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BLOOD STAGE 03
Saturday, December 13, 2014 | 7:56 AM | 0Comment

1.处理

溪阴高中的一栋建筑物传来了一阵快速的脚步声,只见伊月洛羽横抱住慕岚的身子。慕岚的腹部流淌的鲜血已经浸湿了伊月洛羽那洁白的衬衫,可是他并不在意,最重要的就是快点将怀里的女孩送到医院接受治疗。

“振作点,慕岚”他那深邃的酒红色眼眸注视着昏迷的慕岚,口吻中充满了紧张。可是,无论他再说得多么大声,声音依然无法传入慕岚的耳里。

他跑到了学校的停车场,他从口袋里头拿起了Maserati的车钥匙。他按了一下车钥匙上的开关按钮。黑色Maserati Chibhi的车灯忽然发出了一会儿亮光,车子传来了一阵开关启动的声音。那Maserati三角的标志在电光的照耀下,变得更加耀眼。

伊月洛羽将车子后头的门打开,他轻轻将慕岚的身子放进去,动作是那么的轻盈…

伊月洛羽坐在了主驾驶位置上,他握紧了方向盘,脚将油门踩得最低,车子就像脱了弦一样往外飞了出去。

虽然你就像个谜一样,什么都无法让人猜透。可是,在我解开你所拥有的谜之前,你不能有事!

这个想法缠绕着伊月洛羽的脑细胞,坚定的意志让他踏下油门的力气变得更大了。

溪阴高中,

“为什么,我能够觉得这个电梯很有问题?”佐藤英烈站在了电梯门口前,有个很不好的预感出现她的心灵。

慕辰一手按下了电梯的按钮,只见电梯的按钮并没有亮出灯,按钮忽然擦出了火花,不禁令慕辰立刻闪到了后面去。

“电梯肯定有事了!”佐藤英烈样子变得非常错愕,慕辰看着了她脸上的表情和听着她的话,他一脚将电梯的门踢开,可是电梯的门太过于坚固,难以打开。

佐藤英烈和慕辰互视一眼,她朝慕辰说:“我去把老师叫来吧!”慕辰点了点头,佐藤英烈立刻快速往行政室跑了过去。慕辰一直不停地踢电梯的门,一直想尽办法要将电梯的门打开,他的身子不禁汗流浃背。

过了几分钟之后,佐藤英烈带着了训导主任和校工来到了慕辰的面前。校工立刻拿起了铁锤,高高扬起往门大力地打击。

这个时候,电梯的门似乎有些裂开了,慕辰拉起了袖子,和校工一起将电梯的门往旁边塞了过去,只见电梯厢完全被损坏了,地上被不少的电梯所需的利器刺穿。

佐野禹光双眼仍然睁开,但是身体已经被鲜血覆盖,死得和野原衣一样,鲜血和器官全部流露了出来。

主任目睹了眼前的情景,已经没有任何惊吓得表情,他板着了一张脸看着佐藤英烈说:“打电话报警。”佐藤英烈点了点头,从口袋里头拿起了白色金边的iPhone 6。她滑开了锁屏,按进去了'通话'应用程序,拨打了'999'报警。

医院,

一辆黑色Maserati Ghibhi停泊在门口,站在一旁的守卫看着了三角标志正在闪闪发光着,不禁令守卫担心了起来。那是一辆意大利的名车啊!会是谁有这个能力拥有这么名贵的车子呢?

伊月洛羽打开了车门,快速地将慕岚的身子抱了起来,用光的速度跑了进去医院。

伊月洛羽看着了完全没有反应的慕岚,不禁感到非常紧张。她那精致的脸孔变得非常苍白,伊月洛羽慢慢地将头靠近了慕岚的额头,双唇像蜻蜓点水般地滑落在慕岚的额头。

护士和熙熙攘攘的访客被伊月洛羽的身影吸引目光,眼冒掏心地注视着伊月洛羽抱着了慕岚的身子,王子救公主那么戏剧性的画面映入了他们的眼帘,那是多么吸引人啊!

这个时候,一个医生从急诊室走了出来,这吸引住了伊月洛羽的目光。“医生,麻烦你救救他!”医生见此,他让护士将抬架送了过来,慕岚的身子躺在了抬架上,医生和护士便把慕岚的身子送进去了手术室里头。

这个时候,手术室的灯光亮了起来,让站在外头的伊月洛羽变得非常紧张起来…

2.输血

溪阴高中,

警察将尸体和所该有的线索都大约收拾了一会儿,便站了起来和主任交代:“不好意思,最近这所高中真的发生太多的致命案件了,所以谢谢您的合作让我们能够进行调查。”

主任严肃地点了点头,朝警察回应:“没关系,这是我应该做的。”警察转过身,走出了行政室。

主任再把目光看向了佐藤英烈和慕辰,不禁喘气:“学校真的是祸不单行,唉,烦死我了。”

佐藤英烈和慕辰想到了曾欺负过慕岚的女生,通通已经死去了。他们不禁为慕岚的安危有点担心,他们深怕会不会有人看到了官方网站的帖子,将她逼上死路呢?

