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特务:人体机器
Tuesday, December 1, 2015 | 1:45 AM | 0Comment

日本东京,日番高中。

高二(1)班,

整个班由于老师还没进班的关系,所以所有的学生都忙着‘高谈阔论’。只见一个棕色卷发直腰,棕色眼眸泛出清澈的目光,高挺的鼻子下是一张粉嫩的双唇。她身穿一件Armani Exchange的白色T-shirt,配搭着一条贴身的深蓝牛仔裤,腰边则系上了一条Hermes的金边H型腰带的月音梦正在忙着和班上的同学们正讨论一些东西。

“今天你们全部负责训练哪些刚进来的成员,负责给他们练习比较基本的动作。”月音梦看着几位女同学吩咐道,那几位女同学点了点头,立刻执行月音梦下的命令。

接着,又有多几个女同学朝月音梦的所在处走了过来。“今天你们帮我准备一份啦啦队的名单,今天我会检查整个社团的人数。”她将目光转移向另外几个女同学,也向她们吩咐道。

拥有一头酒红色短发并肩,高挺鼻子下是一双粉嫩欲滴的性感双唇,穿着一件白色T-shirt再配搭着无袖Guess的深蓝色的连身裤,一双chanel的褐色短靴露出她修长的长腿,瞪大着酒红色眼眸的朽木齐娅看着忙碌的月音梦不禁感到好奇,看着平时很文静的她竟然会和其他女同学讨论东西...这不禁让朽木齐娅感到了十足的疑惑。

“星尔,你有没有发觉今天的梦很奇怪啊?”朽木齐娅问了问正在玩着iPad的邪星尔,只见邪星尔一头乌黑的长发被束成一条马尾,长长的刘海将她的左眼微微遮蔽了起来,冰冷的一双紫眸正透露出凛冽的神情,高挺的鼻子下则是一张性感的薄唇,一件adidas的白色系列运动装将她白皙的肌肤显示出,一双adidas黑白线条修边的跑步运动鞋更加让她显出特别酷炫。朽木齐娅的话不禁让邪星尔抬起头看着忙着交谈的月音梦,眼神也表达出了一丝疑惑的感觉。

这个时候,月音梦忙完了她交代的东西,发觉自己被两道目光注视着。她看着邪星尔和朽木齐娅正在注视着自己,不禁露出了一道傻笑。

“你们怎么了啊?一直看着我的。”月音梦朝他们俩人走了过来,不明他们这么注视自己的用意。

“你刚刚在跟她们说些什么啊?说那么久的..”朽木齐娅将自己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月音梦听了不禁露出了一道笑容:“我跟她们在聊啦啦队的东西啊!学联赛又要开始了,我就要帮帮他们啊!”正拿水来喝的朽木齐娅不禁将灌入喉里的水都喷了出来,邪星尔则是瞪大双眼看着月音梦。

“梦,你发烧了是吗?你怎么会跑去参加啦啦队啊?你不是觉得社团活动很麻烦的吗?”朽木齐娅还摸了摸月音梦的额头。

“我不会觉得麻烦啊?我还觉得帮人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呢!为校争光不好吗?”月音梦这句话再次令她们俩人感到十足奇怪,这不像平时月音梦的作风啊!

这个时候,邪星尔看着了她们,淡淡地说:“我肚子饿了,我去食堂,你们要跟吗?”邪星尔站了起来,朝班外走了出去。月音梦和朽木齐娅点了点头,也朝门外走了出去。

她们走在路上,不禁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可是,全部几乎都是为了月音梦而欢呼的!

“那是月音梦同学吗?听说她是啦啦队的队长,还帮了啦啦队打入了总决赛呢!”
“成绩好,人又好,长得又漂亮,课外活动又好,真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呢!”
“我想要向她讨签名!”
...

 这时候,全部同学朝月音梦的方向涌向前,全部拿着照相机往着月音梦照相,有些还向他索取签名。“月同学,我可以要你的签名吗?”
“月同学,我可以要你的电话号码吗?”
“月同学,你好厉害呢!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


全部同学一窝蜂涌向月音梦站在的地方,一下子就把朽木齐娅和邪星尔都挤出外面了。

“真的是奇怪,怎么梦会在这段时间变得那么出名啊?”朽木齐娅感到十足的奇怪,不禁觉得好像有些不安的感觉。她无法接受短时间内改变的月音梦。月音梦的突然改变,究竟是什么原因呢?他们没人可以捉摸得透。

“哟,你妒忌啊女人。”一阵邪魅的声音往后传来,只见一头才发现原来是水瞬风,上官爵冥和佐藤雨夜。听着水瞬风的戏弄,不禁气得踩了踩水瞬风的脚。“人家才没有妒忌嘞!”

