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BLOOD STAGE 02
Saturday, December 6, 2014 | 7:52 AM | 0Comment

1.死者①

溪阴高中,

慕辰拉着慕岚的手走进去了校园,他一脸担心地头发被修剪成短发的慕岚。

“岚,你这个发型真的喜欢吗?”慕岚摸了摸自己的发丝,看着慕辰露出了一张迷人的笑容。

她点了点头,以示喜欢。

慕辰抓紧了牵着慕岚的手,看着她坚定地说:“哥哥找到了那些欺负你的人,哥哥一定会把他们揍死。”

听着慕辰说的话,他反应激烈地摇了摇头。他不要哥哥做出那么冲动的事,这样哥哥会有罪在身,不好啊。

这个时候,佐藤英烈急忙地朝他们跑了过来,站在了他们的面前捂着心跳不停地喘气。

“怎么了?”慕辰看着佐藤英烈那么急忙朝自己跑了过来,疑惑地问道。

佐藤英烈脸色沉重地看着了慕辰,缓缓地说:“那个,我找到了欺负慕岚的人。原本我们要申请让她们接受惩罚,结果我们才要去找老师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她们的人有一个竟然…在花园…以非常恐怖的形态死去…”

慕辰立刻瞪大了眼睛,然后结巴地朝她问了问:“怎么个死法啊?”佐藤英烈想象刚刚在花园看到的一幕,不禁捂着了嘴巴,整个喉咙传来了那噁心的味道,好想吐泻…

“你没事吧?”慕辰上前拍了拍佐藤英烈的背,担心地问道。佐藤英烈舒缓了自己的喉咙,露出了微笑摇了摇头:“没事,我们去花园吧。只不过,画面很恶心。”慕辰和慕岚互视一眼,立刻跟着了佐藤英烈朝花园的所在处跑了过去。

花园,

当他们三人走到了花园时,一阵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不禁令他们立刻掩盖了鼻子不将血腥味吸入。他们三人缓缓地朝花园里走了进去,他们随着了血腥味的来源处走了过去。

他们转了个弯,正好要走入草场的时候,正好那一个恶心血腥的画面映入眼帘。慕岚看着了眼前的画面,立刻双手捂着了嘴巴,有些胆怯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而慕辰则是变得一脸沉重,没有想到眼前戏剧化的画面居然真实地发生在自己的面前。

只见一个女孩的身子倒在了血泊中,双脚和上本身几乎是没事但是却倒在了血泊中所以身体都被鲜血浸湿了。

随着上头而看去,只见女生的头已经被化成了肉浆,脑浆和鲜血的缠绕下让三人看了不禁有要反胃的举动。而那女孩的头很明显的,就是用了什么利器将整粒头粉碎,流了不少的鲜血而脑浆还有存在头脑里头的白质,下丘脑等等结构都立刻成碎了,画面面极度恶心。

慕岚看着了那死去的女生,的确是曾欺负过她的女生,可是为什么她会死得那么难看啊?

这个时候,除草机的声音传入了他们三人的耳里,他们随着声音的来源处看了过去,只见那大大的除草机正在主动地除草。

那机械明显地沾染了鲜血,不时还有沾上了一点脑浆,他们便能够深深明白女孩的死去是什么原因了。

“她怎么会死得这副样子啊?”佐藤英烈看着了那女孩的尸体,不禁吓得快要哭了起来。

慕辰则是一脸担心地看着了佐藤英烈,朝她淡淡地说:“我们先去将这件事禀报给老师,然后再调查一下这里的监视器,或许能够知道女孩是怎么死去的。”

佐藤英烈和慕岚听着了慕辰的话,不禁点了点头。他们立刻朝办公室跑了出去,找训导主任报告这样严重的事情发生。

而他们三人离开了之后,忽然又出现了一个长衣女孩,只见她手拿着一个断手的泰迪熊。她看着了那死得非常惨兮兮的女孩尸体,嘴角挂起了高高的弧度。

训导主任随着佐藤英烈他们三人的带领下,快速地来到了花园。他们也打了电话报警,以让警察进行调查。训导主任看着了眼前死去的女学生,不禁瞪大了双眼吓得无法可说。

这个时候,花园外也走来了非常多的学生,学生们个个看到了眼前的场景,女生们不禁吓得大喊了起来。“啊啊啊啊!!”而男生们则是一脸错愕,有些学生看到了还立刻跑到了厕所上吐下泻。

不少的老师也立刻赶了过来维持秩序,让学生们全部快速回班。

这个时候,警察各个快速走了进来,立刻把花园围了起来,把尸体收进了袋子里头。

霎时,伊月洛羽立刻朝他们跑了过来,手上拿着了已经下载了监视器的整体画面交给了警察。

警察们大约搜查了一些线索,发现到了那染血的除草机。警察们也立刻将除草机的终电关了起来,也将除草机拿了回去调查。

佐藤英烈,伊月洛羽,慕辰还有慕岚等人看着了学校就这样发生了一件死亡案件,不禁令他们心中的担心变得浓烈起来。

佐藤英烈和伊月洛羽深深有预感,这种事情下一次肯定还会再度发生!

