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特务:飞蛾扑火
Friday, April 17, 2015 | 1:11 AM | 0Comment

这个世界,就是要有一定的平衡才能够让世界变得稳固。

人的性格有可能是好,也有可能一生来就背负着恶魔的责任。所以,为了这一些贬义性的人出现,才会有法律的出现。

----------------------------------------------------------------------------------------

「 根據最新消顯示,香港某件金店遭受到了高調性的搶劫,所有的黃金都被拿走了。本報訊懷疑這恐怖分子與之前發生在不少歐美國家的高調性搶劫案的犯人同一人… 」 液晶七十二寸SONY電視播映著一項金店遭受搶劫的新聞,坐在沙發面對著電視的四人,心就像被提了起來一樣。

“夜,你說讓齐娅一个人冒险去执行线人的任务,这好吗?”水瞬风一脸担心地注视着佐藤雨夜的脸庞,佐藤雨夜转过头看着了他点了点头。

一个拿着装满伯爵茶的温柔女子看着了佐藤雨夜摇了摇头:“夜,我觉得你让一个女生去执行线人的任务,实在太危险了!”月音梦的话传入佐藤雨夜的耳里,不禁令他感到有些道理。可是,他已经很早就让朽木齐娅去执行这份任务,不可能让他把朽木齐娅叫回来的吧?

佐藤雨夜站了起来,他朝楼梯的方向走了上去。他迈着缓缓的脚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他看着一个美丽的女子长发飘逸地坐在书桌面前。他看着邪星尔处理着任务的文件,眼下有着淡淡的黑眼圈。

看在眼里的佐藤雨夜不禁心疼了起来,他把一件G2000黑色上班大衣披在了邪星尔的身上,不禁令她感到了一丝温暖。她转过头看着了是佐藤雨夜正露出一副如天使般不可亵渎的笑容,佐藤雨夜看着了邪星尔有些自备地问道:“我让齐娅一人去执行这项艰难的任务,你觉得是对还是错呢?”

邪星尔看着他一脸受伤的模样,冷冰冰的她就在这时嘴角划出了一道给予暖和的弧度:“让女生去执行这份任务的确是危险了不少,可是你并没有逼迫她必须担任啊!再加上,齐娅可是答应帮你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去做任务啊!她为了任务负起责任,你要感到开心才是啊!”

佐藤雨夜有些担心,他心中有着一股不详的预感。他觉得把齐娅送去当线人,是一个很不对的选择,因此他还觉得这即将会给他们带来不好的后果。邪星尔拍了拍他的肩膀,向他充满自信地说:“你要相信齐娅,她虽然大大咧咧,可是至少她执行每分任务都没有失误过,这次也是一样。”

佐藤雨夜听着邪星尔的话,不禁感到踏实了一些,可是那不详的预感依然存在自己的心中。


美国,华盛顿。

就在一个乌黑的仓库里,那是非常偏僻的地方,几乎是完全没有人会来往的地方。一个微卷并肩棕色短发的女生手夹着一条雪茄,她放在唇边轻轻吸一口,然后再慢慢地呼出去。自从他来到了美国,就过得跟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生活。她非常排斥这样不健康的生活,可是现在她是个线人,为了消息必须要入乡随俗,跟着犯人一起生活。

“Lydia,麻烦你过来帮忙熔金了。”其中一名美国华裔的男人叫了叫朽木齐娅,正好放在她唇边的雪茄的烟头已经熄灭了火。她把握柄丢在了地上,她朝排满不少火炉的方向走了过去,那Gucci的黑色短靴轻轻敲着地板发出“叩叩”声,她拿起了几排闪耀发着光芒的金条,她看着了那金条露出了复杂的思绪。

她左看右看,她看着四周围完全没人,她立刻将这些真正的金条放进了自己口袋,再从口袋拿出几排单纯金属做成的金条放进了锅上,看着它一点一点接受着高温融化。这些金条都是从金店利用抢劫的方法获得的,为了消灭此证据而进行了熔金的步骤。

幸好自己有和这些美国恐怖分子打好密切关系,不然自己是不可能那么容易就会下手的。而朽木齐娅身上带着的爱马仕Hermes项链和手链都有懂过手脚,将纳米型的闭路相机装进入。所以,他们的一举一动全部都会被传输到幻影组织闭路电视上。

就在她看着金已经熔到了固定的一个形状后,她便将火熄灭,等待温度退化。这时,门外走进来了不少人,不禁令朽木齐娅感到有些疑惑。她看着门外走进来了几排黑衣人,其中走在路中间最前方的就是美国恐怖分子集团的主管— 安德鲁·琼斯。他庞大的身子映入了朽木齐娅的眼帘,不禁让她到非常奇怪还有不太好的预感。

“我要聚集各位兄弟们,今天我会带着所有的人来就是有一个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们。”安德鲁·琼斯提高分贝告诉了整个仓库里的所有人,其他的人都将目光放在了安德鲁身上。安德鲁·琼斯使了一个眼神,几个强壮的黑衣人拖着了一个了不停挣扎的年轻男生。


日本,东京。

一直在幻影组织监视房里头一直盯着荧幕的上官爵冥,他看着朽木齐娅所身处的情景,他不禁流了几排汗水。难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吗?

他的双目一直注视着电视荧幕,全神贯注地盯视着不敢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安德鲁·琼看着所有的兄弟们,语气非常严肃,气势汹汹的气氛令所有的人感到非常紧绷,朽木齐娅看着眼前的情形不禁流了几滴汗水。

“这个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独吞金条,用金属替换进行交易。对方知情了不仅要求退货,还立刻让我们名誉扫地,这样的废物你觉得我们该如何处置呢?”安德鲁·琼这么一说,那一直不停挣扎的男生一直摇头解释着:“老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那是金属啊!一定是有人要陷害我所以才换成金属的!我真的不知道那是金属!老大,我求求你原谅我吧!我还有家人需要我照顾的!”

看在眼里的朽木齐娅不禁感到少许的愧疚起来,虽然这里的所有人都是犯人。可是,毕竟人不是冷血动物,都还会有些情感存在,只是看这份情感能影响你多大而已。

而在遥远盯视这一切的上官爵冥不禁感到担心了她的安危。这时,有人走进来了监视房里头,上官爵冥立刻提高警惕看向被打开的门,只见水瞬风一脸无精打采地走了进来。上官爵冥看他脸色,当然是知道他很担心齐娅的安全,时时刻刻想着她会不会遭到危险都感到坐立不安。

水瞬风盯视住了那一片片屏幕所露出的画面,不禁令他瞪大了双眼。“娅!”他拉开了上官爵冥的位置,眼睛瞪得大大看着朽木齐娅所在的情景,不禁令他感到害怕。

安德鲁·琼不听不看着眼前的人如何向他请求原谅,他无视了他的可怜。残酷的他擦了一个响指,他身边的小弟拿了一个大大的汽油往那男生的身上倒去。那男生似乎知道自己将会落到怎么样的处境,紧张得一直不停地在要求着,希望安德鲁·琼能够敞开心胸原谅他。可是,为了利益冷血无情的安德鲁·琼不理会,他的嘴角轻轻勾起了一道邪恶的弧度。他从口袋里头拿起了一把打火机,轻轻打开了盖子,摩擦了一个小小的火花。

他将打火机往那人投掷,那男生目瞪口呆看着那打火机正往自己投掷而来。结果,一阵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传遍了整个仓库。朽木齐娅的视野里出现了那男生慢慢地被火烧尽,随着皮肤,血肉,器官,骨头一点一点地烧尽。

水瞬风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禁攥紧了拳头,他想要准备掉头离开监视房。上官爵冥见此,立刻把他叫了一声。水瞬风停止了脚步,他转头看向上官爵冥。“你别告诉我你现在要去美国找齐娅?”水瞬风被他的话一怔,眼神中流露出了悲伤的神情。

上官爵冥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予兄弟之间的感情。“我知道你很担心她的安危,可是你这样子去不怕打乱她的任务吗?而且,你别忘记还有夜这个组长的命令,你可不能乱来啊。”水瞬风点了点头,听着他的话脑海中更是浮出不少的思绪。

“我真的无法放心,我真的很怕娅会出事情。无论怎么样,我还是会去美国的,不过我会先征求夜的意见。”说完,他便离开了监视房,上官爵冥则是一脸担心地看着他渐渐离去的背影。

朽木齐娅看着一条活生生的命就在自己的眼前消失殆尽,她不禁感到这世界的恐怖。这些是做为普通的警察永远都不能够看得见那些恐怖分子浓烈的邪恶。就在朽木齐娅还在深思的时候,一阵声音吧朽木齐娅叫了起来:“Lydia.”

只见那美国华裔看着自己,她将熔金烧好了之后便放在一旁走到了美国华裔的面前。这时,安德鲁·琼也朝自己走了过来,露出了一副真诚的笑容。“这妞是谁让她进来的,看起来挺刚强很有效率的。不错不错…”朽木齐娅看着眼前的男人油嘴滑舌的,不禁有些延误。而那美国华裔则是恭敬地对安德鲁·琼说:“是我带她进来的。”

安德鲁·琼看着那美国华裔,思绪有些复杂但还是轻轻点头以示满意。“两天后,去宾夕法尼亚大道的Charle's Jewellery抢夺所有黄金,我明天会给予你们指示。”所有的小弟们点了点头,安德鲁·琼看着所有的手下们,露出了一个奸诈笑容,心有所思地离开了这个阴暗的仓库。

听着后天就要进行抢匪行动的朽木齐娅,他虽然面无表情毫无任何反应。可是,她的左手立刻放进了口袋,划开了滑锁键,熟能生巧地打开信息立刻发送这个严重的消息给幻影组织的所有人。这时,眼尖的美国华裔有些怀疑她的举动,便问了问:“你在找什么?”

朽木齐娅立刻从口袋里头拿起了一盒铁盒,然后也顺手拿起了一个打火机。她将铁盒打开拿起了一支雪茄放在唇边,她点了点火吸了一口烟然后再呼出去,一团团的烟从她的嘴里一口一口呼出。

她看着了那美国华裔男生问道:“你要抽吗?”那男生摇了摇头:“我不喜欢雪茄。”朽木齐娅吸了一口雪茄后,再轻轻将烟呼了出去。


日本,东京。

水瞬风走到了佐藤雨夜的房门前,他轻轻敲了门。佐藤雨夜听见门外有敲声,他便打开了门。水瞬风走进了佐藤雨夜的房间里头,一脸心急如焚。“你有收到娅的信息吗?”佐藤雨夜收着书桌上的文件时,他停止了自己的动作。他转过身看向了水瞬风,点了点头。水瞬风看着他,立刻站到了他的面前,紧张地说:“我刚刚看到娅的情景,她的处境真的很危险!我很担心,我可不可以现在立刻就去美国找她?我拜托你,让我去好吗?”