“不过,梦的改变让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看着她的改变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上官爵冥也有这么不详的预感,可是他就是不知道这感觉从何而来。

站在一旁静静不出声的佐藤雨夜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异状,他立刻转过身从他们身边离开。上官爵冥发觉到了佐藤雨夜的行踪,问了问:“夜,你去哪里啊?”

“回去宫一会儿。”一阵冷飕飕的声音传入耳里,然后便快速地离开了他们的视野。

每个人对于月音梦的改变,感到了十足疑惑,但是却没有头绪她的改变是出自什么原因。

“你们全部站在这里做什么呢?”月音梦看着站着不动的四人,不禁感到好奇。

朽木齐娅听着梦的话,回应着:“没啦,就站着说话这样而已。”

“我的口有些咳,我去饮水机买个咖啡。”月音梦说完,便朝饮水机走了过去。其他人也没有顾及太多,就让月音梦自己一个人去买咖啡来喝。

月音梦走到了饮水机前,买了一杯咖啡。忽然之间,她发现原本关着的窗忽然打开,她便走向前,靠着窗口微薄的反射照一照自己,可是她没有发现,她将放在窗口旁边的咖啡却被人倒入了一支不明液体。

月音梦看着自己露出了一道浅浅的笑容,便拿了咖啡慢慢灌入喉里,然后就往朽木齐娅他们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正好月音梦走过去的时候,所有的人的电话都响了。他们都发现,是佐藤雨夜的电话,他们想都没想就知道夜会打电话来就是要做任务了!“喂,你们快准备,那个最近抢劫银行的抢匪又出现了,我们要现在去捕捉他!快准备好出发了!”说完,佐藤雨夜便挂了线。

“我们现在什么都没带,枪啊什么的都没带,怎么办好?”朽木齐娅发现身上什么都没有带,可是现在的任务是紧急任务,根本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这个时候,月音梦便开口说:“既然是紧急任务,那我们就要快点去执行,什么武器都没有也没关系。你们不走,那我自己就先走了。”说完,她便以最快的速度冲去了停车场,取了自己的车子,发起了引擎,将油门踩得最低,全部人还来不及反应,一转眼就看到了一辆白色的梅赛德斯就这样从学校离开了。

“梦的行为举止真的是越来越奇怪。平时的她收到任务都是很冷静的,怎么现在她会这样啊?”朽木齐娅看着今天很奇怪的朽木齐娅,真是越来越摸不着头绪。

“我们快走吧!”邪星尔淡淡地说道。全部都往停车场取了车子,五人都坐进了劳斯莱斯的车厢里头,全部都快速地从学校离开。

日本,东京城市。

“抢匪啊!”从银行里走出了一名经理,看着银行的钱就这样被抢匪抱走了,不禁边跑边喊着那个抢匪。这个时候,一辆白色梅赛德斯甩了一个帅气的姿势停泊在了停车范围里头,然后接着跟随着一辆银色的劳斯莱斯。这个时候,六人都纷纷从车厢下来,看着已经慢慢消失在他们视野里的抢匪,不禁开始紧迫了起来。

“各位,我们上吧!”水瞬风说了说,全部都点了点头准备出动。可是,这个时候月音梦露出了一道笑容,用手停止了他们的行动。“你们都在这里,看我的!”说完,她便开始朝抢匪的方向跑了过去,随着步伐的速度越变越快,一下子就消失在其他五人的眼里。

抢匪发觉身后有一个神速的身影正往自己而来,他立刻加快脚步以逃开月音梦的身影。可是,月音梦整个人越跑越快,简直就像一阵狂风一样,一下子就跟上了抢匪的脚步。月音梦站在了抢匪的眼前,露出一道笑容。她一拳打在了抢匪的脸上,一脚踢在抢匪的腹部上,不禁让抢匪痛苦地蹲坐在地上,月音梦的踢打由于过于用力,造成抢匪不禁吐出了一口鲜血。

月音梦就像变戏法一样地拿出了手铐,将敌人的手铐了起来。她看着了眼前的抢匪,露出了一道邪魅的笑容。“看你还敢再抢别人的东西吗!”说完,还一脚踩了一下抢匪的头。

这个时候,月音梦将敌人的钱拿了起来,将钱还回去银行。这个时候,五人看着月音梦的实力不禁吓了一跳,刚刚的速度简直就像一阵风,等到他们才跟上了月音梦,月音梦早已经就把抢匪绳之以法了。可見,月音夢的實力變得超凡,根本就已經超越了他們幾倍。

每个人还在惊叹月音梦的实力时,月音梦就把抢匪抓了起来,带来五人的面前。“我把抢匪抓住了,你们要怎么处置他,随你们吧!”说完,月音梦就从他们五人身边离开,立刻回去学校了。当月音梦正在跑步离开的同时,脚与地板的摩擦力产生的静电,却可以用肉眼看得一清二楚!邪星尔看着了刚刚的现象,不禁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不禁觉得刚刚的现象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梦真的是越来越奇怪了。”朽木齐娅看着刚刚的月音梦,不禁觉得越来越奇怪。

“我们先不管了,我们还是把犯人抓回去警察局吧!”说完,他们五人将犯人送去了警察局以采取行动处置犯人。

可是,即使他們多麼的詳細,他們總是沒有發現到在不遠的深處,有一道目光在監視著他們的行蹤,而且那一道目光就這樣放在了一個女子的身上,那就是瀟灑走人的月音夢...

