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BLOOD STAGE 04
Sunday, December 28, 2014 | 8:41 AM | 0Comment

1.搜查故事

自從那一次縱火事件發生之後,每個學生不禁變得更加厭惡慕嵐了。明明佐野禹艷已經完完全全把他們給消滅了,可是就是仍然命大逃過了這一劫。

老師們都被叫去開會了,所以現在是自修時間。可是,非菁英同學哪兒會自修呢?統統都在班上和朋友談天玩耍去了呢!

慕嵐的身邊坐著了慕辰,伊月洛羽還有佐藤英烈。慕辰看著伊月洛羽和佐藤英烈的表情似乎有些逃避,不禁令他變得更加好奇。

之前是一連串的死亡案件已經令他感到錯愕了,伊月洛羽和佐藤英烈的刻意隱瞞不禁令他下定狠心。他立刻站了起來,朝他們說:“我去下廁所。”

伊月洛羽和佐藤英烈聽著了他的話,不禁只是點頭回應。他們也沒有特別激烈的反應,這不禁令慕辰輕輕鬆懈了一下。慕辰便慢慢地走出課室,往外頭走出去了。

慕嵐看著了他們倆有些煩惱的模樣,她在書本上刷刷寫著,然後拿給了他們倆。伊月洛羽和佐藤英烈看著了書頁上那娟秀的字體正映現著:“你們坐回原位吧!我想要睡覺休息。”

伊月洛羽和佐藤英烈看著慕嵐那臉上佈滿擔心的臉孔,不禁令伊月洛羽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怎麼了嗎?看你一臉擔心的模樣。”佐藤英烈看著伊月洛羽那一臉像是情竇初開的模樣,她奸笑了一會兒便走回了原位。

慕嵐搖了搖頭,她在書本上再次刷刷寫下她要表達的句子:“看著你們一臉煩惱,我就擔心了起來啊!”伊月洛羽看著了慕嵐書上的字體,映入眼簾。這不禁令他錯愕地看著了慕嵐,她是在擔心自己嗎?她那雙紫色眼眸透露的神情和慕辰兩人有著巨大的差別,她透露著的是一副很為他人著想的神情;而哥哥是冷漠得讓人毛骨悚然。

“我們只是想一些事情而已,你不要擔心。”伊月洛羽淡淡地朝慕嵐說,示意不讓她為自己擔心。可是,他看著了慕嵐那雙清澈的眼眸,他又有些擔心自己的隱瞞對她到底是對是錯。畢竟這是一個很危險的秘密啊!這個秘密除了校董會,就是他和佐藤英烈兩人知道而已。

慕嵐聽了伊月洛羽的話,她輕輕點了點頭。然後整個人便趴在了桌上,她的双眼慢慢闭上,之后一下子就进入了梦乡,睡得非常熟了。而一旁的伊月洛羽看着她的模样,他緩緩地低下頭看著了那臉孔精緻的慕嵐。他的嘴角淡淡勾起,劃成一張淡淡的笑容,情不自禁令他輕輕撫摸了她那柔順的髮絲,然後才依依不捨離開了她的位置讓她安靜地休息。

看在眼裡的佐藤英烈臉部抽搐,她一直忍住自己的笑意,不敢表達。這時,伊月洛羽終於走到了佐藤英烈的麵前,不禁令她忍不住了立刻爆笑。“哈哈哈哈...”這個時候,伊月洛羽不禁疑惑了起來,他完全不明白佐藤英烈這個反應是究竟為什麼?

“洛羽哥,你喜歡上慕嵐了是嗎?”佐藤英烈的一個問題立刻讓很鎮定的伊月洛羽變得很激動,他立刻看著了佐藤英烈露出一臉錯愕。“這個...”還沒等他說完,佐藤英烈立刻插話:“雖然慕嵐不能說話真的非常可惜,可是她是一個很溫柔很好的女生啊!你要好好把握機會去争取啊!”听着佐藤英烈的话,不禁令伊月洛羽的脸庞变得红彤彤。

最后,他才和佐藤英烈回应:“什么把握机会啊?你可别乱说啊!”佐藤英烈看着自己的表哥不断地在反駁,更是激起了她的笑點:“哈哈哈,洛羽哥。你別和自己說謊了,你的表情已經告訴我,你已經愛上了她呢!”這個時候,伊月洛羽提起了自己的手,他摸了摸自己的心。難道自己的心已經住下她了嗎?

他看著了身後的慕嵐,他不禁一臉錯愕。難道,他因為她破例不接近女生,不說話,不笑都從‘不’變成了‘是’,這就是因為自己已經喜歡上他,在乎她了嗎?這個問題一直不斷纏繞著自己的腦細胞,這是一個他從未遇上的問題,不禁令他難以破解。


另一邊,

慕辰從廁所就走了出來,一陣陰涼的風朝自己的身子吹拂,輕彈著自己的皮膚。他心中那一股不好的預感又浮現起來,他慢慢朝前走過去,他那充滿驚奇的神情一直直視著前方。這個時候,他緩緩地走到了圖書館。

他站在了圖書館的面前,看著陳舊的圖書館不禁令他感到疑惑。他慢慢走進了圖書館,看著圖書館裡頭一個學生都沒有,桌子和椅子都完全沒有任何動靜。他看著整個圖書館完全是一片黑暗,每一個書本都已經佈滿灰塵,不禁令他感到非常好奇。這個學校到底為什麼會這個樣子?伊月洛羽和佐藤英烈的家族不是這個學校的董事嗎?怎麼不管理好這個學校設施呢?

他稍微環視整個圖書館,他手輕輕往後一揮,不小心打到了一本皮質性的書本。‘乓’一聲令他引起了注意,他看著被壓在手下的是一本很厚的書籍。他轉過身,去稍微翻了翻書本,只見裡頭的頁面都已經成褐黃色,代表著已經有了不少年的歷史。他輕輕翻開,看到了一張高一‘四’班的班級照。

忽然,自己的視線被一個人影吸引。只見那女孩的模樣長得和慕嵐很像,由於已經變成了褐黃色,完全看不出那女孩的瞳色還有頭髮是什麼顏色。不過,根據那色澤來看,那女孩的頭髮顏色是比較淺,所以這個女孩在那時應該是淺髮色的吧!只不過,他看著校刊寫著是‘1985’照下的班級照,不禁令他驚歎。沒想到這學校已經開了將近三十年呢!

他看著那女孩的名字在照片下的名單上寫著‘井上颯満’,不禁令慕辰瞪大雙眼。這個同學難道是主任——井上颯螢的姐姐嗎?可是,這個身影好熟悉啊!她和慕嵐長得好像...而且他在看到這個人影的時候,頭會莫名地痛起來,緩緩發出微微的痛楚,這是為什麼呢?

忽然之間,一陣聲音把慕辰給喚醒了起來:“你在看什麼呢?慕辰同學。”慕辰驚嚇得看著了站在旁邊的人影,他立刻嚇得說話都有些結巴:“主任...”

井上颯螢看著正在翻著1985年校刊的慕辰,雙眸微微瞪大。慕辰看著老師似乎有些發愣的樣子,他更是好奇起來,那個女孩是不是和老師有著很深的關係。慕辰輕輕呼喚老師:“主任!”