主任看着了慕辰,表情有些复杂,朝他淡淡地问道:“妹妹没事吧?”慕辰听着主任那有些关心的语气,不禁疑惑起来。难道主任不会对慕岚感到反感啊?

主任看着有些错愕的表情,不禁露出了一道隐约的笑容。“慕岚同学的传闻很可疑,我不相信诅咒类似这样的传闻。所以,我不会怀疑慕岚同学。可是,她因此而受到伤害真的很不好意思呢!”

慕辰摇了摇头,很有礼貌性地回应:“要不,主任。现在已经是放学时间了,我们一起去医院探望慕岚,好吗?”

主任点了点头,看着了佐藤英烈和慕辰说:“你们坐我车吧。”说完,主任带着了他们俩离开了行政室。

他们走到了停车场,老师那辆闪耀的黑色梅赛德斯•奔驰S300发出了淡淡的光亮。主任示意让他们俩坐在后面的位置,慕辰打开了车门让佐藤英烈先进去车厢,之后才到了他自己。

主任看着他们已经系上安全带,主任便发动了车子,轻轻踏下油门。梅赛德斯•奔驰S300就在停车场中慢慢开出去,停车场只留下淡淡的灰烟。

医院,

伊月洛羽一直坐在手术室外面的凳子上,等候着里头那正在接受手术的女生。他那酒红色的眼眸忽然闪烁着淡淡的光芒,那个神情是他自己都读不懂的思绪。

自己的那么在乎,究竟是为什么?

她的紫眸具有着勾人心魂的魔力,她那淡淡的笑容能够让他一直记在脑袋里头。在天台上,听着她如天籁般的声音传入他的耳里,接着输送到脑细胞里头,让那真声音永远铭记在心。

自己一直在后头注视着她的身影,她有时冰冷有时温柔,但是神秘感一直围绕住他的身边让自己无法深入了解她。究竟到底是为什么?没有女生可以这样覆盖着自己的脑袋,让自己一直沉醉着有他身影的思绪了吧?

这个时候,一阵响亮的脚步声划破了他还在思考的当儿中,他将眼眸放在了那阵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见是佐藤英烈,慕辰和训导主任。他不禁错愕了起来,怎么连训导主任也跟着来了?

“我妹妹怎么样了?”慕辰看着了正在手术室面前的伊月洛羽,紧张地问着。伊月洛羽摇了摇头,冷淡的声音传入了他们的耳里:“还在做手术。”

佐藤英烈看着了手术室门口上的灯依然亮着红灯,她双手合十祈祷,希望慕岚没有事。训导主任看着了他们三人,淡淡地问了问:“你们是很要好的朋友吧?”佐藤英烈,慕辰和伊月洛羽互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今天我并非以主任的身份来到这里,我是以井上飒萤的身份来探望慕岚。学校发生了很多事情,现在慕岚同学受伤了,我觉得我有责任来探望。所以,请你们不需要对我太过于客气,当成普通朋友招待好了。”井上飒萤淡淡地向他们三人说道,佐藤英烈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这个时候,医生从手术室里头走了出来,他脸色有些沉重,淡淡地问了问:“这里有谁是B型血的吗?病人失血过多,但是仍然还有生命。所以,你们能够捐血给予病人吗?”

这个时候,慕辰立刻站了起来,朝医生说:“我可以,我是B型血的。”医生的表情还是有些担心地说:“可是,一人只能够捐献500毫升的血,现在还急需多500毫升的血呢!”

佐藤英烈不禁害怕了起来,她很想要帮助慕岚,可是她无能为力啊!“我是A型啊,不能够捐献。”井上飒萤也是点了点头:“我是AB型,更加不能够帮上忙啊!”慕辰已经帮上了慕岚的忙,而佐藤英烈和井上飒萤的血型无法捐献,现在只差了伊月洛羽。

他们都把希望放在了伊月洛羽的身上,伊月洛羽被他们注视,原本坐在凳子上的他站了起来。他走到了医生面前,冷冰冰的口吻传入医生的耳里:“我是O型,应该可以捐血吧?”医生点了点头,便让慕辰和伊月洛羽走进了手术室里头准备输血。

佐藤英烈则站在了手术室外头,双手合十地祈祷,盼望着慕岚嫩巩固平安无事。

伊月洛羽和慕辰坐在了手术室里头,只见针孔插入了他们的皮肤,鲜血不断地在从体内输送出去。

伊月洛羽看着自己的鲜血一点一点地被抽出,他不禁露出了一张笑容。

看样子,我的血已经流到了她的身体中了...