日本东京,日番高中。

学校依然和以往一样,现在是休息时间,所有的同学都借着这段时间休息。这个时候,邪星尔,朽木齐娅,水瞬风,上官爵冥和佐藤雨夜正坐在食堂吃着东西,每个对于刚刚月音梦的行为举止感到十足疑惑,到现在还是无法释怀刚刚月音梦的问题。

这时候,月音梦忽然朝他们五人的位置走了过来,看着他们露出了一道笑容。

“各位,我跟你们说个好消息。刚刚啦啦队比赛开始有进行淘汰的总决赛,现在我们学校已经进入了大决赛。现在就是比拼第一第二名的时刻了,比赛就是在两天过后。你们觉得怎么样?不错吧?”月音梦的话听进了他们五人的耳里,没有任何表示。他们完全对学校的东西一点关心也没有。

“学校的事情跟我们一点牵连都没有,我们只不过是来这里打发时间的,你干嘛还那么认真啊!梦,你怎么最近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朽木齐娅立刻站了起来,看着月音梦大呼小叫,不禁令月音梦感到了奇怪。

“我还是我啊!我哪里有什么变化!?而且,帮助学校提高名誉不好吗?你们怎么那么自私自利啊!?”月音梦听着朽木齐娅的话,有些生气,看着朽木齐娅提高了分贝朝他喊道。

这个时候,一窝蜂的学生看着月音梦,朝她涌向前。月音梦看着这些学生,有些厌烦,将他们轻轻推开。月音梦看着了这些学生,喊道:“拜托,你们可以不要一直来烦我吗?没看到我刚刚在和朋友说话吗?你们以后就别在靠近我了,你们这样纠缠我,我会很厌烦的知道吗!?你们就让我静静一个人好吗!?”说完,她便离开了校园,留下了一脸惊吓的五人看着刚刚的月音梦,没想到刚刚月音梦竟然会开口骂人!?平时的她都总是将话藏在心里,总是用表情来表示,可是今天她完全打破了以前原有的性格,这不禁让五人都感到了不太安宁的气息。

上官爵冥站了起来,他看着远远离自己而去的身影,深邃的眼神留露出了复杂的思绪。他朝着那个最近举动奇怪的身影走了过去...  他今天要摸个明白,月音梦的突变究竟是怎么回事!?


佐藤家,月音梦房门。

上官爵冥走到了月音梦的房门前,他看着房门上的名牌写着‘月音梦’三个字,不禁觉得不知所措。他鼓起了勇气,最终才敲了敲月音梦的门。‘叩叩叩’听着房门里头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个时候,他再用力地敲多几次门,房里仍然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这个时候,上官爵冥想都没想地立刻将月音梦的房门打开,走进去了月音梦的房间才发现月音梦的房间完全没有人。上官爵冥就开始奇怪了,明明刚刚月音梦都不在校园了啊,通常月音梦不是在家就是在校园啊!这个时候,他又想到了另一个地方,那就是幻影组织的秘密基地。上官爵冥想到了这个地方,原本要立刻朝幻影组织跑去,可是他却在月音梦房间的地上发现了一张原稿纸。

上官爵冥将原稿纸拿了起来,才发觉那原稿纸是武器的设计。那是一个普通的手套,手套中的每个手指间都插入了细腻的长针,手套的旁边设置了按钮,只要轻轻按着那按钮,手指间的长针就会从缝隙中出现。这不禁让上官爵冥感到好奇了起来,明明梦在组织担当医疗的工作,现在怎么会研究出新武器了!?而且这个新武器的设计新颖,不像邪星尔和水瞬风的发明工具啊!邪星尔的设计都是偏往细腻,不大可能用手套的方式来设计武器吧!要用也通常都是使用比较难以让人组作成装备的物体例如说女生们的化妆品。

而水瞬风的武器都是擅长于刀枪,很少会采用刀枪在于其他物件。那么这个手套的原稿纸究竟是从何而来?这个时候,上官绝命看着月音梦的房间,他不禁觉得月音梦的房间是时候要搜查了。

上官爵冥先从床上,抽屉,书桌开始寻找。可是,他发觉这些地方没有任何疑点。他再搜查衣橱,厕所,每个缝隙,都没有任何疑点。这个时候,他发现有一个地方还没有被搜查,那就是壁橱还没有被查找。当上官爵冥将壁橱打开,他瞪大双目看着眼前自己所看到的东西,不禁惊叹。

只见不少的武器都被摆放在壁橱里头,他看着刀枪什么的,设计新颖,物品也是新的,几乎都是没有被用过的。这不禁让上官爵冥感到了十足的疑惑和好奇,这些东西究竟是从何而来?而且怎么会出现在月音梦的壁橱里头?月音梦最近的行为举止,加上壁橱里头各式各样的新武器,不禁让上官爵冥有种不祥的预感。恐怕月音梦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吧?