井上颯螢那雙褐色眼眸立刻放在了慕辰身上,她看著那校刊上的那女孩,輕輕歎了一聲氣。“主任,你和這個女生是什麼關係啊?名字看起來很相像,好像姐妹。”井上颯螢輕輕歎了一口氣,她那纖細的手輕輕撫摸著那女孩所在的頁面,雙眼都泛起了淚光。

“是啊,她是我姐姐。”

慕辰從他口袋拿起了一個小手帕,遞給了井上颯螢讓她擦擦快要滑落的眼淚。井上颯螢接過了慕辰手上的小手帕,她輕輕擦了擦眼淚。當她拿開了手帕時,她看了看那個手帕上大大用黑色細線縫著慕辰的名字,不禁令她沉思起來。

“怎麼了嗎?主任。”慕辰輕輕一問了問主任,主任立刻從思緒中清醒,她收拾一下自己的情緒朝他問道:“你這個手帕是母親給你縫上的吧?”慕辰搖了搖頭,他的那雙紫眸看著了那個手帕,淡淡地說:“不知道呢,我在孤兒院的時候就已經有了這個手帕。我爸媽在我們出世的時候就已經過世了,所以我們連父母親的樣子和名字都不知道呢!只是知道我父親是馬來西亞華人,所以我的名字才是兩個字的。”井上颯螢聽了慕辰說的話,不禁輕輕呼了一口氣,她還以為自己的反應已經讓慕辰看穿了。

這個時候,慕辰看著了那個女孩,不禁好奇地問了問:“主任,你姐姐是過世了嗎?”井上颯螢點了點頭,然後她打算將事情和慕辰說一說:“是的,就在六年前的時候因為這個學校和我姐夫一起死了。”慕辰一聽井上颯螢說的話,不禁令他錯愕,果然他自己覺得這個學校有著很大的問題這個預感是對的。

“主任,這個學校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我一來到這個學校的時候,我一直覺得會有不好的預感!我問了問洛羽和英烈,他們死都不要告訴我!而且再加上那個五人連續死亡的案件,讓我不得不覺得這個學校有著很大的問題隱藏起來!再加上你的姐姐還有姐夫是死於這個學校的,我更加好奇了!主任,麻煩你告訴我吧!”慕辰反應激烈地朝井上颯螢說,既然老師知道什麼,那麼他一定要問清楚!

井上颯螢看著激動的慕辰,他輕輕呼了一口氣,看來慕辰真的是什麼都不知道呢!

“就在三十年前,學校曾經發生過一件死亡案件,那是關於一個學生和校董的故事。某個校董和自己的妻子吵架,因為妻子懷疑校董搞外遇,所以就吵起來了。因為當時學校的經濟能力很有限,不禁令校董有些精神錯亂,造成很嚴重得憂鬱症。所以,校董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他立刻從自己的口袋拿起了一個剛做好剪裁工作的剪刀,一刀就把妻子給殺死了。正好這一幕給一個學生發現到,那個學生可能是不小心敲到東西然後就被校董發現了。校董因此將那學生的性命給結束了,然後順便將那學生的舌頭也剪斷了。”井上颯螢的訴說,不禁令慕辰聽著的是不斷瞪大雙眸,他無法接納這麼恐怖的事件就是發生在學校。

“那件事情發生過了之後,學生的數量正不斷地在減少,因為學生的死亡率一直在增加。而且學生的死相都是屬於同一類,雖然死法都不同,可是共同的地方就是舌頭都是被砍斷的!那時,我還是學生,我都為此感到十足害怕。而我姐姐那時已經考上了醫生執照,跟了一個著名的驅邪師結婚。因為我姐姐看得到在陰間的鬼魂,所以她就有回來幫我看一看學校。結果,她告訴我看到了一個穿著白色衣裙的小女孩,陰氣很重。她是導致學校發生災難的主要原因,因為她那無辜的死亡,令她產生怨恨,所以心裡不平衡,把不少自以為是的學生給結束性命了。雖然說都是死於天意,但是換句話來說都是死於鬼為。所以,我姐姐就拜託了我的姐夫前來解決這一切。可是,他們為此付出性命。那小女孩陰氣太重,一手就把我姐姐先掐死了。之後,就到了我姐夫。我姐夫是被小女孩用刀插中心臟,可是我姐夫手腳很快,在臨死之前就把那小女孩封印了起來。因此,我的姐夫和姐姐就這樣死了。”

井上颯螢的訴說,不禁令慕辰感到非常錯愕。難道,第一天慕嵐來到這個學校的時候,就是因為看到那小女孩,所以渾身才發出冷汗,臉色蒼白嗎?這是主要原因嗎?這個學校,真的太危險了!

井上颯螢看著了慕辰那雙紫色眼眸,還有那顯眼的銀色頭髮,讓她想到了很多事情。她只是忍耐著,她捂著自己的心,她一直在控制著自己。慕辰看著了井上颯螢,他能夠明白為何她有這一個反應,因為這件事情嚴重能夠讓人留下陰影啊!“主任,不好意思,麻煩你告訴這些會讓人嚇著的話題。”井上颯螢控制了自己一會兒,她搖了搖頭:“不,我沒事。我只是想起了我的姐姐有點傷心而已。”

慕辰看著自己呆在圖書館的時間已經有了四十五分鐘,他看著了井上颯螢說:“不好意思了主任,我要回班了,再見。”說完,他立刻趕回去搬上了。如果他呆在外面太久,以伊月洛羽和佐藤英烈的性格,一定會出來找自己的。

而井上颯螢看著了離去的背影,她露出了一張悲傷的表情。她的心也滿滿的愧疚...

對不起,原諒我這個什麼都不告訴你的阿姨...

2.曼珠沙华

彼岸花,恶魔的温柔。传说中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被众魔遣回,但仍徘徊于黄泉路上,众魔不忍,遂同意让她开在此路上,给离开人界的魂们一个指引与安慰。

称为 Red Spider Lily。人称“草莫见花莫见”。在日本被称作マンジュシャゲ,发音是曼珠沙华,花语是“分离/ 伤心/不吉祥”。原产地就是中国和日本,日本最多。

 在民间,春分前后三天叫春彼岸,秋分前后三天叫秋彼岸。是上坟的日子。彼岸花开在秋彼岸期间,非常准时,所以才叫彼岸花。

《彼岸花》,王菲巅峰时期的代表作。

歌曲中冗长的前奏,迷离而妖娆,是心痛的绝望,残酷但美丽着。

林夕写的词,很简单,却很有深度。

 彼岸花是没有彼岸的守候,凄楚的女子假装幸福的守候。

即使天黑刷白了头发,也要为他掌亮回家的火把,

只要他知道她依然在为他守候。这彼岸其实是永远达到不了的距离……。


眼前的雪尘自然没那阵势,也没那欢畅,只是轻微的飞扬,轻微的旋落,不见落地的模样,也不见被风裹走的迹象,地面上是浅浅的湿痕,脚踩上去不滑,也不虚浮。空气中弥漫着一丝雪的味道,更多的则是城市的气息,与我共着呼吸,并给了我赖以生存的睡眠、静思以及平凡而有梦的时光。

很快就到了冬季,慕辰和慕嵐穿著了緊身服還有披著一身羊毛製的連身外套,他們弄緊了圍繞在脖子的圍巾,不讓自己感到寒冷。這個時候,他們如往常來到了學校,正好一走進校園的時候,就看見了佐藤英烈和伊月洛羽站在了自己的麵前。

伊月洛羽那金色的碎髮上殘留著少許的雪,那雙酒紅色的眼眸一直在直視著自己倆。他身穿著黑色Burberry男装高端立领羽绒服外套,羊絨巴寶莉BURBERRY經典格紋的圍巾圍繞著他的脖子取暖,然後配搭著一條G2000男士西褲還系上了Louis Vuitton黑色男士商务休闲绒面配皮腰带。他的腳上穿著了一雙白色的Gucci秋冬酷靴。

佐藤英烈則是身穿著Burberry時髦女款風衣,她的脖子上則是繞著了一條Hermes真絲圍巾。Burberry秋冬新款橡胶女士雨靴正顯示出她那雙細長的雙腿,身上正散發著一股特別優雅氣質。她那巧克力色的頭髮被綁成了一粒丸子,那雙水藍藍的大眼眸一直注視著前方,她的臉色有些蒼白。或許是因為下雪的關係吧!