3.清醒

佐藤英烈和井上飒萤站在外头担心着都在手术室里面的三人,双手合十心脏正在不停地在波动。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正亮着的'手术中'忽然熄灭了起来。医生立刻从手术室走了出来,医生那满脸冷汗的表情不禁令佐藤英烈和井上飒萤变得十分紧张。

佐藤英烈立刻跑向前担心地问了问:“医生,我朋友怎么样了?”医生将带着的口罩摘了下来,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手术很成功。我们安排了三人的病房,病房编号是603,你们可以去看他们了。”佐藤英烈听着了医生的话,很激动地道谢:“谢谢,谢谢。”

佐藤英烈和井上飒萤走在了一起,朝'603'的所在处走去。她们正在一间一间地寻找着病房,正好一间'603'病房的门牌映入眼帘。她们便一起将门打开,走了进去。

這時,三個人躺在了病床上。只見伊月落羽和慕辰兩人好好地躺在病床,而慕嵐則是緊閉著雙眸,帶著氧氣筒正在運輸著氧氣給予她。佐藤英烈立刻朝他們的位置跑了過去,擔心地問候:「你們沒事吧?」

伊月落羽和慕辰搖了搖頭,把目光放到了正熟睡緊閉雙眸的慕嵐。她的臉色非常蒼白,胸口不斷地起伏又平伏,她的身影是多麼令人感到受傷呢!

慕辰的雙眸注視著慕嵐,他的臉上浮起了自責。「 慕嵐,哥哥對不起你。讓妳受了那麼多苦。 」佐藤英烈和伊月落羽看著慕辰那麼受傷的模樣,不禁一臉擔心了起來。慕辰的雙眸泛起淚光,他想到慕嵐受苦的模樣,他不僅攥緊拳頭,惡狠狠地打在了病床上。

「慕辰…」佐藤英烈從沒看過慕辰落寞的一面,她緊摀著了自己的裙角,皺緊眉頭。伊月落羽看著那躺在病床上的女孩,他的心變得矛盾起來。他是應該把學校的秘密告訴他們嗎?可是,這個故事已經被禁止說出去了,他該和他們說嗎?

正在打點滴的慕辰立刻站了起來,拿起了一張椅子坐在慕嵐病床旁邊,他緊緊握住了慕嵐的手。慕辰撫摸了慕嵐的臉,男兒有淚不輕彈,可是他的雙眼為了妹妹被眼淚浸濕了。

井上颯螢一臉擔心,她看著了他們輕聲細語的說:「我去買些東西給你們吃」語畢,她便離開了病房。

佐藤英烈走到了慕辰旁邊,輕輕拍了拍他的肩示意給予安慰。可是她完全沒想到,慕辰對慕嵐會那麼盡責,那麼的呵護。就連自己都會羨慕起來,雖然她的表哥—伊月落羽對自己也很好。

「 嵐,妳快醒醒好嗎?哥哥有好多好多話想對妳說啊。是哥哥不好,沒能夠保護妳,哥哥該死。」慕辰放下了自己握住慕嵐的手,一掌狠狠地打在了自己的臉上。

'啪'一聲清亮的耳光掃在慕辰的臉上,驚嚇了佐藤英烈。這時,慕辰再揚起了自己的手,朝自己的臉再掃去。佐藤英烈反應快速地握住了慕辰的手,讓他揚起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 你這個樣子慕嵐看到了會很心痛的。」佐藤英烈放下了自己的手,眼神非常嚴肅地注視著慕辰。慕辰沒有說話,他只是靜靜坐在一旁聽著她的話。

佐藤英烈看著了慕辰,她臉色有些沈重。而肅靜的伊月落羽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們,內心卻在擔心放在病床上的慕嵐。

慕辰看著了慕嵐,嘴裡正淡淡地說:「 除了她,我就再也沒有親人了。如果我妹妹再出事的話,我就失去生活在這世上的目的了。」佐藤英烈將手放在了慕辰的肩上,朝他安慰地說:「 慕嵐不會有事的 」

慕辰點了點頭,被噙滿的淚水划過臉龐,一滴一滴地滴在了慕嵐的手上。這時,慕嵐的手指忽然動了一會兒。這一幕映入慕辰的眼簾,他不禁錯愕,他擦了擦眼睛看著慕嵐的手仍然躺在病床上原封不動。