“这事,要和他们说吗?”上官爵冥看着这些武器,喃喃自语道。

幻影組織,

上官爵冥走進了幻影基地的門口,他看著正坐在櫃檯前的兩位秘書,看著她們問了問:「妳們今天有看到夢來這裡嗎?」

兩位秘書看著上官爵冥搖了搖頭,「今天夢宮主沒有來過幻影組織呢!」上官爵冥這下子有些錯愕,對月音夢的行蹤再次沒有頭緒了。

上官爵冥看著基地沒有月音夢的蹤影,便轉過身要離開了基地。結果,他想要找的人就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上官爵冥看著月音夢一身緊身連身黑衣,不禁感到好奇,難不成剛剛月音夢去執行任務嗎?

「你在這裡啊?也好,我剛剛把罪犯抓回來了,夜他們呢?」月音夢看著只有上官爵冥一人,不禁疑惑其他人的身影。上官爵冥將帶在左耳的藍色耳釘,輕輕一按那耳釘,其他還在學校的四人收到了上官爵冥的信息,全部毫不猶豫地離開學校,沖去了幻影秘密基地。因為他們知道,只要男生的耳釘和女生們的手環上的按鈕發亮以及微微震動了,就是代表要回去基地。

佐藤雨夜他們四人都到了幻影組織,發現到了月音夢和上官爵冥正在等著他們。月音夢看著佐藤雨夜,露出了一道笑容:「 報告組長,我將一些還記錄在通緝令的罪犯抓了回來,總共將五十名罪犯抓了回來,這些罪犯就交給你處置了。」說完,她從外頭的車廂將全部銬在一起的罪犯全部抓了進來。

他們五人瞪大雙眼看著月音夢憑一人之力將這些罪犯抓了回來,不禁驚歎。

月音夢將這些罪犯交給了佐藤雨夜,不禁輕輕地嘆了口氣:「啊~ 有些疲累。但是以我這麼樣的身手,不得讓我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去做第二樣任務了!組長,你還有什麼任務需要我去做嗎?」佐藤雨夜看著月音夢,不禁有些無奈了起來,看著月音夢搖了搖頭。

上官爵冥看著了月音夢,說:「夢,你今天做了那麼多任務。你先去休息吧!不然身體撐不住的。」月音夢聽著上官爵冥的話,她將目光放在了上官爵冥的身上,搖了搖頭。「不行,看著通緝令還有那麼多,再加上我現在的身手,不禁讓我充滿了精神與力量讓我想要快去執行呢!」

「可是,妳這樣...」上官爵冥還沒說完,月音夢則是打岔了他的話:「你今天很煩人叻!我說我想要執行任務,你憑什麼阻止我!?」現在,連月音夢對上官爵冥的話都讓其他人驚嚇一跳。上官爵冥聽著了月音夢,嚇得自己無法反應過來,沒想到她今天對自己的態度變得如此惡劣。上官爵冥嘗試讓自己冷靜下來,使用了溫和的語氣對她說:「好,我不阻止妳。你去執行任務吧!」月音夢看著了上官爵冥,露出了一道淡淡的笑容。「那我現在就出發了!」她經過邪星爾的身邊,拍了拍邪星爾的肩膀,她走出了幻影組織的外頭,開了一輛直升機,離開了他們的視線。

上官爵冥看著月音夢,心就很像被無數個針刺穿。他好像從來沒有和月音夢吵架,但是今天卻例外了。邪星爾看著自己的肩膀上,發現到有一個液體沾在了自己的衣服上。這不禁讓邪星爾感到疑惑了,這個液體顯明是剛剛月音夢拍自己肩膀的時候留下的印跡。

邪星爾將那被沾了不明液體的外套脫了下來,立刻走進了研究室。其他人看著邪星爾,也跟隨她的腳步向前去了。


幻影阻止,研究室。

所有先進的探測器都被擺放在研究室裏頭,邪星爾用鉗子將那沾在衣服上的液體放在了顯微鏡觀察。然而,顯微鏡也和其他的探測器有進行連結。邪星爾看著探測器上的螢幕,看著那時參雜著複雜的化學物體,看樣子這液體的化學物質好像是從植物從提煉的。

邪星爾再使用電腦尋找這化學物體的來源,才發現原來這是一個食人植物的分泌。而且這個食人植物是在巴西的綠色地獄亞馬遜叢林才會找得到的植物。她看了看屏幕上那植物的特徵,不禁感到了有些熟悉。

她回想了之前所做過的任務,忽然想到了之前有一個敵人的巢有培養這些品種的植物,可是這個敵人已經被關在了幻影的地下牢了啊!難道月音夢會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去亞馬遜叢林嗎?而且,她要去亞馬遜叢林做什麼?