“我們進去班上吧!”佐藤英烈說了一句話之後,他們點了點頭便跟著他們走進去課室裡頭。慕辰想到之前,井上颯螢和他所說過的故事和學校的一切,他露出了一臉擔心。他很擔心,如果他不照顧好慕嵐的話,慕嵐會怎麼辦才好呢?慕嵐來到了這個學校已經讓她受了不少的苦,他絕對不再讓她受苦了!

伊月洛羽的餘光稍微掃視一眼慕嵐,他攥緊了拳頭最後才決定了他想讓他們去一個地方。伊月洛羽將目光看向佐藤英烈,她明白地點下頭。她停止了腳步轉過身看著了慕辰和慕嵐倆人。慕嵐和慕辰疑惑看著停止腳步的佐藤英烈,佐藤英烈便看著了他們倆開口:“現在離上課時間還有十五分鐘,我們讓你們去一個地方吧!”

慕辰和慕嵐互視一眼,倆人便點下頭。佐藤英烈便轉回身子,和伊月洛羽並肩走在一起了。慕辰和慕嵐則是一臉疑惑地跟著他們走上前,至於他們會帶自己去那裡,他們的腦海中完全沒有頭緒。

最後,他們朝一條很偏僻的路口走進去,這不禁令慕嵐和慕辰環視了四周圍,他們似乎不知道學校有這麼個陰暗的地方呢!他們繼續上前走去,忽然走到了一片草原。這一片草原因為下雪被一片雪覆蓋成白色,那雪正不斷往下飄落,只有一個紅色的花兒正閃耀著發出自己獨特的光芒。那是引魂之花,通往地獄之路會盛開的花——曼珠沙華。

慕嵐被那片曼珠沙華的景色給吸引目光,她緩緩擺脫了牽著慕辰的手,她朝那曼珠沙華的花海走了過去。伊月洛羽有些錯愕地看著了慕嵐,看著慕嵐輕輕蹲下身子,輕輕弄開曼珠沙華上微微殘留的雪。看著她細膩的動作,難道她也是曼珠沙華的喜愛者嗎?

這個充滿詛咒的花,悲劇重重的花語令人感到傷悲,這種花兒不多人喜愛,難道她是例外嗎?這些問題一直在伊月洛羽的腦海里纏繞著,他完全沒有遇過喜歡曼珠沙華的人呢!

慕辰看著慕嵐的反應,他可是知道的呢!她覺得曼珠沙華所表達的意思和含義,自己生活貧苦的她都能夠很明白的感受到。正好,這花的品種的原產地就在日本,所以能夠看到曼珠沙華也不足為奇。

伊月洛羽朝慕嵐的位置走了過去,Gucci秋冬季靴子踩在雪地上,隨著一步一步地邁前,雪地已經露出了伊月洛羽的腳印。“沒想到你也喜歡曼珠沙華。”

淡淡的話將正在照顧花兒的慕嵐抬起頭,紫色的眼眸和酒紅色的眼眸四目碰觸,慕嵐點了點頭。伊月洛羽彎下了自己的身子,看著那頑強不息的曼珠沙華,它並不被雪覆蓋完,還依然盛開得鮮紅漂亮。頑強,耐寒的生命力,也是深深吸引著伊月洛羽對這花的愛意:“這片花海是我種的。”

慕嵐看著了伊月洛羽,聽著他剛剛說的話,不禁令她立刻站起了身子,不再去觸碰。伊月洛羽看著慕嵐的反應,不禁‘嗤’了聲。“你細心照顧我的花,我還要謝謝你呢!”慕嵐有些疑惑聽著伊月洛羽的話,她再看著了那花海,臉都紅了起來。

“喲,洛羽哥又來和慕嵐賣弄風騷了!”佐藤英烈看著伊月洛羽一直不停在和慕嵐說話,嘲諷道。站在一邊的慕辰聽見了佐藤英烈的話,不禁疑惑了起來。他把視線放在了佐藤英烈身上,疑惑地問了問:“洛羽怎麼了嗎?”果然,顧著照顧慕嵐的慕辰一點愛情觀念都沒有,完全不理解佐藤英烈此話的意思。佐藤英烈看著了慕辰,歎氣地搖了搖頭:“洛羽哥喜歡你妹妹啊!你看不出嗎?”

一句話就把慕辰給震驚了,他完全不知道會有異性喜歡上自己的妹妹。這個問題,他從來沒有想過,所以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可是,這種問題只有慕嵐自己才能夠解決吧!可是,想一想伊月洛羽能夠為自己的妹妹赴湯蹈火,他不禁覺得如果慕嵐和伊月洛羽在一起應該是沒多大的問題吧!

慕辰搖了搖頭,他看著了佐藤英烈,露出了一副陰險的笑容:“那妳呢?你有喜歡的人嗎?”慕辰的一個問題立刻把還在幸災樂禍的佐藤英烈封住了嘴巴,她的雙眸大大的直視著慕辰。她一臉錯愕地看著慕辰,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慕辰的問題。就在佐藤英烈想得入神的時候,慕辰點了點佐藤英烈的額頭,朝她淡淡地說:“別想了,想破腦我可沒錢給你醫藥費呢!”

聽著慕辰充滿嘲諷的語氣,她氣得皺起眉頭朝慕辰大罵:“哼,我才沒要你給我醫藥費!”慕辰看著了氣得嘟起嘴巴的佐藤英烈,那滑稽的模樣不禁戳中了慕辰的笑穴。“哈哈哈哈哈哈...”
聽著不停嘲笑著自己的佐藤英烈立刻生氣得拿起了地上的雪往慕辰丟了過去,而慕辰則是笑得忘記了眼前的一切,身子和臉立刻被雪打中了。

這次,輪到了佐藤英烈嘲笑了臉上和衣服殘留著雪的慕辰,沒有想到冰冷傲氣的慕辰可以那麼滑稽。慕辰被她激起了興趣,和佐藤英烈一起互相打雪仗了。

看著那血色淋漓的曼珠沙華,不禁令伊月洛羽攥緊了拳頭,他看著了慕嵐不知道他是不是該告訴她學校的一切了呢!這樣子的話,他和她之間就沒有秘密,關係是不是可以更加親近呢?可是,他想到了一直很想要知道一切的慕辰已經停止了追問,不禁令他懷疑了起來。伊月洛羽一轉過身,看著慕辰和佐藤英烈很開心地打鬧著,他的表情不禁變得無奈了起來。

而看著他們的慕嵐嘴角淡淡掛起了一張笑容,她完全沒有看過哥哥可以玩得那麼開心。以前的慕辰在下雪的時候,為了保護自己,把身上的外套等什麼都讓自己披著。以前,他把父母親剩下的一筆錢全部讓自己買的好,吃得好,自己則是隨隨便便。她完全沒有看過哥哥掉過一滴眼淚,也沒有看過哥哥落魄的一面,還有哥哥玩樂得不亦樂乎的一面。

這麼細心呵護自己的哥哥,不禁令慕嵐感到十分愧疚。她不禁覺得自己一直在給哥哥造成麻煩,她一直在想辦法讓自己變得堅強,希望自己微弱的力量也能夠保護好自己的哥哥。所以,她的意識變得堅定,她看著了伊月洛羽,從口袋裡頭拿起了蘋果六代。她在蘋果六代的記事簿上快速碼字,然後拿給了伊月洛羽看一看。

“這個學校曾發生過的事還有秘密,請你現在告訴我!好嗎?”