佐藤雨夜看到眼前的水瞬风,他当然知道他很担心朽木齐娅。可是,他又有点担心水瞬风去到美国会打草惊蛇,打乱事情发展的节奏。佐藤雨夜看着水瞬风朝他冷静地问道:“你可以去,条件是你要用普通人的身份去美国。幸好,我有能够去美国的VISA,你拿着那卡去申请准许吧!”水瞬风接过了他手上的VISA卡,他拍了拍佐藤雨夜,有些兴奋:“我不会去打草惊蛇的,你放心好了。”

佐藤雨夜听到他的话,他也放心了下来,他的嘴角勾起了一道笑容。


傍晚,东京机场。

水瞬风已经获得了美国的准许,他将行李带上飞机。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自己独特的身份,打扮朴素的他搭上了经济舱。大约弄好一些手续后,一辆飞机便从东京机场慢慢地升空。水瞬风坐在了这个有些狭窄的经济舱上,他缓缓闭目入睡。他完全没有注意了窗外也又多一辆庞大的飞机和他一起飞翔在这个宽敞的天空。

一量庞大的飞机完全没有任何的航空公司注明,可是飞机的体型大得和搭头等舱的飞机一模一样。只见机舱里头坐着了四个人物:佐藤雨夜、邪星爾,上官爵冥和月音夢四人。他們見時機已經成熟,打算就在恐怖分子進行行動之後開始將他們繩之於法。可是,美國的恐怖分子為什麼會讓住在日本的他們去執行這份艱難的任務呢?原因很簡單,幻影組織是一個秘密組織,雖然談不上家喻戶曉那麼誇張,可是這個組織是全世界各角落的所有警察部門必懂的組織。這個組織是由全亞洲的富門繼承人管理,帶領整個組織的就是亞洲首富——佐藤家族的繼承人:佐藤雨夜。

接下來的成員就是月音夢,上官爵冥,朽木齊婭和水瞬風,而這個組織也悄悄地被一個神秘的人物帶領著,她就是邪星爾。通過他們聰敏的思考和行動,沒有一項任務是他們無法破案的。所以,美國總統為了消除自己國家的恐怖分子,特別邀請了幻影組織前來幫助。

可是,美國並不算在亞洲裡頭。美國,可以說是全世界最強大的一個國家。有著最好的科技還有思想,當然負面範圍的也是一樣的。這些恐怖分子不只破壞了國家的安寧,還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一切做出任何殘忍的事情。就連最強大的美國警察都無法將這些逍遙自在的罪人關入監獄。所以,對於幻影組織的他們六人,該會怎麼去面對這麼如此艱難的任務呢?

這個任務會不會成為他們破例的無法破案的任務呢?繼續看下去吧!

兩天後,倉庫。

所有的小弟們都將搶和匕首放在了身上,全部準備要出去執行搶奪黃金的任務。站在一旁帶著面具的朽木齊婭看著所有的手下們準備就緒,她的心不禁再次提了起來。難道她也要和他們一起去搶劫嗎?她可是幫忙打擊犯罪的一名CIB嘞!怎麼落魄到要和這些小混混一起違反自己的責任了。

就在她还在犹豫的时候,那美国华裔男生便朝他们呼吁了一声:“我们全部开始出发!”全部手下们都点了点头,纷纷坐上了被安排的小型货车。朽木齐娅看着他们开始了行动,她也只好跟上了车子。

美国纽约机场,

一个带着帽子的男生从海军手中拿了自己的护照之后,他便走出了机场。那男生就是急着要去见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女生而跑到美国来的水瞬风。

除此之外,另外四人也跟到了纽约机场。他们将护照交给了海军办了入国的手续,办好了之后他们便走到了机场外的等候处。忽然之间,一辆劳斯莱斯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帘,只见那司机是自己组织里面的成员。

四人坐进了车厢里头后,劳斯莱斯便开始被驾驶了起来。棕色碎发随着窗外照射的那浓烈阳光下变得更加闪闪发亮,上官爵冥心中有一股不详的预感,他深深担心着在进行任务的朽木齐娅还有跟着她来到美国的水瞬风。

这是个非常危险的任务,任何人都不能够小觑这些人人无法阻止的恐怖分子。他们心中当然也会担心了!棕色长卷发直腰的月音梦立刻开始搜索着朽木齐娅的位置所在,她将苹果iPad mini的系统稍微动了手脚,所以造成给予我们方便的iPad变成了一个执行任务所必备的一个装备。

紫色直发被束成了一条长长的马尾,她靠着车椅背躺住闭目养神。可见她已经十足地疲倦,邪星尔那微微苍白的脸颊深深吸引着佐藤雨夜的目光。他将穿在身上的黑色G2000的棉质外套盖在了邪星尔的身上,不让她着凉。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抵达了那家Charle's Jewellery后,小弟大约有六个。那名美国华裔便立刻拿了枪,小弟们也拿刀拿枪地准备下去开始行动。而朽木齐娅完全不懂自己该怎么面对现在的情况,如果帮忙他们的话,那么他现在不是在和这些罪犯狼狈为奸吗?她不是在违反自己所该负起的责任吗?

如果说不要帮助他们的话,那么她不是会被人家怀疑吗?如果最后被人发现,那么一切的计划不是完全化为乌有了吗?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才好?这些疑问充斥着她的头脑,让她犹豫不决。朽木齐娅正在沉思时,美国华裔男子便朝朽木齐娅说了一句让她那沉重的大石轻轻放了下来:“你去那辆车上吧!女孩去抢东西似乎不妥,你帮忙注意人从吧!”朽木齐娅机械般地点了点头,看着那男子为自己准备了一辆宝马,完全没有想到这名男子会那么替自己着想。因此,她的心勉强感到踏实,她便快速地往那辆宝马跑了过去,立刻开了门坐进去了车厢里头。

那美国华裔男子看了一眼朽木齐娅,那美国华裔男子将油门踩得最低,那小型货车便如脱弦的箭一样往那Charles's Jewellery开进去。那大大的玻璃门立刻被撞碎了,走在路人行道上的人们立刻被这个危险情况吓跑。那金店的服务员立刻害怕得躲在了桌子底下,他们知道这些人是为了他们所卖的黄金而来的。

美国华裔男子带着了所有的小弟们攻進去了金店裡頭,他們朝天花板開了槍。響亮的槍聲將服務員嚇得腿都軟了起來,幾個手下們立刻將放在櫥櫃的所有黃金飾品全部丟進去了準備好的黑紙袋。這時,金店的經理為了保護這些金品不被奪取。他立刻站了起來阻擋他們,可是冷血的手下們立刻拿起了槍,槍口對準經理。幾把槍同時扣下扳機,子彈全部往那經理的身上射去。鮮血就像被掀起的漣漪一樣躺在了地上,潔白的地磚立刻被鮮紅淋漓的血液覆蓋完。

朽木齊婭躲在了寶馬的車廂裡頭,她看著其他人都不在自己附近的範圍中。她想要快速發信息給他的隊友讓他們快速過來這裡把這些罪犯抓起來,可是時機非常地巧合。她的手機忽然從口袋響了起來,她立刻從褲袋裡頭拿起自己的蘋果六代。看著熒幕上是她日夜都想著的男生,她立刻滑開鎖鍵接聽。

“喂!我正好也要找你!你現在快點過來Charles's Jewellery。他們已經開始行動了,我們現在可以開始捕捉他們了!”朽木齊婭立刻朝電話裡頭的人快速地交代她所要說的事。而在電話另一邊的水瞬風朝電話說了一句:‘我知道了’便立刻從紐約趕過來華盛頓了。

朽木齊婭將手機掛斷了之後,她把手機放進了口袋。她一轉個頭,發現到了自己旁邊坐著了安德魯。朽木齊婭不禁瞪大了雙眼,將她嚇得目瞪口呆...

安德鲁眼神邪恶地瞪着朽木齊婭,語氣變得微微冰冷:“你是臥底,對嗎?”朽木齊婭眼睛瞪大,她的右手往后將車門打開,立刻逃跑了出去。安德魯看著朽木齊婭已經逃離,立刻打電話叫人來把朽木齊婭給抓起來。

朽木齊婭雙腿立刻升級成飛毛腿地快速往前跑,在不久之後她從身後聽見了一些巨響。她往後一看,看著不少的人正往自己的方向跑來。她看著前方有一條路可以轉彎跑進巷子,所以她便快速地往那方向跑去了。身後安德魯派來的小弟們也快速地往朽木齐娅所在方向跟上去了。

水瞬风立刻租了一辆蓝宝基尼,他猛踩下油门立刻赶着从纽约开车到华盛顿去。他立刻打开了自己的手机,立刻搜查朽木齐娅手机的卫星位置。他发现到了朽木齐娅的位置正在不停地朝前迈起,不禁令他感到心惊胆跳了起来。他只好紧紧踏下油门,将车子用最快速的速度往前飞去。

朽木齐娅跑进去了一条巷子之后,很不幸地发现自己遇上了一个死胡同。她一拳打在了墙上,嘴里正吐出了一个不良的话:“SHIT!”她看着后面大约有几十个小弟们发现到了自己的位置,全部往自己扑过来。朽木齐娅立刻从外套拿起了两个吸盘,将吸盘黏在了自己那双香奈儿的黑色短靴上。这吸盘采用了壁虎能够使用吸盘攀爬的原理而做出,她立刻往一面墙壁上爬了上去。但是,这些手下们也不是笨的,他们立刻拿起了枪,枪口对准了朽木齐娅发射子弹。朽木齐娅看着十几把枪口正对准着自己,她的额前不禁流了不少的汗水,她只好凭着自己的能力躲开这些子弹了。

朽木齐娅的能力也不差的,所有的子弹她都能够一一躲开,身手敏捷的她立刻跳到了整栋楼的最高峰,然后便开始逃脱了起来。忽然之间,那鲜血就像开满曼朱少华一样地随着一点一点地盛开,朽木齐娅的左臂忽然被子弹射穿,鲜血就像是开了水龙头的开关一样流失,怎么都也无法停止下来。朽木齐娅看着子弹发射的来源之处,发现到天空上出现了一辆直升机,那庞大身形的安德鲁琼斯手上拿着一把枪,他轻轻吹拂掉枪口所残留的烟。

朽木齐娅看着情况不妙,她攥紧了拳头,不慌不乱地正思考着下一步的做法。随着鲜血一点一点的流逝,她的脸完全失去了血色,如玫瑰般娇嫩欲滴的双唇就在短时间之下变得和白纸一样的苍白。安德鲁·琼斯将直升机降低,降落在了一栋大楼的最高处,也就是停留在朽木齐娅的面前。安德鲁·琼斯看着朽木齐娅有些不太乐观的状况,他按了按自己的手指,骨头与骨头之间的摩擦发出了一阵细声。他看着了朽木齐娅,嘴角勾起了一丝邪恶的弧度:“既然被我逮到了,你就准备下地狱去吧!”

朽木齐娅斜视着安德鲁·琼斯,她立刻从口袋里拿起了一把枪,枪口准准对着了安德鲁·琼斯:“做了那么多坏事,难道一点愧疚心都没有吗?”安德鲁·琼斯听着她的话,不禁觉得这是非常无耻的笑话,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人都是性本恶,如果没有法律的制定,相信我这个世界都是邪恶的!不过,随着世界的进步,科技的发展,为了获得任何一切的人类不惜抛下自己的良心,偏偏都要违反法律去获得。现在的世界已经就是这样子了,良心都没有了还哪来的愧疚心!?”朽木齐娅紧紧扣下扳机,可是她感到非常不佳的是,她的枪一粒子弹都没有!

安德鲁·琼斯看着朽木齐娅的模样有些落魄,嘴角挂着的弧度慢慢地提高了起来。“你的枪我让我手下帮你换掉了!”朽木齐娅听到了安德鲁·琼斯的话,她不禁一脸错愕。难道他看着自己的时候她就有所怀疑了吗?