“伊月同学,你既然看了监视器的视频,那么那个女孩到底是怎么死的啊?”慕辰看着了伊月洛羽,不禁疑惑地问了问道。

伊月洛羽想象了一下他在行政室看到的画面,不禁变得一脸严肃,声音淡淡地传入了他们的耳里。

“那女孩是一心想要来花园参观,正好她走到了接近草场的时候,她踩到了泥不小心滑到了起来。正好附近有校工正在使用自动除草机除剪着草,由于除草机太过于尖利的关系,就连女孩的头也一起除碎了。”

慕岚听着了伊月洛羽的话,不禁吓得捂住了嘴巴,她无法想象那个画面到底是怎么样。慕辰看着了受到惊吓地慕岚,立刻将手环绕过去了慕岚的肩膀,给予她安慰。“岚,别想了。”

慕辰那温柔的话传入了慕岚的耳里,她再次露出了一副笑容点了点头,意识着让慕辰别一直担心自己。

“我们在学校要很小心了,我有预感这些事情还会再发生。”佐藤英烈变得一脸严肃,朝他们三人提高了警戒地说。他们三人点了点头,他们看着了自己处在的地方。慕岚和慕辰对学校抱着了满满疑惑,他们深深觉得这个学校一定有问题。

而佐藤英烈和伊月洛羽则是变得一脸沉重,他们似乎有着一个秘密隐瞒着慕辰和慕岚。

2.死者②

溪阴高中。

“我们经过了刚刚一些线索的调查,我们已经能够缺点死者是因为自己的疏忽,所以才造成有这样悲惨的事情发生。”警察缓缓地将这些重要的事情告诉了训导主任,伊月洛羽,佐藤英烈还有慕辰慕岚等人。

他们五人听了警察的述说,不禁觉得那女孩死得非常可怜。因为一个自己的疏忽,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警察一说完,他便站了起来准备要离开。训导主任也跟着站了起来,准备要送警察离开学校。

佐藤英烈,伊月洛羽,慕岚还有慕辰听着了刚刚警察说的话,虽然他们已经知道原因,可是他们的心中还是仍然放不下,他们就是觉得这个死亡案件藏着了一个恐怖的预感。

现在是放学时间,

他们四人仍然走在一起,准备要走回去家里的路上。

慕辰和慕岚两人走在一起,而佐藤英烈和伊月洛羽则是走在了一起。慕辰看着了伊月洛羽和佐藤英烈,有些疑问地问了问他们:“那个,这个学校和你们有着关系,感觉学校的每一个问题你们都有权知道的。”

慕辰的问题传入了他们的耳里,佐藤英烈看着了伊月洛羽变得一脸沉重。伊月洛羽则是看着了慕辰,淡淡地说:“我的爸爸是这间学校的校董,而佐藤英烈是我表妹。我们被派成管理学校的管理人,所以学校的任何一切我们是有权利知道的。”

慕辰听着了伊月洛羽的话,他明白地点下了头,而一旁的慕岚依然笑容可掬。慕岚的笑容总是能够吸引着伊月洛羽的话,不禁令他看得出神了起来。

“那,佐藤同学。”慕辰的那富有磁性的声音传入了佐藤英烈的耳里,不禁令她的心跳变得'砰砰'跳得非常快。

她看着了慕辰那双深邃的紫眸正直视着自己,不禁令她心跳加速了。

“学校,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一个问题不禁令佐藤英烈心中的大石头被提了起来,她一脸错愕地注视着慕辰。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是…她不想给慕辰知道学校的事情。因为知道的越多,就会变得越危险。

伊月洛羽听着了慕辰仍然问着这个问题,不禁令他生气了起来。“喂!我不是说了这个问题等你了解了多一些学校,我才会告诉你的吗?”

慕辰听着了伊月洛羽的话,他歪了歪头看着伊月洛羽,露出了一张鄙夷的表情:“可是,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让我无法相信这事和学校无关!我一直觉得这个学校有着很多不为人知,很危险的事情。你们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们?”