正好有念頭想要告訴她一切的伊月洛羽點了點頭,然後神情變得非常嚴肅。他輕啟朱唇,朝她將學校所發生的來龍去脈一五一十地告訴慕嵐。慕嵐則是在一旁細心地聽著,表情也有很大的轉換。有著驚訝,有著恐懼,有著擔心..都是會令自己聽著毛骨悚然的故事。

直到伊月洛羽說完了之後,她想到了之前一直向自己苦苦哀求的小女孩竟然是這個學校禍不單行的主要原因!不過,聽著那小女孩所經歷的事件,她不禁替那小女孩感到憐憫。沒想到,無辜的她只是因為一個不小心就把校董引起矚目,然後死在了他的手下。不過,幸好最後那校董被發覺了犯罪的證據,被警察關進監獄裡頭被處死刑。

這個時候,伊月洛羽看著自己已經把事情都告訴了她,他不禁喘了一口氣。果然把事情告訴了慕嵐,心踏實多了。這個時候,他依然想起慕嵐不能說話的秘密,他那深邃的酒紅色眼眸直視著慕嵐,淡淡地問了問:“那你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聲帶不好?不能說話嗎?”他的問題傳入了慕嵐的耳里,她不禁低下頭來,表情變得很沉重。

慕嵐發愣了一會兒,她不知道自己如果和伊月洛羽說的話,他會不會害怕靠近自己?然後慢慢遠離自己呢?因為學校傳聞就是說自己就是一個剋星啊!自己是一個可以看得見鬼魂的人,她不會給身邊的人帶來危險嗎?這些問題一直充斥著她的大腦,她很害怕人家再次為了自己受到傷害。

看著慕嵐發愣了好久,伊月洛羽不禁有些失落但是為了尊重慕嵐,他寧願先擱著:“那個,你不願意說也沒關係。”看著伊月洛羽的表情,慕嵐更是有些害怕起來,她深怕自己的不告訴把伊月洛羽給惹得生氣了。她立刻在蘋果六代上快速地碼字,然後拿給了伊月洛羽看:“其實我是因為我在睡覺的時候,給鬼壓在床上然後它的怒氣很重,一氣之下就把我的聲帶給弄壞了,害我想要說話都不行了。這就是為什麼哥哥會那麼呵護我的原因,他深怕我再次會受到傷害。”看著蘋果六代上所碼出的字,他不禁同情了慕嵐起來。

他立刻把慕嵐擁入懷裡,不禁令慕嵐感到了錯愕。這好像是第三次再次和他貼近了吧!“我也會好好保護你,不讓你受到傷害的!”他深情地和慕嵐說,不禁令慕嵐感到非常疑惑。可是,無可否認他的懷抱真的好舒服,自己都會捨不得離開。不過,她仍然還在糾結著伊月洛羽的舉動和話語,她對於他都變得懵懂起來了。

十五分鐘的時間非常短暫,學校上課的鈴聲響起了,不禁令伊月洛羽和慕嵐立刻擺脫了彼此的懷抱。他們互視一眼,臉都紅了起來。而還在打鬧的慕辰和佐藤英烈也被上課鈴聲引起注意,慕辰和佐藤英烈朝慕嵐和伊月洛羽的位置走了過去。

“我們去班上吧!”佐藤英烈朝他們淡淡地說道,其他三人點了點頭。他們鬆了鬆一點為圍巾,邁步朝班上的位置走去。

3.死亡再啟

死亡的意义?
死亡的魅力就在于无知,我们无法探知死后的世界(如果存在的话)是否会比现在的世界更美好。因为无知,所以根本不需要恐惧,它的魅力如此圆满,它的意义就在死亡。

那一片鮮血淋漓的場地,看著地上躺著不少尸體。那些尸體被血流成河的大地上浸濕身子,有些死不瞑目,瞪大著眼睛。看著臉上殘留的鮮血,那就像血腥瑪麗的色澤,死相都是以最令人恐懼的形態形成。人究竟為什麼會死亡?心跳的跳動忽然停止,人為什麼會害怕死亡?人為什麼會受到痛楚?這些都是一個未知數。

人是個可怕的動物,因為怨恨,造成人的復仇之心變得濃烈。因此,人可以和他人殘殺,為了自己那恐怖的堅定還有怨恨,讓人以最難看的形態死去,甚至還有痛苦的折磨。

武器的產生,尖銳的刀子還有不少的日常用品,都能夠成為殺人的用具。天意,我們不懂。但是,在還沒發生事情之前,我們是不是能夠好好的提防呢?例如,不做壞事?這些是不是能夠防止自己走向地獄的舞台呢?

說了這麼多,最終想要表達的就是,人在做,天在看。無論你怎麼掩蓋自己所做過的醜陋事件,你都永遠逃不了神的視線。我們要做的是好好顧著自己,不去做傷天害理的事情。你不殺人放火,你為社會付出,你為家人付出,做善事當善男信女,做錯事情要會反省自己,這些是我們每個人必須做的事情。

當然,人總是會有不好的一面,可是我們可以學習控制自己,不讓自己慢慢戒掉壞習慣。我們可以學習,不是嗎?只有你有一條想要改變的心。


弑魁帮,大約有十個手下是曾經在溪陰高中縱火的罪人,他們至今都統統死亡了。這究竟是為什麼呢?死亡的開關又再次開啟了嗎?好,證實一切,我們來看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吧?

幾小時前,弑魁帮。

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
 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
 横笛和愁听,斜枝倚病看。
 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天阴沉沉的,布满了 浓浓的乌云。一会儿,北风呼呼地刮起来,树枝被刮的吱吱作响。又过了一会儿,大风夹杂着铜钱般大小的雪花,飘飘洒洒的顺风落下来,打在脸上让人发疼。小树被大风吹得几乎与地面平行。不一会儿,山野披上了银装,房顶上盖上了洁白的被子,到处是一片银色的世界。

這個暴風雪的來襲,就像是帶來一個不好的預兆。暴風雪正在往一片北海道的樹林吹拂過來,讓每個已落葉的樹都披上了雪之衣,整條通往弑魁帮的路都成了白色。

那幾個手下正好十個都在看管著幫派,不讓敵人輕易進入。當然了,在江湖上是個聞風喪膽的恐怖幫派,黑社會的排名又是第一。這個給人家聽到根本就是個恐懼啊!可是,恐懼歸恐懼,還是會有不怕死的人為了名譽攻上去的。

就是他們嚴格看管弑魁帮的時候,忽然有大約千多人拿著槍啊什麼的正在朝他們的大門攻進來。那十個看管大門的手下們立刻拿起了手機,全部都在聯繫:“喂,幫主。不好了,有大約千多人的敵人正在往我們的大門攻進來!”

正聽著電話的佐野禹艷變得一臉錯愕,她還在外頭瀟灑地逛街買東西,結果就收到了一個天打雷劈的消息。佐野禹艷立刻掛斷了手機,將東西買好了之後,立刻往幫派的所在處跑回去。

弑魁帮的地點是在一個很偏僻的地方,就是在一個樹林裡頭。很少人可以發現到他們的所在位置,可是今天卻意外聽到了一千多人正在往自己的幫派攻擊,這不禁令佐野禹艷感到非常詫異。到底是誰有這個能耐可以找到自己呢?

擁有那麼多的兵士還有找到自己的幫派的能力,搞不好整個弑魁帮就是被血洗了。這個不僅令佐野禹艷感到非常擔心了,她立刻趕回去幫派看看。


這個時候,全部手下立刻拿起了槍還有啟動陷阱。幫派外頭的屋瓦下忽然朝那一千多人中射去了不少鍍上毒液的箭,由於箭的數量很多再加上箭射出去的機器是有傳感器,所以傳感器能夠感應到人的位置,他們才會射擊出去的。真不愧是北海道區域的第一名呢!各個機器裝備都是俱全的。

“啊!”不少的敵人已經被射下的箭殺死,立即中毒身亡。但是,有些菁英強者還是可以避開傳感器所射擊出去的箭,正在往前方前進著。這個時候,不禁那十個手下感到害怕了起來。如果真的攻進去了血洗弑魁帮的話,佐野禹艷不是不能夠繼承了家族的幫派,還在一天之間滅亡。到時自己死了,佐野禹光幫主會不會在天上懲罰自己啊!?那十個手下們非常害怕地暗想著。

