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 Life

  • Entries
  • Author
  • Friends
  • Novels
  • Chat
Episode 53
Friday, July 14, 2017 | 7:52 AM | 0Comment


日之国,日影办公室。

日影看着站在眼前所站着的忍者们,其中站在前面的两个忍者还是他的护卫。两个身穿着红色暗部铠甲的伊藤佐月和日野秦枫,两人面对着身穿着红色影袍的日影。

日影的脸色保持着严肃,朝眼前两个护卫还有身后为日影效力的少数暗部成员说:“给你们一项艰难的任务,根据星影所说的,冷家是一个最可疑的地方。所以我将派出精英团队,去到冷家进行调查。无论发生任何事情,一旦有什么疑点记得要立刻把情报通过忍鹰交给我。”

“是!”暗部成员不约而同地回应。

墨绿色双眸一直对视着日影的伊藤佐月,心中燃起一阵不详的预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直觉得这项任务并非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根据星影在五影会谈所说的话,就连夜羽谨和秋泽星也需要冷月寒的协助之下,才有办法从冷家逃脱。那他们会怎么样呢?他们之中没有可以克服血瞳的人,唯有的是不去看他们的眼睛,以免陷入冷家人所设下的幻术。

但是,有一个令人可疑的是冷月寒是冷家族的唯一幸存者。然而,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有紫色眼眸的人,也有血瞳能力。而且根据星影所说的话,夜羽谨和秋泽星陷入的幻术并非是普通幻术,而是幻影。那还是需要冷月寒的幻影去对付,才有办法从幻影世界把他们救出来。

这么强势的敌人,若又在冷家遇到了,那他们该怎么办?

“月,怎么了?”日野秦枫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伊藤佐月那正深思的表情不禁令日野秦枫感到有些担心。基本上,收到一般任务的伊藤佐月是毫无犹豫地马上出发进行。可是,这一次她却思考了很久。她是在担心着什么问题?

伊藤佐月微微低头,她并没回应他所问的问题。“我们走吧。”片刻,她转过了身面向日影手下的暗部成员,总共有十个成员。若包括自己和日野秦枫就是十二人。随着话语一说完,伊藤佐月使用了瞬身术离开了日影的办公室。紧接着,其他人也赶紧跟随着伊藤佐月的步伐。

日影靠了靠椅背,他看着办公桌上的文件。他看着其中一份文件是记载着上一次五影会谈的资料,他将文件夹里头的一叠报告拿了出来,一行行的字映入自己的视野里。他看着了‘佐藤司风’已被冷月寒杀死的字眼,不禁挑眉。

这个来自冷家,叫冷月寒的女生究竟是有多强?佐藤司风,利用了无数手段开发了不少的忍术,野心勃勃的一个忍者。这个叫佐藤司风的人,自从歼灭了冷家一族就带着佐藤一族的人逃脱星辰。除此之外,他的藏身之所在忍界各地都有,即使派了无数的忍者去追踪他们的身影,但依旧还是毫无线索。唯有在冷月寒要找佐藤司风复仇的时候,才现身。

这么样强势的一个判忍,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侄女手下。但是,却因为佐藤司风死了之后,忍界就开始了暴乱。世界各地的忍者不断丧失,国家想办法维护的机密却有好几些已被偷走了。难道,这些暴乱是佐藤家族所干的吗?

不少的问题缠绕着自己的脑袋,日影抓了抓头感到有些懊恼。为了捍卫日之国的和平与安宁,他得做些什么才对。


日之国边界外的树林,

伊藤佐月和日野秦枫带领着十个暗部成员,朝冷家所在的方向加快脚步地利用瞬步走去,穿越着这一片绿油油的森林。

过了一段时间,他们终于抵达了星辰村子的边界。守护在边界的星辰忍者发现到有外人的到来,他们提高了警惕然后立刻站在了伊藤佐月和日野秦枫的面前。

“来星辰有何目的?”星辰边界的其中一名看守忍者朝日之国的人用着严肃的口吻说道,其他的星辰看守忍者眼神也变得十足犀利地注视着日之国的忍者们。

伊藤佐月从腰包里拿出了一捆红色的卷轴,交到了其中一个星辰的忍者过目。星辰的忍者看着是日影所写的信条,不禁挑了挑眉。那星辰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才向伊藤佐月还有日野秦枫等人点了点头,以示同意让他们进来星辰村子里头。