這下子,邪星爾越來越搞不懂了。這個時候,其他人走了進來,看著邪星爾的舉止,不禁疑惑。「星爾,你有什麼線索嗎?」佐藤雨夜看著屏幕上的畫面,以示不解。

星爾看著他們,語氣淡淡的說:「你們看,剛剛夢在我的衣服上留下的印跡,是食人植物的分泌。你們對此有何看法?」

每個人聽著邪星爾的話,都無法給予一個很好的答案,他們對於月音夢的改變完全沒有任何頭緒。

上官爵冥想到了昨天看到月音夢的房間,有武器的原稿紙,壁櫥裡頭全部都是新穎的武器。他決定要和他們討論這個問題:「對了,我要和你們說。那個昨天我在夢的房間發現到了很多新穎的武器,這些武器都不是我們的設計,而且這些武器的功能還很不錯!」說完,上官爵冥將手機連結到了屏幕中,將昨天拍攝了夢的武器的照片連結到了屏幕上。

屏幕上顯示了不少的武器,一個電磁槍,是可以發射出電磁,通過電磁來吸引人頛身上的細胞產生磁力,只要碰到磁性強的武器,那就會被吸引。另一個是一個蜘蛛爪手套,在手指的上方可以發出細膩的長針,手套的旁邊的設置了按鈕。只要按了按鈕,細膩的長針就會從縫隙中出來。接下來是一個凝固槍,這把槍會發射出會使人凝固身子的凝膠。

看著這些武器,不禁令邪星爾感嘆。沒想到月音夢會發明出那麼驚人的武器,而且功能還真的是很好。她看著了這些武器,不禁夢的實力已經遠遠超越了他們五人。

這個時候,她發現夢的這些武器,都擁有一個字母寫在最下隔,'G'字讓邪星爾想到了有一個敵人的集團也是以一個'G'字命名的。那個敵人由於因為成為不了服務人民組織裏頭的間諜,最終才會選擇自己開了一個集團,自行培養間諜組,讓這些間諜們將世界佔據,有野心想要成為佔有全世界的安全。可是,他們卻忘記了神秘的幻影組織的存在,最終還是掉進了幻影的手裡,被關在了幻影的地牢。

邪星爾越想越不妥,她看著了其他人說:「我們去地牢吧!或許我們會有夢突變的線索。」他們點了點頭,立刻趕去了幻影的地牢。

幻影,地牢。

全部眼神凶杀,身材巨猛的监察官全部持枪地在地牢巡逻。这个时候,邪星爾他們等五人來到了地牢,全部監察官看著了他們,紛紛挺直身子肅立,五指伸直緊貼在眉頭邊。佐藤雨夜看著了他們,冷冷地問道:「之前'G'集團抓到的人在哪裡?」

監察官帶著了他們等人來到了一個牢房,發現有一名年輕男子坐在裏頭。佐藤雨夜朝監察官使了一個眼神,監察官便立刻將牢房的門打開。

他們走進了牢房,年輕男子看到了幻影組織的主要人物,不禁膽怯了起來。佐藤雨夜的藍眸注視著年輕男子,語氣變得十足冰冷:「 你們的頭是誰?他在哪裡?」

年輕男子雖然被佐藤雨夜的氣勢驚嚇得有些毛骨悚然,但他還是為了保護自己的主人,賣傻地搖搖頭:「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朽木齊婭看著了眼前的年輕男子,露出了一道笑容:「你真的不知道嗎?」這個時候,水瞬風站了出來,拿著了一把電棒:「我會讓你知道的。」說完,他啓動了電棒,只發現電棒的伏特高得自己都有些害怕。

「你不說,你準備被電死吧。」冷冷的口吻從佐藤雨夜的嘴裡說出,凜冽的眼神不禁讓年輕男子投降了。

「好!我說,我的主人叫格蘭婈。她現在是在南中國海上有一個漂浮島上,那個島是會移動的。」

他們聽了,忽然想到格蘭婈是在他們抓到他的時候,她利用了煙霧彈逃離了他們的手中,而且她還聲明她會向他們報仇!他們不禁感到了不安,全部快速離開了幻影。全部人將服裝換成了一身緊身裝,拿了武器全部快速往目的地出發。