十個都是縱火犯,正好在今天遇到了強敵的襲擊,你說時機是不是很巧合呢?還是,他們做錯了事情,註定要受到天譴,所以才需要面臨眼前這個悲劇的事件。

這個時候,弑魁帮的所有手下全部都出來了,跟他們的人數不分上下。全部各個拿起了武器全部都往前進行攻擊了。全部各個發起子彈全部各個命中全部敵人,可是敵人的能力也是不賴,他們全部各個也拿起了槍全部往弑魁帮的手下們射擊出去,也是有不少的手下因此犧牲。

就在這個你爭我奪的場景中,為了勝利不顧一切地發力去戰鬥。弑魁帮前也倒下了不少的敵人,整條弑魁帮的路都是一片血色覆蓋。血和雪,兩個都是不同的形態可是卻同音。血,就像是開在地獄之間的曼珠沙華一樣,即是嗜血又悲慘。雪,就像是上天灑下的百合一樣,即純潔又美麗。兩個合在一起,根本就是天壤之別的差別。

鮮血和白雪兩個合在一起,人也是從血色慢慢變成白色,從剛剛的肉體逐漸變成了尸體。

在這個兩敗俱傷的情景之下,只是剩下了綽綽有餘的那十個手下,對方還有大約二三十個倖存活下的菁英。這個時候,其中一個手下看著了眼前的人,疑惑地問了問:“你們到底是誰?”他的嘴裡正在吐著熱氣,表示著北海道現在的溫度極度冰冷。

而其中一個敵人則是很冷淡地說:“我們是來攀爬第一名的位置的,你們去死吧!”說完,他們全部立刻揮霍起武器,只見一個精英從口袋裡頭拿起了十個銀針,全部放在指縫間,然後再射擊出去。那倖存的十個手下立刻擋開了那個銀針,他們正好松了一口氣以慶幸躲過了攻擊。

可是,他們這麼想就錯了。那個敵人立刻揮舞起那些銀針,只見那銀針是使用普通裁縫的細針,上端的洞孔被綁了細繩,全部朝那十個人的穴道插過去。根據后颈大椎穴是“死穴”,再加上銀針具有毒液,一針插入了‘死穴’,痛楚正在充斥著自己的腦袋,心跳的跳動規律正不停地在降低。他們十人都因為無法動彈,全部倒在了地上。

一個敵人踩在了其中一人的頭上,冷冽的眼睛直視著那弑魁帮的手下,他冷冷地問:“快告訴,幫主在哪裡?”可是,他問了那手下,手下似乎沒有要表達的意思,只是無法動彈地倒在地上。

那個點穴的敵人看著了那個被踩著的手下,語氣惡狠狠地問:“我可沒封住你的喉穴,你快給我實話實說!”那手下聽著他們囂張的口吻,不禁噴了噴口水以示不屑:“我死了,我也不會告訴你!”聽著他這麼說話的手下,敵人將視線放在了其他九人身上。他看著了他們,冷冽地再次問道:“你們呢?知道的快說吧!”

那九人似乎也是鐵了心想要保護幫主的安全,他們封閉著嘴巴,也不肯說出來。其中一個大膽的手下還很不屑地朝他們用了充滿鄙視的語氣:“哼,我們死了也不會告訴你們的!我們幫主一定可以重建弑魁帮的!”

那些敵人勾起了一道邪肆的弧度,他看著了身後的夥伴們,全部將他們十人在這裡解決掉。看著那踩著弑魁帮手下的人是首領,他看著了身後的人大聲說:“把這裡的人碎尸!”身後的人全部紛紛點下頭,全部上前處置了那些封住穴道可是還有微弱氣息的十個手下。

其中一個是女生,只見她身穿著大約有10釐米高跟的鞋子,他看著了其中一個弑魁帮的手下,她露出了一個冷冽的笑容。她將自己的鞋跟放在了那手下的頭上,她緊緊地往下插,那個手下便立刻痛苦地嘶吼,一臉猙獰:“啊啊啊~!!!”只見鮮血不停地從頭皮上流了出來,隨著臉部的滑落,滴在了一片雪的地上。

腦漿,那紅白色的液體從那手下的頭流了出來,慢慢地滑落出來。只見那女孩似乎不死心,再將鞋跟踩得更加深入,不禁令那手下因為頭腦被摧毀,微弱的心跳也慢慢停止。那手下瞪大著眼睛看著白色的雪上被自己的鮮血和腦漿覆蓋了,就連眼睛都還沒蓋下的死去了。

其中一個人看著了女生的舉動,不禁吐了一口氣。這女孩真的下手殘忍!

這個時候,就到另一個手下的殘局了。那個手下看著那人死去的模樣,不禁害怕了起來。死相是比普通的還更加恐怖,不禁令他害怕得不想步入死亡了。

寧願安樂死,吞藥,跳樓等等,都不要以最恐怖的形態死啊!可是,不好意思曾犯過錯誤的人究竟逃不了修羅的手掌心。只見其中一個敵人拿起了一把槍,對準了那手下的雙眸,不禁令那手下有些錯愕,他沒看錯的話他對準的是自己的左眼!只見那敵人一手扣下扳機,那子彈正飛速地往他左眼射擊。他立刻閉住了雙眸想要躲開,可是躲開是沒用的。子彈准准打在了左眼,不禁讓他大聲吶喊:“啊啊啊!!!”

那鮮血從左眼皮那兒流下,無法動彈的他無法碰觸那流不停的血,只能夠讓那左邊的眼睛繼續流著鮮血,子彈都打進了整個眼球裡頭,極度的痛楚充斥著自己的大腦。這個時候,另一右眼正好也被那敵人對準,令他立刻害怕,語氣變得懇求還有結巴:“求...求你,不要...不要!”那子彈就像脫線的箭一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一槍打在他的右眼,立刻讓他‘啊啊啊啊啊!’吶喊著,整個聲音劃破整個安靜的樹林。

接下來就到了第三個人看著他,他不禁害怕起來。只見第三個敵人拿起了一把刀子,他立刻在第三個人的皮膚,一刀一刀地插進去皮肉裡頭,不禁令那可憐的手下再次吶喊。只見那個敵人正在一刀插進入了皮肉裡頭,然後再拔出來,再插入另一邊。鮮血再次像受詛咒的彼岸花開在了身子身上,盛開著發著嗜血的光芒。一刀插入了右手,再次拔出就像拿著筆不爽地插進粘土裡頭死命地插進去。

第四個人呢,手法更加殘忍,他拿起了一把刀子看著另一個手下。那個手下似乎一直在求饒這,看著三個人慢慢地被折磨死去,不禁害怕起來,他無法想象自己到底是怎麼死的。這個時候,只見那敵人拉起了他的右臂,一刀砍下,刺痛的感覺不禁令他大聲痛吟:“啊啊啊!!!”接著呢就到左臂、左腳,右腳的位置,讓他在痛苦之中死去。由於砍下的地方都是動脈處,砍下每一個部位的時候,不禁還灑出了大量的鮮血。整個雪地再次被血覆蓋,這次的血已經成了一條河,已經快要把雪給遮蓋了起來。

另一個人在第五個手下撒了不少的汽油,那手下不禁感覺到自己的身子所散發的那汽油味很難聞,他無法忍受呢!敵人看著事情已經辦妥,他立刻在那手下的身子拿起了打火機點火。那手下的身子立刻被點燃了火,那熾熱的灼感正在吞噬著整個身子,讓那手下立刻吶喊,可是無論他怎麼喊,火將皮膚燒得只剩下了肉,肉了之後才將肉和骨頭燒盡,之後整個身子就變成了灰往上空飛去。

第六個死法就是一個敵人拿起了一把刀子,他在一個手下的腹部開了一個洞,鮮血凜冽的雙手正不斷地一層又一層地拉開著身體的表皮。那個人感受得到皮膚切割的感覺,一直不停地在大喊痛苦地呻吟:“啊啊啊啊啊啊啊!!”接著,就到了器官的部分,只見那敵人一氣之下就把所有器官掏起,一個接一個的拿,不禁令那手下大聲地大喊著。腸,肝,心臟等等全部都被拉了出來,全部器官惡心地躺在地上。那敵人的雙手也是布滿了鮮血,甚至還有人體裡頭的酵素!