伊藤佐月和日野秦枫带领着其他十个精英日泉忍者加快速度朝冷家的方向走去。看守星辰门的忍者立刻拿起了一捆卷轴,在卷轴上刷刷地写着刚刚所发生的事情。

其中一名忍者双手根据顺序:亥,戌,酉,申,未结印,召唤出一只忍鹰。忍鹰用了自己的爪抓住了那个卷轴,然后展开了双翅朝星影办公室飞翔而去。

“麻烦你了,快让星影大人知道此事。”那些看守大门的星辰忍者们心里暗想道。


静默的毁灭,灰色的破旧,一片时间碾压的痕迹,一片历史经过的荒野裹,那就是他们眼前所看到的一座废墟。没错,淡淡的血腥味依旧能够朝他们扑鼻而来,不禁令他们难受地皱了皱眉。

“这里就是冷家啊。”日野秦枫一脸惊叹地看着眼前这一座阴森森的冷家。他再环视四周围,都是一片片绿油油但却有些诡异气息的树林。

“嗯,说详细一些,这一座废墟是冷月寒曾经的家。”伊藤佐月看着眼前这个灰色废墟,脸上的严肃变得越来越浓烈。如此诡异的气息,真是一个不吉祥的预兆啊。

“我们是不是该进去?月大人。”伊藤佐月身后有一个暗部恭敬地朝她问了问道。伊藤佐月朝那十个人之中的一个忍者使了一道眼神,那忍者闭目查周遭环境。

他发现没有任何令人起疑的状况,不禁朝伊藤佐月恭敬地回应:“月大人,冷家附近没有任何敌人埋伏,也没有设下任何陷阱。”

伊藤佐月点了点头,她朝前方做了一个让他们前进的手势,日泉暗部忍者们赶紧走到了冷家门口前。只见冷家的门已经完全被破坏,这更是让他们没有阻止他们进入冷家的阻碍。

一踏进了冷家里头,那血腥味依旧朝他们扑鼻而来,他们看着地上那干涸的血迹,不禁令他们再次皱眉。难道这是他们那双诅咒之眼所带来的血光之灾吗?

十个暗部忍者们赶紧分开行动,去寻找一些令人感觉得到可疑或是能够找到暴乱的任何一丝线索。

伊藤佐月和日野秦枫走在冷家的大厅里头,一副全家人的照片映入他们的视野。那个挂在墙上那大大的相框已布满了灰尘,相片里有的是冷西策,冷曦,冷血寒还有冷月寒。当时的冷月寒还是一个小女孩,脸上的那微笑美美地挂在脸上。

“真是令人感到悲催啊,这个充满诅咒的家族。”日野秦枫看着了那张全家福,淡淡地说道。伊藤佐月低了低头,她转过了身再去其他角落看看有什么令人感到可疑的疑点。

日野秦枫看了一眼那冷淡的伊藤佐月,他继续待在大厅里搜索着任何令人感到可疑的事物。

其他的暗部成员则是待在房间里头,寻找着任何关于敌人或者是暴乱的蛛丝马迹。

“老实说,为什么这么严重的暴乱事件会和这座冷家废墟有何关联?”其中一名暗部成员带着面具的在房间里头搜查着疑点,疑惑地问了问也和他一起搜查同一个房间的伙伴。

“听说星辰的人每次想要搜查冷家被灭族的真相,但是每个人都是一去就不复返。这更是令星影大人对冷家起了疑心,星影大人也怀疑冷家这个地方或许是引起叛乱的一个媒介。”其中一个带着暗部面具的人回应了他的问题。