南中國海的一個島上,

他們五人開著船,水瞬風看著導航系統上顯示目的地就離自己還差五公里。他們抬頭一看,發現一個巨大的島映入眼簾。這個時候,他們發現有一個海鷗跌跌撞撞地撞在了島上,島被一層充滿電源覆蓋的玻璃,海鷗因此被電擊而死了。

他們注意到了這個細節,他們倒是想到了一個方法。「風,把錨往島上拋過去。」朽木齊婭朝他一喊,水瞬風立刻把錨丟在了島上的地部,島上的地部是用鋅製的牆而製作。只見牆被有重量的錨給打壞,他們將船停泊。水瞬風拿起了鑽洞器,將被打碎的牆壁鑽出洞,讓他們可以進入敵人的巢穴。

不久,他們成功走進了敵人的巢穴。他們看著四處都是樹林,這下他們不懂該如何是好。

「我們來搜查敵人的所在出吧!」朽木齊婭一說完,邪星爾就拿出了小型電腦,正在進行搜索。電腦屏幕上顯示,敵人的所在之處就在一個高高的樓台上,離自己的位置只差十公里就可以抵達。

佐藤雨夜看著他們,便開始了分配工作:「現在,我們分開行動。我和星爾、齊婭和風一起然後冥你負責監視我們的舉動,如果我們出事了你可以呼叫援兵。同意?沒問題的話,現在dismiss!」說完,全部便開始分頭行動了。

佐藤雨夜和星爾兩人現在跑到了一個離總部有些偏離的地方,他們現在開始了解地形。看著這些奇異怪狀的植物,不禁覺得好奇。這個時候,邪星爾發現到了那個食人植物的品種。邪星爾拿起了一把槍,將槍口對準了食人植物,一緊扣扳機,子彈脫穎而出地打在了食人植物上。食人植物立即沒有了生機,分泌也從植物中流出。

邪星爾和佐藤雨夜立刻將分泌取出,放在了小型探測器進行掃描。發現這個分泌和自己衣服上的分泌是一樣的!事實證明夢很有可能就是出現在這裡。「夢很大可能會在這裡出現,果然夢的突變很有問題!我想他應該是被格蘭婈利用了!」佐藤雨夜聽了星爾的話,同意地點下了頭。忽然之間,四處的食人植物突然襲擊佐藤雨夜和邪星爾。他們倆身手敏捷地躲過了攻擊,他們拿起了槍擊中食人植物。邪星爾立刻拿起了一把像是吹風筒的武器,將武器啟動。風能立刻加入了不少的熱能,一下子就將食人植物給融化了。

佐藤雨夜立刻拿起了煙霧彈朝食人植物丟過去,煙霧便立刻從煙霧彈飄了出來,佐藤雨夜和邪星爾便逃離了食人植物的地方。

另一邊,

朽木齊婭和水瞬風兩人毫不猶豫地直接湧往向敵人的總部,他們看著樓台往前而去。可是,他們在奔跑的時候,忽然之間食人植物用了樹枝將他們倆人捲起。「啊啊啊!」

食人植物將他們高高地捲起,然而他們倆人就一下子就在看到了站在樓台上的格蘭婈。只見格蘭婈看著他們,露出了一道邪惡的笑容:「喲,好久不見了。幻影組織的人,沒想到我們還會再次見面吧!」

「快把我們放下來!」朽木齊婭看著食人植物把自己越卷越緊,不禁有些辛苦。水瞬風看著格蘭婈,看著她問道:「妳對夢做了什麼!?」格蘭婈聽著水瞬風的話,不禁‘哈哈’地發出了奸笑。「讓我來告訴你吧!我最近發明了一罐藥水,這個藥水可以讓人擁有非凡的能力。這個藥水可以強化身子的細胞核器官,而且還可以讓身子充滿電能。我花了幾年的時間就在研究這瓶藥水。現在,我拿了你們的朋友月音夢來做實驗,如果成功的話,那麼我就會利用她成為我的專用的屬下。然而我的實驗成功了。不如,我讓你們瞧瞧妳們的朋友吧!」說完,格蘭婈打開了電視機。

他們就看到了月音夢的身影,只見月音夢用著閃電般的速度幾秒之間就從樹上一個接一個地跳了過去。只見月音夢將一棵大樹只用一拳之力就將大樹給砍下。然後,他也用雙臂之力就將一棵大樹(大約一百公斤)撐起,往上拋擲。然後,月音夢立刻將一條樹藤砍斷,將被砍斷的大樹綁在兩棵樹之間。月音夢一身紅色的緊身服,雙手抱胸地看著自己的傑作,嘴角輕輕微微上揚。然而,月音夢的左眼從棕色慢慢變成了紅色的眼眸...