“那金属其实就是你包换的!对吗?”安德鲁·琼斯那一双要将你给吃了的模样不禁令朽木齐娅只好点头说是。朽木齐娅看着手臂的鲜血仍然不停地在流淌,她的意识也变得越来越模糊。真是超级倒霉,怎么在这种关键时刻就是没有布料可以拿来止血呢!他身上的所有一切都是防水的,真是太倒霉了。安德鲁·琼斯立刻朝朽木齐娅的身影跑了过来,准备想要给予朽木齐娅一拳的。可是,朽木齐娅努力让自己保留意识,她立刻紧紧抓住了安德鲁·琼斯的拳头。安德鲁·琼斯的使劲所有的力气放在了那拳头上,这不禁让朽木齐娅的身影开始往后移动。

到了后头,朽木齐娅逮到了安德鲁·琼斯的弱点。她立刻提起右手一拳打在了他的腹部上,不禁让安德鲁·琼斯吃痛地捂住了自己的腹部。朽木齐娅便立刻往前,从口袋拿起了匕首准备要将安德鲁·琼斯杀死的时候,忽然之间一封信就从外套中缓缓掉落了出来。安德鲁·琼斯立刻被那封信的存在给深深吸引了目光,这不禁让朽木齐娅感到了危险的气息。朽木齐娅立刻捡过了那张掉落的信,可是就在他的手从正从地上要慢慢提起的时候,一个GUCCI男士的板鞋将朽木齐娅的手踩得紧紧,不禁让朽木齐娅痛得皱紧了眉头,脸部抽搐,就是不愿意将痛楚从嘴巴吐出。

安德鲁·琼斯看着朽木齐娅那么能耐,他再加劲了所有的力气,这不禁让朽木齐娅感觉到他的掌骨正在慢慢地断开,痛得连感觉都已经完全失去了。再加上左臂又还有多一个伤口,怎么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就可以治好呢?难道,她真的就要为这个任务付出了生命吗?也好,只要这一封信不被其他人拿走,能够安全送到他的身边,死都也无遗憾了。

“这封信看样子对你很重要呢!我想要看看这里面到底写了什么!?”安德鲁·琼斯想要从朽木齐娅的手中拿起那封信,可是意识坚固的朽木齐娅紧紧握住了那封信,就是不愿意将握住信的手放开。“即使我的手给你踩到骨头断,我也不会给你看的!”朽木齐娅那双酒红色的双眸深邃地注视着安德鲁·琼斯,坚定的意识不禁令安德鲁·琼斯感到愤怒燃尽整个身子。他将愤怒转换成力量,加重在他的脚。‘咔’了一声,朽木齐娅立刻咬紧了下唇,咬得下唇都流下了鲜血。没错,掌骨真的如她所说的断了。可是她依旧将信拿着,不禁令安德鲁·琼斯感到更加懊恼,没想到朽木齐娅竟然还可以那么固执地保护那信,只能够感觉上那封信对她是多么地重要。

朽木齐娅看着安德鲁·琼斯的脚开始慢慢移开,她立刻用了左手的力撑起自己的身子站了起来。现在的她,右手掌骨断了加上左臂又枪伤,根本就是没有赢的胜算。她看着身后就离高峰的边缘很近,令她不禁心脏开始加速,呼吸变得非常急促。虽然已经抱着了死的心态,可是她想要在她死之前能够把这个罪恶的主干杀死,这样子她才会死得比较安祥。

但她的愿望并没有实现,就在她准备拿起了匕首要往安德鲁·琼斯的身上插去时,脑袋忽然间一片空白,那个握住匕首的手突然松了下来,匕首就掉落在地上了。可是,冷血无情的安德鲁·琼斯一枪对准了朽木齐娅的心脏,子弹从枪口脱颖而出。子弹的冲力快速地击中在朽木齐娅的心脏上,很不幸朽木齐娅离边缘就不远了,整个身子完全失去了重心然后就这样往后仰倒去了。朽木齐娅看着天上的云,天空是多么的漂亮,那云的形状就像是一双手一样要把自己拉去。朽木齐娅的右手仍然紧紧握住了那封信,在她脑海还保持了一点点的意识,脑海出现了水瞬风的样子,和他一起的回忆,嘴角不禁露出了一道笑容。

如果,来世还能再相遇,我想要和你到白头偕老,我想要和你结婚,组织属于我们的家庭,不强求什么荣华富贵,只是想要在来世和你继续在一起就好了..我就满足了..


突然之间,水瞬风的心就像从高处坠落下来的一样,痛得令人无法呼吸。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发现到了朽木齐娅的卫星位置没有了动静,他将车子停泊在一旁。他立刻从车厢走了出来,正要准备去寻找朽木齐娅的时候,忽然之间一个令人心碎的画面映入眼帘。他看着有一名女生从十八楼高的高楼大厦坠落了下来,随着冲力过大的坠落倒在了地上,原本普通的泊油路就在这么一瞬间,地上仿佛是铺上了红色的地毯。而她的右手还正紧紧握住了一封不被鲜血沾染的信…

由于不少的路人经过,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尸体都不禁惊吓得大喊起来。水瞬风就在他亲眼看着那女生坠落的时候,他有一股不详的预感。他看着手机上显示着卫星位置就离自己只有两百米的距离。两百米的距离...并不远,他稍微预测了一会儿,他才知道原来他心里的那不详的预感果然是真的发生了。他看着越来越多人围观了,他深怕着她会被人随意骚扰,他立刻朝那血泊的所在处跑了过去。

他越过了人群,看着一个女生倒在了血泊之中。他无视了这些血腥的画面,他一心只是想着朽木齐娅。他看着朽木齐娅的脸色苍白得如白纸,手臂和心脏有了抢伤。这些画面不禁令他感到心碎,就如同世界末日了一样已经不再存在希望。他不顾鲜血怎么让自己的身体覆盖完那血腥味,他只是想要立刻把朽木齐娅的遗体紧紧抱在怀里,他的眼泪也开始一行一行地划过了脸庞。“对不起,要是我能够提早到来的话,你就不会死了!你就不会死了...你就不会死了...”他的话听起来是多么的愧疚,心正在开始面临支离破碎。他怀中的人一直都是给他带来温暖,可是现在呢?冷冷的触感使自己感到了心灰意冷。

“相信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很健康地很活泼地站在你眼前,对你露出微笑。”手受伤的朽木齐娅看着水瞬风一脸自责,责备无法好好照顾自己。她不禁站了起来,露出了一道非常甜美的笑容。水瞬风看着朽木齐娅那可以足以能够将自己心融化的笑容,他不禁站了起来,刮了刮朽木齐娅的鼻梁。“这是你说的啊!到时做任务发生了什么事,你都要坚持住,直到我出现了。”朽木齐娅点了点头,答应了自己的要求。

朽木齐娅曾经告诉过自己这一句话,可是因为一场任务让她无法遵守了约定。脑海中一直出现着朽木齐娅可爱,挑剔,自己的冒失总是让自己去帮忙收尾的回忆,喜欢戏弄自己的画面,不禁令水瞬风开始抽泣,之后嚎啕大哭了起来。“娅~!!!!”在一旁看着这一对情侣面临的情况和情景,不禁都替他们感到了同情。

“为什么你要离我而去?我还来不及跟你白头偕老,我还来不及和你求婚让你做我的妻子。你怎么那么快就比我先走了!?你知道吗?当你去了美国开始执行线人的任务,我日日夜夜都在想念着你,担心着你。每天都吃不下,睡不下都是因为深怕你有事,怕得连食欲都没有了。结果,现在你真的出事了。我有好多好多话想要对你说,我有很多很多东西想要和你一起做,一起承担。可是,你已经离我而去了,你要我怎么办?你死了,我也不想活下去了,我的生命没有了你,我就是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无论他怎么说,他怎么呐喊,怀中的朽木齐娅也只是紧闭着双眼,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不禁让水瞬风的眼泪不停地滑落,双腿重重地跌跪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一辆劳斯莱斯停泊在蓝宝基尼的身后,下来的是月音梦,上官爵冥,邪星尔和佐藤雨夜。他们四人立刻朝水瞬风的位置跑了过去,朽木齐娅的死相不禁令月音梦立刻捂住了嘴巴,躺在了上官爵冥的怀里哭了起来。邪星尔的身子不禁僵硬了起来,她完全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尸体就是自己的工作伙伴加姐妹...难道这一项任务真的艰难到朽木齐娅为此丧命吗?

佐藤雨夜就在之前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选择根本就是一个错误,所以现在他不禁感到愧疚了起来。现在失去了一个工作伙伴,自己的兄弟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人...这个罪恶是多么的重大啊!佐藤雨夜看着了水瞬风,看着他眼眶布满了不少的血丝。他抱起了朽木齐娅的身体,无视了这里的所有人,他只想要带她去走走。“风!”上官爵冥想要把水瞬风叫着,可是到了后头被佐藤雨夜阻止:“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

上官爵冥看着水瞬风就这样把朽木齐娅的尸体抱走,他不禁觉得很不妙吧?可是,佐藤雨夜允许了水瞬风这么做,因为佐藤雨夜心中也是感到了伤感和紧迫。造成这样的水瞬风难道就不是自己吗?现在朽木齐娅死了,这个是他做出决定的后果,难道他还要水瞬风逼迫再次听从自己的指示吗?他凭什么,他要用什么资格...


水瞬风将朽木齐娅的身子安置好,放在副驾驶位上。他看着她身上伤痕累累,眼泪一直不停地流下,他将手覆盖在他的脸上轻轻抚摸。他为朽木齐娅系上了安全带,然
后才让自己坐在了驾驶位上。他并没有像平日的猛踏油门,他只是轻轻踏下,时速并没有超过一百,因为他怕她会坐得不舒服。他眼神很沉重,他看着前方很专心地在开着车。


他将车子开进了一个偏僻的树林里头,他慢慢地开了进去,看着眼前的花草树木,他的眼眶仍然闪烁着泪光。最后,他缓慢地踏下了刹车盘,他立刻靠了靠椅背,转过了头看着旁边没了灵魂的身躯。他看着朽木齐娅的右手有些红肿,当他一触摸到了她的手,他发现到了她的骨头很松弛。这不禁让水瞬风感到错愕,难不成她的骨头断了?可是,他看着右手紧紧抓着一封信,他轻轻从她的手中拿出了那封信。可是,现在他才发现到根本拿不出那封信,即使她骨头断了,可是她的意识却还在,无论如何她都要保卫这封只有他可以看的信!水瞬风看着朽木齐娅,嘴巴轻轻说出了一句:对不起。之后,他使劲了力气把朽木齐娅的手拉开,最后才可以将那封信拿出。

水瞬风看着那封信上大大写着自己的名字,这不禁让水瞬风紧张得把那封信打开来阅读。只见娟秀的字体映现在那纯洁的白纸。他看着只有短短几段的话,但词语却是有很大的魔力可以让你的心情变好或者变坏。

风: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已经不在人间了。我以为没有什么任务可以难得倒我们,可是当我去了美国之后我才发现我错了。这是一个随时随地会付出性命的任务,我以为主使者是这个恐怖分子的头,可是当我听到了他们的通话之后我才发现到原来幕后黑手其实是美国政府警队的其中一名警司。而且我竟然在这个组织遇到了高级督查!所以,他们要办事可以说是易如反掌。我听到了这些消息,我快速写成了一封信,我不敢直接打电话给你们,因为我怕我们的通讯系统会被人发现,所以我只好用最传统的方式来传达,虽然会很迟才发现到。信里头还有随身碟,里头都有罪犯犯罪的证据,所以你们可以利用这些证据来将他们判刑。

不过当你收到了这封信之后,你要快点把消息传给夜还有星尔他们,好让他们做好准备捕捉这些罪犯。我能够做到的就是这样了,详细消息我还会再继续写下去的..

不过,我来到了美国之后,我每天过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生活,我过得真的很颓废。我好想念和你们一起,还有和你一起的时光。那个没有任务束缚的生活真的好令人向往..可是,我们都无法拜托工作的命运。有人说,一名警察就是要以正义为主,性命也是必须为了正义而付出。情感是不允许出现在一名警察身上的,可是我还是触犯了。爱情,给人带来美好,但也给人带来痛苦。不过,我和你一起的时光无论如何都是美好的。谢谢你给我带来生命的色彩,你的一切我都铭记在心。

无论如何,有可能我会死在这个任务。如果我真的为了这个任务而失去了性命,那你就要继续代替我把这一份艰难的任务给close file.我也希望你不要为了我的死而伤心,我希望你能够为了我而继续活下去。如果你因为我而颓废或者结束生命的话,我是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我是很希望,还可以再见你一面,因为我想要再跟你亲口说一句:我爱你呢!哈哈...