这时,其中一个暗部忍者打开了那充满灰尘的书桌,打开了抽屉后引入眼帘的是一捆捆的黑色卷轴放在里头。那些暗部忍者们看着那一捆捆的黑色卷轴,不禁引起了他们的好奇心。

“你们快来看!这些卷轴非常可疑!”其中一个暗部成员朝另外几些暗部成员喊道,不禁令他们赶紧跑到了书桌前,看着抽屉里头的那些黑色卷轴。

其中一个暗部忍者双手比了一个‘未之印’的手势,他感应到一层层的查克拉包围着那些卷轴。另一个成员看着感应类型的暗部成员朝自己使出的一个手势,他打开了一个新的空卷轴并且双手快速结印,缓缓地将那层包围在卷轴之外的查克拉吸入进去了。

“封印!”然后,那层被吸入进去卷轴的查克拉再经过那名忍者的封印术封闭起来,然后那些卷轴已可以安全地被打开。当他们打开那些卷轴的时候,不禁令他们感到十分疑惑了。

因为卷轴上的字体完全令人读不懂,难以理解。其中一个暗部忍者赶紧把这些卷轴放入了他们的腰包里头,淡淡地说:“我们把这些卷轴交给月大人还有枫大人。”其他成员点了点头,并赶紧走到了伊藤佐月还有日野秦枫所在的地方。


某处山丘下的洞穴,

微薄的阳光通过洞穴里头那小个的洞口照射进来,弱弱地照亮着洞穴里头原有的一片漆黑。只见长发飘逸的男子一脸无神,站在他旁边的则是带着黑色面具的女生,两人都是身穿着黑色长袍,沉默不语。

“今天,到我们出动了。”那个黑色面具的人物冷淡地朝站在他旁边的男子说道。勋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勋看着手上那卷轴上的名字,不禁令他紧皱眉头。

“今天我们的目标是日之国的两个高级上忍,日影的左右护卫。伊藤佐月还有日野秦枫,两个都是十分棘手的对手,要小心。”黑面具的人声音依旧冷冰冰,清脆的女声传入勋的耳边。

勋始终不明白,为何他们要去抓这些难以对付的上忍?这个黑衣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高级上忍究竟是能够给她带来什么帮助?她对这个忍界究竟有什么野心?

不过,他不敢再想下去。忽然回想起,黑色面具下那双凛冽的紫色眼眸令人感到不寒而栗。他难以对抗这双诅咒之眼那强大的瞳术,并且能够将自己从死神的手中救回来。会想要利用自己,那肯定就是有什么伟大的企图!

勋恭敬地低下了头,淡淡地回了个‘是’一声。

“正好,他们现在在冷家。我们可以出发了。”说完,那个黑衣人便是迅速地离开了那洞穴,转眼间就在勋的面前消失。勋也赶紧使用了瞬身术,离开了这个洞穴,并且赶紧往星辰所在的方向走去。

“月大人,这些卷轴很令人感到可疑。”原本正在搜查疑点的伊藤佐月,被一阵声音给吸引了目光。她从暗部成员手上拿走了卷轴,将卷轴一打开,不禁轻轻挑眉。

“这些是什么字迹,完全看不懂。”日野秦枫也被刚刚的声音给吸引了过来,看着伊藤佐月手上的卷轴,卷轴上的字体让大家充满了疑惑。

伊藤佐月环视了四周围,看着这个陈旧的冷家,她再看向了这些卷轴,脑海似乎有闪过了一个想法。伊藤佐月双手快速结印,召唤出一只老鹰。她让老鹰的爪抓住了这些卷轴,老鹰则是展翅朝日之国的方向翱翔。

“这些字迹,或许只有冷家人的瞳术才能够揭开。不过,我先拿回去让情报部的人去解读试试看。”伊藤佐月淡淡地朝这些充满疑惑的人说道。他们心中的好奇心就这样被解开了,大家再是寻找其他会起疑心的疑点。