朽木齊婭和水瞬風看著一下子變得強大的月音夢再次驚嘆。這個時候,格蘭婈再次發出了奸詐的笑容,她看著了朽木齊婭和水瞬風,說:「最近忘了給它們食物吃,就讓你們成為植物們的食物吧!啊哈哈哈...」說完,格蘭婈便離開了樓台,留下了朽木齊婭和水瞬風。

這個時候,他們發現這些食人植物正要將嘴巴打開,要把他們倆吞食。但是,朽木齊婭快速地從褲袋裡頭拿出了一把雷射槍。她將卷著自己身子的樹枝截斷,然後自己立刻啟動了腰帶上的按鈕,腰帶立刻變成了擴展電纜蹦極腰帶。皮帶扣可以將繩子推出,皮帶扣也有掛鉤可以連結到任何金屬地面和其他非金屬的地面。然而,掛鉤係在了樓台的欄杆上。她將雷射槍丟給了水瞬風:「風,接著!」風立刻接住了雷射槍,將樹枝截斷了之後,也啟動了皮帶將皮帶的繩子來出,掛鉤也鉤在了欄杆上。

「我們現在快點去尋找星爾和夜吧!我們要快點把我們知道的告訴他才是。」朽木齊婭說完,兩人以閃電般的神速跑了過去尋找其他人。


另一邊,

佐藤雨夜和邪星爾正在觀察著四周圍的情勢,忽然之間一個網從他們頭上掉了下來。他們反應很快地躲過了。只見格蘭婈和月音夢的身影出現在樹上,格蘭婈看著邪星爾和佐藤雨夜,露出了一道謝美的笑容:「喲,組長都來了。給你們瞧瞧你們朋友,額不太準確,是我部下的厲害。」說完,月音夢手上戴著了一個蜘蛛爪手套。手指間出現了長長的細針,立刻往佐藤雨夜和邪星爾兩人攻擊。兩人立刻往後翻跟斗,站在後面。

佐藤雨夜和邪星爾兩人互視一眼,兩人便開始行動了。首先,邪星爾朝月音夢的身邊跑了過去,邪星爾便立刻和月音夢兩人過招。月音夢一拳朝邪星爾擊來,但是邪星爾一下子就逃開了。然後,邪星爾一腳踢在了月音夢,但是邪星爾的腳被月音夢抓著。然後,邪星爾再提起她另一隻腳,用力地把月音夢踢飛。只見月音夢的身子被撞飛,擊在了一棵大樹,只見大樹上立刻被月音夢的身子而傳出了電。

這個時候,月音夢立刻跳了起來,平穩地站在一棵樹的樹枝上,她將樹藤切斷,樹藤因為月音夢身子的傳電,然而樹藤就變成了電線一樣往佐藤雨夜和邪星爾擊去。格蘭婈只是負責站在一旁看戲,不禁發出了刺耳的笑聲。這個時候,月音夢被佐藤雨夜和邪星爾圍繞。月音夢立刻拿起了蜘蛛爪手套,將用著長針與他們切磋。佐藤雨夜立刻跳躍站在了長針上,一拳將月音夢給打飛。月音夢雖然被打跌坐在地上,但月音夢立刻拿起了一把凝固槍。她趕緊地扣下扳機,凝膠立刻擊中在邪星爾和佐藤雨夜身上,讓他們無法行動。

格蘭婈看著幻影組織組長已經被月音夢凝固了身子,無法行動,再次露出了邪惡的笑聲。「LAST MOVE!」月音夢看著他們倆,佐藤雨夜和邪星爾有種很不詳的預感。只見月音夢拿著兩把匕首,要往他們倆射擊出去。佐藤雨夜和邪星爾兩人看著那兩把朝自己飛射的匕首,不僅比起了雙目。忽然間,兩把匕首被打飛了。只見朽木齊婭和水瞬風出現在了他們面前,他們看著狼狽的佐藤雨夜和邪星爾,不禁錯愕了起來。

在他們錯愕不久,月音夢眼神兇殺地朝他們攻擊而來。月音夢再次揮舞著他的蜘蛛爪手套,朝他們攻擊。「夢,我們有話好說嘛~」朽木齊婭說完,月音夢立刻揮起了蜘蛛爪,冷酷地說:「我們沒話說。」說完,那爪向朽木齊婭的身上襲擊,然而便將朽木齊婭的左臂劃破了。「啊!」朽木齊婭立刻抓住了自己的手臂,鮮血不斷地流淌而出。這個時候,月音夢拿起了飛鏢,加上身上的傳電能力,整個飛鏢被鍍上了一層電衣。月音夢將這些飛鏢往他們倆,不僅讓他們有些吃力地躲過。