接下來就到了第七個,只見他拿著兩個樹枝狠狠地插進去那手下的鼻子,一點一點地插進去。那刺耳的吶喊聲再次傳入耳里。只見那手下的雙眼立刻轉成了白眼,整個人因為無法接納這個痛楚,都快速死去了。

第八個是只見一個人正在把手下的雙腳綁在一起,掉在了樹上。然後,他們不知怎的變戲法變出了一個油鋸,只見那個人拿起了油鋸正在往他的腰部一一接近,忽然之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只見他的腰部間被切斷了,上半身和下半身完完全全分開,被綁著的雙腳仍然還掛在樹上,上半身可憐兮兮地躺在了雪地上,只見那被切割的地方正在不停地滴血...

滴著,滴著...整個雪地又再次變成了紅色...

其他的手下也是死於同幾個方法,仍然一樣都是以最恐怖的形態死去。

敵人們冷眼看了這些死得非常淒慘的手下,毫無留情地離開了這個血腥味撲鼻而來的森林。就在他們離開之後,佐野禹艷便立刻趕了過來。她看著樹林傳來一股濃烈的血腥味,她不禁擔心了起來,她心裡才想說會不會被血洗。結果,為了證實自己的內心所想的到底是對還是錯,她就走了進去...

結果,她看到了全部人都躺在了血河裡頭,雪地上不止被鮮血覆蓋,地上還佈滿了全部的器官,長長的小腸全部都躺在了血河之中。佐野禹艷看著了眼前的慘劇,她不禁緊抓著自己的頭,這個身子往地上滑落下去,跪在了地上。

果然,她心裡想得沒錯啊!她一臉崩潰地看著這個慘劇,如果給她爸爸知道的話,爸爸會不會把自己給臭罵一頓啊!這個時候,她看著了那十個手下死得非常淒慘。她再次想到了慕嵐的身影,她攥緊了拳頭,雙眸正在透露出嗜血的光芒。

慕嵐,我不得讓你好死!我會想辦法抓到你的把柄,然後抓住你的把柄把你給殺了!!!

殷红 璀璨的玫瑰 凄静的绽放着

缓缓的渲染出一片瑰丽的月

像一条蜿蜒的红蛇

顺着白绽劲蹒跚爬动

缓缓滑向死神的舌尖

饮尽着温热的红酒

慢慢品味着绝望的灵魂最后哭喊...

4.阴险策略

佐野禹艷立刻回到了自己的家。她二話不說立刻衝到了自己房間的電腦桌去,她立刻開啟了電腦,動用了弒魁幫的能力去調查慕嵐的身世。

這個時候,電腦熒幕上立刻顯示了不少慕嵐的資料。她仔細一看,她看著慕嵐的身世就連慕辰的身世,也不放過。

佐野禹艷是一臉驚嚇,不過那副驚訝立刻轉換成了一副得意忘形的笑容,她還以為她的把柄會很難找到,沒想到竟然一下子就給她抓到了一個可以讓慕嵐立刻落魄的把柄。

她仔细阅读荧幕上的每一行字,她都乐得心中的花都快炸开了。

被催眠...

父母亲的死...

诅咒...

小女孩...

这几行字映入了佐野禹艳的實現裡頭,不斷地讓她感到非常開心。一下子就可以讓她想到了不少的策略,慕嵐想逃都沒有可能了!

雖然沒有了弒魁幫的手下幫忙,可是一個弱小的女孩,她是絕對有贏的可能。既然你能夠讓我姐姐死了,那麼我就替我姐姐報仇!再加上連弒魁幫被血洗的份也加在你身上吧!

佐野禹艷想著想著,不斷地“哈哈哈哈哈”大笑了起來。想到了一幕一幕慕嵐跪求的樣子還有落魄想死的模樣,她不禁發出了如惡魔般邪惡的笑聲,像極了一個巫婆。

這個時候,她無意間看到了一個男生的身影,她的嘴角越揚越高,另一個計謀又出現在他的腦袋裡頭。那男生有著一頭金色的碎髮,那雙酒紅色眼眸正在釋放著一股冰冷的氣息,那細膩的五官是每個女生的理想型,也是導致姐姐會為此死去的重要致命點。


隔天,

雪一簇一簇的落下,像是苍天冰冷的哭泣 被覆天下,扬扬洒洒。

 整条街一片绚烂的白色 行人着了冬衣,撑了伞,急急而过 。

街道旁的树木枯旧的枝桠也覆上一层银白

街角的小吃摊依旧蒸腾着热气,玻璃窗上蒙上一层薄薄的雾。

 寂寂长街,落雪漫天。

正在一起走到溪陰高中路上的慕嵐、慕辰、佐藤英烈還有伊月洛羽四人正邁步地朝學校走去。昨天下了一場暴風雪,不禁令今天的氣色還有溫度變得比以往的還要冰冷。慕嵐輕輕弄緊了包圍著脖子的圍巾,雙唇已經微微發紫了。這個時候,慕辰將他的外套立刻脫了下來,披在了慕嵐身上。

慕嵐似乎感覺到了一股溫暖從背後傳來,只見慕辰只是將他保暖的外套脫了出來給慕嵐穿,他自己只是單單圍著圍巾,穿著一件普通襯衫還有一條西褲。慕嵐一臉錯愕看著把外套給自己保暖冷著身子的慕辰,不禁立刻把外套丟給了慕辰。

可是,慕嵐這樣子做不但雙唇立刻變得非常紫,反而原本受到保暖的身子也變得冷了起來,不停地發抖。慕辰看著了慕嵐這副逞強的德行,他搖了搖頭。這個慕嵐啊!明明知道自己很難抗冷還要這樣子逞強!

慕辰仍然將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慕嵐身上,眼神變得非常嚴肅直視著慕嵐:“你不聽哥哥的話,哥哥就不要你了!”看著哥哥嚴肅的樣子,慕嵐立刻害怕地閉起了嘴巴。她只好拿著了慕辰的外套,讓自己受暖多一些。可是,他看著哥哥這樣子的模樣,她都害怕哥哥會冷得生病起來。

佐藤英烈看到了這一幕,不禁擔心了起來,立刻大聲地朝慕辰問道:“喂!你這樣不冷嗎?現在的溫度可是零下二十度嘞!你這樣子會凍死的啊!”

慕辰看著了佐藤英烈搖了搖頭,他眼神寵溺看著了慕嵐,攥緊了拳頭。“我不想我的妹妹受到一點冰冷,她的體質不能夠抵抗冷。所以,給他溫暖的就是我這個做哥哥的責任!”佐藤英烈聽著富有責任感的口吻,她不禁露出了一副笑容。慕辰是個不折不扣的好哥哥!他這樣子犧牲自己保護妹妹的心態是非常濃烈的,即使自己阻止也沒用的。

“慕辰是個好哥哥呢!”她淡淡地說了一聲,然後便轉過身子繼續朝前一步一步慢慢走過去。伊月洛羽則是用餘光掃視一眼慕嵐背後多披著的一個外套,他不禁有些失落起來。他多麼希望那外套是自己給予的..

而慕辰則是一臉錯愕地看著走在自己前面的佐藤英烈,他抓了抓頭嘴裡喃喃自語著:“她在生什麼氣啊?”慕嵐看著佐藤英烈的反應,她的嘴角高掛起來,說不定給哥哥幸福的就是眼前這個可愛的女孩了。慕嵐內心暗想著,替哥哥感到開心了呢!