这时,其中一个成员踏到了地板上的其中一个方块,然后只见那个方块自动地移去了旁边,发现方块之下还有一个阶梯。“难道冷家还有地下室吗?”其中一个暗部成员疑惑地看着那个接去地下室的楼梯,令他们感到十分疑惑。

那个拥有感应能力的暗部成员再次比了一个未之印,感应地下的周遭。他没感到任何异常,他朝大家竖起了一个拇指,大家便是全部走下了那个地下室。

由于地下室太过暗淡,不禁让两个暗部忍者拿起了两个长长的木块,其中一个暗部成员双手结印,双手擦了个响指,两个木块上更是点燃起了两团火。他们拿着火把走了下去,能让他们看清楚地下室究竟有些什么。

他们借由那团火不停地在燃烧,燃烧着的火给他们提供光芒。一个刻着难以令人理解的字体的石碑不禁令寻找这些疑点的大家停止了脚步,视线放在了那个石碑上。

“这个字体,和刚刚我们所看的卷轴上的字体是一样的!”一个暗部成员恍然大悟地说了说,更是让伊藤佐月点了点头,她刚刚所想的想法的确是对的。

“但是,我们要怎么解读这个石碑上的的字样?不是要冷家的人才能够解读吗?”另一个暗部成员疑惑地问了问道,这不禁让伊藤佐月和日野秦枫皱了皱眉。难道这需要星辰的冷月寒的帮助吗?因为唯有她才是冷家的人,而且他是有条件能够开启黑血瞳的冷家人。

“赶紧让日影知道此事,现在为了知晓叛乱背后的秘密,冷月寒的存在是必须的。”伊藤佐月一说完,日野秦枫赶紧拿起了笔在卷轴上刷刷地写着刚刚所探查到的任何事物。当日野秦枫写好了,将卷轴关闭起来。他正要双手结印并召唤出忍鹰时,他忽然感知到有忍具正往自己所在的方向投掷。日野秦枫赶紧闪避到旁边,从口袋里拿起苦无挡开那些朝自己投掷而来的忍具。

“有敌人!”暗部成员,伊藤佐月和日野秦枫立刻提高警惕,手持着火把的人赶紧往日野秦枫所在的方向望去,只见两个身穿着黑衣袍的人映入视野。

勋及黑色面具的黑衣人身影面向着他们,暗部成员等人手拿起了苦无,做好要攻击的准备。

“黑色长袍,黑色面具,还有这个人....是勋!”日野秦枫被这些等人的模样吓得目瞪口呆。这些人物的确是之前陪伴日影参与五影会谈的时候,五影们所提到的人物。

只是,他们怎么会在这里?他们来冷家到底有什么目的?

“各国的资料及忍者们的丧失,是你们干的吧!”伊藤佐月那锐利的眼神注视着眼前这些看起来来势汹汹的敌人们,语气也变得异常冰冷。

带着黑色面具,在组织里头大家都称她为黑血的人物双眸放在了伊藤佐月和日野秦枫的身上,面具下的她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伊藤佐月,日野秦枫。乖乖当我们的部下吧!为了世界的和平,去除掉各国之间的纠纷与瓜葛。我们佐藤家族会统治全世界,让大家服从于我们。这个互相厮杀,炮火连天的忍界需要革命!”

黑血那清脆嘹亮的嗓音传入了他们的耳边,不禁令在场的大家感到错愕。这个是一个多么可怕的计划啊!没想到在这个忍界竟然有人会有这么大的野心,想要控制全忍界。

这时,伊藤佐月的脑海中似乎闪过无数的想法,刚刚黑血所说的话有提到佐藤家族。冷家会被灭亡的原因是因为这是佐藤家族的组长——佐藤司风所干的好事。伊藤佐月紧皱眉头,她看着了眼前的两个黑衣袍人,嘴角不禁勾起了一丝弧度:“那佐藤家族会灭了冷家的原因,是因为想要得到冷家那双眼眸吧!利用他们那双幻术之眼来控制全忍界。我想的应该没错吧?”