忽然,慕嵐的手已經完全地在動著,慕嵐緊閉的雙眸忽然慢慢睜開,讓三人變得非常開心起來。「嵐,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慕嵐看著了旁邊的佐藤英烈,吊點滴的慕辰坐在自己的旁邊還有躺在病床的伊月落羽,她不禁疑惑了起來。她舉起了右手,伸起蘭花指指著了點滴包,一臉疑惑地直視著他們。

慕辰似乎明白慕嵐想問的問題,便回應:「 我和落羽捐血給你啊,妳失血過多了正好醫院的血已經不足了」

慕嵐明白地點了點頭,她將目光放到了那雙注視著自己的酒紅色眼眸,她看著了伊月落羽露出了一個微笑以示道謝。

伊月落羽則是看著了她,臉色變得紅彤彤起來。佐藤英烈看著了慕嵐的清醒,露出了笑容:「 妳醒了,真的太好了。 」慕嵐看著每個人都那麼為自己操心,她不禁感到欣慰。她好開心自己在這個學校遇到了那麼好的朋友,即使在學校有遇到很多不好的事情,可是有了他們的存在都不無所不惜了吧?

這時,井上颯螢拿著一袋水果和幾盒粥放到了桌上,她看著了慕嵐醒來,露出了一道笑容。「慕嵐同學,妳醒了。吃點東西吧!」井上颯螢拿起了一碗粥遞給了慕嵐。慕嵐一臉錯愕地看著她,沒想到連訓導主任也來了。

慕嵐機械般地從主任手上接過了粥,便慢慢地打開飯蓋,拿起了湯匙吃粥。井上颯螢也將其他的粥遞給了其他人,他們也一起將粥吃下了。

「對了,醫生說你要住院觀察幾天,等到沒問題了才可以出院。」佐藤英烈一邊吃著粥,一邊朝慕嵐交代醫生曾和自己說過的話。慕嵐吃著一半的時候,她放下了湯匙,在自己的iPhone6 Plus上刷刷按下鍵盤上的字母,將此形成拼音打出了中文。

『不好意思,給你們造成困擾。』

他們看著了蘋果六代PLUS上顯示的字體,他們搖了搖頭。「沒有給我們造成困擾啦,但這間學校卻給你造成了好多困擾。你才來這學校不到一個月,你就出了好多事情。我都覺得感到愧疚。」佐藤英烈的語氣中充滿愧疚,面對著慕嵐都不好意思了。

慕嵐搖了搖頭,便繼續拿起了湯匙吃粥。慕辰聽著了佐藤英烈的話,不少的思緒出現在自己的腦袋,手握著拳頭。他必須要將學校曾發生過的事情全部一一翻查。不然,接下來不懂會不會有什麼事情會在慕嵐的身邊發生。

如果自己去翻查的話,至少自己還能夠阻止吧!

4.厭惡

大約幾天之後,慕嵐的腹部完全痊愈了。慕辰正在外頭幫忙做出院手續,而佐藤英烈和伊月洛羽正在病房里照顧著慕嵐。“要走了嗎?”慕辰辦好了手續,他看著了他們三人疑惑地問了問道。他們點了點頭,便幫慕嵐拿起了行李,準備回學校去。

因為現在是上課時間,他們還是必須回去學校繼續上課的。他們四人都走到了停車場,慕辰和伊月洛羽從口袋里拿起了一個車鑰匙,準備要將車子解鎖。一輛黑色馬薩拉蒂GHIBLI和一輛灰色JAGUAR XJ5.0的車燈忽然響了起來。

伊月洛羽和佐藤英烈看著那輛車子,不禁錯愕了起來,他們立刻變得非常緊張。那輛車子不是...?伊月洛羽和佐藤英烈兩人互視一眼,不禁嚇得臉色都蒼白了。

慕辰將捷豹的車後廂開了起來,他看著了伊月洛羽和佐藤英烈朝他們大聲地說:“額,不好意思麻煩你們可以幫我把行李放進後廂行嗎?”聽著他的話,他們倆不禁回過神,拿起了行李快速地往那輛捷豹的車後廂走去。