“不要再问我这个问题了!我说时机一到我会告诉你们学校的一切。”伊月洛羽的口吻中充满了急躁,不禁令慕辰听了立刻闭起了嘴巴。虽然他有些不甘愿…

这个时候,慕岚忽然想起她曾跑到天台去,看到一个脸色苍白的小女孩。慕岚不禁揪着了她的心,那女孩所散发的那恐怖气息,和她来到学校的第一步那个会让自己非常恐惧的气息一样。

慕岚和慕辰俩人看着佐藤英烈和伊月洛羽什么都不要告诉他们,他们俩互视一眼,决定要自己去挖掘这个学校所藏匿的秘密!

他们四人继续走在路上,忽然一间家传来了一声巨响:“啊啊啊啊!”

这个巨响让他们四人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们朝那巨响的来源出跑了过去,想要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当他们跑到了巨响传来的屋子时,他们隐隐约约闻到了很早上在花园中一样的气味,那是更加浓烈的血腥味。怎么又会有了血腥味呢!?

他们四人勇敢地朝那气息走了过去,捂住了自己鼻子和嘴巴不让气味吸入。

他们走了过去后,一个血淋淋的画面映入眼帘,令他们四人看得目瞪口呆。

那女孩被晒衣架旁边所支撑的杆杠上有着每一个间隔的晒衣空间。只见那间隔的晒衣架狠狠地插进了女孩的双眼,从表皮接着角膜,晶状体狠狠地插进去。鲜血就像一朵盛开的曼珠沙华溅开,血液覆盖着女孩的脸,覆盖着了女孩的身体。头只是这样支撑,双眸已经烂得惨不忍睹了。

令他们四人看得吓得什么话什么反应都无法表现出来,没有想到这种恐怖的事情就在今天发生了两次!

女孩的样子不禁令慕岚感到非常熟悉,感觉好像是在哪里看过。但是,她还没能够想起究竟是谁。

佐藤英烈看着眼前死得非常令人恐惧的画面,她快速地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大声喊出来,她深怕吵到隔壁的邻居。

“这女生一个人住吗?”伊月洛羽看着了家里几乎没人,不禁跑到了门铃处一直不停地按门铃。

而慕岚忽然扫视到自己手上的伤疤,忽然想起了这个死去的女孩,也是欺负自己的一分子!可是,为什么欺负她的人就在今天已经死去了两人。难道接下来的其他人也会跟着被截杀吗?!究竟是为什么?  

“报警先吧。”慕辰冷淡地说了一句,佐藤英烈听到了慕辰的话,立刻拿起了手机拨通警察的电话。而慕岚立刻拿起了手机,在手机上“刷刷”码着几个字然后再拿给了慕辰看。

“这个女生是曾欺负过我的女生。”

慕辰看着了慕岚手机上映现的字体,他的想法和慕岚一样。那就是这个学校的可疑性变得更加高,还有他们能够肯定接下来还有一连串的事情发生。

这个时候,警察根据了他们所提供的咨询来到了案发现场。警察立刻拿起了专业破除的钥匙将女孩家的大门解锁,立刻朝里头跑了过去。

警察们看着了那晒衣架深深地插进去了女生的双眼,他们检查了一下晒衣架的材质。这个晒衣架是用铁做的,下面没有滑轮支撑只有一面铁板支撑着整个晒衣架。“家里应该会有一些案件发生的线索吧!”另一个警察点了点头,立刻朝屋子里去巡查一些有关线索了。

伊月洛羽,佐藤英烈,慕辰还有慕岚看着了眼前的一切,各个的心都被提高了起来。他们无法想象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像这种恐怖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这个时候,警察看着了他们四人,朝他们四人伸出了手:“谢谢你们向警方禀报这样的事情发生,感谢你们的合作。我们调查清楚之后,我们会联系你们的。”

他们四人看着了警察们很有礼貌性地点了点头,一起离开了案发现场,让警察们在屋子里头进行调查。

究竟到底还会发生什么事?这一切的真正主因到底是什么?还有学校到底有着什么秘密是不能够让慕辰和慕岚知道的?

这一切通通都是未知数。

3.死者③

隔天,溪阴高校

放学的铃声响了起来,全体学生都是快速地收拾书包,准备回家。很多学生可是不想待在这个学校多几分钟呢,学校给予人的感觉就是毛骨悚然。是谁都不愿意待在气息非常恐怖的环境吧!