“嗯,想知道更多的话,首先你要先加入我们。”勋冷淡一说,更是令站在身后的暗部成员愤怒了起来:“我们月大人不会背叛日影大人的!”

那几番话传入了黑血及勋的耳边,不禁令黑血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但没人看得见:“噢,是吗?”片刻,她从那宽阔的袖子里头拿出了一条锁链,那铁链相互碰撞‘啷噹’作响。“那我就只好用武力了。”说完,那铁链朝伊藤佐月等人投掷而去,想要将他们用铁链给抓起来。但是,他们身手敏捷地逃过了。

这时,其中一名魁梧高大的暗部成员,双手抓住了黑血的那铁链。他使劲了很大的力气,‘啊’了的一声就将那铁链给扯坏了。另一个暗部成员双手快速结印:“土遁,土回廊!”那暗部成员利用岩石包围敌人封杀敌人视野和行动。勋和黑血就这样被岩石给包围,他们一脸冷静地看着包围着自己的岩石,没有任何反应。

另一个暗部成员双手快速结印,使出了下一个攻击敌人的忍术:“雷遁·四柱束缚”在攻击目标周围召出四个向中间集中雷属性攻击的柱子,雷属性的查克拉也通过从岩石上反射过来,击中勋和黑血。

另一个感应忍者再次比了个未之印的手势,感应着敌人的所在处。他完全没感应到他们俩人的查克拉,朝伊藤佐月和日野秦枫禀报:“月大人,枫大人,已没了敌人的踪影。”

“可恶,让他们逃了。”日野秦枫看着那有动静的岩石,气愤得有些咬牙切齿。

“奇怪,刚刚他们出现之前,我是完全没感应到他们的查克拉!他们究竟是从哪里来的?”那个拥有感应能力的暗部忍者感到十分疑惑,刚刚他的确是完全没有感应到任何人的查克拉。那么这些人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他们消除了自己的存在,不让其他人感应自己的所在处。第二就是他们躲到了时空间,但是在我印象中,能够用出时空间忍术的人是非常稀少。”伊藤佐月的脑海中赶紧作出了这样的分析,不禁令其他人感到有道理地点了点头。

霎时,‘哧’插入声响荡漾四周。一把刀插入伊藤佐月的心脏,不禁令伊藤佐月的胸口中传出一丝痛楚,瞪大双眸地直视前方。鲜血从喉间中溢出,血腥味在喉间中弥漫开来,不禁令伊藤佐月咳嗽,鲜血大量地从嘴里吐出。

“月大人!”其他暗部成员被这个画面惊吓得目瞪口呆,没想到伊藤佐月会这样被敌人杀死。

黑血和勋再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原本拥有黑色眼眸的勋双眸忽然有了变化,黑色的眼眸缓缓地转换成白色双眸,发动时眼眶周围的经络血管会充盈隆起。

只见伤痕累累的伊藤佐月忽然转换成一个木头,勋那视野中立刻出现了伊藤佐月体内的经络系统及穴道。只见她站在了地下室中的天花板上,她朝勋和黑血的所在处双手快速结印,使出了火遁术:“火遁,豪火灭却”只见一片熊熊烈火朝勋和黑血的所在处喷去,他们两个原本想要闪避。但是因为着火的速度快得令他们超乎想象,大火不禁烧伤了他们的皮肤,然而勋和黑血却在短时间内从大火中消失。

伊藤佐月感到十分懊恼,她已想办法加快了火焰往前蔓延的速度,没想到还是让他们给逃了。但是,她的火遁术的确是比她的替身术快了几秒,成功烧伤了他们俩的皮肤。

勋和黑血站在了离自己有一段距离的身后。她从口袋中拿起了一把短剑,朝勋和黑血的身上投掷而去,那个短剑更是插在了墙壁上。伊藤佐月借由那绑在短剑上的绳子,将自己的身子拉向去墙壁上,她站在了那把短剑上。