他們能夠清楚看見那個豹的符號大大地掛在車廂的廂蓋,他們能夠回憶起那個恐怖的學校曾發生過的秘密。他們在放行李進去的時候,整個人都走神地僵在那裡。

慕辰看著他們的舉動不禁疑惑,他輕輕拍了拍伊月洛羽的肩膀。一陣動力使伊月洛羽回過神來,他看著了慕辰不禁站離車後廂遠一些,慕辰才將高掛的廂蓋蓋下。

伊月洛羽示意讓佐藤英烈坐上自己的車,佐藤英烈立刻朝Maserati Ghibli的副駕駛位置打開車門坐了進去。伊月洛羽和慕辰互視一眼,點了個頭以示一起出發。慕辰和慕嵐坐進了捷豹車廂裡頭,而伊月洛羽也做坐進了馬薩拉蒂裡頭。完美奢華和優雅風範的捷豹XJ5.0和一輛穩重的马萨拉蒂也停泊在醫院的停車場。

伊月洛羽和慕辰嘴角刮起了一絲笑容,兩人似乎正在爭奪。

慕辰緊踏著油門,240馬力的捷豹正在勇往直前,发动机都配备动感特性,保证其出色性能和操控。沒錯,捷豹XJ在路上奔馳的途中,能夠很穩地駕駛。馬薩拉蒂GHIBLI也不例外,243馬力的馬薩拉蒂也就像脫弦的箭正在往前射出。兩輛車子的車主掌握的車技也非常好,兩人就這樣霸佔著兩條馬路,正在比試著誰的車技更好。

慕辰的嘴角輕輕勾起,油門繼踏下最低,而伊月洛羽也是一樣。馬力碼錶都通通指著了最後一個數字,車子都正在往前奔馳。

明明離學校很遠的醫院,居然能夠在十分鐘內安全抵達學校的停車場。他們的車子輕輕地甩尾,車子準確地停泊在位置上。時間剛好一樣,所以不分勝負。

四人通通從車廂裡頭走了出來,拿起了書包之後準備要進入校園。正好他們一踏入了校園,看到慕嵐的身影,膽怯的同學紛紛逃跑。一些同學神情不友善地瞪著慕嵐,有些八卦女孩則在背後說著慕嵐的不是。說什麼明明自己是個剋星,還想拖累其他人,真是不要臉等等充滿十足諷刺的話。

“是誰還敢來學校!?明明都知道自己是個災難了。”慕嵐在經過一個女生的肩膀時,那女生立刻拿起了消毒劑朝自己的肩膀噴了噴,嘴裡正在說著惡毒的話。

“還敢接近我的英烈女神。”一個男同學臉色也不友善地正在批評著慕嵐。

而另一個女孩正在真心祈禱,雙手合十。“洛羽王子啊!希望你能夠快點清醒啊!遠離她啊!”

慕辰看著眼前的學生一直在批評著慕嵐,他緊皺著眉頭努力忍住這些嘲諷。

這個時候,一群女生拿起了麵粉和雞蛋全部往慕嵐的方向投擲,不禁讓慕嵐的身子全部都被雞蛋和麵粉給沾染弄髒了。慕辰立刻保護了慕嵐的身子,緊緊將慕嵐的身子擁在懷裡,那些被投擲的雞蛋和麵粉都沾染到了慕辰身上多披一件的外套。

佐藤英烈和伊月洛羽立刻變得一臉怒容,佐藤英烈則是大聲地朝這些無理取鬧的同學做出警告。“喂!學校准許你們帶麵粉和雞蛋嗎?你們想要被記大過是嗎?”

這個時候,他們停止了動作,一個長髮飄逸,樣子很像SD娃娃那麼卡哇伊的臉龐。可是,浮在她臉上的是一個惡毒的笑容,長長的指甲被鍍上成鮮紅色。他的髮色不禁令他們四人感到熟悉,這個髮色和之前死去的佐野禹光好像。

她伸起了蘭花指,指向了慕嵐。“我是佐野禹艷,懂我是誰了吧!?”慕嵐看著她眼神的神情和那頭非常醒目的紅色頭髮,她不能夠銘記在心嗎?那曾欺負過自己的佐野禹光的妹妹。佐藤英烈看著佐野禹艷,不禁發怒:“喂!你現在是來亂的嗎?”佐野禹艷歪了歪頭,她隨意玩弄自己長髮飄逸的髮絲,臉上充滿鄙夷。

她的性格和態度完全和佐野禹光有著很大的差別。佐野禹光可以說是惡毒但是衝動,而佐野禹艷則是非常陰險。“你以為我會怕你嗎?佐藤英烈。”佐藤英烈看著佐野禹艷能夠很神氣地反駁自己,她不禁攥緊拳頭,眼神惡狠狠地瞪著佐野禹艷。

她一臉不屑地看著伊月洛羽,不禁歎了聲氣:“真是不明白我的姐姐為什麼會對你那麼癡迷,搞得現在連命也失去了。”伊月洛羽不理會眼前的女生,他只知道除了佐藤英烈和慕嵐這個打破自己規則的女生,眼前這個女生他很討厭!