朽木齐娅 笔

短短的几段话,就像一把铁锤将水瞬风的心脏一敲就碎得满地。他从信封里头拿到了一个随身碟,他眼神感到沉重。他再次抚摸了朽木齐娅的头发,不排斥她浑身是血,她在他眼中永远都是那个爱笑阳光的女生,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之后,他为了要调查随身碟里头的所有资料和影片,他微微踏下了油门,往在美国的幻影组织分部开始驾驶。

幻影组织,美国分部。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水瞬风就抵达了幻影的美国分部。他看着门前都是布满了不少的机关,还有一个是专属幻影的人进出的秘密通道。原本他想要从口袋中拿出自己的通行卡,可是他又怕他的回归会引起他朋友的注意。所以,他把目光放在那个布满致命关卡的通道,最后他咬了咬双唇,他从车厢里头背起了朽木齐娅的身躯,立刻跑进了那机关重重的通道。

就在他走了进去之后,不少的飞镖,银针,子弹等等的全部往水瞬风的身上射击过来。他立刻拿起了一把匕首,快速敏捷的他立刻拿起了匕首将这些朝自己射击而来的道具全部挡开。之后,他再快速地跑了进去,跑进下一个关卡。就在这时,不少的黑衣人就跳了出来,想要把水瞬风打倒的时候,他们看着水瞬风的身影,不禁惊吓得快速跪地。

“风宫主!”全部黑衣人立刻单膝跪地,敬礼地和水瞬风请安道。水瞬风看着这些黑衣人,难免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话语变得十足急促:“你们不要把我回归的事告诉其他宫主,我有一些私事要自己处理,你们退下吧!”那些黑衣人有些犹豫,但是看着风宫主的脸色不太好,所以就只好乖乖让路给予水瞬风了。那些黑衣人还很好心地将所有机关都关了起来,就连闭路电视都关了起来,把所有和水瞬风有关的影片还是证据都统统消灭完毕。

就在这个时候,水瞬风正好抵达了电脑操作房间的面前,他背着了朽木齐娅走进去了电脑操作房间。他不浪费时间地立刻启动电脑,把随身碟插入了连接USB系统的洞口。他将鼠标指向了文件夹,他快速打开翻查。他看着不少犯人的相片,朽木齐娅全部都将他们放入了列表之中。朽木齐娅还将他们抢劫,熔金的视频全部放入了随身碟中。朽木齐娅还将他们的所在地方都记录了起来,好让他们可以方便通往。果然,朽木齐娅将所有的资料搜集得非常周全。

水瞬风看着有一名美国华裔的样子,他不禁皱紧了眉头起来。他觉得这个人物他貌似哪里看过,可是就是想不起来他在哪里看过,所以他只好跳过了那个人,看着接下来一个比较年老的男人,上面写着安德鲁·琼斯。水瞬风看着这个男人,他无意间想起了他亲眼目睹看着这个年老的男人站在她旁边看着自己心爱的女生坠楼。他的眼神忽然被怒火充斥,看着那安德鲁·琼斯的样子,他眼神坚定地看着了安德鲁·琼斯的照片,心里正在发誓着说:“我要为我最心爱的女生报仇!即使死了或者同归于尽,也要把你弄死!”

他立刻把电脑关了起来,他把这个随身碟还有从口袋拿出了朽木齐娅写下的心放进了房间里头有一个保险箱里头,他用了指纹解锁之后将东西放了进去然后便快速离开了电脑操控的房间。

*水瞬风の安定区

水瞬风走进了属于自己的地方,看着花草树木都很丰富地在生长着。百花齐放,鸟语花香,可是风景再怎么漂亮,也无法将已经刻印在他脑海里的血红画面给覆盖。水瞬风也并不怎么开心,心也感觉不到任何解放。他看着那被摆放已久的白色玻璃棺材被摆放在一旁,这不禁让他看了是多么地讽刺,没想到就在今天就派上了用场。他看着自己背着的女孩,他将她放入了一个白色,玻璃质的棺材。美丽的女孩就这样子沉睡在放满了不少鲜花的棺材里头,这不禁刊载了水瞬风的眼里,都让他眼泪掉不停了。

之后,他将朽木齐娅的位置安置好,之后他依依不舍地将棺材合上。就这样看着朽木齐娅的遗体放在了自己的安定区中,他攥紧了拳头坚固起了自己的意识之后,便走了出去。就在他出去的时候,经过了自己的房间,看着自己的书桌上摆满了不少的刀枪。他看着一把白色的枪,那是朽木齐娅曾经用过的枪。他拿了一把自己的枪还有朽木齐娅的那把白色的枪便立刻感出门了。


“锵!”只见佐藤雨夜和上官爵冥两人身穿着护具,手上持着花剑,双方一点都不放水地朝对方给予攻击。然而,两把剑的摩擦之下发出了响亮地声音。原来两人正在进行击剑练习。

月音梦则在拿着一块布正抹着每一把枪;而邪星尔正在拿着iPad搜查事情。邪星尔看着通往幻影组织进来的通道有些不对劲,看着机关都全部被关闭了。这不禁让邪星尔感到非常疑惑,她立刻对着自己手上的通信手镯,调了那些在站岗的黑衣人的位置,立刻拨通。


那些黑衣人看着水瞬风已经走远了,他们现在便开始去开启机关。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通信表忽然响着了‘邪星尔’三个字,这不禁让他们感到害怕了起来。他们大胆地接下了通话,语气变得十足胆怯:“星尔宫主..”

“为什么你们要把机关关掉?”语气十足冰冷的口吻传入了黑衣人的耳里,邪星尔并不婉曲地开门见山直说。

那些黑衣人想到了刚刚水瞬风跟自己所说过的话,他们这不禁让他们感到有些为难了。可是,他们想了很久之后,决定为了不违反水瞬风所说过的话,他们便朝邪星尔道歉:“对不起,星尔宫主。我们奉命令办事,我们不能够说出去。”邪星尔听着这些忠心耿耿的黑衣人们竟然会说出这种话,这不禁让邪星尔感到十足的疑惑,语气变得更加冰冷:“谁的命令?”

忽然之间,一阵冷飕飕的风把月音梦,佐藤雨夜还有上官爵冥立刻感到了毛骨悚然。他们看着邪星尔的身上散发出了浓烈的冰冷气息,难不成发生了什么事吗?

邪星尔听着那些黑衣人并不打算告诉自己答案,这不禁让邪星尔提高了声量:“是谁的命令!?”

“是我!”这个时候,水瞬风从自己的安定区中走了出来,走到了中庭。他眼神有些凶杀,浑身再也没有往日的阳光,现在只有冷酷凛冽可以形容,甚至还比佐藤雨夜的气息还要浓烈。

他们四人看着水瞬风的出现,不禁惊吓了起来,纷纷问着他:“你几时回来的!?”

水瞬风看着了邪星尔,语气变得很淡然:“放了他们吧!这是我叫他们这样做的。”邪星尔脸上布满了错愕,疑惑地注视着水瞬风。佐藤雨夜看着水瞬风的身后带着了两把枪,瞪大了双眼看着了水瞬风问道:“你身上为什么带着两把枪!?”

水瞬风看着自己的出现震惊了他们,这不禁让水瞬风不得把他刚刚所做一切全部一五一十告诉了佐藤雨夜他们。上官爵冥听着了他的解释,这不禁让他恍然大悟了起来:“你现在是要去那些人的鸟巢帮娅复仇吗?!风,你可以不要那么冲动好吗!?这事可不小呢!你怎么要自己一个人去面对这些人!?”

这个时候,月音梦从电脑操控的房间找出了那随身碟还有信,他将信拿给了佐藤雨夜他们等人看。月音梦看着水瞬风,语气中带着了担忧:“娅在信上写了,如果你得知这些消息一定要告诉我们。但是,你不但没给我们看,还想独自一人去面对这些罪犯。你是想要让朽木齐娅在天上担心你吗!?你这样子做有把我们放在眼里吗!?”

水瞬风听着月音梦这么一说,脑中想到了朽木齐娅的样子,手不禁攥紧了拳头。水瞬风看着他们站在自己面前的四人,不禁露出了一道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是他们把娅杀死的,是他们让娅过得痛苦。你知道那种亲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生死在自己面前的那种痛吗!?你们彼此都活得好好的,让娅一个人去做这种危险的事!你们也是间接害死娅的凶手!我恨你们!所以我不要告诉你们这些事情,我要自己去完结这个任务。反正我是死是活,对我而言都没有意义了!娅死了,我都也不想活了!”说着说着,心就像被捅了一刀,不停地在滴血,令他感到非常痛苦。

‘啪!’这个时候,一阵清脆的巴掌声传遍整个中庭,只见邪星尔那双凛冽的紫色眼眸恶狠狠注视着水瞬风。水瞬风的脸上印着一个‘五指山’的红印,这不禁让水瞬风伸起了手抚摸着有些炽热的脸。“娅的死不只是你痛苦,我们也很痛苦。当初,我们也没有逼她一定要执行这份任务。虽然夜提倡娅执行这份任务,但是我们是他的朋友,我们也会尊重他的选择。可是,最后她答应了,连生死书都签下了。现在,她为了任务付出了生命,虽然很让人感到悲伤;可是你换个角度来想,她都为了正义而死的那个伟大,我们身为她的朋友不应该要觉得很骄傲吗?而且,娅不希望看到你伤心,风。如果你真的爱娅的话,那就请你遵从他死前所交代的事,可以吗?”我敢保证,这是邪星尔说过最长的一句话了,所有人心里暗想道。

水瞬风似乎有被邪星尔的话牵动了,他看着了邪星尔点了点头,以示他明白了。他看着了其他人说:“对不起大家了。我可以跟你们要求一件事吗?”每个人把目光放在了幻影组织的组长——佐藤雨夜,他则是露出了疑惑的眼神:“什么事?”

“我想要亲自把安德鲁·琼斯杀死,因为是他把娅杀死的!我要让他也承受和娅一样的痛苦!”水瞬风的要求听入了佐藤雨夜的耳里,他点了点头答应。这时,水瞬风拍了拍佐藤雨夜的肩膀,说了一声‘谢谢你’。佐藤雨夜本来要回一句‘不客气’的时候哦,发现水瞬风丢了烟雾弹,整个中庭布满了烟雾。全部人的视觉都被烟雾覆盖完了,水瞬风趁此赶快跑了出去,开了自己的蓝宝基尼立刻往坏人的所在地上开始了驾驶。

等到了烟雾散了之后,佐藤雨夜看着所有在场的人,说:“快点准备就绪,等下就要出发了!”全部点了点头,便赶快去准备东西了。佐藤雨夜看着月音梦,把她叫了起来:“梦,麻烦你帮我联系手下,让他们派出一千人马和我们一起执行这份任务。”月音梦点了点头,也便快速地去联系了。


华盛顿,B区仓库。

‘咯吱’蓝宝基尼忽然来了个急刹车,由一个漂亮的甩尾停泊在路旁。水瞬风立刻拿了枪和武器地走了下车,看着眼前就是那些罪犯躲着的地方,他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几个看管仓库的人看着水瞬风毫不隐身地走了进去,全部在了出来阻挡了水瞬风的路。

水瞬风一句话都没说,立刻拿起了枪朝天花板开了一枪。那些痞子看着了水瞬风的举止貌似在示威,他们也毫不客气地朝水瞬风动武了起来。他们也拿起了枪,枪口对准了水瞬风,扣下扳机。五颗子弹朝水瞬风射击了过来,水瞬风的嘴角露出了一个微笑。他也拿起了一把枪,看着五颗子弹都是朝同个方向而来。那他朝近中点开了一枪,那子弹快速地脱出将五颗子弹一次性地弹开,反而全部都让开枪者中枪。

水瞬风看着全部人已经倒在了地上,他也便快速地跑了进去,希望能够把那个杀死自己心爱的人的恶人给铲除,顺便完成朽木齐娅的愿望。

就在他走了进去之后,正好出现了不少的痞子,中间则站着了一个美国华裔男子。水瞬风和他对视了一眼,不禁瞪大了双眼。“你是...!”那名美国华裔看着了水瞬风,不禁瞪大了双眼,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来个巧遇。

水瞬风看着他,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怪不得朽木齐娅会知道这件事是多么地艰难。“约瑟夫高级督察!你怎么会这...??”那名美国华裔看着了水瞬风,不禁露出了一道笑容。他一擦了个响指,所有的小弟们都往水瞬风跑来给予攻击。水瞬风立刻朝后跳了起来,从口袋中拿起了几个钢制的飞镖往那几个小弟抛了出去。他又在那飞镖上绑了几条线,手轻轻一挥就可以操控着这些飞镖。有几个小弟立刻被飞镖击伤,感到痛楚地躺在了地上捂住了自己的伤口。

这时,不少的小弟要趁机偷袭水瞬风。洞察力非常强的水瞬风立刻拿起了枪,朝那几个偷袭的小弟们开了枪。开枪技术良好,子弹立刻打在了那些小弟们的心脏上,失血过多立刻身亡。约瑟夫看着了水瞬风的技术,仍然像昔日一样,只是现在的他手脚变得更加敏捷,更加拥有了正义所在的气息。这不禁让他想到了以前..