她朝黑血和勋投出无数的手里剑,她双手快速地结着‘子-寅-戌-丑-卯-寅’的印:“火遁,凤仙火爪红。”从口中连续吐出火球,攻击轨道就像凤仙花的果实,火球的轨迹可用查克拉来操纵,同时也在其中加入手里剑加强威力。

勋看着了这样的情况,他将右脚踏在前方,缓缓地让身子旋转。“八卦掌,回天!”由全身放出查克拉并进行旋转,其查克拉壁可以隔绝任何物理攻击。然而,黑血看着朝自己射击而来的火球手里剑,他的身子立刻消失在勋的旁边。只见她那黑色面具在伊藤佐月的眼前放大,不禁令伊藤佐月瞪大了双眸。

黑血一拳打在了伊藤佐月的腹部,不禁令伊藤佐月吃痛地呻吟。那重重的拳头打在她的腹部上力气十足强大,不禁令她的身子往后快速地飞去,砸在了墙上,墙上也因为这个撞击而变得有很大的裂痕。

黑血看着落魄的伊藤佐月,她不禁将目光放在了样子有些失措的日野秦枫,没想到眼前的敌人如此的强势。“接下来就是你了。勋,伊藤佐月交给你。”其他的十个暗部成员也不能这样置之不理,他们也赶紧在角落想起一些策略。从刚刚和这些黑衣袍的人的对话中,他们也知道这些黑衣人的目标是月大人和枫大人!

他们绝对不可以让日影的左右护卫被抓走!

黑血迅速地朝日野秦枫冲来,她的拳头快速地打在日野秦枫的身上。但是,身手敏捷的日野秦枫一手接下了她的拳头。日野秦枫一脚踢在了黑血的身上,不禁令她赶紧跳了起来。她赶紧松开日野秦枫抓着自己的手,脚一个回旋踢在日野秦枫的腹部上。

日野秦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开了黑血的飞旋踢,然后日野秦枫加快了自己的速度,跨步地出现在黑血的面前,一拳往黑血的面具砸去。但是,黑血一手抓住了日野秦枫的拳头,黑血面具下的那双犀利紫色眼眸闪烁着嗜血的恐怖光芒:“雷遁,地走。”只见黑血身上使出了雷叔型的查克拉,正往日野秦枫的身上传出导电。

日野秦枫感受那雷电不停地刺激着自己的脑细胞,让他身子难以动弹,痛楚刺激着自己的脑细胞,紧咬着下唇。霎时,日野秦枫的身影在黑血的面前消失。然而,日野秦枫的身影出现在黑血的身后。他双手快速结印,将火属性查克拉聚集在手中烙相目标。“火遁,天牢!”

那查克拉打在了黑血身上,不禁让黑血被这个反击得自己身子承受不住,她双膝跪在了地上,额头前不禁留了无数的冷汗。日之国的火遁术真是名不虚传啊!黑血想要使用查克拉来使出忍术,她发现到自己无法这么做。她无法使出查克拉,她不断地想要尝试,但是换来的是身子渐渐处于了虚脱的状态。

“哼,中了天牢这个禁锢的你,乖乖放弃吧!你的目的是无法达成的。”日野秦枫嘴角勾起了一丝邪魅的弧度,他缓缓地走到了黑血的面前,想要擅自将黑血那黑色面具拆下。

霎时,日野秦枫感到身子无法动弹,他发现到自己的身子被束缚得越来越紧。他瞪大双眸地看着眼前的黑血原封不动地站在自己的面前,面具下的她双眸缓缓地从紫色眼眸变化成血色的眼眸。没错,日野秦枫是陷入了自己的幻术。

