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特务:白色咖啡
Friday, October 10, 2014 | 8:51 AM | 0Comment



特务:白色咖啡

日本,东京。

十番街的某个高楼大厦里头,

某一个女生身穿着鲜艳夺目的红色V领性感ELLE连衣裙,双脚被黑色丝袜包起流露出她纤细的长腿,红色的COACH名牌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叩叩叩”的声音。

她端着一杯卡布奇诺,走到了某间办公室,她不闻不问地推开了办公室的门,直接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头只有一个男人埋头苦干地签着文件,视线从来没离开过电脑荧幕。女生朝他的位置走去,将手上的卡布奇诺放在他的办公桌上,轻声细语的口吻朝男人说:“工作得累不累啊?如果累的话,先休息一会儿吧!别让自己负担太重。”

男人听着女生那充满关心的语气,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好。”男人的视线终于离开了电脑荧幕,背靠了靠董事椅,双目闭合。

女生看了眼男人,语气中再添了不少的温柔与爱心:“我泡了你喜欢的卡布奇诺,拿来喝吧。”男人听了,眼睛缓缓地睁开,单手拿起了咖啡杯,将里头的咖啡慢慢进入嘴里,苦涩但浓烈的咖啡香味在喉咙里头蔓延开来。

“你泡的咖啡还真好喝。”男人抿了抿唇,将咖啡杯放在桌上,舌尖舔舔唇上的泡沫。女生的脸上忽然勾起一道邪魅的弧度,说出令人不明白的话语:“是吗?恐怕你再也喝不到了。”

男人才将咖啡滑入喉里,一阵痛楚从身体里蔓延开来,像是五脏六腑被炸开来一样,嘴角忽然吐出了白沫,白沫随着嘴角流露了出来,滴在了咖啡杯里,深褐色的咖啡也被白沫覆盖,变成了白色。

女生斜视了一眼已死去的男人,她缓缓的脚步走向男人所在的位置,椅子的旁边有着几排抽屉,抽屉旁有着一个密码锁。女人伸起了食指,快速地按着密码,一下子就把抽屉给拉开,拿走了一分重要文件就快速离开了高楼大厦。

隔天,

佐藤宅,
“今天的新闻报告显示,实力雄厚的井上公司在昨日发生了一件死亡案件,而这死亡的对象是井上公司的董事长—井上袁照。警察搜查部队已从中发现一杯被白沫覆盖的咖啡杯,警方怀疑死者应该是喝了被下毒的咖啡而身亡。”SONY五十六寸的平面电视机整播出新闻,六个人坐在红色皮质的沙发上,眼睛一直盯着电视机荧幕。

“铃…铃…”摆放在沙发旁一个褐色的高凳桌上的电话不停地响起,一个纤细的手接过了电话,放在耳边:“喂,我月音梦。”淡淡的声音朝电话里头的人说道,这时,电话里头传来了一阵焦急的声音传入月音梦的耳里:“我们这里是东京警察部署,我们想让你们幻影CIB帮我们搜查一件case。”月音梦听了电话里头那低沉的男士声音,淡淡地回应:“新闻报导白色咖啡的案件吗?”这时电话里头也回应了个“是”的话语。“我们知道了。”月音梦说完,便将通话给挂断了。

坐在沙发的其他五人(佐藤雨夜、邪星尔、朽木齐娅、上官爵冥和水瞬风)看着刚挂线的月音梦,眼神流出了充满疑惑的神情。月音梦被这么多的眼神注视,叹了一声气,才轻启朱唇:“准备一下,去井上公司查案件。”短短的一句话,他们听了便立刻收拾该带去的装备。

井上公司,
“咯嘰”一辆银色六人车的Rolls-Royce停泊在公司面前。六人从车厢里头走了出来,看了下那高楼的井上公司,便走了进去。

他们走进了井上董事长的办公室里头,他们六人都带上了手套,开始搜查线索。办公室的结构是一进门就会看见一张长宽的办公桌,和一张背对着自己的董事长椅子。办公室的左右墙壁都是书橱,放满了不少的文件夹。然后,办公桌上有着一台电脑,几个还没批下的文件,还有一杯白色咖啡。

“一般来说可以分为肠胃上呕型和神经痉挛型,肠胃上呕:是因为肠胃痉挛或胃酸过多引起,神经痉挛:是因为神经性抽搐比如;癫痫,中毒,等,使神经无法控制上呼吸肌和肠胃肌,导致无意识上部气食两系统痉挛,从而会口吐白沫和胃液呕吐,不过具体病还会有其他原因,比如:痴傻导致无法控制脸部肌肉,神经问题导致的口水分泌过盛等,都会导致口吐白沫的。”月音梦在社会中是一名医生,她大概诉说着白沫产生的原因。