伊月洛羽,佐藤英烈,慕辰还有慕岚四人走在了一起,他们四人互视一眼不禁想起了昨晚放学的时候所遇到的事情。他们不禁觉得昨天发生的事情,真的不是疏忽大意就能够构成这个案件发生的原因。

“那个,我觉得…今天还会有大约这样的事情发生。”佐藤英烈有些恐惧地朝他们说,表情变得一脸担心。她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心,她深怕,很怕事情会发生得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一只手牵着了佐藤英烈的手掌,佐藤英烈忽然感受到一阵温暖传入了自己的手掌。他抬起了头看着那阵酒红色的眼眸温柔地直视着佐藤英烈,伊月洛羽握住了她的手,他看着了佐藤英烈摇了摇头:“不要想了,会没事的。”佐藤英烈看着了伊月洛羽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慕辰和慕岚则是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慕辰将目光放在了慕岚身上。慕岚看着了慕辰露出了一张笑容,示意着慕辰不要为自己担心。

慕辰看着慕岚脸上的笑容,难道他会不知道吗?慕岚是一个多么懂事的女孩,她是希望哥哥不要为了自己那么烦操。自从父母亲离开了他们之后,慕辰就一直细心照顾慕岚,完全不让他受一点点小伤。

慕辰为了自己,所付出的牺牲她一切都看在眼里。所以,她一直深深希望着慕辰不为自己再心烦。

慕辰知道慕岚会这么想,就是为了不要让自己操心。不是吗?

“慕辰,慕岚,佐藤英烈和伊月洛羽,请你们到行政室。”训导主任走进了高一'4'班,一脸严肃地看着他们四人说道。

他们四人似乎知道了主任叫了自己的原因,纷纷站了起来跟着主任朝前跟着走了过去。

行政室,

训导主任将门打开,看着了一名警察脸上布满着严肃的神情。一名警察随时随地都要保持警惕,要减少社会犯罪分子,这是他们伟大和重要的责任,不是吗?那警察看着了他们四人的到来,开始淡淡地诉说着昨天所发生的事故原因:“昨天我们根据了邻家所安装的监视器作为案件发生的最大线索。根据监视器的显示,死者的死因是因为从家门走出来有一个间隔很容易让人跌倒。死者在要晒衣服之前,走路的时候不小心被间隔绊倒,因此让她双眸被刺伤,失血过多而死。”

听着警察所提供的供词,虽然一听起来是疏忽而死的。但是,就在昨天溪阴高中就已经有两人死了,这是足以能够让他们感到十足可疑了。两个同校又是好朋友在同一天死,这真的纯属巧合吗?

“我知道了,谢谢。”伊月洛羽看着了警察非常礼貌地道谢。警察便站了起来,朝主任握了握个手,之后便离开了行政室。

主任看着了他们四人,便催促了他们:“时间不早了,你们都快点回家吧。”他们四人朝主任90度鞠躬,然后拿起了书包纷纷离开。在他们离开的时候,他们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一个人正在一个阴暗的角落偷听着他们的交谈。她看着了他们四人离开的背影,她也冲忙地跑了出去校园。

那女生听着了警察朝他们四人所说的话,她才能够知道她的朋友为何今天缺席了。因为,她也跟着另一个朋友一起到天上去了。她不禁害怕了起来,她深怕这种事情会发生在她身上。她快速地朝前拿着书包跑回家去,她在途中不断地跑着跑着…

这个时候,慕岚的心中忽然有一个不详的预感。她环视了四周围,忽然停止了脚步。其他三人看着了慕岚,不禁疑惑了起来,停止了脚步。

“怎么了?慕岚?”佐藤英烈看着了慕岚那一脸沉重的表情,不禁疑惑了起来。慕岚看着了他们三人正在用着一道疑惑的神情直视着自己,她从口袋里拿了一台手机,在手机上刷刷码着字:“我有不好的预感,觉得等下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佐藤英烈他们三人看着手机上映现着的几个字体,他么不禁疑惑了起来。他们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危险的气息,都疑惑地问了问:“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慕岚正要拿起手机码字的时候,忽然之间有个急忙的女生朝他们跑了过去,不小心撞到了慕岚。慕岚则是抓紧了手机,快速平稳了自己的身体。而那女生则是低着了头,非常不好意思地道了歉:“不好意思,真的很对不起。”说完,她轻轻地抬起了头,看着是慕岚,慕辰,佐藤英烈还有他们心中所喜爱的伊月洛羽。女孩并没有露出一脸爱意,反而是变得更加慌张。她快速地转过身,朝前方跑了过去。

佐藤英烈看着了那女孩的确是欺负慕岚的其中一个女孩,便立刻朝前追逐了过去。“喂!前面的,别跑!”而他们三人看着了佐藤英烈离去的背影,也赶着上前去了。

就在那女孩纷纷奔跑的途中,忽然有一个正在将瓦片运输到屋顶的时候,那运输的机械忽然失手,那些瓦片立刻从支撑着的夹板中脱落了下来。

那几片瓦片从空中落了下来,往哪女孩的方向跌落去。当佐藤英烈追上了那女孩,一副非常惨不忍睹的画面映入眼帘。她一脸错愕地看着了眼前的画面,不禁“啊啊啊啊啊啊”地大喊了一声。