日野秦枫再将目光放到一旁的黑血身上,只见那个跪倒在地上的黑血身子转换成无数的樱花,樱花正往上飘逸。没错,刚刚那个是黑血的分身,利用了自己的分身和自己进行转换以逃脱于日野秦枫的天牢。

果然,伊藤佐月和日野秦枫真有两下子。

日野秦枫原封不动地站在了黑血的面前。双眸无神,苍白的脸孔及无数的冷汗不禁令面具下的黑血微微勾起一丝弧度,她拿起了苦无朝日野秦枫的腹部投掷而去。

‘哧!’插入声响荡漾四周,从腹部传来的痛楚也依旧照样刺激着日野秦枫的脑细胞,不禁令他痛苦呻吟:“啊!!”然后,黑血再将插入腹部里头的苦无缓缓抽出,腹部的鲜血不断淌出,暗色的献血如喷泉似的涌出。


伊藤佐月缓缓地直起了身子,刚刚黑血给自己的攻击太过强烈,身子已疼得骨头好像要散开来一样,一脸抽搐地直视着缓缓朝自己走来的勋。她需要一点时间让自己的身子好起来啊!

这时,那十个精英暗部忍者站在了伊藤佐月的面前。十个穿着暗部铠甲,带着面具的暗部成员齐声道:“我们绝不会让你得逞的!”

伊藤佐月看着了眼前那是个人影,不禁露出了一道淡淡的笑容。“麻烦你们了,呃..!”伊藤佐月赶紧躲在了一个角落,好好地休息片刻,身子痛得自己有些难受。

十个暗部精英忍者站在了勋的面前,勋的脸上不禁排出了无数的汗水。一对十的确有点吃力,但是勋也不是一个很弱的忍者..

勋的眼眶周围的经络血管依旧充盈隆起。视野里头透露出透物体及周遭环境的查克拉流动,还有暗部等十人体内的经络系统及穴道。暗部成员们的心中似乎有了策略,只见他们十人赶紧包围了勋,不禁令勋环视四周围,四周围都被这十个暗部忍者给包围。

其中一个暗部成员双手快速结印,将双手放在了地上,借由土地来进行使术:“土遁,裂土转掌!”暗部成员以掌低攻击地面,导致了山崩地裂。勋赶紧跳了起来,避免自己陷入这个破裂的大地。这时,只见一个龙形的团火朝勋的所在处攻击而去,勋更是赶紧闪开。

另外三个暗部忍者双手结着‘子-卯-戌’的手印,从口中吐出加压过的风,像子弹一样攻击着勋。“风遁,真空波!”像是透明的子弹般朝自己吐出,以风的形态转化成子弹从四面八方朝自己攻击而去。这更是令勋感到难以闪开这些攻击,双臂还因为来不及闪开一些其他的子弹,而导致伤痕累累。

勋发现到那风遁子弹已停止朝自己发射,他更是站在了一个角落,手顶靠着墙上不停地喘着气。没想到这些暗部忍者并非是普通的暗部忍者,看样子是日影特地挑选的暗部精英啊!

这时,十个暗部忍者赶紧包围在勋的周围,从口袋中拿出无数的手里剑及苦无往勋所在处攻击。这四面八方都有忍具朝自己射来,不禁令勋再次转起了身子,透过自身快速的转动,并从身体的穴道释放出查克拉力量,把所有忍具及物理性攻击都抵挡过去。

但是,有一个忍者双手快速结印,召出了泥流将那查克拉壁给换换减慢速度,也因为这样就识破了回天的弱点。他们成功将忍具朝这个已不完美的‘绝对防御’查克拉壁的空洞射击而去,攻击在勋的身上,不禁令他痛苦地‘啊’了一声,无数的手里剑及苦无刺在了自己的身上。

可恶,还是第一次有人能够识破自己的回天术!但是..