他們四人走著走著,就踏入了溪陰校園裡頭。雖然慕辰很耐寒,可是在這麼寒冷的溫度之下,慕辰的雙唇微微發紫了,可是他為了不讓人發現,只好抿起了雙唇。

這時,眼前出現了一個他們厭惡的人影,不禁令他們四人立刻停止了腳步。佐野禹艷把目光看著了慕嵐一會兒,不禁射出了一股非常諷刺的眼神。然後,她再把目光放到了伊月洛羽身上,語氣變得非常淡然:“伊月洛羽,我有事想找你聊一聊,麻煩你可以和我走一趟嗎?”

伊月洛羽冷眼看著佐野禹艷,語氣十足冰冷,說話時所吐出的熱氣貌似比較像是寒氣:“我和你沒話說。”這個時候,佐藤英烈眼神變得犀利看著佐野禹艷,大聲指責:“你這個陰險的惡毒女人,洛羽哥才不想和你聊一聊!”

佐野禹艷把目光看著了佐藤英烈,她皺緊了眉頭,眼裡正釋放出不少的厭惡:“哼,我沒在和你說話。”佐藤英烈被她的話這麼一說,她更是生氣了起來,想要朝佐野禹艷大罵。可是,伊月洛羽阻止了佐藤英烈,伊月洛羽的內心覺得有一股很不好的預感,他看著佐野禹艷那麼冷靜的模樣,不禁覺得佐野禹艷似乎還有更大的一個招數可以玩死他們四人,他的額前不禁流下了幾滴汗。

“我和你走。”伊月洛羽在深重考慮一會兒,最後做出了抉擇。佐藤英烈一臉疑惑看著伊月洛羽,大聲質問:“表哥!你幹嘛要和這個女人走啊!”伊月洛羽看了一眼佐藤英烈,他立刻跟著了佐野禹艷走上前去,這一幕不禁刺痛了佐藤英烈的雙目。她不爽為什麼伊月洛羽要和這個女人聊一聊!明明都沒有交情,可是為什麼伊月洛羽要答應他呢!她的心中不禁燃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慕嵐看著伊月洛羽的背影,她不禁雙手合在一起,滿滿的擔心。她希望伊月洛羽和佐野禹艷一起的時候不要出事。

實驗室樓,

伊月洛羽和佐野禹艷走到了一間實驗室裡頭,佐野禹艷立刻把實驗室的門鎖了起來。伊月洛羽立刻一臉提防的看著了佐野禹艷,他完全不知道佐野禹艷這個惡毒的女人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這時,佐野禹艷立刻上前抱住了伊月洛羽的腰間,可是嘴裡正在吐露出充滿肉麻的話語:“不见你英俊的姿容已经一个星期了,真如七年一样。在这七天里,你的倩影无时不刻在我心海浮现!”聽著佐野禹艷奇怪的話語,他不禁疑惑了起來。這個女生之前還不是很討厭自己的嗎?怎麼會說起了這些肉麻話呢?

伊月洛羽看著自己被其他女人抱著了,他不禁想要快點放開,他立刻擺脫了佐野禹艷的雙手,語氣變得冰冷:“你到底想怎麼樣?”這個時候,佐野禹艷故意露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說話似乎在和伊月洛羽對牛彈琴:“没有人看到我站在爱的悬崖边,只有我想要纵身跃入你爱的深渊,安慰……我找到了安慰,就算把我摔得粉碎。”

伊月洛羽更是給他弄不著頭緒了,他看著了佐野禹艷更是非常生氣地朝她大聲質問:“你找我來到底是什麼事情?”佐野禹艷立刻露出了一個陰險的笑容,她看著了伊月洛羽語氣變得非常恐怖:“話說我動用了弒魁幫的能力去尋找一個關於慕嵐的秘密,我想這個秘密你也知道吧!伊月洛羽。”看著佐野禹艷那一副張牙舞爪的模樣,他不禁驚歎。這個女人真的好陰險!

“慕嵐的父母親是死於這個學校的不是嗎?慕辰慕嵐不知情是不是因為你們家族給他們找來了催眠師給他們進行催眠!不是嗎?我沒有說錯吧!”佐野禹艷的每一句話不禁令伊月洛羽感到害怕了起來,這女人怎麼會知道這事情的一切!

佐野禹艷立刻‘哈哈哈哈哈哈’地大笑起來:“想不想我去和慕嵐還有慕辰說,讓他們討厭你們不跟他們實話實說,然後讓你們彼此的距離越來越遠。你想要這個事情發生嗎?再加上我很討厭慕嵐,我恨不得她去死!你覺得我會放過慕嵐嗎?”伊月洛羽聽著這些令人厭惡和恐懼的話,他不禁擔心了慕嵐的安危。

他不想再讓慕嵐和慕辰受到傷害,自從他們來到了這個學校,他們一直不停地受到傷害。慕嵐還因此去了不少趟醫院,如果可以的話他想要保護慕嵐!不讓她受到一點傷害!無論是做什麼事情,他都願意,只要是為了保護慕嵐!

“你要我怎麼樣,你才不會對慕嵐下手!?”

佐野禹艷聽著了伊月洛羽的話,不禁歎了一聲氣。“真替姐姐感到悲哀,為了一個不愛你的男人死去。”她喃喃自語一聲,然後眼神犀利看著了伊月洛羽冷冷的說:“做我的男朋友!”

伊月洛羽聽著這個過分的要求,他不禁生氣了起來朝佐野禹艷罵道:“打死我都不會當你的男朋友的!”這個時候,佐野禹艷立刻笑了起來,就像是要施咒的巫婆一樣:“不要,我就讓你看到慕嵐的尸體!還有告訴慕辰事情的真相!”聽著這個過分的要求還有令自己恐懼的後果,他皺緊了眉頭,握緊拳頭咬緊牙根。

佐野禹艷看著猶豫不決的伊月洛羽,她的嘴角一直高掛著邪惡的弧度。最後,伊月洛羽硬著了頭皮,點了點頭:“我答應你。”

佐野禹艷看著他會為了慕嵐做出這樣子的抉擇,他不禁露出了笑容:“這樣才對嘛!”佐野禹艷立刻上前環住了伊月洛羽的腰,露出了一道邪惡的笑容。她看著計劃成功了,她現在就要去執行第二個邪惡的計劃了。

伊月洛羽並沒有擺脫掉她的手,他變得面無表情,內心卻很愧疚地向那三人說:“慕辰,英烈還有慕嵐,對不起...”

5.决裂

班上,

慕辰,慕嵐還有佐藤英烈三人一臉憂愁地等待著還沒進班的伊月洛羽,佐藤英烈很擔心伊月洛羽不知道會不會出事情。因為佐野禹艷的狠毒,他們是知道的,他们担心伊月洛羽会不会因此而受伤了呢?

他们才想着不久,他们所想着的身影正板着一张脸走进了班上。伊月洛羽迈着缓缓的脚步走到了自己的位置去,然后轻轻拉开了椅子坐下。他便坐了下来,冷着了一张脸。佐藤英烈立刻冲到了伊月洛羽的面前,她担心地问着:“表哥!”

伊月洛羽將目光看向了佐藤英烈,他不禁低下了頭。慕辰和慕嵐也一臉疑惑地看著了情緒有些低落的伊月洛羽,他們更是好奇了剛剛他和佐野禹艷一起的時候發生的事情。

伊月洛羽微微抬起目光看著了他們三人,冷淡地說了一句:“讓我一人靜靜。”語畢,他便將頭埋進了雙手裡頭,與他人與世隔絕。

佐藤英烈還有慕嵐慕辰看著了伊月洛羽這幅德行,不禁疑惑了起來。他們心中可是很肯定地知道,剛剛去找佐野禹艷的時候肯定出了什麼事。

佐藤英烈原本還想要多問什麼,可是卻被慕辰阻止了。慕辰那紫色的雙眸注視著佐藤英烈那水汪汪的藍眸,原本想要多說的便立刻閉起了嘴巴,沉醉在他那精緻的臉孔中了。

伊月洛羽想到了剛剛佐野禹艷對自己說的話,他更是害怕得提心吊膽,如果慕嵐知道了自己已經交了個傷害過自己的女朋友,會不會恨自己啊?可是,他不這樣做,那陰險的女人一定會想辦法把慕嵐還有他身邊的人狠狠地傷害。他不能這樣做,他必須要保護慕嵐!保護英烈還有慕辰等人!