慕岚,慕辰和伊月洛羽追上了他们的步伐时,一副惨不忍睹的画面又映入眼帘了。只见女孩的身体被坎成了三段,头颅倒在了一方,她还瞪大着双眼直视着他们四人。这个画面看了都快要吐泻,真的是太血腥了。

胸下的部分也被分裂了,双脚也和上本身分段。整个鲜血笼罩着整个大地,就像一片曼珠沙华的花海一样。

很多路过的人看到了这个画面,不禁大声地呐喊了起来。而慕岚看着了眼前的画面,他不禁变得害怕了起来。是不是因为欺负过自己,所以他们被逼迫到失去性命。不,她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做错事情是可以有机会悔改的,她不希望因为这样让自己的性命走上绝望之路。

很多人看到这一切的人,全部纷纷报警了起来。那死去的女孩倒在了血泊中,那片杀人武器-瓦片上沾满了鲜血不时还有些血肉沾染在那片瓦片上。极度恶心…

这个时候,警察车已经抵达了现场,他们快速地将前面的案发现场围了起来,将那恶心的尸体收进了袋子。警察看着一个接着一个溪阴高中的学生死去,不禁脸上都变得疑惑起来。就连警察都觉得溪阴高中都觉得怪怪的,他们觉得有必要让溪阴高中成为一个必须封闭搜查的地方。

这个时候,警察们将尸体放到了车里头,便急忙地回去警察局准备进行调查。

而他们四人看着了这一切所发生的事情,他们不禁想起了剩下的两人。欺负过慕岚的女生被分成了五个,现在只剩带头的女生还有多一个跟班还活着,其他三个女生都以最恐怖的形态死去。再加上这是非人为的因素死去的,但是在那么巧合的发生之下,他们不禁觉得他们所读的学校有着一个恐怖的因素是使他们死去的主要原因。

这些事情不禁让他们四人担忧了起来,也让他们有着动力去搜查这些事情发生的主因。

4.死者④

那是一个黑暗笼罩着天空的夜晚,今天的月相是新月。新月代表着黑暗,充满诅咒的不详预兆。再加上星星微弱的光芒闪烁,整个天空看起来特别黑暗。

我们将目光放在一个房子里头,只见里头有两个女孩一脸忧愁地担心。那个红色短发飘逸的女孩,眉头上有不少的眉环环绕,两只耳朵满满的耳钉覆盖着,嘴巴打着了两个唇环。一看上去就知道是一个不良少女。而旁边坐着了一个也是短发的女孩,她是跟着不良少女的跟班。

“就连敏颜也死了,这不就证明我们其中一个就是接下来死的一个了吗?”跟班—野原衣语气充满了恐惧,她一脸担心地朝坐在她旁边的朋友说道。而红发女孩—佐野禹光听着了野原衣的话,不禁担心了起来。

野原衣的话不禁令佐野禹光忽然想到了什么,她立刻站了起来,不禁令野原衣感到了疑惑。

“你觉得是不是那个叫慕岚的女生有问题啊?”佐野禹光的话传入了野原衣的耳里,不禁感到了十足好奇。

佐野禹光看着了野原衣,缓缓地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告诉了野原衣:“你不觉得吗?我们收拾了一下慕岚之后,我们的朋友就已经死了三个。这一切是不是慕岚叫人干的啊?”野原衣听着了佐野禹光的话,觉得有理可是想到警察曾有提供过的供词说他们的死因都是死在疏忽。怎么可能会是人为呢?

“可是,他们的死因是因为疏忽大意,怎么还会是慕岚干的啊?再加上慕岚看起来柔柔弱弱,怎么会是杀人凶手啊?”野原衣看着佐野禹光一脸疑惑地说。佐野禹光玩弄了唇上的唇环,她的眼神变得犀利,她长长的刘海微微遮住他的双眼直视着野原衣说:“你看吧,我们欺负了慕岚之后,我们的朋友一个接着一个死去。这证明了什么你知道吗?”

野原衣摇了摇头,脸上布满了好奇的神情。“那就是…慕岚是个克星。接近她的人,都会以恐怖的形态死去。”佐野禹光淡淡地朝野原衣说,不禁令她变得一脸错愕。“克…克星?”