原本伤痕累累的勋忽然消失在十人的面前,更是令大家感到十分错愕。勋究竟是逃去哪里了?霎时,那个有感应能力的暗部忍者忽然被置入了八卦阵之内。“八卦,六十四掌!”勋的动作十分敏捷迅速地封锁了暗部忍者身上的六十四个穴道,令暗部忍者身上的穴道被封住了,无法动弹地倒在了地上。

勋神出鬼没般的出现不禁令其他暗部忍者措手不及,他站在了那九个暗部成员的面前,不停地喘气。

坐在角落等着伤口没那么疼痛的伊藤佐月缓缓地站了起来,她那墨绿色的双眸放在日野秦枫和黑血身上,发现到日野秦枫陷入了危机。她双手赶紧结印,朝黑血所在方向喷出火焰攻击而去。“火遁,炎弹。”

黑血感到一股炽热正朝自己涌来,她双手快速结印,朝伊藤佐月所在的方向使出忍术:“水遁.水鲛弹”黑血利用查克拉将水制成鲨鱼的形状进而攻击的忍术,将伊藤佐月那火焰给吞噬。日野秦枫双手比了个‘未’的手印,嘴里轻声地吐出一个字:‘解!’只见日野秦枫从幻术中逃脱了,但是没想到揭开幻术后,身子给自己带来的负担是如此沉重,在他中幻术的时候黑血究竟对他动了什么毒手?!

“放弃吧!伊藤佐月,日野秦枫。你们是抵抗不了我的,无论你们是生是死,你们依旧是会成为我的手下,助我一臂之力!”黑血那充满挑衅的话传入了 他们俩的耳边,更是令他们双手握紧了拳头。

“你...休想!”日野秦枫的脑海中闪过了日影的身影,他捂住不停地在流血的伤口,处于弱势的他的口吻中却还是充满坚定,爱着自己的村子的意识深深地存在在他的心灵。

“我们绝不会成为你的手下的!”伊藤佐月拖着自己那骨头像是要散开来一样的身子,她的口吻也和日野秦枫一样坚定不移,他们只为日影大人,日泉村的和平安谧而付出!

“那也只好让你们去死吧!”黑血一说完,伊藤佐月和日野秦枫的周围立刻出现了黑色火焰,令他们两个瞪大双眸看着这个黑色火焰。传说中那最强物理攻击,黑炎!那是黑血瞳的其中一个能力,难道这个黑色面具的人拥有黑血瞳吗?!

他们回想起五影会谈中,从星影口中得知冷月寒曾经与眼前这个黑衣人交过手,两个人还是一起使用幻影来对战。可恶,怪不得大家都说引起暴乱的敌人很强势!他们现在得知了。

“没关系,我可以用水遁来弄走!”日野秦枫原本要双手结印使出水遁时,不禁被伊藤佐月阻止。

“没用的,黑炎是无法被熄灭的火焰,除了使术者就没有其他人可以把它熄灭。”伊藤佐月这么一说,不禁令日野秦枫气得咬牙切齿。

黑血看着两个人被困在了黑炎之中,她的手拿起了两个苦无,对准了伊藤佐月及日野秦枫的身影。她的嘴角抹起一道邪恶的笑容,苦无立刻朝伊藤佐月及日野秦枫的身上投掷而去。

这时,他们两个都发现到有忍具正往自己的方向射击而来。他们想要躲开,但是周围已被黑炎给包围,完全找不到任何空位来躲开那个忍具。这下怎么办?若是稍微移动一下自己的身体,他们就会被黑炎给烧死,不然就是等着被朝自己射来的忍具给射死。

他们到底该怎么办?

黑血看着了他们俩人落魄的模样,嘴角挂着的笑意依然还在,但是却没人看得见。唯有看得见的是她那血色的樱花在瞳孔闪耀着嗜血的光芒,像极了在世的修罗般。

伊藤佐月,日野秦枫,两个人已到手!乖乖成为佐藤家族的部下,好好计划忍界革命吧!

Labels:



HELLO



RECORDS

Tidying and Updating soon..

THANKSGIVING

- Give them a loud applause!
Helped by
Elaine | Google | Tumblr