幾個小時后,下課時間。

下課的鈴聲響起,無神上課的伊月洛羽不禁緩緩抬起了頭。他的神情變得非常空洞,他想一想佐野禹艷一定會來班上找自己的。到時候,他不是要和表妹還有慕辰慕嵐他們鬧翻?可是,保護他們也是他的責任啊!讓慕辰和慕嵐來到這個學校,都是因為他的歉意,讓他們免費就讀的。他不想再重蹈覆轍,他不希望父母親曾發生過的事情再發生在他們的身上。

可是,他想得再多還是要面對事實。忽然之間,班外走來了一個他最不想見到的女人。聽見那高跟靴子輕輕敲著了地板發出‘叩叩’的聲音,不禁令他感到特別恐懼。

“親愛的,你怎麼在睡覺啊?”佐野禹艷的聲音傳入了伊月洛羽的耳里,他不禁擔心了起來。佐藤英烈,慕辰還有慕嵐一臉疑惑看著佐野禹艷的那目光正在注視著伊月洛羽。他們三人不禁震驚起來,難道佐野禹艷所說的親愛的就是他嗎?

伊月洛羽知道自己無路可逃了,他緩緩地站起身子朝她的方向走去。佐藤英烈看著了這個反應,她不禁瞪大眼睛看著了伊月洛羽正在邁著步伐朝她走去。表哥和佐野禹艷是什麼時候發展了這個關係啊?她想了想剛剛表哥深重的表情,還有是佐野禹艷把他找去的。難道就是那個時候發展了這個關係!?

伊月洛羽上前撫摸了佐野禹艷的髮絲,他那面無表情不禁令佐野禹艷在他耳邊喃喃自語了些:“不准反悔曾經的承諾。”伊月洛羽那酒紅色的眼眸露出了那冰冷凜冽的神情,口吻也是很冰冷,有著把人處於南極的魔力:“我知道,你不准傷害他們。”

這個時候,佐野禹艷把自己的臉貼近了伊月洛羽的臉,露出了一道冷笑:“好,你果然聽話。”伊月洛羽連看都不想看她一眼,他沒有任何動作只是僵著身子給她佔據。

佐藤英烈反應非常激烈地沖了上前,把伊月洛羽和佐野禹艷兩人的距離拉開。佐藤英烈立刻搖著了伊月洛羽的身子,大聲指責:“表哥!你和這個女人是什麼關係?這是假的吧!對嗎?”說著的時候,她的眼眶都泛起了淚光。

伊月洛羽立刻收拾了自己的情緒,立刻放開了她抱著自己的手:“我和她是情侶關係,她愛我我也愛他。我剛剛和她告白了,然後我們就在一起了。不好意思我的好表妹,那麼遲才和你說。”他的神情完全是空洞的,毫無神情就連說話的語氣也變得異常冰冷。

佐藤英烈立刻被驚嚇得捂住了嘴巴,她無法相信她剛剛聽到的是從伊月洛羽的嘴裡說出來的。她不相信!伊月洛羽除了自己還有破例的慕嵐,他就是屬於不近女色的男生了啊!怎麼連這個陰險的女生會輕易成為表哥的女朋友啊!不,她不要這個陰險的表嫂!

慕辰看著伊月洛羽那酒紅色的眼眸似乎在閃躲著什麼,他似乎覺得伊月洛羽肯定是有在閃避什麼秘密不肯告訴他們三人!他心中的那肯定變得很堅定,他不相信伊月洛羽會是這種風流男生!以他男生的第六感來感覺,他肯定不是這種男人!他可是深深相信著。

慕嵐則是僵著身子看著了伊月洛羽,想到之前他怎麼為自己死心塌地。他對自己的溫柔,她銘記在心。每次看著他那就紅色的眼眸,自己的心總是會被牽著走。她是不是在心里也住著了這個男生呢?他不在意自己的聲帶,他不在意現在是短髮的她,他仍然呵護著自己。他真的對自己真的很好呢!看著他現在就要讓別的女生投入自己的懷抱,內心卻在發出濃烈的痛楚。真的很痛,心都流血了呢...

佐藤英烈慢慢地朝伊月洛羽的身子走去,她瞪大眼睛地直視著伊月洛羽,冷淡地問道:“你說的是真的嗎?”那冷淡的聲音只有對陌生人才聽見的口吻,現在是對住了自己用著這個語氣。伊月洛羽已經知道,佐藤英烈已經對自己感到很失望了。

伊月洛羽看都不看佐藤英烈一眼,便點下了頭。她看著了伊月洛羽挽著了佐野禹艷的肩膀,走出了班上。全班人一臉疑惑地看著了伊月洛羽還有慕辰他們等三人發生的事情,都不禁一臉錯愕。

佐藤英烈發愣了一會兒,忽然之間立刻哭著了雙眼往門口跑了出去。慕辰見此,他立刻擔心地跟著跑了出去,追上佐藤英烈去了。

慕嵐則是仍然沉醉在剛剛那畫面,雖然她不相信伊月洛羽是真的喜歡這個佐野禹艷。可是,令她擔心的是,他害怕這個事實的陰謀后隱藏著什麼自己不知道的恐怖事件,還很怕伊月洛羽用了什麼條件換取了這個事。她很不希望身邊再有人出事了!

佐藤英烈一邊奔跑著,一邊哭泣著。她從來沒有和表哥吵過架,冷戰,這一次是他們第一次冷戰。佐藤英烈一直哭,她和伊月洛羽之間根本完全沒有秘密。可是這一次卻破了例,她現在對伊月洛羽感到很失望。整個人很失落地在校園走廊上奔跑著...

慕辰一直在校園中尋找著佐藤英烈的身影,他希望佐藤英烈不要做出傻事。他很怕佐藤英烈會因為太失落,一個躲起來讓自己流淚。慕辰不希望看到這麼落魄的佐藤英烈,如果可以找到她了就讓他依靠自己吧!

他跑著跑著,終於看到了佐藤英烈整個人靠在了欄杆旁。慕辰看著欄杆外是大約有四樓高的邊緣,她看著了慕辰的到来,不禁哭了起來。“嗚嗚嗚...表哥怎麼會這樣子對我啊!?我們可是從小一起長大沒有吵架過的啊!為什麼洛羽哥變了!!??”慕辰听着她的诉苦,不禁让他感到不是很滋味,毕竟看着女孩子哭也是不太好。

“嗚嗚嗚嗚...以前的表哥到底去哪裡了!!那個溫柔體貼的表哥到底去哪裡了!!”佐藤英烈就這樣哭著,慕辰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安慰。

最终,慕辰将佐藤英烈抱在怀里,让她闻着自己身上那散发出的隐约的沐浴露味道。既是舒适,也有十足的温暖。原本哭哭啼啼的佐藤英烈,在一个暖和的怀抱之下有了安心。

慕辰看著了佐藤英烈,淡淡地說:“雖然我不能夠完完全全代替你表哥,但是我可以代替他照顧你,呵護你。我们一起等到你表哥告诉我们事实,好吗?”佐藤英烈一臉錯愕地看著慕辰,她看著眼前的男生忽然變得溫柔像個不可褻瀆的天使一樣,她情不自禁地點了點頭。

慕辰看著眼前的女孩答應了自己的要求,他將佐藤英烈抱得更紧以给予十足的温暖,語氣變得十足曖昧:“洛羽會回來的,我也會好好照顧你的...”

佐藤英烈雖然有些錯愕,但是她能夠證實自己的內心已經把慕辰的身影給住了下來。她雙手環住了慕辰的腰,露出了一道笑容:“謝謝你,慕辰。”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