“嗯,我们快点通知全校人,让全部人远离慕岚,以免遭遇到同样的情况。”野原衣听着了佐野禹光的话,点了点头便立刻开启了电脑。

野原衣打开了学校的官方网站,她便在网站上发布了一张帖子。“请各位同学务必远离慕岚,近来发生的死亡案件都是因为死者曾靠近过慕岚。所以这就造成了死者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去。在这里禀报各位,请各位勿接近慕岚,否则你们的下场会和死者一样!”野原衣按下了“Enter”键之后,帖子成功地发布上去网站了。

佐野禹光和野原衣看着了电脑荧幕上显示着的帖子已经发在了网站,露出了一道阴险的笑容。

“我要回家了,我先走了,明天见。”野原衣站了起来,看着佐野禹光道别了之后,便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佐野禹光看着了走出外头的野原衣,心中那不好的预感缠绕着自己的思绪。她立刻拿起了一件外套走了出去,她似乎能够感受到野原衣好像出了事情…

野原衣走在了安静的街上,她看着一整条阴暗的街道。一阵冷飕飕的风朝自己吹拂而来,不禁令野原衣的皮肤立刻起了鸡皮疙瘩。

忽然之间,他看到了一个正在起高楼大厦的建筑物。只见建筑工人非常勤劳地正在建造成高楼大厦,不禁令野原衣佩服起了这些不辞劳苦的建筑工人。

一个建筑工人坐在大吊机上,他将大大的砖头往上运输上去。这个大吊机正好也有挖掘的功能,它的前面是负责运输,而后面是挖掘的。

建筑工人看着东西成功运输上去了,他将大吊机停泊起来。建筑工人走下了车,他拿起了一瓶水将水饮入喉里。霎时,那停泊着的大吊机忽然间被启动了起来,不停地往后走了过去。建筑工人一脸慌张地看着了无缘无故被启动的大吊机,不禁上前跑了过去。

野原衣看了一眼这个高楼大厦,不禁叹了声气,朝前走去准备回家。这个时候一辆大大的大吊机正在往野原衣的所在处启动了过去,不禁令野原衣瞪大了双眸直视着那辆大吊机。

佐野禹光快速地奔跑着,额前还冒了不少的汗水。她随手擦了擦汗,一边快速地朝前跑去寻找野原衣的所在处。

佐野禹光看着自己跑到了还正在建着的高楼大厦,她忽然停止了脚步。她一脸错愕地看着了眼前的一切,他的双眸忽然闪过了一阵血光。

只见挖掘机的四个利器狠狠地插入了野原衣的身子,野原衣瞪大眼睛直视前方。她靠着的墙壁都有些碎裂,她的身子血肉模糊,血不停地流淌到地上。就地上都掉落了野原衣那长长的肠,甚至还有胆汁流淌出来。

佐野禹光吓得一脸苍白,她紧紧地咬住了下唇。她紧闭着眼睛,快速地往后跑,嘴里正不停的在呐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她不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野原衣明明还好好的跟自己道别,可是回过神来看到的是她死去的一刻。她不相信,她不相信现在凄惨地只剩下自己一人。

忽然间,她的脑袋忽然闪起了那长长的银色发丝正和她心里所爱的伊月洛羽走在了一起。这不禁让她钻进了拳头,她好恨!慕岚,明天我要杀了你!

第一个以头颅粉碎死去的宁佐美夏井。
第二个以双眸被插破死去的山本逾格。
第三个身子被坎成三段的伊藤敏颜。
第四个也就是现在刚死去的野原衣。

四人的死去,不禁令佐野禹光非常怨恨也非常担心。但是,为了姐妹们,她决定明天要为自己的姐妹报仇!她豁出去了!

5.死者⑤

溪阴高中,

慕辰和慕岚仍然如往常般走进了校园,他们俩一起手牵着手走进了校园。

忽然之间,所有的同学看到了慕岚的身影,立刻瞪大了双眼。他们纷纷地跑回进了班,有些同学嘴里还正在大喊:“是克星啊!快跑!不然会死啊!”

慕辰和慕岚一脸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场景,只见同学就在一瞬间就立刻消失在他们的面前。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佐藤英烈和伊月洛羽走进了校园,不禁觉得校园变得忽然安静。之后,慕辰和慕岚的身影映入眼帘,令佐藤英烈想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她快速地朝他们俩的身边跑了过去,伊月洛羽看着了佐藤英烈走了上去,他也跟上了佐藤英烈的步伐。

“慕岚!慕辰!”佐藤英烈站在了他们俩的身边,她将手按在了膝盖上,不停地喘气。

慕辰对于眼前空荡荡的校园,不禁疑惑:“发生了什么事?”