他們倆立刻站在了樹枝上,他們再次使用者皮帶,將掛鉤勾在更高的地方,兩人擋著自己的身子,將月音夢給踢飛。月音夢因為重力,整個身子被撞在了一棵離河不遠的大樹。「哦噢!對不起,夢~」朽木齊婭看著月音夢,不禁覺得自己太用力了。這個時候,月音夢也是一樣很快地就站了起來,再次拿起了凝固槍。緊緊扣下扳機,凝膠一下子將朽木齊婭和水瞬風封鎖了行動。

這個時候,格蘭婈覺得不妥。因為她仔細算了算人數,發覺上官爵冥的人不在。然而,當月音夢要將他們四人處置的時候,一陣痛楚從背後月音夢的背後傳來,她轉過身子,發覺那是上官爵冥。上官爵冥看著月音夢的左眼,他明白了月音夢是被格蘭婈操控了。四個被凝固身子的人看著眼前的場面,貌似不太妥當。

「你來了,上官爵冥。要個自己心愛的人戰鬥滋味如何呢!啊哈哈哈...」格蘭婈說完,月音夢立刻爬上了樹上,她再將樹藤切斷,將電傳進了樹藤裡頭,然而再將樹藤往上官爵冥投擲去。可是,上官爵冥很快就躲過了。這個時候,月音夢將凝固槍拿了起來,可是眼尖的上官爵冥一下子就將夢的凝固槍給打飛,然後上官爵冥立刻拿起了電磁槍。這時,月音夢就驚嚇了:「你幾時有這個!?」上官爵冥看著月音夢,說:「從你房間的壁櫥裡頭拿的。」說完,上官爵冥將電磁子彈打在了河邊。電磁採用了擁有電能就會有磁力的物理概念。這個時候,上官爵冥再將聲波打開,這不禁讓月音夢整個人變得十足暈眩。「啊啊啊!」她看著了上官爵冥,生氣地說:「把我的東西還回來!!!」這個時候,月音夢的左眼立刻發射出了一道雷射,將上官爵冥的右臂灼傷。上官爵冥不理這個灼傷,但是緊皺眉頭的他已經表示痛楚正刺激著他的神經線。但是,他立刻加重電磁和聲波的力量。

不禁讓月音夢變得十足暈眩。「啊啊!!我...我發生了什麼事...啊啊..」

「格蘭婈想要把你變成她的機器!」上官爵冥說道。

月音夢看著自己被電磁而強烈吸引,她不禁喊了聲:「水!?不要啊!!!!」月音夢立刻被吸引過去,然後不小心掉進了河裡頭。然而水源和電可以通電,再加上月音夢身上的伏特大得電能被傳去了格蘭婈的樓台,伏特太大的關係,格蘭婈的基地一下子就被炸毀了。月音夢的身子慢慢地沈入水底,上官爵冥看著月音夢,思考了一會兒,便立刻跳進了河裡頭將月音夢救了出來。

這個時候,格蘭婈看著自己的計畫失敗了,她不禁氣得怒火沖天,想要把他們幹掉。但,這個時候幻影組織的援兵倒了。只見河中出現了一個潛水艇,從潛水艇出來的他們將格蘭婈抓了起來,抓回去幻影組織。然後,他們拿起了吹風筒將四人身上的凝膠融化。

這時,上官爵冥從河裡頭抱著了昏迷的月音夢,上官爵冥將一瓶藥倒入了月音夢的口裡。然後,月音夢便慢慢地睜開了雙眼。她看著了身邊的人,她不禁頭有些昏,完全不知道自己會出現在這裡是什麼原因。「額,我怎麼會在這裡...」

他們看著了月音夢,看著她說:「我回家慢慢跟你說,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吧!」月音夢看著他們,露出了溫柔的笑容點了點頭。「好。」淡淡的笑容,淡淡的口吻讓他們找回了以前的月音夢了。


隔天,東京高中。

咖啡廳。

「那個對不起,沒想到那天的話把你傷得多麼深。真的是很抱歉...」月音夢聽了自己的事情後,不禁感到了十足的愧疚,尤其是對於上官爵冥。

上官爵冥看著了月音夢搖了搖頭:「沒事的。你現在都已經好了啊!你就不要再糾結了。」

月音夢將橙汁吸進喉裡,點了點頭。這個時候,很多人看著月音夢不禁躲在一旁竊竊私語。因為月音夢的突然退出啦啦隊,造成學校的啦啦隊在總決賽的時候只拿了第二名。這個時候,其他四人就出現在他們倆人面前了。

「喲,看到你們像之前一樣就好了。我還以為你們還會冷戰呢!」朽木齊婭看著月音夢和上官爵冥說道,不禁讓他們聽了這句話,紛紛都無奈了起來。

「不過,我的夢回來了我就安心了!」說完,朽木齊婭立刻抱著了月音夢,露出了一道真誠的笑容。然而月音夢看著了朽木齊婭,也露出了一道淡淡的笑容。每個人看著了月音夢,全部人都非常安心了。

--完 Closed file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