“恭喜你当上了警长!约瑟夫。”才只是十四岁的水瞬风一脸光荣地看着年纪轻轻十七岁就当上警长Sergeant的约瑟夫。约瑟夫看着水瞬风那一脸崇拜着自己的模样,嘴角勾起了一道小小的弧度看着水瞬风说:“谢谢,你也是可以的。”水瞬风想一想了自己在受训的时候有遇到了不少的挫折,这不禁让水瞬风立刻傻笑了起来:“不可能啦,我受训的时候可是犯了不少的错误呢!怎么可能会和完美的你一样呢?”约瑟夫看着了水瞬风,则向他说了一些可以激励他的话:“你当一名警察,就是要为了正义,为了保护世界的和平减少世界的罪犯。只要你心中有着一种想法,你一定能是一名又强悍又好的警察!”水瞬风看着了约瑟夫,露出了充满疑惑的眼神:“真的吗?”约瑟夫则是朝他点了点头。水瞬风似乎明白了道理,他看着了约瑟夫很有势地说:“我会将警长的话放在心上!努力成为一个好警察!”

受训时,作为警长的约瑟夫负责看管正在受训的实习警察。他看了女生方面的训练,只见一个紫眸女孩眼神凛冽看着眼前和她进行对打练习的实习女警,简单的一个过肩摔就把那女生摔在了地上,肱和肩胛骨之间的骨节中的韧带都断了,让那女生痛苦地躺在了地上呻吟。

这女生在未来的警察世界中一定是个鼎鼎大名的人物,约瑟夫心里暗想道。接下来,他看着了不少偷懒的女生忽然眼冒桃心地在看着男生修炼的地方,这不禁让约瑟夫感到疑惑了起来。只见有一名蓝眸男生拿起了一把彩枪,他对准了重心点射击了移液器出去。所有的中心点都立刻中了移液。佐藤雨夜将枪放置好,就让给了下一个人。

佐藤雨夜的身影不禁把所有的女生惹得眼冒桃心了起来。佐藤雨夜的身影也让约瑟夫不禁感到了一股强烈的霸气感。心中也觉得佐藤雨夜在未来更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他再把目光放在了其他人身上,只见头发天然卷被束成一条马尾的月音梦在学习用枪,最后的结果也是和佐藤雨夜一样,所有的中心点上都被子弹穿破了。

短发的朽木齐娅则是在练习跆拳道,她那熟练的身手也是一下子就把对手打得落花流水。上官爵冥则是在练习操作电脑和科技产品,只见他的头脑聪明伶俐,一下子就可以把密码还是黑客的系统在短时间破解。这个时候,就到了水瞬风和对手对对打。一直不敢表达自己的水瞬风就在这个时候展现了自己的强项,一下子就把对手打得趴地了。

约瑟夫看着这几个菁英,他不禁露出了一道笑容,他希望他们会成为未来的高级警官。

“没想到你们都那么大了呢!瞬风..”约瑟夫看着眼前的所有敌人就只凭水瞬风的一人之力就打倒了,不禁让他回忆到了以前观察他们接受训练的时候。现在正如他所愿,都成为了了不起的人物。

水瞬风看着了约瑟夫,露出了一道很嘲讽的笑容,说:“如今,因为您的激励才可以塑造一个拥有正义感的我。但是,如今的我成功了,你却和这些罪犯同流合污,不觉得感到讽刺么?”约瑟夫听到水瞬风这么一说,不禁让他嗤鼻。“我跟你说个故事吧!有一天,一名警察为了保护正义,去到了一个贩毒的巢把他们活捉以便绳之以法。可是,因此他差点就在这里身亡。但是,幸运的她被了一个高级警司救了生命。那警司为他花了医药费还有安排了住宿给他。可是这一切都是有代价的,帮了他救了他,就要开始报答他。野心很大的他想要掌握世界的经济,想要独吞世界的所有价值性的东西,以让他成为这个世界的首富来控管整个世界。可是,拥有庞大的金钱还有势力的警司,先是让他加入了这个美国的恐怖分子组织成为一名他们的成员,好让我可以从中开始行动。虽然他是安德鲁·琼斯的部下,可是因为他知道她背后的势力,所以不敢对他做出什么反应。如今,一场生死之别之后,带来的就是这一名警察为了报答这个警司,失去了身为一名高级督察的责任,也失去了正义感。”水瞬风听了之后,不禁为他的处境感到怜悯,可是忽然之间一个问题充斥着他的大脑,不禁让他问了问:“那你可以不要答应啊!用另一种方法来报答不就好了嘛?”

约瑟夫看着水瞬风,摇了摇头:“你知道高级警司的权利有多大吗?无论你做了什么事,只要你是警司级别的警官,你都有办法可以找人掩盖。这个世界是很黑暗的,你知道吗?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为了正义而死去的警察。”水瞬风听了约瑟夫的话,他似乎明白了他话中的含义,他拿起了枪对准了约瑟夫的身上,眼神变得非常坚定。

这个时候,水瞬风的身后传来了几个急促的追逐声。只见上官爵冥,佐藤雨夜,邪星尔还有月音梦已经前来,站在了水瞬风的身后,看着了约瑟夫的身影也受宠若惊了起来。“约瑟夫高级督察!”约瑟夫看着了水瞬风身后的人,他把目光放在了水瞬风的身上,说了一句让水瞬风很激动的话:“安德鲁·琼斯就在仓库的最尾端,我想你很希望可以把他杀死吧!当做是为朽木齐娅报仇吧!不过顺便告诉你一件事,朽木齐娅的身份之所以会被穿帮,都是因为我去通风报信的。”水瞬风听了立刻朝约瑟夫开了一枪,但是约瑟夫敏捷躲过了攻击。“你竟然间接性地把朽木齐娅害死!我不会放过你的!!约瑟夫你这条人渣!”

“比起我,那真正杀死朽木齐娅的安德鲁·琼斯更是人渣。而且,现在安德鲁·琼斯知道你们要来了,现在正要把熔金偷渡出去。我劝你还是先去找安德鲁·琼斯吧!”怒火燃烧着水瞬风的所有的身子,听到了他这么一说不禁觉得很有理。他看了身后的朋友,全部都水瞬风点了点头。他的眼神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约瑟夫,之后便往前前进了。


美国,高级警司办公室。

一台iMac正在播映着约瑟夫他们所在的场景,不禁让他感到了十足的错愕。没有想到这神秘的幻影组织的成员会来帮忙插手美国的事情。他之所以不敢先动亚洲的手就是因为知道有这个神秘的幻影组织的出没,所以才不敢打草惊蛇。可是,他没有想到幻影组织竟然连美国的事都也加入了阵脚。这不禁不得让他派出自己的人马了。

他立刻拿起了手机拨通自己的部下,说:“麻烦,两千名人往B区仓库围攻。”他将通话挂断了之后,他立刻整理了办公桌上的文件,之后就立刻赶出去了。

高级警司的办公桌上,一个银色名牌放在了办公桌上,那大大地写上了高级警司的姓名:贾斯丁·罗特。

就在水瞬风赶着了脚步到了仓库的最尾端,看着有一扇门是可以连通去大海的。水瞬风看着一个庞大的身躯正手忙脚乱地把那些熔金拿出去,水瞬风立刻拿起了那朽木齐娅的专属白色枪,对准了安德鲁·琼斯的身上开了一枪。而那子弹则是快速地往安德鲁·琼斯的身上飞去,但是安德鲁·琼斯立刻闪避了起来,躲过了水瞬风的攻击。

安德鲁看着眼前对他开枪的男人,他立刻拿起了口袋中的抢,再朝水瞬风开枪。水瞬风立刻朝他投掷飞镖,那钢质的飞镖将那脱颖而出的子弹给弹开,子弹便立刻改变了方向。安德鲁也不示弱地闪避了那自己开出的子弹。

水瞬风看着旁边有几把匕首,他立刻拿起了不少匕首往安德鲁投掷出去。安德鲁也很快速地闪开,也趁机拿了一把匕首往水瞬风冲向前攻击。水瞬风立刻闪避,一脚打在了安德鲁的腹部上。安德鲁吃痛地捂住了肚子。但是,反应快速的他立刻拿起了抢朝水瞬风发射出不少子弹。水瞬风也防御了起来,可是那子弹发出太多的关系,造成有些子弹还来不及防御就打伤在水瞬风的背后,不禁让水瞬风吃痛地“啊”了一声,痛得双膝跪在了地上。

安德鲁看着背后就像倒灌的红酒一样不停地往下流淌,露出了一道狰狞的笑容:“和Lydia一起下地狱吧你!”安德鲁正要拿起枪把水瞬风给结束性命,可是水瞬风拿起了匕首恶狠狠地将它插入安德鲁的左脚,这不禁让安德鲁痛苦的呻吟一声。

“下地狱的才是你!我要替娅报仇!”说完,水瞬风使劲自己的所有力气,把安德鲁推出了外面,两人便走出了外头,就站在了码头旁边。水瞬风一拳打在了安德鲁的脸上,安德鲁立刻挡开,手立刻抓住了水瞬风的双手,水瞬风不顾背后的伤,做了个后空翻,一脚把安德鲁的头打下。安德鲁立刻变得晕眩,抓着水瞬风的手立刻放开了起来。水瞬风看着安德鲁的模样,想要把他推下海。

水瞬风要把安德鲁推下海的时候,安德鲁将手压在了水瞬风的肩上,由于重心不稳,两人都跌进了海里,海面还映出了一层层的涟漪。

水瞬风和安德鲁跌进了海里头,水瞬风立刻从口袋里头拿起了朽木齐娅生前用过的白色枪,他看着安德鲁就在自己的眼前,他将枪口放在了安德鲁的心脏位置上,紧紧地扣下了扳机,那子弹立刻快速地穿破安德鲁的心脏,血液正随着海水慢慢地流淌出去。安德鲁脸色苍白的看着水瞬风放在他肩上的手无力地脱落了起来。整个身子正在不停地往下沉。

水瞬风看着这是个逃脱的良好机会,就在他要逃脱的时候,安德鲁用了剩下的力气从口袋之中拿起了一个手榴弹,他看着水瞬风正要往水面游出去,他立刻毫无犹豫地将手榴弹给拉开,引发爆炸。

“砰!!!”整个海因为爆炸而引发了水全部如海啸般涨了起来,把整个仓库也跟着破坏了起来。水瞬风看着海立刻从蓝色变成了拥有爆炸性的的橙色,他的双眸中反映出了正在蔓延的火。


“娅,我完成了我的任务,我来找你了。”