“那么就是有人下毒要让董事长死了咯?”朽木齐亚一边搜索着,一边问道,月音梦点了点头。“对了,雨夜。你觉不觉得我们其中一个去看看一下监视室?看一看有没有什么线索?”上官爵冥忽然想起了什么,朝佐藤雨夜说道。佐藤雨夜点了点头。“你和梦去。”月音梦和上官爵冥两人点点头,便立刻离开了办公室去监视室探索消息。

监视室,

上官爵冥是一个电脑科技专家,擅长科技,无论是什么科技产品,他都能够在短时间内了解系统便立刻更改系统。上官爵冥快速地将监视器转移到案件发生的日期和时间,开始搜索。这时,荧幕上出现了几个公司的场景。有着不少的员工正在努力工作,保安正树立在门口,看管着公司。这时,一个身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生走进了公司里头。每个人看着她,都尊敬朝她鞠躬请安。看样子,她的身份应该很不凡。她搭了电梯,然后便走到了董事长办公室前,走了进去。他们还来不及看完整个视频,忽然受到了什么打击,意识变得模糊,昏迷了过去。

另一边,

邪星尔、佐藤雨夜、水瞬风和朽木齐娅已经探索到了几个可疑的线索。他们通过紫外线手电筒照射到有不少的高跟鞋印,虽然不能够确定凶手一定是个女的。可是,这也能够确定这个办公室除了董事长有出入之外,还有其他人进来。他们也发现到有着一个抽屉旁的密码锁,他们将铺盖在密码盘的一层透明纸拿起来,根据指纹最深的数字,然后通过一些警察线人,卧底课程中学来的破解密码方式把锁头打开。可是里头的文件全部都是跟案件发生没有很大的联系。但是,有一份文件上竟然不是井上袁照批下的,是一个看起来比较娟秀的女性签名。

他们联想,既然有了高跟鞋印就代表这个办公室里头曾出现过女生,然后再看见有一份商业文件是女性签下的。那么,有可能这个女性会被列为嫌疑犯。因为办公室里头的地板上只有两个不同花纹的鞋印。然后,再加上女性能够代表董事长签下文件。肯定代表这个女性跟董事长有着很好的关系,很长时间的相处,所以杀死井上袁照的可能性就也是最高。

朽木齐娅也在电脑中翻查到几张和女生拍的照片,可是因为传闻中井上袁照是一个花花公子,换女人比换衣服的次数还多。所以,更加不确定那个女生最有可能会成为嫌疑犯。

几个小时后,

他们大概找到了几些线索后,才发现到上官爵冥和月音梦还没回来和他们集合。“他们怎么会那么久呢?有冥在,监视器的功能不会弄得那么久啊!”水瞬风疑惑地问道。邪星尔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便向其他人说:“我们快去监视室去找他们!”他们听了邪星尔说的话,便立刻跑到了监视室去找他们。

监视室,

他们发现到完全没有踪影,他们有发现到月音梦的手机被遗漏在地上。他们看了就知道,他们应该是被人拐走了。可是,井上公司 不是已经被封锁起来了吗?怎么还会有人可以把他们俩带走。难不成是凶手拐走他们的吗?水瞬风也是擅长电子科技系,所以他快速地翻查案件发生当天的监视视屏。结果,监视器却显示没有此档案。水瞬风再努力地翻查,可是监视器依然写着‘没有档案’的四个字。他们也认为当日的视频应该是被拿走了。“怎么办?当日的视频完全没有档案可以看!”邪星尔思考了一会儿,便立刻回应:“你翻查一下之前的视频,看一看能不能翻查到什么线索?”水瞬风听了,立刻翻查之前的档案。

他们看着视频的时候,也是发现到有一个性感的女生总是在公司出入,然后每次会走到董事长办公室。看了那么多的档案,他们已经确定那个女生是嫌疑犯了,因为整个档案中只有那个女生才有机会进入董事长的办公室。

“那冥和梦怎么办?”朽木齐娅微着急地问着。佐藤雨夜便立刻拿起手机,搜索着上官爵冥手机GPS卫星位置。不久,他么发现到他们的位置处在十四街的废墟仓库。他们二话不说,便立刻离开井上公司。