佐藤英烈快速从口袋里头拿了一台白色金边iPhone6,快速打开了“Safari”应用程序,浏览了学校的官方网站拿给了慕辰和慕岚过目。

慕辰和慕岚看着了iPhone6荧幕上显示的帖子,不禁一脸惊讶。“怎么会…”

伊月洛羽从自己的Gucci男士工作包里头拿起了一份今日的时事报纸,递给了他们俩。慕辰接过了伊月洛羽手上的报纸,看着头条上大大写着“溪阴高中出现多一个死者,死于被大吊机击破身子,器官掉落失血过多。”慕岚看着了网络上写着自己的不是还有又出现了多一个死者,不禁令她变得非常担心。

“因为谣言的散播,造成了没人敢接近慕岚。”佐藤英烈看着了慕岚,一脸失落说道。

慕辰看了今日的报纸还有散播在学校官方网站的帖子,语气变得非常冰冷,就像处于在南极般的温度一样。“你们不怕吗?”

伊月洛羽和佐藤英烈互视一眼,摇了摇头。“我们跟你们一起那么长时间了,可是我们都还是好好的。我们为什么还要怕?”听着了他们的话,慕岚不禁一脸错愕了起来。

佐藤英烈立刻上前挽过了慕岚的手臂,朝她说:“虽然我们无法沟通,但我是很真心想要和你做朋友的。即使你发生了什么事,我也要和你一起!有什么危险,我们可以一起承担!不是吗?”

听着了佐藤英烈的话,她不禁感到十足感动。她看着了佐藤英烈露出了一张笑容,轻轻地点了点头。

伊月洛羽和慕辰看着了他们,不禁看着彼此露出了一道笑容。

忽然间,一阵脚步声传入了他们的耳里,他们四人立刻转过身看着了后头。佐野禹光忽然停止了脚步,看着了慕岚语气中产摄着了恶毒:“克星,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佐藤英烈看到了佐野禹光的身影,她立刻站到了慕岚的面前,大大地张开了双手,做出了保护的姿势。“别想欺负慕岚!”

佐藤英烈的举动不禁令佐野禹光感受到错愕,她的语气变得非常恶劣:“你为什么要帮一个随时会害死你的人?”

“因为她是我的好朋友!”佐藤英烈的口吻非常坚定不移,她的神情也是非常坚定。这更是让佐野禹光感到了好奇,但是她收拾了自己的情绪。她绕过了佐藤英烈的身子,站到了慕岚的面前。

慕岚板着一张脸,佐野禹光看着了慕岚淡淡地说:“天台见,记得必须只有你一人来。”说完,他便缓缓地朝学校建筑物走了进去。

慕岚看着了佐野禹光离去的背影,不顾三人的反对,独自一人跑去了。

“慕岚!你去哪里?”
“岚,等哥哥啊!”

佐藤英烈和慕辰非常担心地准备要上前跟去,可是忽然间手却被人拉着了。他们往后看了过去,只见是伊月洛羽拉着了他们俩的手,他摇了摇头,酒红色的双眸正深邃地直视着他们说:“让慕岚去先,我们在一旁跟着她。”

佐藤英烈和慕辰俩人听着伊月洛羽说的话非常有道理,他们三人便一起快速地往天台的所在处走了过去。

慕岚搭了一个很陈旧的电梯,看着电梯的门已经打开了。慕岚便走了进去电梯里头,她按下了最高一楼。电梯的门便缓缓地关上。电梯里头非常地陈旧,慕岚看着了这个电梯,不禁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个时候,电梯的门被打开了,慕岚才慢慢地从电梯里头走了出去。当慕岚走了出去的时候,电梯的门已经被关上了。支撑着电梯的绳子忽然有点破了,它正在支撑着非常笨重的电梯,非常担心电梯的绳子会不会因为这个小破洞而断了呢?

天台,

佐野禹光站在了天台旁边,她的双眸正在透露出邪恶的神情。她的手上拿着了一把尖锐的刀,攥紧了拳头。慕岚,我不杀了你,我就不叫佐野禹光!

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传入了佐野禹光的耳里,佐野禹光便立刻将握住刀子的手藏在了背后,慢慢地朝慕岚的所在方向走了过去。“很好,你来了。克星...”

听着佐野禹光的话的慕岚,依然一脸面无表情,她依然没有任何反应。佐野禹光看着了慕岚这个毫无表情这样如此嚣张的举动。“你去死吧!”一说完,佐野禹光立刻拿起了刀子往慕岚的腹部捅了过去。

忽然一阵痛楚充斥着慕岚的脑细胞,她紧紧地捂住了腹部上流下的鲜血。鲜血的流淌不禁令她的脸色变得十足苍白,不停地在喘气。她因为没有了力气支撑,忽然跪倒在地上,慢慢地垂下了双眼,渐渐闭上了双眼。

佐野禹光看着了自己的手上沾染了慕辰的鲜血,不禁‘哈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我把慕岚杀了!我把克星杀了哈哈哈哈!”

“慕岚!”
“岚!”