这个时候,四人站在了约瑟夫的面前,四人话不多说,立刻拿起了枪往约瑟夫射击。约瑟夫立刻跳跃了起来,将四人射击过来的子弹给防御起来。约瑟夫看着他们四人,不禁露出了一道冷冷的笑容:“哼,即使你们把我打死了,还会有人会来处理你们的,你们也差不多了。”

月音梦听着他那讽刺般的话语不禁露出了一道充满讽刺的笑容:“你先想想你自己的处境吧!”上官爵冥立刻挥起拳头往约瑟夫身上揍去,可是反应非常快速的约瑟夫立刻抵住了他的拳头,自己攥紧了拳头打在了上官爵冥的腹部上,不禁让上官爵冥吃痛地‘啊’了一声,双手立刻捂住了自己的腹部。

月音梦看着上官爵冥的情况不妙,立刻拿起了数只银针往约瑟夫身上投掷而去。约瑟夫立刻察觉,双手将所有往他射过来的银针给接着,然后再反驳地将银针投掷回给月音梦。月音梦见此,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银针给挡开。由于银针的数量太多,造成来不及防御,不少的银针将月音梦白皙的肌肤给划破了皮。

佐藤雨夜和邪星尔两人互视一眼,两人点了点头。邪星尔从口袋中拿起了一把铁扇而佐藤雨夜拿起了飞镖。邪星尔拿起了铁扇子往约瑟夫攻击,扇子都是铁质的,所以很锋利。邪星尔轻轻一挥,不小心划破了约瑟夫的手臂,整个手臂立刻被划破了皮。鲜血就像水龙头一样不停地从手臂上滑落下来。佐藤雨夜立刻朝他的位置投掷飞镖,他用了不少的力气将飞镖扔了出去。约瑟夫看着无数个飞镖往自己射击过来,他的手臂似乎完全没有力气了,因此造成速度变得有些缓慢。不少的飞镖都击中在约瑟夫的身上,伤口的数量逐渐增加。

“果然你们变强了!我该庆幸吗?哈哈..”约瑟夫将飞镖从身上拔下,脸色微微苍白地注视着他们四人。

月音梦拿起了烟雾弹,把地上丢掷,不少的雾气就从地上散发出来。约瑟夫的视线就立刻被雾气给蒙住了,他只好用其他感觉来感应出其他人的存在。可是,他貌似忘记了这四个人在警察训练的时候貌似都是名列前茅的。他只感觉到身上忽然有不少的痛楚充斥着自己的大脑,他看着身上有不少的鲜血在往下流淌。他忽然咳了一声,血就立刻从喉中附近的动脉从嘴中喷了出来。

只见四人拿着匕首往自己的心脏中插了四刀,约瑟夫的脸立刻变得一点血色都没有。佐藤雨夜,邪星尔,月音梦和上官爵冥看着约瑟夫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被自己处死了,各个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约瑟夫在用着自己的最后力气,从口袋中拿起了一个遥控器。他看着这些曾是他的学生,不禁感到很荒谬,明明把他们教成了很有正义的警察结果自己却成了违反自己职业的规则。

因为命运,不得让他这么做。

佐藤雨夜看着约瑟夫的举动,感到了不对劲,他立刻把其他人给拉了出去。“快逃!约瑟夫要引发炸弹了!”其他三人听见了佐藤雨夜的话,立刻往外跑了出去。约瑟夫露出了一道冷笑,拇指按下了那颗炸弹的按钮,那手上的炸弹立刻爆出了巨大的火花,将整个仓库给弄得起大火了。佐藤雨夜,邪星尔,月音梦和上官爵冥快速地跳了出去,躲开了那爆炸。浑身上下都被尘烟弄脏了,他们缓缓地站了起来。眼看着仓库就在自己的面前燃起,而那约瑟夫就这样死在了火海之中,不禁令他们四人感到有些凄凉起来。

这个时候,他们想到了进去找安德鲁的水瞬风,不禁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那大火正不停地吞噬着那仓库,慢慢成了一个什么都被烧尽的废墟。难不成水瞬风也是死在了火海之中吗?!上官爵冥想到了他的兄弟,心就像被捅了一把刀般疼得无法呼吸。为什么这个任务需要付出两个他们重要伙伴的生命!?这也是命运吗?

这时,对方的人员派了不少人前来,只见数量庞大的人群全部往自己跑了过来,拿刀拿枪的冲着自己过来。他们四人见情况不妙,他们看着身后有着不少的汽油。他们四人互视一眼,立刻拿起了那些汽油往空地撒去,邪星尔从口袋拿起了一把打火机,她擦了擦出小火苗,立刻点燃了洒在地上的汽油,火随着拥有燃烧性的汽油一点一点地燃点了起来,从小小的火苗立刻变成了熊熊烈火。那些朝自己冲来的人群们立刻被阻挡了去路,但是那些持枪的人仍然朝邪星尔他们几人开枪。

他们四人看着身边的货物,立刻朝哪个方向躲了起来。而那些子弹立刻打在了那货物上,造成货物损坏,失去平衡地倒塌了下来。

这时,只见月音梦拿起了一个手榴弹,这不禁让三个人瞪大了双眼看着她。“梦!你别冲动啊!”上官爵冥抓住了她的手,朝她大喊道。

月音梦眼神变得十分镇定,她一脸严肃地注视着佐藤雨夜,说:“组长,这里交给我和冥,我们可以settle这里的。你和星尔还是去把这事的主使者找出来吧!”邪星尔听着了她所说的话,感觉到了十足的错愕,不禁再次问了问她:“不要啦,这里有千多人嘞, 你们要怎么办?”

上官爵冥听着月音梦的话,听出了她说出这话的决心。他从口袋里拿起了一粒手榴弹,他也和月音梦拥有了相同的决心。“星尔,你就和夜去搜查真正的主使者吧!这里交给我们吧,我们刚刚不是有叫救援吗?你们就快去吧!”邪星尔和佐藤雨夜一脸不放心地看着他们,还在深深犹豫着。就在这时,一辆直升机从天而降,这不禁吸引了他们四人的目光。

只见他们的援助到来了,一个他们的护法——魂向他们四人鞠躬,道:“请宫主们上机吧!这里交给我们就可以了。”佐藤雨夜和邪星尔两人立刻搭上了直升机,他们把手朝上官爵冥和月音梦伸出,示意让他们也跟着一起上直升机。可是,上官绝命和月音梦并不打算伸出手,看着他们俩摇了摇头。“这里人很多,这里也需要我们的。”

佐藤雨夜和邪星尔还在深思的时候,直升机便立刻朝上飞翔了,只见开着直升机的司机已经正在操控着直升机。他们俩只好被逼迫和上官爵冥与月音梦俩人分离,他们俩立刻从包厢里头拿出了电脑和平面电脑,立刻开始启动追踪系统开始搜查。

月音梦和上官爵冥看着一个庞大的大火隔着了他们和那些敌人们的路。两人互视一眼,启动了手榴弹往人群中投掷去。手榴弹将在三秒之后开始爆炸,他们立刻赶快逃离这里。他们的手榴弹的威力大得可以把十公里的路都炸成熊熊烈火。

三秒了之后,手榴弹便立刻爆炸了起来,不少的敌人们立刻在这个手榴弹的作用下炸成肉酱了,几乎死无全尸。正在逃命中的上官爵冥和月音梦感受到了背后那个炽热感,立刻往前扑去就是为了抵挡那火会将自己烧伤。他们俩看着那大火已经完全把整个仓库的区域烧成大火,他们的眼眸中不禁闪烁着小小的火苗,让他们有些错愕感。

他们正好转身要离开,忽然无辆机车将自己包围起来,两人立刻提高警惕看着围攻自己的人,全部穿着黑衣戴墨镜的痞子们。身上带着的都是科技先进的武器,他们不禁流了不少的汗水。正好自己派来的援助到了,全部拿着了枪对准这些痞子们。

而这些骑着机车的痞子们在机车上按了一个按钮,大约七八辆机车立刻变成了四个能够随有遥控器控制的火炮,立刻往上官爵冥和月音梦射击过去。他们俩人看着不少的火炮往自己射了过来,他们立刻从口袋里头拿起了一双采用青蛙能够蹦跳大约一米高的弹簧,立刻黏在了他们的鞋子上,立刻跳跃了起来跨过了他们所有人群中。

正好,所有的火炮撞在了一起,时限也到了之后也立刻轰炸了起来,熊熊烈火也一点一点地往人群中蔓延。不少的人因为这个轰炸的大火而被烧死,还发出了不少痛苦的呻吟声。上官爵冥和月音梦看着情况真的非常不妙,对方真的是来势汹汹,什么武器都是超级先进的。两人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击败这些有备而来的敌人们,他们看着自己派来的手下们也无法抵过他们的武器。

就在他们思考的时候,忽然之间有一个敌人拿着了一把装满青色液体的枪朝他们射出了那装满了青色液体的细管。细心的月音梦立刻注意到了,立刻将上官爵冥推向了旁边,躲开了那个细管。正好那个细管插在了路灯上,只见那路灯慢慢地腐蚀,一点一点地凭空消失。上官爵冥仔细一看,没想到那青色细管里头的液体其实是满满腐蚀性超级强的奈米虫。这不禁让他们俩更加觉得没有胜算的机会,这个时候不少的人再次射出了不少奈米虫的喷液。

上官爵冥和月音梦的额头立刻冒了不少的汗水,他们互视一眼立刻用敏捷的身手躲过了这些朝他们射去的细管。这个时候,上官爵冥和月音梦两人互相靠背,上官爵冥在月音梦的耳边小声地问了问:“要用那个了吗?”月音梦看着眼前的情况,对方的人数还仍然偏高,她摇了摇头:“等到我们身上该有的武器用完了才动。”上官爵冥点了点头,立刻看着前方朝敌人投掷了无数只银针。由于银针的设计轻盈细小,很少人能够看得清银针射来的方向,因此也有不少的人立刻被银针刺死了。银针的针头上被镀上了体箭毒蛙的毒液,只需0.0003克的毒液就可以将人在短时间内毒死。毒素的迅速扩散,造成了不少敌人们就在短时间内身亡了。

这时,也有不少的人正往上官爵冥的位置攻击而来。只见拿刀拿枪地就往自己冲了过来,上官爵冥看着自己立刻被五人围绕起来。他立刻蹲下身子,立刻跳了起来一脚来了个飞旋踢,五人便立刻被他使劲力气挥下的‘飞腿’而打倒在地上。上官爵冥感应到身后有着人要往自己偷袭,他从口袋里头拿起了一把枪,身子迅速的转身一枪打在了那敌人的腹部。‘砰!’那人的腹部立刻中了一枪,痛苦地躺在了地上。

月音梦立刻从巴宝莉风衣女装修身双排扣风衣里头拿起了一把汤普森冲锋枪,立刻朝敌人们不断地射出子弹,不停地秒杀。一颗一颗的子弹迅速的射出,枪口和子弹之间迅速的摩擦发出了大大的火花。一颗一颗的飞出打在了敌人的心脏上,血液大量地喷出,失血过多而死了。这时,也有一群敌人正往月音梦的身上冲了过来。她立刻抓住了一旁的路灯,她抓稳了之后,利用下半身的双腿,双手立刻进行旋转,整个身子也一样旋转了起来。脚全部打在了敌人的身上,这让他们收到痛楚倒在地上呻吟了起来。

月音梦立刻放开了抓住路灯支柱的手,看着一个接一个的人往自己跑前。她立刻抓住了一个人的肩膀,用着膝盖打在了一个人的腹部。她利用了肘打在了朝她偷袭的身子,看着围攻自己的人数越来越多。她将脚踩在其中一人的身上,从口袋拿起了无数的银针往他们投掷。全部立刻被插入了银针,各个便倒下了。

他们俩看着敌人的一方人数正在逐渐减少,他们俩终于可以喘下了一口气。上官爵冥和月音梦看着自己的身子满满的伤口,喘气声不停地传出,两人便擦了擦额前不停冒出的汗水。“没想到人还是剩下那么多啊!”月音梦看着还有不少的人正要往他们跑过来,不禁感叹。上官爵冥点了点头,他手上拿着枪的手便变得有些松懈下来。一个人对那么多人,真的很容易就精疲力尽啊!