伊月洛羽臉上的表情,佐野禹艷不是不能夠讀懂。不知道為什麼,人家說伊月洛羽是每個女生心目中的男神,她覺得根本就是一個屁。這就是藍顏禍水嗎?起初姐姐就是為了這個男生,去惹上了慕嵐,結果害得自己英年早逝。她對伊月洛羽的感覺,只有恨意。“別以為我只會把賬放在慕嵐身上,你也是一個兇手之一。伊月洛羽。”她的那雙凜冽的眼眸狠狠地注視著伊月洛羽,語氣感到非常冷淡。

可是,伊月洛羽才不理會她。只要是佐藤英烈和慕嵐除外的女生,他都恨之入骨。因為,女生很煩!

佐野禹光看著了緊緊被呵護著的慕嵐,她一臉感到非常厭惡地直視著。“下一次,我可不會做得像這樣那麼簡單。”她輕輕揮起了裙角,轉過身朝后走出去。慕辰將抱在懷來的慕嵐放開,看著他們身子上完全被雞蛋和麵粉弄得整身非常邋遢。

佐藤英烈和伊月洛羽一臉擔心,立刻朝他們說:“你們還是拿出行李裡頭的衣服來換吧!校服都被弄髒了。”慕辰將手擦了擦自己的頭髮,讓被沾染的麵粉去除。慕嵐和慕辰立刻牽起了手,朝停車場去拿了衣服。

佐藤英烈和伊月洛羽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只剩下了他們的空間。

“不和他們說好嗎?”佐藤英烈的話不禁令伊月洛羽聽了感到反應激烈。他搖了搖頭,雙手立刻攥緊拳頭。“嗯,他們會被催眠的原因也就是為了不要讓他們知道這件學校的真實秘密。”

佐藤英烈看著了伊月洛羽那副認真的德性,她點了點頭,只好尊重他的選擇。

“沒想到捷豹XJ5.0他們還有存著。”想到了那輛捷豹,伊月洛羽皺緊了眉頭,感到一臉擔心。佐藤英烈看著了伊月洛羽那深思的樣子,她不禁擔心。

她好久沒看到表哥這樣子了...

5.阴谋

自從佐野禹艷的挑釁之後,不禁令他們四人感到自己的處境已經變得不安寧。可是,他們最擔心的還是慕嵐。雖然慕嵐仍然一副面無表情,可是她心中卻能夠預料到一股不安寧的氣息。她知道,應該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走了姐姐,來了妹妹。唉,真是的。”佐藤英烈歎氣了一聲,淡淡的說道。而其他三人則是在深思,沒有做出反應。

“佐野禹艷比她姐姐下手毒多了,之前每次接近洛羽的女生到她手上都是被折騰得非常慘。”佐藤英烈想起一些無辜的女生躺在醫院三個月,都不禁擔心了起來。她可不希望,慕嵐會遭遇到這種情況啊!

伊月洛羽和慕辰聽了,將目光放到了慕嵐身上。“嵐,哥哥會保護好你的。”慕辰意識非常堅定地說,慕嵐聽著慕辰的話露出了笑容點下頭。她真是個愛笑的女孩,可是處境卻可憐得令人心痛!

伊月洛羽的內心不知怎的,他也想要和慕辰說一樣的話,難道自己已經從疑惑轉換成喜歡了嗎?他無法確定,可是自從慕嵐轉校來了,他就變得很以前不一樣了。一向來不管現實的他,這次破例成為了新的奇跡。

“Not really sure how to feel about it. Something in the way you move Makes me feel like I can't live without you. It takes me all the way. I want you to stay...”佐藤英烈的iPhone6 Plus傳來了Rihanna的Stay,佐藤英烈從口袋拿起了手機接聽。

“嗯,好,我現在就去。”語畢,她將手機掛斷。佐藤英烈看著了他們三人交代一聲:“那個,我收到我朋友的手機讓我去找主任,你們就別跟了。”她的話讓三人感到疑惑起來,他们三人正好要问的时候,佐藤英烈便快速离开了。

“他一个人去好吗?”慕辰疑惑地說,他有些擔心佐藤英烈會不會因此去了就不會再回來了。他似乎有這個預感,可是看著伊月洛羽他又不敢說出來。

伊月洛羽點了點頭。“她身上有手機,應該沒問題。”慕辰聽了伊月洛羽的話,沒有特別在乎。他只是覺得,他所呆在的校園真的危機重重。他都不敢讓慕嵐單獨一個人了,可是佐藤英烈的家族和這個學校有著親密的關係,應該是沒關係的吧?