伊月洛羽,慕辰还有佐藤英烈看着了慕岚被佐野禹光捅了一刀,不禁朝天台走了出去。佐野禹光被他们的出现惊吓了一跳,她从插入腹部的刀子恶狠狠地拉了出来,不禁令慕岚皱紧了眉头,腹部传来了更浓烈的痛楚。

伊月洛羽看着了已经昏迷过去的慕岚,他二话不说地抱起了慕岚。

“拜托,让我把我妹妹送去医院好吗?”慕辰看着抱住了慕岚的伊月洛羽,很有诚意地请求道。

伊月洛羽看着了慕辰摇了摇头,淡淡地婉拒:“现在仇人就在你面前,难道你不要为你妹妹做出什么吗?”听着了伊月洛羽的话,觉得有理地点了下头。伊月洛羽立刻转过身,将慕岚快速地送去了医院。

慕辰看着了伊月洛羽的背影,喃喃自语道:“慕岚先交给你了。”

这个时候,慕辰将目光放在了佐野禹光身上,只见她看着了慕辰语气非常恶劣:“哼,克星的哥哥,你想要对我怎样?”慕辰听着了佐野禹光的话,一手掐着了佐野禹光的脖子,不禁令她喘不过气来。

佐藤英烈看着了慕辰的举动,不禁朝他大喊:“慕辰!不要啊!”

佐野禹光露出了一张奸笑,看着了慕辰恶狠狠地说:“你...确定...要这么做...吗...这样...你会...把我...杀死...你会...远离...你妹妹...住在...监牢...里头...哦...”可是她的话并没有刺激着慕辰,慕辰那双犀利的紫色眼眸一直恶狠狠地直视着佐野禹光。

佐藤英烈看着了慕辰快要将佐野禹光弄死了,她一直朝慕辰大喊:“慕辰,不要这样!你会把他弄死啊!”可惜,慕辰似乎没有听到佐藤英烈撕心裂肺的呐喊,抓住佐野禹光脖子的手变得更加紧了。

佐藤英烈看着自己什么话都传不进了,他现在一直要想办法让慕辰镇定下来。可是,她现在绞尽脑汁地想的话,慕辰就很快就会把佐野禹光弄死了。她不顾一切,她快速地往慕辰的身边跑了过去。不管怎样,她都一定要让慕辰镇定下来!

佐藤英烈双手环住了慕辰的腰间,放大了自己的声量:“慕辰,别这样!你会把他弄死的!倒是你进监狱了,慕岚要怎么办啊?”说完的时候,她的眼泪不禁滑落了下来,她的眼泪浸湿了慕辰的衣服。

慕辰似乎感觉到了一股温暖从腰间传开,他看着了抱住自己的佐藤英烈。他紧抓着佐野禹光的手慢慢的松懈;佐野禹光立刻舒缓自己的喉咙,不停地在咳嗽。

慕辰轻轻放开了环住自己腰的手,他把自己的双手放到了佐藤英烈的双肩,露出了一张笑容。那是她未见过的笑容...

“对不起。”

那待慕岚非常温柔的声音传入了佐藤英烈的耳里,不禁让她发愣了起来,眼眶里头的泪水都停止了滑落。她看着了慕辰摇了摇头:“你刚刚把我吓死了。”

慕辰拨弄了佐藤英烈的头发,语气变得非常不好意思:“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佐藤英烈看着了慕辰和自己那暧昧的感觉,不禁令她脸红了起来。

佐野禹光看着了自己有了逃离的机会,她快速地朝电梯的所在处跑了过去。她按下了键,电梯的门就被打开了。

佐藤英烈和慕辰看到了佐野禹光逃离的身影,朝她大喊:“别想逃走!”可惜,他们反应回来都太迟了。佐野禹光已经走进了电梯,电梯的门已经关上了。佐藤英烈和慕辰两人互视一眼,点了点头,便快速地走下了楼梯。

佐野禹光站在了电梯里头,不禁大量大量地喘气。她看着了自己已经逃离了他们的视线中,不禁能够喘口气。可是,她这样子想就错了。

正在运输着电梯包厢的绳子忽然断了,电梯包厢正在不停地往下滑。佐野禹光双手快速地抓住了电梯包厢内的握把,紧抓着不让自己有任何危险。可是,整个电梯已经往下滑落,打击在了最底下,那些尖锐的利器全将电梯包厢插破了起来,顺便连佐野禹光的肉体也一起刺穿了。

整个包厢都传来了血腥味,整个包厢都被鲜血和身体的化学液体和器官覆盖。无论是五官,还是消化系统的器官都统统倒在了电梯包厢里头。

正在跑路到一半的慕辰和佐藤英烈忽然跑到了电梯面前,忽然间从电梯门口闻到了一阵血腥味..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