就在他们还在松懈的时候,一阵巨响正在传入他们俩的耳里,他们抬起了头将视线放在了前方,他们立刻瞪大了双眼。只见一辆庞大的坦克车正在往他们驾驶过来,只见坦克炮的位置指向了月音梦和上官爵冥,忽然一声‘砰!’那火炮就立刻往他们俩炸开来了。两人也只能够闪开,看着眼前比他们身形大几十倍的坦克车,不禁感觉到了死神正在与他们打招呼。他们也能够明白,为什么朽木齐娅会死于这项任务了,原来他们也会遭遇和她一样的后果啊!


另一边,直升机里头。

邪星尔拿起了已经改装过所有系统的iPad正搜索着敌人的鸟巢,据约瑟夫的口里所听到的是幕后主使是一名美国的高级警司。她想了想约瑟夫的通讯软件还有文件,不禁让她想到了盗用约瑟夫的所有通讯账号,想要看看能不能从中发现到线索。

佐藤雨夜则是在搜查着上官爵冥和月音梦的所在处,发现到了一个非常重大的障碍物就在上官爵冥和月音梦的面前,他将系统调得更加明晰,发现到了那个障碍物原来是坦克车,这不禁把他惊吓了一下。

IQ280的邪星尔在通过约瑟夫的个人分析之下,将他所有通讯的文件和软件都破除。她立刻搜查所有的机密文件,只见里头只有一个文件。邪星尔立刻按了进去,看着一个又一个被设下的机关,在她受训的所有知识都用了出来,只见一个又一个的机关被破除了。接下来就到了高级的机关,这些都是受过CIB训练的警察们才能够破解的机关。邪星尔对于这些机关并不感到错愕,既然是高级警司那么做任何事情都也是小心翼翼的。邪星尔也立刻接受了这些机关的挑战,眉头也重重地皱下了。

佐藤雨夜看着情况非常不妙,他立刻看着正在驾驶着直升机的魂,吩咐道:“魂,立刻叫人派多五百人去帮忙冥宫主和梦宫主,还有把所有重量级的武器都带上。”魂点了点头地说一声:“了解”,便立刻用了直升机具备的通讯器,立刻报告了在美国分部的主管。

佐藤雨夜看着邪星尔的眉头越皱越深,这不禁让佐藤雨夜担心了起来,他很少看到邪星尔会皱眉。他看着了他的平面电脑上那两个红点在慢慢地离障碍物的距离越来越远,这不禁让佐藤雨夜感到了十足的担心。他也深怕着他们俩会出事。


“砰!砰!砰!”只见那坦克车的前进,也把不少正在战斗中的人给辗死了。只见这个庞大的空地,月音梦和上官爵冥身后大约十米的距离之后都是熊熊烈火,前方还有一辆七米宽的坦克车。那坦克炮又开始往他们的身上射击出去,上官爵冥和月音梦便立刻躲开。看着那炮打在了一旁的草丛,草丛立刻变得从青色变成了一片火橙色的大火。

上官爵冥立刻拿起了枪,往那坦克车射击。可是,很不幸地坦克车的制作材料都是属于刚硬的金属做成的,就连发射出拥有十足摩擦力的子弹都能够被弹飞。而且,正好上官爵冥也因此用完了所有枪的子弹。这不禁让他们完全想不出了能够求生的方法,上官爵冥看着了月音梦手上持着的枪,问了问:“梦,还有子弹吗?”

月音梦摇了摇头,看着身上的所有武器不是被用尽了就是没有子弹了,这不禁让月音梦感到了十足的困扰。她看着风衣里头只剩下一个迷你型的核武器,她将目光放在了上官爵冥的身上,问了问道:“我只剩下核子弹了,可是这一用了,我们就会丧命。你要用吗?”核子弹,透過鈾或鈽原子分裂瞬間所產生的巨大的震爆造成人員的死亡與建築物的倒塌,爆炸的威力是以相等於1000噸或100萬噸的黃色炸藥(TNT)來計算的。每1000公噸的黃色炸藥爆炸的所發出的熱量是 2 的 12次方。

上官爵冥看着眼前的情况非常的不妙,看着坦克车正一步一步地往自己的方向前进,坦克炮的枪口正在调准着自己的位置。他点了点头,他立刻从外套中拿出了核子弹,他立刻牵住了月音梦那纤细的手,看着她的眼神变得深邃:“既然我们在一起了,死也要一起。”月音梦抓紧了握着她的手,脸上挂着了非常暖和的笑容。两人最终都做出了觉悟,既然这份任务只有死能够平息的话,那么他们可以为了正义而死。

上官爵冥立刻放下了月音梦的手。他在月音梦的耳边说了一句他还没对她说过的话:“Je te aime,Mon cœur ne bat que pour vous”(译:我爱你,我的心只为你而跳动)月音梦听了,她的眼眶流了几行眼泪,也回应道:“Merci,Afterlife rencontrent à nouveau”(译:谢谢你,来世再相见)两人看着坦克车就要往自己而靠近了,两人手中的核子弹立刻开始启动,时限于十秒就会引发爆炸,他们将核子弹朝那坦克车开始投掷了出去。

看着还剩下十秒可以延续生命的短暂时间,他一手揽过了月音梦的腰,他将双唇压在了月音梦的双唇上。两人闭着双目,想着了彼此曾经的回忆,两人也享受着人生最后美好的一刻。

核子弹生效了之后,立刻发出了“砰!”巨大的爆炸声,将整个仓库的区域给轰炸了起来,两人便葬身在火海之中。两人的身影就这样在一个燃烧大约几十米长范围的大火之中,开始逐渐消失殆尽。

“原来你也会画画啊!”上官爵冥看着正在画着一幅艺术性时髦画作的月音梦,有些惊叹。月音梦转过身,轻轻拨了拨额前留下的发丝,高雅的姿态不禁吸引住了上官爵冥的目光。

“这是一幅画出我自己眼光和自己的风格的油画。”她看着画家上的油纸,看着自己一笔一笔描绘出的画作露出了一道笑容。这个笑容,还有她优雅的姿态就是吸引着他目光的缘故。“你还真特别呢。”上官爵冥看着她喃喃自语。


另一时,

同样地点,同样的人物却在画着不同的画。眼看着一幅画出男女走在欧洲地标的路途的画,他们俩看着彼此嘴角勾起了一道很漂亮的弧度。“真希望我们能够在未来的路上,走得和这幅画一样。不要有任何工作的束缚,只要这样平淡地过生活。”暖暖的口吻传入了上官爵冥的耳里,他深情地注视着月音梦说:“只要能够和你一起,死也是无遗憾。”月音梦将头轻轻靠在上官爵冥的肩膀上,嘴角挂着的笑意更加深厚了:“我也是。”

那幅画画出了他们的理想生活,那么栩栩如生的画,画得多么地真实,却无法满足得了他们心中所想要的。或许,这就是他们悲惨的命运吧!

美国的某一个地点引发了核子弹的爆炸,燃烧了几十米的范围,里头葬送着一段凄美的爱情。

两个出现在平面电脑的两个红点,正在逐渐消失…

佐藤雨夜看着情况变得极度不妙,代表着上官爵冥和月音梦位置的两个红点已经从平面电脑的荧幕中消失,这不禁让佐藤雨夜瞪大了双眼,整个人变得浑身无力。走了朽木齐娅,走了水瞬风,现在又葬送了上官爵冥和月音梦,他看着了旁边的女生,会不会她也离开他呢?他的心不禁’砰砰砰‘地跳了起来,他可不希望他所想的就在等一下发生啊!

邪星尔看着iPad的荧幕上写着了‘SUCCESS’了之后,资料便立刻出现在邪星尔的眼前,邪星尔正好要打开来看看这份文件的时候。忽然之间,一个小炸弹正往直升机的位置射击过来。魂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将直升机移开,可是那颗小炸弹一炸开的时候,正好不小心炸到了直升机的尾端,因此直升机正开始着火了。

“shit!”佐藤雨夜闻到了浓烈的黑烟味,不禁说了句粗话以示发泄。邪星尔立刻将这个iPad还有一些贵重的物品放进了她身穿着的gucci羊毛外套,她立刻从坐位的底下拿出了三个机械跳伞。她将这两个给了魂和佐藤雨夜,看着火要烧到直升机的发动机。她立刻将在机械跳伞按了一个按钮,跳伞旁边置放的引擎发动了起来,邪星尔立刻从直升机的包厢里头跳了出去,佐藤雨夜和魂也是将东西打包好之后,也是一样发动了跳伞的引擎离开了那辆直升机。

就在他们驾驶下去陆地的时候,正好整辆直升机烧到了引擎,整个直升机立刻被炸成碎了起来。零件也从空中掉落了下来,蓝蓝的天空也因此被浓烈的黑烟给污染起来。邪星尔,佐藤雨夜和魂三人看着就要抵达了陆地,他们便立刻将引擎给关起,让跳伞的支架慢慢地从空中下降。

正好他们抵达了陆地之后,他们看着四周围都是一片广阔的草原,在自己十二点钟方向十五米远的距离之中有一个很大的仓库。邪星尔立刻从口袋里头拿起了一副Prada的墨镜,她也在墨镜设下了不少的配件。她通过了这副墨镜看进去了那仓库里头有着什么,只见里头有不少袋的熔金在里头。里头也貌似还有不少的人,她见此立刻报告给了佐藤雨夜。“里头有不少的熔金,进去看看吧。”

佐藤雨夜点了点头,魂也跟着他们一起走去了仓库里。佐藤雨夜一打开了仓库的门之后,不少的子弹立刻往他们三人射击出去。他们三人手脚变得非常敏捷地躲开这些子弹的来袭,他们看着仓库里头站着了一个拥有一头外国人那米黄色发色的男人,鼻梁上挂着一副斯文的无框眼镜。虽然是打扮非常得体,白色的皮肤可是双手却沾染了不少人的性命还有社会的污渍。他就是警察界之中高层的高级警司,贾斯丁•罗特。

他看着了眼前的三人,不禁露出了一道邪恶的笑容:“没想到幻影连美洲的事都也会插手,国家保卫都无能为力了吗?”佐藤雨夜听着贾斯丁的挑衅,手立刻攥紧了拳头。“幻影的宗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我一定会把你交给国防部的!”贾斯丁擦了一个响指,仓库里头立刻走出了不少的持枪的人,人数大约五十位。

“虽然你们都是著名的超级精英,可是你们确定可以抵得了我这个美国警界的高级警司吗?哈哈..”他一说完,那些围绕在他们身边的人立刻朝他们开枪。魂,佐藤雨夜和邪星尔三人立刻反应变得十分迅速地躲开了这些子弹。

魂从腰包中拿起了一把枪,他对准了这些人,紧紧扣下扳机。而这把枪是红外线枪,红外线立刻穿过那敌人的身子,他的身子立刻被灼出了一个洞,那人不禁痛苦地’啊啊啊啊‘地呻吟。

邪星尔立刻从他身穿的外套里头拿起了一条马鞭,她重重地一挥,把不少敌人的皮肤划出几条疤痕,鲜血也开始慢慢地流淌。邪星尔的眼神闪过一丝凛冽,她立刻转过身子拿起了一把枪朝那正要往自己开枪的敌人一枪毙。