慕岚一直緊緊抓著自己的胸口,冷汗一直不停地從額前流下。這一幕不禁令慕辰感到擔心,通常慕嵐會這樣子冒冷汗都是有事情了。“嵐,怎麼了嗎?”

慕嵐看著了哥哥,她立刻拿起了手機,在手機上觸動著熒幕碼字:“快去找英烈!我感覺她會出事情!”慕辰還在疑惑地看著慕嵐,不解她為何那麼緊張。慕嵐最後拉起了慕辰的手,往前走去。“等等,嵐。你要帶哥哥去哪裡?”

伊月洛羽看著他們,心中真的燃起了不妙的感覺。他毫無猶豫地跟著了他們走出的方向走了向前,忽然一陣電話鈴聲響起:“我们是两颗会痛的石头,猛烈冲撞后裂了缝,永远都不会懂 什么叫认错,还想爱却,调头放手,心疼你是颗会痛的石头,想要抱住你却混乱沉默,倔强的表情里 闪过了失落 你的泪 让我痛。”

會痛的石頭,這首歌是特別為佐藤英烈而設定的鈴聲,竟然響起。伊月洛羽立刻從口袋拿起了iPhone6,立刻接聽。“喂,我是伊月洛羽。”他那冷淡的聲音傳入了手機裡頭,這時蘋果六代裡頭傳來了一陣令人厭惡的女聲:“你表妹在我手上,你和慕辰慕嵐兩兄妹立刻來到學校後頭倉庫,我就放了你表妹。”佐野禹艷那嬌艷的聲音傳入了伊月洛羽的耳里,不禁令伊月洛羽感到害怕了起來。

慕辰和慕嵐看著身後的伊月洛羽有些奇怪的舉動,不禁停止了腳步。伊月洛羽則是一臉錯愕地接著手機,那是一副他們從沒遇見過的表情,只見他真的是很焦急。

“好,我知道。”伊月洛羽掛斷了手機,他看著了慕嵐和慕辰焦急地說:“不好意思,麻煩你們要和我走一趟了,英烈被抓走了。”

慕辰知道佐藤英烈真的是出事了,慕岚牵起了慕辰的手,朝慕辰点了点头。

慕辰看着了伊月落羽,朝他说:“我们快去找她吧!”语毕,三人便立刻朝学校的仓库去。

学校仓库,

佐野禹艳看着不少的黑衣人正拿着汽油往仓库外头倒出,看着仓库外头都被汽油包围。这些一群黑衣人看着自己的任务已完成,其中一个黑衣人便禀报:“帮主,我们已经完成了任务。”

佐野禹艳玩弄了自己的头发露出了一个嗜血的笑容:“很好,光帮主已经失去了性命,现在我—艳帮主绝对会为光帮主报仇,为了我们伟大的光帮主付出贡献!”全部黑衣人尊敬地点了下头,各个一脸严肃。

先介绍一下,这些黑衣人是佐野禹艳和姐姐—佐野禹光的手下,两姐妹是继承父亲的黑社会帮派—弑魁帮的帮主,姐姐佐野禹光一手将这个帮派起得风光,用几个星期的时间就红遍江湖。是一个非常强劲的人,可惜就是死在了天意之下。

这时,慕辰等三人就来到了仓库面前,他们看着仓库的门开着,他们毫无犹豫地走了进去。

仓库里头什么人都没有,只有佐藤英烈昏迷地倒在了地上,慕辰他们立刻冲到了佐藤英烈的身边。伊月落羽立刻扶起了她的身子,轻轻地呼唤着她的名字:“英烈…英烈!”

慕岚和慕辰也蹲在了他的身边,担心地看着了昏迷过去的佐藤英烈。佐藤英烈似乎感应有人正在叫着自己,她慢慢睁开沉重的双眼,自己的视野里头出现慕辰,慕岚和伊月落羽等人。

伊月落羽看着佐藤英烈已经清醒,他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了下来。慕岚露出了一张笑容,以示她的醒来真是太好了。

这时,原本没有关上的大门忽然被锁了起来,不禁令他们四人引起了注意。他们看着自己已经被反锁在仓库里头,不禁有些担心。

这时,一个厌恶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里:“哈哈哈哈…你们都统统下地狱去吧!哈哈哈…这样,姐姐的死就得到报仇了!哈哈哈哈哈…”

“佐野禹艳…可恶!”伊月落羽气得咬牙切齿,一拳狠狠地揍在地上。慕辰则是环视四周围,正在搜寻着逃生之路。

佐野禹艳拿起了打火机,她轻轻按下了'生火按钮',打火机上出现了一个小火苗,她慢慢地将握着的打火机轻轻放下,跌在了地上。可是,地上已经被汽油包围,一被点燃整个仓库就被大火熊熊燃起。

慕岚,慕辰看着了自己的处境已经被大火包围,别说逃生,说不定自己都离死不远了。火正大量地吞噬着整个仓库,现在他们都快被大火围绕起来。而一些石墙都被然得无法支撑,都统统掉下。

“小心!”伊月落羽一喊,不少的砖石朝上空掉了下来,将慕岚和慕辰之间的位置隔远。“岚!”慕辰立刻大喊,慕岚就便走得更远了,慕岚看着自己身边都是大火,她都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即使走出去,都会被大火烧死吧?

