他们的身上时,警察便立刻对他开了枪,那名美国男子的胸口像是盛开了妖艳的蔷薇,鲜红的血不断滑落,便倒下死了。

警察便向他们我了握手。“谢谢你们的相助。”上官爵冥将‘潇湘卧游图’递给了警察,微微笑:“保护我国的宝物是应该的。”他们将那里的场地布置了一下,然后再把‘潇湘卧游图’放回博物馆。

MISSION COMPLETED.

博物馆,
因为害怕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那名Charles的男生变成了博物馆的看管人,总是时时刻刻地盯视着那些日本十大宝物。当然,压力也不是一般的小。

那天之后,六人回到了家,懒懒散散地躺在沙发上轻松的呼出了一口气。“任务完成了,呼”他们欢呼了一声。他们希望这样的平静生活,能够继续下去,永远永远...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