佐藤雨夜立刻对着了贾斯丁·罗特进行单挑,他们利用肢体动作开始进战斗。佐藤雨夜挥起拳头要打在贾斯丁的身上,可是贾斯丁当然是快速地躲开。贾斯丁一脚要打在佐藤雨夜的身上,可是佐藤雨夜立刻抓住了他的脚,将他往后推出去。贾斯丁因为重心不稳便狼狈地躺在地上,可是佐藤雨夜立刻不放过这个机会,他立刻将身子压在贾斯丁的身上。贾斯丁立刻翻滚自己的身子,拿起了枪朝佐藤雨夜发射子弹。佐藤雨夜有些错愕,但还是很快速地躲开了子弹。

佐藤雨夜从口袋里头拿了一把短枪,按了一个按钮就会变成一把长剑。他挥了挥那把长剑,立刻想要一刀插入贾斯丁的身子。贾斯丁见此,他立刻快速地躲开那长剑的攻击。贾斯丁也拿起了一把匕首,便开始和佐藤雨夜开始了战斗。

一群人立刻往魂的所在位置跑了过去,全部都往魂的身上开枪。魂看着所有的子弹正往他的心脏位置射去,他立刻弯下了腰,几粒子弹都立刻从魂的腰上飞去,打在了墙壁上。魂立刻拿起了红外线的枪,一射所有的人都立刻中红外线的穿越身躯,立刻被灼死了。这时,有一个人从背后偷袭魂,将魂的身子压在了地上。魂看着自己被人压倒在地上,他瞄准了对方的敏感部位,露出了一道笑容,一脚往那儿方向踢了过去。“啊!!”那个人立刻捂住了自己的下半身,痛苦地躺在了地上翻滚着。魂立刻从口袋拿起了枪,一枪子弹就打在了他的心脏上立刻身亡了。

邪星尔看着不少的人往自己的所在处跑了过来,她从口袋拿起了几个飞镖,瞄准了位置立刻投掷飞镖。飞镖也就这样插在了敌人的身子上,立刻流血不止。她看着自己的身后也跑来了不少的人,她往前跳起了后空翻,身手快速地将银针往前面的敌人投掷出去。那些银针立刻深深地插在了敌人的主动脉上,鲜血也快速地流了出来。邪星尔手上仍然拿着一条马鞭,她再次重重地往敌人一挥,立刻鞭打在敌人身上,因为重力的关系不禁令敌人感到十分的痛苦。就在她要再次挥起马鞭时,有一个敌人立刻朝邪星尔的手臂开枪。邪星尔立刻反应过来,她立刻躲开了那朝自己射来的子弹。可是,另外几人环绕着自己,全部同时迅速地朝自己开了枪。子弹全部往自己射击过来。虽然邪星尔已经非常快速地将子弹一一闪开,可是其中一颗子弹不小心划过了邪星尔的手臂,手臂便开始流血了。她‘啊’了一声,另一只手遮住了流血的手臂,受伤的那只手原本持着马鞭的,因为刚刚的躲闪造成跌在了地上。

当她要去捡起马鞭的时候,忽然来多了不少的敌人又再拿朝自己扣下扳机,子弹全部不吝啬地往自己射击过来。眼尖的魂见此,立刻将这些敌人用那红外线的枪利用红外线的光线射穿所有敌人的心脏,鲜血就像水龙头一般的水快速地喷出,将石灰地染上了一片血红。

魂立刻将一把空心的枪丢给了邪星尔,朝她说道:“宫主,把这把枪装上子弹吧!”邪星尔点了点头,看着敌人的数量有稍微减少了。她看着自己的左边有着一个很大的箱子,她立刻跑到了那大大箱子的后面躲了起来准备装上子弹。她从外套里头拿起了子弹,立刻装进了枪里头。她看着魂正在战斗之中,时机还不是很恰当,所以她只好躲在了箱子后等待着。

佐藤雨夜和贾斯丁的战斗非常激烈,佐藤雨夜看着贾斯丁身后有着不少打枪金店获得的黄金全部熔化成熔金,要开始进行非法买卖,他不禁替这个美国的警界感到十足的讽刺。“一个高级警司没有想到会做出这么缺德的事。”说完,他的剑不小心划过了贾斯丁的脸庞,贾斯丁那白白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条疤痕。他捂住了自己的脸,露出了一道充满讽刺的笑容。“这个世界就是会有人为了金钱,什么事都做得出的人。你这个单蠢的小屁孩是不会理解这个世界的黑暗和恐怖!金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万万无能!再加上我拥有那么丰厚的权利,做出这些事都完全不用担心。虽然你们幻影很著名,所有的任务都是以成功close file.可是,我就是拥有这么庞大的权利,庞大的手下数量,所以,我都完全不怕你们这些仅仅只有小屁孩带领的队伍!这一次,就是你们幻影第一次以失败的结果结束任务吧!”

佐藤雨夜立刻跳了起来,一脚打在了贾斯丁的头部上,不禁让贾斯丁躺倒在地上。“失败?你别做梦了!只要幻影还在的一天,你就别想逞心如意!”贾斯丁捂住了自己的头,眼神无意间扫过了躲在一个大箱子后头的那女生的背影,他心里打着了一个如意算盘。他看着佐藤雨夜说:“是吗?幻影之中,你的队员还不是因为这份任务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你。你放心好了,接下来就是多一个队员了。”贾斯丁立刻拿起了一把枪,他对准了那个箱子,紧紧地扣下了扳机。枪口上立刻擦出了一阵火花,子弹便立刻迅速地脱颖而出。

‘砰!!’佐藤雨夜和魂看着子弹就往那个箱子射了过去,两人立刻瞪大了双眼。佐藤雨夜立刻朝那箱子的后头奔跑过去,他将视线放在了箱子身后的人。只见邪星尔脸色非常苍白,紧闭着双目地躺在了地上,后脑勺正不停地流淌着鲜血。原来那子弹将箱子给射穿,打在了邪星尔的后脑勺。佐藤雨夜立刻僵着身子,他双膝跪地地跪在地上,他看着眼前的女生因为自己并不照顾好她然后就这样受了重伤。

贾斯丁看着眼前的情况正好是他所想要的,他不禁发出了如恶魔般诡异的笑声,‘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为了正义的警界,这就是你该付出的代价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接下来,就是你了!”佐藤雨夜看着邪星尔的鲜血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就这样快流到了自己的位置。他看着邪星尔的手上拿着了一把枪,他从邪星尔的手上拿起了枪。枪口对准了贾斯丁,身子微微颤抖地持着枪。

“啊啊啊!”佐藤雨夜咆哮了一声,他随意地朝贾斯丁开了枪。无数个子弹都从枪里头射了出来,全部都打在了由于上了年纪反应变得缓慢的贾斯丁的身上。洁白的衬衫上都露出了不少的鲜红色,贾斯丁看着自己的身上出现了不少的子弹,他的嘴角立刻流出了鲜血。佐藤雨夜原本还想要再开多几枪,可是刚刚的随意开枪才发现到了枪已经完全没了子弹,不禁发起了脾气地将枪丢在了地上。

“没...子弹...了..是...吧?哈哈..轮.....到我...了”贾斯丁发抖地持住了枪,他不顾着自己的心跳开始越跳得越慢地扣下了扳机。“有本事你就把我杀死啊!把我杀死啊!!!”佐藤雨夜朝贾斯丁大喊道,看着邪星尔受伤的那个模样,不禁感觉到了十足的绝望。他恨不得自己是那个受伤的那个!

他回想到了之前水瞬风如此的颓废,如此的绝望,现在他也终于感受到了!这种滋味是多么地不好受!就在贾斯丁要开枪的时候,正好仓库的门立刻被打开。只见是美国的国防特种部队全部站在了他们的面前,全部持住枪对准了贾斯丁的身上一脸严肃地喊道:“全部不准动!”贾斯丁立刻放下了枪,和贾斯丁所派来的手下们立刻举起了双手投降。全部这些罪犯就在了这个紧要的关头时,就这样被绳之以法了。

佐藤雨夜看着国防部队终于出现了,他不禁可以喘下了一口气。他看着魂,立刻朝他说:“魂,我命令你快速把星尔送去医院!不然待会儿她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快点!快点啊!”听着佐藤雨夜如此烦操的声音,魂立刻点了点头将星尔的身子抱了起来,‘是’地回应了一声,立刻让国防部的人安排了交通赶了出去医院。

这个时候,其中一个国防部的成员朝佐藤雨夜的位置走了过来。他一脸抱歉地朝佐藤雨夜鞠躬,道:“感谢你们的帮忙让我们国家可以除掉一个祸根,也很非常不好意思地造成了你们庞大的损失,我们会代替国会给你们补偿的。”佐藤雨夜不怎么将这些人的话听进去,他随便敷衍地‘嗯’了一声。他的脑海里满满地在想着他的伙伴,朽木齐娅、水瞬风、上官爵冥、月音梦现在还有多了一个邪星尔,他不禁感觉到了这个世界是多么的空虚。任务成功了,成功地close file了,可是换来的结果都是同伴们的一一逝世,他的眼睛不禁被泪水噙湿了...

朽木齐娅的笑声,
水瞬风的调侃声,
听着上官爵冥敲打着电脑键盘的声音,
月音梦的指缝间弹出的钢琴声,
那深邃的紫色眼眸可以让自己的心中毒的邪星尔,

所有的身影就在自己的面前,立刻化作成一股烟般全部消失殆尽..原本的一片光芒,因为这一股烟的流逝,变得非常的黑暗了。

任务的成功,美国恢复繁荣,恢复了安宁。但是,已经付出的性命已经无法从天上剥削回来了。这就是为正义而战的代价,即使是飞蛾扑火都也要去完成的精神。

特务:飞蛾扑火

CLOSED FILE

----------------------------------------------------------------------------------------

十年后,日本东京。

佐藤别墅,

经过十年后的蜕变,佐藤雨夜身上散发出了更加浓烈的稳重气息,他现在正在阅读着报纸。自从那一次的任务之后,幻影组织已经再也没有为国家效力警卫部队了,现在的幻影组织只有加入商界而已。

“夜!你要的东西到了!”一个将紫色长发梳成一条马尾的女生朝佐藤雨夜说道。佐藤雨夜将报纸合上,他便站了起来走出了门口。只见那个紫发女生看着那些运送东西的人正在搬着不少的棺材,只见每一个棺材上都有着墓碑,全部都是紫发女生感觉到熟悉可是却完全没有印象的照片和名字。

“星尔,你怎么了?”佐藤雨夜看着那紫发女子正发呆着,不禁好奇地问了问道。没错,紫发女生就是邪星尔,原本已经完全没有活下去迹象的邪星尔因为生命力非常顽强的关系,造成她从死神的手上逃走了。但是,因为子弹打到了脑袋,造成了邪星尔已经熟睡了四五年,以为已经成为了植物人。但因为意识非常强烈的情况,让她成功苏醒了。可是因为子弹已经打到了后脑勺,里头有着不少的血块压抑着神经线,不得让她记不起了很多曾经发生过的回忆,就连佐藤雨夜都也记不起了。

邪星尔指着了这些棺材,问了问:“为什么会有那么棺材啊?里头都是谁?”佐藤雨夜看着里头的人都是特地让手下从美国一点又一点地找回同伴们的尸体回来,不禁感到了十足的失落。“这些都是因为任务而丧命的同伴们。”邪星尔看着这些棺材一个接一个地埋进了花园的泥土里头,不禁感到了十足的怜悯:“好凄惨啊!”

“不过我把他们的尸体埋在我们的家,就是为了能够让他们可以安祥地躺在我们的家。这也可以回忆起他们以前和我们一起生活的场景,给他们最舒服的环境。”邪星尔听着了他的话,不禁点了点头。

两人看着棺材已经埋好了之后,他们安装好了墓碑,擦了擦干净之后,他们便开始祭拜他们这四个好朋友。

“愿你们在天上过得幸福,我会和邪星尔在人间过着平淡的普通生活。”夜在心里暗想道。

天空上的白云形状有些奇异,仿佛就像是朽木齐娅,水瞬风,月音梦好上官爵冥的身影所形成的形状。这不禁让夜露出了一道淡淡的笑容。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