十四街废墟仓库。

一辆Rolls-Royce停泊在前面,佐藤雨夜事先发了个信息给警队,让他们能够准备把犯人抓到。然后,他们便进去了仓库里头。他们慢慢地走进去,拿起了一把枪防备。他们迈着缓缓的脚步,忽然看见了两个身影被绑了起来,吊在墙壁上。他们瞪大眼睛,看着他们昏迷的模样,不禁吓了一跳。“人到齐了吗?”这时,一个身穿着一件红色连衣裙的女生走了出来,波浪卷的褐色长发直腰,大大的双眸正眯起来,涂上M.A.C鲜红色的口红,一脸犀利的盯视着他们。

那张脸就和他们所嫌疑的犯人长相一模一样。“你应该知道我们找你的目的哦?”佐藤雨夜冷冷地回应着眼前的女生。女生拿着一个Pandrive,看着他们,面带奸笑的说:“你们要的应该是这个吧?我可以给你,可是要有个条件!”水瞬风便疑惑地问她:“什么条件?”女生冷笑,她拿起了一把鞭子,把上官爵冥和月音梦打醒。“啊!”他们因为痛楚而呻吟。佐藤雨夜他们看着他们被打得模样,不禁有些恐惧。“你们的同伴必须离开,我才把东西给你们。我想看一看警察会不会因为任务而舍弃朋友呢?”他们听了女生的话,立刻反驳:“我绝对不会让他们死的!”女生再是冷笑:“那你们要如何从我这里拿到证据呢?”水瞬风听了,说:“你别得意忘形!我们一定可以拿到证据的!”女生听了立刻发出大大的笑声:“哈哈哈...你们能吗?这个世界已经有太多事情不能够相信了!我已经不相信世间的任何一切了!哈哈哈哈...”

“你为什么要在井上袁照的咖啡下毒?你为什么要杀他?”不开口的邪星尔突然问起了眼前的女生。女生便立刻反应激烈的回应:“呵..我那么爱他!他居然在背后玩女人,他跟我说过他会改的!结果居然跟其他女生发生关系!这事激发了我的愤怒,想把背叛我的人从这世界上消失。所以,我才把他给杀了。然后,我便把锁在密码锁的井上公司的股份拿出来!全部转移到我的名下!只有这样才可以勉强弥补我心中的空洞!你们是不知道那种被人背叛的感觉的!”听了女生说的话,水瞬风便立刻反驳:“那你为何要把你自己的私人恩怨放在我朋友身上?要让他们跟你的情人陪葬,你这是什么意思?”女生听了水瞬风充满怒气的口吻,嘴角刮起了奸诈的弧度:“因为你们的出现,你们的调查案件妨碍我的生活,会妨碍我的身份地位,只好把你们斩草除根了。不然,你要和你们的朋友一起死也是行的。”

上官爵冥和月音梦清醒了过来,看见佐藤雨夜他们几人,立刻担心地喊道:“夜,你们快点跑!不要管我们了,你快点报警把犯人抓走!”梦也是担心的喊:“你们不要管我们了!这女的黑道身份很大,你们要当心啊!”女生听了上官爵冥和月音梦说的话,立刻拿起了枪,朝他们俩人开枪。“砰!砰!”上官爵冥和月音梦的腹部出现了红色的血迹,不停地流下。他们咬紧牙根,忍着被枪击中的痛楚,可是到最后他们都昏迷了过去。佐藤雨夜他们亲眼目睹自己的好友受伤,差不多要进入死神的手中,水瞬风看了忍不住拿起枪指着女生。女生看着枪口对准着自己,不禁笑了起来。忽然间,自己被上百人围绕起来,有些拿刀,拿棍,拿枪全部恶劣的眼神对准着他们。水瞬风原本要扣下扳机的食指,都收了起来。“不是要把我给杀了吗?怎么不开枪了?”女生一脸好笑地看着水瞬风,嘲笑他。

那些流氓们立刻拿起了武器往他们四人打过去,他们只能够硬着头皮跟他们对打了。全亚洲跆拳道冠军的朽木齐娅激发了怒气,只用力气就把不少的人打得趴地了。水瞬风也是和他们辛苦的对打着,他把一人的手摔起来,把那人拿起来往几个人丢去,那些立刻被重重的人压扁了。邪星尔一个跳跃,一个回旋踢把不少的敌人打伤了,然后再从口袋里拿了不少的银针往敌人射去。佐藤雨夜立刻给敌人一个过肩摔,然后把要偷袭自己的敌人一拳击在腹部上,敌人便立刻痛苦地在地上翻滚。