佐藤英烈一直被伊月落羽贴心呵护着,不然她受一点伤痛。慕辰的视野里头完全被大火覆盖,完全看不见了慕岚的身影,他都担心了起来。“岚!你在哪里?听到回应哥哥啊!”

而在外头看着仓库就在那么一瞬间就烧得熊熊烈火,佐野禹艳立刻发出如恶魔般的狂笑,便带着了手下们快速离开。她当然感到非常开心,因为她的目标已经达成了,她再也不需要看到这些讨人厌的面容了。

井上飒萤正好要去实验室拿东西的时候,忽然她闻到了一股浓烈的烟味。她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化学课正在执行实验。可是,实验室是属于偏僻的地域,离仓库只是一条路的距离。她慢慢地往前走,看到仓库被大火吞噬。

她立刻从口袋里头拿起iPhone6,手快速地在荧幕上快速触碰着,拨打紧急电话呼叫了消防员。

伊月落羽立刻抱起了佐藤英烈,看着围绕自己的大火有一段路可以通出去门口,他立刻拿起了外套披着了自己,抱住佐藤英烈冲出去。

慕辰一直在寻找着慕岚的身影,他不顾自己的身子立刻冲进火海寻找她的身影。可是,他的视线里头只有火,没有他想要寻找的人影。

“岚!你在哪里?”慕辰不顾自己的喉咙,大声嘶吼着。他希望他的声音能够传入她的耳里,可是他办不到。火海那“沙沙”燃烧的声音一直遮盖着,慕岚完全听不到。

慕岚一脸错愕看着自己的位置慢慢被火覆盖,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哥哥不在,伊月落羽还有佐藤英烈也不在自己的身边,她该怎么办才好?

这个时候,消防车来了,消防员立刻将仓库的水熄灭,而井上飒萤也立刻赶了过来。眼尖的她看到了伊月落羽正在门口死命地在敲开着仓库的门,不禁令井上飒萤立刻和消防员焦急地说:“里面有人,快去救他们!拜托你们了。”

消防员接收到了命令,其中两名消防员立刻冲进去了仓库里头,他们快速将门解锁,一下子伊月落羽和佐藤英烈就走出来了。

伊月落羽闻了太多的黑烟,不禁令他不停地咳嗽。他咳了咳嗽,慢慢地朝消防员说:“里面…还有人…咳咳…”消防员点了点头,立刻冲进去了火海里头。

“岚!”慕辰一直在寻找着慕岚的身影,他急得無法鎮定,不顧火正在怎麼往自己襲來,他仍然鐵了心去尋找慕嵐的身影。最後,忽然有一個消防員抓住了自己。慕辰看著身後的消防員,立刻焦急地說:“拜託你,裡頭還有我妹妹拜託你去救救她!”消防員一臉錯愕,他看著火越燒越旺,不少物體正從上滑落下來。

消防員二話不說立刻把慕辰先救出去,就這樣慕辰和消防員被救了出來。慕辰看著眼前是多麼大的烈火正在燃燒,自私地正在吞噬著整個倉庫。慕辰立刻想要衝進去把慕嵐救出來,可是他還是被阻止了。“慕辰,讓消防員去吧!”伊月洛羽拉住了慕辰的手,阻止了他。

這個時候,其中一個消防員從火海中逃了出來,手上正在抱著慕嵐。慕辰目睹,他開心得立刻露出了笑容。慕嵐立刻立起了身子,走到了慕辰的麵前。她立刻抱住了慕辰的身子,反應很激烈。慕辰立刻環住了慕嵐的身子,嘴裡正在說著充滿愧疚的片詞:“你沒事真的太好了。”

佐藤英烈看著他們倆的兄妹情,不禁令他們感到有些欣慰。伊月洛羽手挽過了佐藤英烈的肩膀,似乎在給予她溫暖。

井上颯螢看著眼前的倉庫,還有他們四人為什麼會在倉庫裡頭。這不禁令她頭痛起來,又有一件事情讓她心煩的了。而消防員則是向井上颯螢交代了一聲,便離開了學校。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