忽然间,他们听到了警察车的声音,那些流氓立刻离开仓库,女生生气地看着他们,拿起了一颗定时炸弹放在仓库。“你们居然报警,那别怪我无情。”说完,他便立刻离开了仓库。然后定时炸弹只剩下五秒的时间开始爆炸,他们便立刻把吊在墙上的上官爵冥和月音梦救下来,佐藤雨夜和水瞬风带着上官爵冥;邪星尔和朽木齐娅则带着昏迷的月音梦,正迅速地离开仓库。结果,定时炸弹准准到了时间,整个仓库便炸开了而他们则被不小心炸伤了一些,然后六人便倒在了仓库外。佐藤雨夜和邪星尔两人还有一些意识,其他四人已经昏迷不醒了。佐藤雨夜和邪星尔两人便站了起来,立刻往女生所跑的方向去追。

警队目睹了其他四人昏迷的身子,立刻派人把他们送到了医院去。佐藤雨夜和邪星尔虽然身体有被烧伤了,可是她们依然不顾身子去追犯人。女生看着身后要追上自己了,便立刻加快速度,看到了自己的车子,女生便立刻把自己的车门打开,发动车子要立刻离开。结果才发现车子完全发动不到,然后佐藤雨夜和邪星尔两人终于抓到了女生,警队们便立刻跑过来把女生的双手用手铐铐起来。“不好意思,小姐。你的车子我们警方已经擅自把电池拿掉,为了能够把你逮捕。”

女生看见自己已经被警方逮捕了,只好跟着警方的指示,跟着回警局。而佐藤雨夜和邪星尔太过于疲累,再加上身体有伤,也是被警方送去了医院。

医院,

邪星尔,佐藤雨夜两人躺在病床上,他们俩同时睁开了双眼。他们才发现自己在医院,然后佐藤雨夜的手机响起。佐藤雨夜便拿起接听。“你好,佐藤先生。谢谢你们的协助让我们一日就抓到了真凶。根据犯人身上拥有的证据可以证明他是杀死井上袁照的凶手,而且在审问她的时候,她也是配合警方把口供提供了给我们。真是非常谢谢你们的合作,也是非常抱歉令你的团队们受伤。”电话里头传来警队部署署长的声音,佐藤雨夜听了便很有礼貌地回应:“不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说完,佐藤雨夜便把手机挂断,把电话放在一边。“夜,梦他们呢?”邪星尔微着急地问道。佐藤雨夜摇摇头以示不懂,然后便问了问帮他换点滴的护士:“请问月音梦,上官爵冥,水瞬风和朽木齐娅这四个病患者在哪里?”护士便很有服务性地回应着佐藤雨夜:“水瞬风和朽木齐娅在隔两边的病床,而上官爵冥和月音梦的病情不稳定,正在加护病房观察。

佐藤雨夜和邪星尔两人互视一眼,立刻下床去寻找朽木齐娅和水瞬风的身影,他们跑到隔两边的病床,果然看见了他们闭着双眼躺在床上。他们和自己一样,双手手脚都被纱布因为烧伤而包了起来。

他们看了朽木齐娅和水瞬风之后,确定已经是安全了之后。然后便跑到了加护病房看着月音梦和上官爵冥他们俩带着氧气管,一脸苍白躺在病床上。他们俩不禁担心了起来,“他们病得好重啊,多么希望自己是躺在加护病房里面的那个。”邪星尔有些愧疚的说道,而佐藤雨夜把邪星尔拥入怀里,安慰着她:“不会的,他们不会有事的。你相信我,他们绝对会康复的。”邪星尔听了佐藤雨夜说的话,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这时,医治他们俩的主治医生从有他们在的加护病房里头出来,他们俩立刻紧张地问着主治医生:“医生,他们俩没事吧?病情如何?”医生看着紧张的两人,不慌的回应:“他们被送来的时候,我以为已经是不可能救得活他们,结果我发现到他们虽然失血很多,可是他们仍然有呼吸。所以,我就把血库里头的血全部都注入进去他们的身子里头。不过在这之前,我们是已经把打进体内的子弹取了出来,以免注入血时收到细菌感染。他们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不过仍然还是在加护病房要观察一阵子。你们必须等几天才过来看看他们。”说完,医生便离开了。而他们呼了一口气,放在心上的大石头终于放下来了。

几个星期后,

他们六人排队办好出院手续,然后便离开了医院。
“唉~住医院的感觉真是令人不爽。”朽木齐娅生气的说道,时不时还瞪了一眼身后的医院。
“为了庆祝我们出院,我们去唱K!”水瞬风似乎想起了什么主意,便说道。
“好啊好啊!我们走吧!”月音梦回应。
全部人都点了点头,全部带着欢乐的心情去唱K了。六个身影在灿烂的阳光照耀下,形成了一道漂亮的弧度。

一件艰难的任务closed file了!

完...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